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12章、中华天使(上)

虎娃也不知来者是谁、有何目的,思忖间便飞出彭山,又往巴都城而去。早知道是这样,还不如不收回化身呢。

虎娃斩出仙家阳神化身赴巴都城整顿学宫,而所谓本尊正在彭山中清修,今日他瞬间就收回了仙家阳神化身,也初步掌握了化身之妙。

虎娃斩出的仙家阳神化身哪里去了?可以说已经不存在了,或者说就融于虎娃的本尊形神之中,象征着一段修行的圆满,也意味着修为从九境三转突破至九境四转,探索更进一步的前行所未知。

在他初斩化身修证圆满后,瞬间就可将之收回,也意味着以后再斩出的仙家阳神化身,不论走到了何地,一念便可瞬间收回、融于本尊形神中。那么换一个角度思考,能否在一念之间,本尊就到达化身所在,与化身合而为一呢?

假如存在这种境界,虎娃可以斩出一化身事先到达他想去的地方,今后本尊瞬间就可以到达。只是九境四转修为做不到,这是虎娃尚未求证的境界,虎娃一边这么想着,飞出彭山来到巴都城外的平原上空,远远地看见太乙和侯冈正飞天赶来。

虎娃今天也算是卖弄了一回仙家神通,他和太乙、侯冈一起走出学宫的,然而迈出一步便不见了,等于是收回仙家阳神化身直接回到了彭山。太乙和侯冈可没有这等本事,吃了一惊随后便飞天赶来。

这两人一边飞一边还聊天呢,太乙问道:“侯冈道友,你刚刚突破大成修为就会飞了?”

侯冈:“师尊给我留下了几件神器与神念心印传承,可惜以前修为太低用不了,如今终于能御神器飞天而行了。”

太乙感叹道:“我突破大成修为那么多年,从来就不会飞,哪怕远游西荒也都是步行,直至脱胎换骨突破化境修为,才有飞天之能。我真羡慕你啊,有位好师尊,早早就给了你宝贝。”

侯冈:“你不也有位好师尊吗?彭铿氏大人不久前刚帮你炼化了那个神器宝瓶,很厉害啊!”

太乙笑了:“我的宝瓶还可以当空间神器用呢,也能让我的原身扎根于任何地方。突破化境之后,飞天神器其实可有可无,空间神器倒是最有用处。我羡慕,你是因为你那么早就有师尊了,而我遇到师尊的时间太晚,差一点就因枯槁而殒落,假如再早几百年就好了。”

侯冈:“再早几百年?你是没有问题的,可是彭铿氏大人还没出生呢!到彭铿氏大人出生时,你恐怕已经受原身枯槁之困、无法离开西荒了吧?”

太乙:“那倒也是,幸亏师尊自己来到了西荒,这就是缘法啊!……师尊方才走出学宫,迈出一步便不见了,并非隐匿藏形之法,留神念说他已回彭山,只一步啊!这难道就是仙家空间穿行神通吗?”

侯冈也笑了:“你还是缺点见识啊,我也见过师尊这么玩,这其实是仙家化身之妙。别说是从巴都城到彭山,就是从巴原到中华之地,收回化身也是一念之间。”

太乙:“嗯,与侯冈道友相比,我确实缺了很多见识,你今后要多教我……咦,那不是师尊吗,他怎么又飞回来了?”

侯冈纳闷道:“彭铿氏大人在哪里,我怎么没发现?他既然已回彭山,为何又立刻赶回巴都城?……咦,还真是彭铿氏大人!”

为了照顾侯冈的速度,太乙特意飞得慢一些,他们刚刚离开巴都城,就发现虎娃远远地飞来,当然是太乙首先察觉的。虎娃看见这两人便以神念道:“跟我回巴都城,有高人越过乌云山脉进入巴原,不掩行踪直往巴都。”

虎娃将玄源的发现告诉了两人,太乙和侯冈都很惊讶。侯冈皱眉道:“从云梦巨泽方向越乌云山脉直入巴原,径直飞天而行看似简便,实则凶险重重,到底是何方高人?”

虎娃:“我也不清楚,但来者既不掩饰行踪,必然是到巴都有事。玄源将随后追来,我们就先到巴都城等候,且跟少务打声招呼。”

三人又掉头飞入巴都城中,虎娃没有进王宫,而是直接发送了一道神念,远远地就向少务与国中诸正大人通告了此事。

少务不会用神念,但以虎娃如今的修为,可以让少务直接在他的神念中开口交流。这可不是发送一道简单的神念心印,而是持续保持与少务的心神沟通。只要少务不使用那枚剑符屏蔽心神,两人就可以隔空私下交流,相当于少务也可以单独对虎娃用神念。

少务来不及惊叹虎娃竟已有如此神通手段,而是诧异道:“有高人越过乌云山脉进入巴原,飞天直奔巴都城而来,什么人,有多少,是来自中华之地吗?”

