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11章、无为(上)

二栋将军捧着剑走出学宫时,心中异常忐忑。他前行不远就被人挡住了去路,来者是乔茂的管家带着府中护卫。这些人接到消息赶来,见那位传说中的彭铿氏大人并未走出学宫,押送庚良的仅是几名阶卫,不禁胆子又打了起来,这才敢上前。

管家迎在前方道:“二栋将军,我家大人正在朝中求主君留庚良一命,也请你们稍稍缓行,暂且不要动手,来日必有厚报!”

二栋起初战战兢兢,可是越走越有一股胆气,因为他手中捧的可是镇国神剑啊!当年先君盐兆与武夫大将军的佩剑,如今被主君赐给了彭铿氏大人,持此剑能斩失政之君、更别提国中乱法之臣民了。这柄剑竟然会在他的手上,这是何等之荣耀!

二栋只是学宫中看门的武官,并没有上过战场,但平日听闻国战的种种传说,常感热血沸腾,对英雄功业神往不已。

起初时他想到如是自己亲手斩了庚良,回头有人不敢得罪彭铿氏大人,会不会来找他算账?后来转念一想,若抗命不斩,后果也很严重。斩与不斩,都有麻烦,那还不如堂堂正正、当斩则斩,有幸能持镇国神剑斩危国谋逆之罪人,乃是一生难求之尊荣。

于是二栋的神情越来越庄重,周身的气息也越来越肃杀,冷不丁前面冒出来乔茂大人府中的管家,二栋喝道:“大胆!镇国神剑在此,你焉敢拦路?”

那管家也怔了怔,压低声音道:“二栋将军,你又不是不认识我,拿了镇国神剑便自以为是彭铿氏大人呢?我只是让你稍做拖延,慢点走、先别动手。我家大人正在请求主君,也会设法找彭铿氏大人赔罪致歉,回头好好谢你便是!”

二栋:“让开!”

管家并没有立刻让开,而是脸色一沉道:“你到答不答应?你就不怕……”

话却没有说完,只见剑光一闪,他已身首异处。剑不是二栋挥出去的,而是带着二栋握剑的手自行斩出,二栋的脑海中也响起一个声音道:“阻拦镇国神剑,欲救谋逆之贼,当斩!”

管家身后的几名护卫也被吓了一跳,最前面的三个人有人下意识地就要抄家伙。此时又见剑光一闪,这三人皆身首异处。

事出突然,二栋的腿差点都吓软了,他这才明白方才发生了何事,深吸一口气尽量站直身体,挺胸高喝道:“阻拦镇国神剑,欲救谋逆之贼,当斩!”

这时已有一队巡城军阵赶来,问明情况后皆大惊失色,纷纷向镇国神剑跪拜行礼。二栋知道这些人不是在向自己行礼,但他也不禁豪气陡生,只觉千万不能辱没了手中的镇国神剑。巡城军阵将剩下的那几名护卫当场拿下,并护送二栋等人赶往王宫前的广场。

除了国君,谁也不能在都城中擅调军阵,否则等同谋逆。虎娃平常能指挥的“兵力”,也只是学宫中的阶卫。但巡城军阵自有职责,要维护都城治安、处置突发事件、主动维持秩序,眼前就是一起突发事件。

少务赐虎娃镇国神剑时曾公告天下,若国君失政,虎娃可持镇国神剑号令国中军阵以及国都禁卫拥立新君。但眼下虎娃只是斩庚良,并没有涉及少务失政误国,所以不可能把事搞那么大,只能指挥学宫阶卫,等巡城军阵主动来配合。

其时西岭已经赶到了王宫,少务又紧急下令巡城军阵协助,很多正在巡逻的军士纷纷赶往王宫前,一看就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。二栋走的这一路,身边聚集的护送军士越来越多,围观民众也越聚越多。

斩人的地方就是广场上的祭坛前,庚良等人被押到时,乔茂也从王宫里被押出来了。

巴国朝会未散,少务也听说了学宫阶卫在路上遭遇的事情,气得手都有点哆嗦。区区一个司记大人府中的管家,就敢拦住手持镇国神剑的阶卫将军,企图与其私下勾结商谈,还玩出了威逼利诱的花样,谁给了他们这么大胆子!

