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11章、无为(下)

后廪要把儿子送到武夫丘,当然要搜集武夫丘上的种种情报,而且不可能只听转述信息。怎样才能成为武夫丘杂役弟子、成为武夫丘杂役弟子后平日过的是怎样的生活,每一个细节都要掌握有人亲身经历并刻意记录的详细情报,后廪才可能放心地把少务送过去。

所以在少务之前,扬尘奉命在武夫丘上当了三年杂役弟子,下山后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原原本本详细做了汇报。某种意义上,扬尘相当于少务的一个替身,然后真正的少务才上了武夫丘。

扬尘接到的命令就是在武夫丘上待三年,下山后汇报一切细节,并将此事绝对保密。他当时根本不清楚这个命令是为了什么,更不知道少务也要去武夫丘。直至今日,也没有人明确告诉过扬尘。扬尘或许能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执行了什么样的任务。

但不论扬尘本人能否猜到,也是绝口未提,就连其子阿土也不知父亲当年上武夫丘还有这等内情。而虎娃也是猜到的,从未与谁明言,别人也不会特意关注扬尘将军的这样一段经历。

虎娃破例见扬尘,也是因为想到了大俊。大俊当年在武夫丘,其实也是在执行类似的任务。大俊比扬尘幸运,他至少在武夫丘上见到了少务、还与少务结为兄弟;但他亦比扬尘不幸,在归国途中身亡,没有等到今天。

虎娃将一批擅离职守的学宫官员革职,但也有人很幸运。少务特例嘉奖学宫阶卫将军二栋,赐其享五爵。二栋虽然职位没升,还是指挥十名手下的学宫阶卫将军,但爵位升了一级,每月领取的奉养也更多了。

少务此举是为了褒扬其勇武,有人很羡慕也有人很不解。二栋不过是奉彭铿氏大人之命拿着剑斩了庚良等三人,就沾了这么大的光?换句话说,这也是二栋必须执行的命令,他还能不斩吗?

但二栋自己清楚,当初他刚走出学宫时是多么脚软。他当然不能公然违抗彭铿氏大人的命令,但也在心中盘算过,假如走路不小心摔一跟头受点伤,或者脑袋磕哪儿在半路上装晕,也能躲掉这个差事啊。

如今回想起来,二栋也是出了一身冷汗,幸亏自己当时没有那么做,否则不论是否会受到责罚,这一辈子恐怕也别想抬头做人了。

如今的二栋将军,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,他往学宫门前一站,就算手中已无镇国神剑,却自有一股威严之气。众学宫弟子见到他,谁都是规规矩矩,不敢再捣乱滋事。

虎娃亲自坐镇学宫后不久,侯冈就闭关了。又过了一个月左右,诸事已整顿完毕,无需再过多费心,就算换一位学正大人,大家也清楚该怎么做了。而侯冈恰于此时出关,出关后又忙了一整天,然后才来拜见虎娃。

虎娃见到侯冈时,他身后还跟着八名阶卫,搬来了如小山般的一堆简书。这些简书,竟然就是侯冈在一天一夜间亲手刻写的,一次刻就、一字未改,便是将来要刻在石碑上的典籍,送来让虎娃过目。

此时的典籍编撰可不是抄写或摘录,而是从无到有,将很多零散的内容融会贯通,整理成统一的卷册,要逐字斟酌、反复考校。虎娃惊讶道:“侯冈,你一日一夜之间刀笔不停,竟将这些简书抖亲手完成了?”

侯冈苦笑道:“实非我一人之功,数十名教习已商议、整校多日;亦非一日之功,实际上我用了好几年时间,只是在昨日一气呵成。”

好几年时间?虎娃微微一怔,随即笑道:“我要恭喜师兄了,今日终于突破大成修为!”

再看侯冈,虽形容未改,但莫名好像已年长几岁。他闭关修炼不过一月而已,却说编撰典籍用了好几年功夫,那应该是证入了梦生之境,如今终于堪破,拥有大成修为。其实很难以普通人的眼光去评判一位大成高人,谁知道人家在梦生之境中度过了多少岁月,在那些岁月中又做了多少事情。

侯冈亦笑道:“师弟说的果然不错!师尊当年告诉我,要么巴国学宫复立、要么突破大成修为,此番历练方得圆满,而师弟你告诉我,这两件事于我而言可能就是同一回事……方才太乙还对我说呢,若你打算远游中华之地,他也想跟着,并希望我能做个向导。”

虎娃:“仓颉先生可曾告诉你,此番历练圆满后又当如何?”