虎娃:“据说只有一人一车,我亦不知详情,等人来了再问吧。”

少务还没完全回过神来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自巴原立国五百年来,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。”

虎娃:“未曾有过的事情,未必不会发生,五百年前,巴原还未曾有国呢!我倒认为前人已所有预见,这种事迟早会发生,否则少昊天帝留赤望丘一脉,也不会叮嘱历代宗主镇守巴原门户了。”

少务:“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,定与我一统巴原有关。巴国复立,国中渐趋无事,乃前所未有之繁盛……师弟,若来者不善,你看该怎么办?”

虎娃:“来者只有区区一人,真动手倒不足考虑,就怕是别有所图。若其欲祸乱巴原,师兄赐我的镇国神剑,可不仅仅只斩庚良那等人。”

少务:“镇国神剑,怎能说是为兄所赐,而是为兄所奉。”

虎娃:“你也做好准备吧,诸事尽量谨慎些。”

少务紧急传令,已担任兵正的北刀氏调禁卫和巡城军阵布防,都城中宣布戒严,军阵上城墙以及四门待命,王宫中的大阵亦开启。巴国王宫有法阵守护,只在紧急时开启,届时可阻挡高人飞天袭杀国君。

都城中尤其是王宫里还有另外的布置,比如专门对付高人的弩炮,在固定的地点也有不少,此刻皆进入蓄势待发的状态。

太乙将宝瓶抛到王宫前的祭坛上,便摇身消失,那宝瓶也融入祭坛不见。随即有一棵树苗从祭坛上长了出来,随风伸展,片刻后便化为一株参天巨树。

这可不是国祭大典上出现的通天建木,而是太乙的青冈橡原身,特意展开到这么大,也相当于一座笼罩巴都大阵了,虎娃和侯冈就站在树冠上眺望远方。树下的巴都城中,众军民正在忙碌布防,他们不知发生了何事,皆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虎娃也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了,不就是巴原外突然闯入一位高人吗?但行事还须谨慎,尽量做到有备无患。

巴都城中的君臣与军民忙了半天,总算消停了下来,集市无人、家家闭户、都城四门戒严、王宫守护大阵开启,抬头不见天色,只有一株参天巨树的枝叶笼罩半空。

虎娃站在树冠上,微微眯起了眼睛,衣袂无风自荡,他终于发现了来者,心中亦极为震憾。遥远的云端飞来了一辆车,御车者是一名华服男子,冠上垂着金色的丝带,腰间佩着玉珏,左手持青色的圭板。

来者并未掩饰行踪,亦未收敛神气法力,应有化境修为。修为至化境,可称当世顶尖高人,但在虎娃眼中倒也不算什么。真正令虎娃吃惊的是,拉车的并非是马,而是两条蛟龙。

这两条蛟龙的鳞甲呈深青色,颜色最深的部位又似浓墨,带着似金属般的光泽。来者可不像当年善吒妖王那样以大神通带着马车在天上奔行,而就是这两条蛟龙拉着车飞天而行。据虎娃判断,这两条蛟龙应皆有九境修为。

两条蛟龙的身形较为纤细,体长并是不很夸张,腿比较长,每足生四爪,其中一爪与另外三爪能对握。它们的角也比较短,左右各一支,每支分分一长一短的两叉,就像刚刚发出来的鹿茸。

来者好大的排场,竟驾驭着这样一辆车,他本人是八境修为,却能驱使两条已有九境修为的蛟龙。等那龙驾离得再近些,虎娃已看得更清。两龙颈处有环,两环之间有长链相连,那男子的右手牵在长链正中的位置,如控马之缰绳。

那一对兽环以及环上那一根长链,应是一件神器,可锁住两条蛟龙、令其不得变化,还能使它们听命于御车之人。而那人所乘的车,也是一件宝物,在云端疾驰隐约有宝光闪烁。此车无蓬,只在车厢中立了一柄宝伞状的华盖。

少务赐给虎娃的那辆白香木马车以及拉车的两匹白马,已是巴原上最“豪华”的座驾了,但比起这双蛟宝车,气派还差得很远,就是一个地下、一个天上。

若是普通的车,哪能承受两条蛟龙的飞天牵引之力,在高空一个盘旋恐怕就甩散架了。而车上插的那柄华盖更是玄妙,若是普通的大伞,恐怕连伞带车中的人早已被狂风卷走,但那华盖之下却无风,乘车之人丝毫不受高空的劲风袭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