很多人都想当然地以为,虎娃是一怒之下要斩庚良,其实真正气坏了的人是少务。

少务大怒之后又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从国祭大典之后,自己的心神已完全放松,确实是过于懈怠了。终于一统巴原,身为国君享受多年来难得的安逸,倒也没什么,但有很多从一开始就该处理好的事情,却没有提前整治。

有些隐患,不能等到已经爆发时再去整治,今日就是个机会。

今日在王宫前被斩首的有两波人,一波是庚良等三名学宫弟子,是虎娃下令斩的,二栋将军一剑一个斩得非常痛快。另一波人是乔茂以及巡城军阵在路上抓的几名司记大人府的护卫,由国君下令一同斩首。

不提二栋将军斩了庚良等三人后回学宫复命,巴国朝会仍在继续。少务下令,由理正大人彻查庚良之案,并由采风大人派出采风官,将此事传扬至巴原各城廓。庚良已死,但他是被彭铿氏大人以镇国神剑斩杀,并不代表这个案子已经结了,巴国官方该怎么查还得怎么查,应有的程序不会少。

彻查庚良的罪行、判定其罪名,不仅局限于学宫之事,别的不说,不是恰好还有海辰和烟起堂的举报嘛。同时查问缉拿其同党,定罪之后判其刑罚,只是庚良等人已死,对他们就不必再斩一回了,最后还要将结果宣告巴原。

若是有谁想为庚良辩解,可以找到很多借口与理由,其罪名可以怎么轻就怎么说,但同样的道理,庚良和乔茂都已经被斩,少务显然要借此事整顿国中风气,那么在给这些死人定罪时,也可以怎么重怎么说。

总之此案牵连与影响甚广,国中与庚良同类者,也纷纷受到了惩处。这一幕,也许在虎娃路遇庚良时,便早就预料到了。

无论是对君主还是臣民而言,所谓天下大治的最理想状态,就是无为。而无为,是因为天下无事。若总是有各种乱子和变故发生,需要不断处置与扑救,就说明很多事情早已偏离了正规,从一开始起就没做好。

无为之治,并不是凭空出现的,更不是说出了事情不去处置,须有事时谋其未兆,方能渐趋无事。而另一方面,也不要没事去瞎折腾。

假如总出庚良这种事,就说明巴国未治,谁都受不了,就算累死少务也忙不过来啊。当年巴原未平,后廪可以说就是被累死的,但后廪的愿望就是巴原重新归治,由他的继承人少务来完成。而少务要做的,绝不仅是处置一个庚良,而是让今后不要再出庚良这种事。

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很难达到的,只能尽量接近,今后就算偶尔还有庚良之事,臣民亦知分辨、有司亦知怎样处置,不会再闹出大乱子来。这就是少务的目的,而他这位国君届时才能真正的省心。

有为之君勤政死,乱政未平;有为之君终碌碌,天下已治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,治国如此,为人亦如此。

少务在忙少务的,而虎娃这段日子就坐镇学宫,他没有再回彭山,也无人知晓其实来到学宫的只是他的仙家阳神化身。虎娃目的就是为了整顿学宫,但学宫并不是孤立的存在,学宫中的风气其实就反映了国中的风气,所以虎娃实际上整顿的也不仅仅是学宫。

经过上一次“学宫考教”之后,学宫中秩序井然。虎娃每日亲自坐镇学宫视事,又与西岭、侯冈等人商议,定下了学宫考教制度。众学宫弟子按所学的内容,每季一次大考,考教校成绩分为甲、乙、丙、丁四等。

若有人连续三次大考成绩都是丁等,则被称为丁缺,其人将被逐出学宫、失去受教资格。由其所属城廓另行举荐才俊入学宫受教、以补其缺。

若某城廓连续三次所举荐的“才俊”皆因丁缺被逐出学宫,那么此城廓将在一年内减少一名举荐资格。

对学宫弟子有评定考核,这同样是对举荐才俊的各城廓的评定考核。巴原各城廓如此,都城、宗室亦如此。

虎娃难得现身在学宫,有不少势力都想趁机攀附结交,每日拜会不断、送上了各种礼物。但虎娃不见,礼物也不收,只有一人例外。扬尘将军前来来拜见,向彭铿氏大人表示感谢。

表面上是感谢彭铿氏大人对阿土的教导与提携,实际上这位将军心里明白,彭铿氏大人是保了阿土,使其未因庚良之案获罪。虎娃破例见了扬尘一面,聊了半天家常话,并亲自将他送出了学宫大门。

当初少务率大军亲征相室国时,扬尘是军阵长;再往前,少务入武夫丘为杂役弟子时,同为武夫丘杂役弟子的扬尘刚刚离山。这一切并非巧合,扬尘曾登上武夫丘做了三年杂役弟子,是在执行后廪所委派的秘密任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