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12章、中华天使(下)

那两条蛟龙以仙家法力御宝车在云端飞行,而乘车人只需驱使蛟龙即可。难怪他有胆子直接从云梦巨泽方向直接越过乌云山脉,不怕空中可能遭遇的种种凶险。两条九境蛟龙所发出的威压气息,足以令很多大妖闻风而避了,那辆车也是护身之宝。

一位化境修士倒无所谓,但再加上两条九境蛟龙,虎娃自忖假如起了冲突,他恐怕难以应付,此刻却稍微松了一口气,因为对方应该不是来打架的,至少不像是打算起冲突的样子。

那两条蛟龙看似威风,实则神气几乎耗尽,就快累趴下了。来者应该熟悉巴原大致的地形,知道越过乌云山脉后到巴都城要走多远,所以并没有在半路休息。

若那人真有什么歹心,准备到巴都城动手斗法,应该先养精蓄锐,让这两条蛟龙恢复最佳的战力才是。或许是他太过自信了,或者他认为驾御两条蛟龙这么一出场,就会威震巴国子民。但无论如何,那两条强大的蛟龙远来疲惫,说明对方无甚敌意,对虎娃而言也是好事。

虎娃发现来者时,那人远望巴都城也露出惊诧之色,何时出现了一株参天巨树笼罩在都城上空?显然是高人以大神通变化而成。虎娃已高声喝道:“来者何人,为何于云端驱车直闯巴都城?”

驾着两条蛟龙所御的宝车,就这么从天上闯进巴都城,确实有些不妥。虎娃等高人飞天来往巴都城,大都是隐匿身形不会有什么动静让人察觉。而像对方这么干,不得把普通人给吓着?

假如民众在闹市之中陡然抬头看见这一幕,绝对会一片惊叫,然后很多人还会朝天叩拜不止!——那样的场面可以想象。

对方也是一怔,这才发现站在树冠上的虎娃和侯冈,手中长链一顿,停在了百丈开外。这时虎娃以神念悄然问侯冈道:“这谁啊,你认识吗?”

侯冈以神念答道:“我不认识这个人,却认识这辆车。这是轩辕云辇,曾是轩辕天帝的座驾。”

虎娃吓了一跳:“轩辕天帝的座驾?难怪这么威风!来的不可能是轩辕天帝,也不可能是当今中华之国的人皇帝尧,还有什么人能驾着这辆车跑到巴原来?”

侯冈:“轩辕云辇又不止一辆,此车代表了巡视四方的天使身份。”

虎娃:“天使?相当于巴原上的君使吗?”

侯冈:“起初之时,天帝派到人间的使者,尊称天使。轩辕取炎帝而代之,另立黄帝世系,称受禅于天,中华之国历代人皇亦称天子;后来天子所派出的使者,亦称中华天使。”

虎娃一愣:“天帝还曾派过使者到人间?”

候冈:“很久之前,确实有过。但如今说天使,大多指的是天子使臣,而非天帝使者了。”

虎娃惊叹道:“一位国使,就能乘坐这样的宝车!轩辕云辇有很多吗?如此看来,中华之国的强盛,远远超出想象啊。”

侯冈笑道:“也没那么夸张,传世轩辕云辇只有三辆。一辆为五色龙辇,那是天子帝尧的座驾,还有一辆火龙辇,曾是火正祝融的座驾,而这一辆青龙辇,曾是帝尧之子丹朱的座驾,祝融和丹朱都曾代天子巡视四方。那车中之人却不是丹朱,我有十多年未回中华之地了,也不清楚最近的情况,不知那人是怎么回事。”

两人以神念交流的速度极快,说话间只是片刻功夫而已,虎娃也毫无保留地展开了自己的神气,让对方能大致判断他的修为。

那两条蛟龙不禁露出忌惮之色,而来者也很是意外,虎娃竟能在这轩辕龙辇的威压下面不改色,甚至还能隐隐让那两条蛟龙不敢乱动,这可是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。那人的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,远远问道:“你就是巴君少务吗?竟能有此等修为!”

虎娃摇头道:“我并非巴君,乃是巴原散修彭铿氏。你是谁,为何而来?”

那人好似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,挺胸答道:“我乃中华天使、历正宫司启大人卢张。奉帝命持圭巡视巴原、册封巴君,速请巴君少务前来拜见!”