侯冈:“师尊并没有说,我还是跟着你吧。您打算远游中华之地吗?而我打算这几天就辞官了。”

虎娃想了想道:“你的历练圆满,也是我的九境三转修为圆满,我也该辞去学正之职了。你辞官之前,不妨先升官,巴原历代学正,也没有你这等功德。典成当有仪式,这个仪式就由你以学正的身份亲自主持,然后学正之职,就交给西岭。”

巴国首次修典,在侯冈大人的领导下完成,虎娃将此事上报国君。少务大喜,褒扬学宫众官,就连学宫弟子都沾光得了不少赏赐。虎娃正式辞去学正之职,少务又任命副学正侯冈为学正、赐享九爵之尊。

侯冈就任学正的第一天,巴国特意举行了一个庆祝仪式,由众学宫弟子在王宫中“颂典”,将侯冈亲手刻写的那批简书,放在王宫前的广场祭坛上,由少务率众祭奉神灵,然后又珍藏于学宫;同时还要再命人复制一份,收藏在王宫里。

制作简书副本,分不同的地方收藏,是为了防止意外的丢失或损毁,尤其是竹简怕火,万一有火灾可能就都烧没了。至于刻制石碑的工作,就由下一任学正去完成了。

为什么是下一任学正呢?因为侯冈只当了一天学正,随即便辞官了,少务在次日便任命西岭为巴国新一任学正。学宫这三天,分别由三位不同的学正大人主事,这在巴国历史上绝无仅有。听起来这简直像儿戏一般,偏偏又都是那么正式。

西岭就任巴国学正之时,学宫扩建后巴原全境举荐的二百七十名学宫弟子,恰好全部到齐。

在西岭就任学正的当天,虎娃带着侯冈和太乙走出了学宫,向前迈出一步便消失不见。而远在彭山幽谷中的虎娃“本人”正背手看着今年的新竹,微微露出笑意。这一刻,象征着一段修行圆满,他的九境三转修为亦圆满。

虎娃由此明悟了所谓仙家阳神化身的玄妙,可开启另一段修行,踏入了所谓的九境四转,继续向着未知前行。他刚刚露出笑容,却突然眉头一皱,因为融于形神的某件神器有所感应。

这件神器是虎娃特意重新祭炼的传讯法宝,一套两件,他与玄源各持一件。玄源发来信号,有不明身份的高人飞天闯入了巴原腹地。玄源未及阻拦,而看来者去势,竟是直奔巴都城。

当初白煞“临终”之时,曾告知虎娃赤望丘历代宗主传承之秘,就是让他转告下一任宗主玄源的。当年炎帝在神民丘立仙宫,后来少昊天帝亦在赤望丘留下一支传承,其实都有守护巴原这片世外修行宝地清静的用意,历代仙宫之主以及赤望丘宗主,都有这个职责。

不知他们为何要这么做,但肯定有其用意。炎帝仙宫与赤望丘的位置,都在东海尽头的乌云山脉中,那里也是一道天堑,乌云山脉和云梦巨泽将巴原和繁华广袤的中华之地隔绝。

若是蛮荒中的妖物,倒也不会只从这个地方来,但中华之地的高人,进入巴原大多会从那个方向。

白煞坐镇赤望丘多年,皆相安无事,虽镇压与收服了善吒、哈洽这等企图进入巴原的妖王,但并没有遭遇来自中华之地的高人。实际上自盐兆立巴国的五百多年来,也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。

当然也不是没有来自中华之地的高人进入巴原行游,仓颉先生就是一位。但这些事情往往不为人知,他们也不会刻意宣扬自己的身份来历。但今日之事显然不同寻常,据玄源的传讯,来者并未隐匿身形,而是驾车从云梦巨泽方向越过乌云山脉公然飞天而入,就是直奔巴都城而去。

玄源虽为赤望丘宗主,但这段时间正在秘境中闭关修炼,将宗门事务交给晚辈弟子樊翀打理,赤望丘其余众长老协助。樊翀曾是一位很不错的国君,管理一派宗门也非常称职。

而白煞当年说的有些话并不错,玄源要想将历代宗主留在秘境中的传承感悟透彻,恐怕也需要近十年时间。

所以玄源最近基本上都在秘境中闭关清修,只有虎娃偶尔会来到秘境与她相会,并无他人打扰。越过乌云山脉的那位高人,所走的路线离赤望丘还有一段距离,且速度非常快。赤望丘秘境中布有感应法阵,玄源被惊动、有所察觉时,已经来不及阻拦询问了,所以立刻传讯给虎娃,她本人也离开秘境随后赶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