他的话声中带着神念,而侯冈也以神念在一旁跟着解释,听得虎娃眉头微皱。历正是官名,主要负责编制历法,观天时以定人间之序,也是国祭大典的司礼之人,地位十分重要,相当于巴国的学正。他手中拿的圭,也是国中最重要的礼器之一。

圭也称量天尺,是贵重的帝君礼器,有着掌握天地循行的象征意义,可不是一般人能拿的。圭常以玉制,长条状、顶端磨尖,可以立在平盘上,用以记录日影长短。而历法的出现,也是从蒙昧蛮荒走向文明时代的标志。

巴国亦有圭,如今就由学正掌管。每年的国祭大典在冬至日,那冬至又是怎么定的呢,就是日影最长的一天。通过观测和记录,可以推算节气、指导生产与生活。

如今中华之国的历正大人名叫羲和,历正有四名副手,官职分别是司分、司至、司启、司闭,听上去都与天时有关。来者名叫卢张,在中华之国是历正宫的司启大人。

卢张今日持圭而来、以中华天使的身份,看来这玉圭就是要赐给少务的。从轩辕为人皇时起,册封各属国之君,其仪式就是赐圭。而各国之君受人皇赐圭,也象征着臣服。

圭的大小和形制,都是有礼法要求的,是传国礼器之一,接受赐圭的同时,也要接受统一的历法、采用中华之国的纪年,所以这个仪式又被称为合圭,代表统一了历法和纪年,而历法就象征着礼法。

若这些臣服的部族或属国不懂历法,那么中华天使还要负责传授历法知识,直到他们学会为止。

虎娃闻言有点发愣,这位天使来得太突兀了,而且看样子是个愣头青啊。巴国先祖虽是从中华之地迁入巴原,但是立国之后,从未和中华之国打过什么交道。盐兆立巴国,与轩辕天帝建立黄帝世系差不多是同一时期,也从未接受过天子册封、并非黄帝的属国。

这卢张一个人突然就驾着轩辕云辇跑到巴都城来了,以中华天使身份代表帝尧之命,欲持圭册封巴君,还要少务前来拜见,令虎娃颇有些哭笑不得,但这事他也做不了主。

虎娃赶紧以神念将此情况转告少务,并问少务想怎么应对?少务也颇感愕然,但他的反应也很快,随即就答道:“既是中华天使,本君当率众官以礼相迎。但也没法在天上说话,我尚未受天子册封,谈别的还为时过早,先见一个面吧。莫让他惊骇民众,请他将那轩辕龙辇落在王宫中。我在大殿中接见,先好生招待,问清楚状,没必要得罪贵客。”

虎娃将少务的意思转告给侯冈,让侯冈开口和卢张接洽,因为他对中华之地的情况比较熟。侯冈则笑道:“卢张大人,您这是第一次担任天使吧?”

卢张一愣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侯冈:“巴国已立五百年,处世外隔绝之地,从未与中华之国有正式往来,但其先祖亦是太昊后人。卢张大人若是奉帝命初次出使巴国,应从边关而入,由边关再报国君,备好礼仪诸事,然后再驾云辇入都城,见国君商议册封之事。如今巴君并未受封,尚非黄帝属国,何来拜见之说?您此刻非天使,而是中华贵客,请降云辇于王宫,向巴君说明来意,莫在云端惊骇世人。”

卢张一琢磨,侯冈说的对啊,比他都明白,不禁诧异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侯冈答道:“我叫侯冈,是仓颉先生之侄,仓颉先生亦是我师尊。我随师尊远游巴原而留在此地,还曾任巴国学正。”神念中又解释了一番学正是什么官,有些权职与历正重合,另外还管着学宫、祭酒等事务,并介绍了虎娃的身份,还有巴国很多的情况。

卢张一听侯冈的身份,却大惊失色,赶紧行礼道:“原来您是史皇氏大人的弟子,请问史皇氏大人可好?”

仓颉曾执掌人皇印,也曾拥有中华之国的人皇身份,但他放弃了天子帝位,帝位才传到如今的陶唐氏帝尧氏手中。仓颉整理和创制了系统的文字,率众编写中华之史,被尊为史皇氏。

如今帝尧在位多年,这段历史已少有人知,但作为国中礼官的卢张可是清楚的。侯冈提到了仓颉的名字,卢张也不敢失礼。

侯冈笑道:“师尊留我在巴原历练,他已不知到哪里云游去了……卢张大人,我等就不必在云端说话,请你收了云辇,与我等一同去见巴君吧。”

卢张变得很听话,随即将龙辇降下云端,穿过参天巨木所让开的枝叶,落在了王宫正殿前的庭院中。虎娃悄然对侯冈道:“中华天使,早不来晚不来,恰在这个时候来了。仓颉先生是不是早就预见了此事,所以特意留你在巴国为官?”

侯冈:“师尊的用意,非我所能测度,但今天的事还真是巧了!我本已辞官打算随一同远游中华之地,而中华天使恰好就来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