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4章、登天无悔(上)

但如今命煞留下的只是一具没有思想的“躯壳”,神魂消散后便完全失去了意识,接近于一具仙家遗蜕。

若是落在别人手中,这具化境九转高人留下的肉身炉鼎,可是难得的稀世奇珍。它不仅可炼化成很特别的法宝,假如有一位九境修士仙身被毁,它则是纯阳之元神绝佳的夺舍对象,而对于修炼某些夺舍神通的邪修而言,更有诡异的用处。

虎娃当然没有这些打算,他只来得及以九境大神通护住命煞的肉身。这具肉身炉鼎生机仍在,似活物又非活物,寻常的空间法器可能无法收存。但这也难不住虎娃,他用得自步金山水府龙宫中的寒玉,将命煞的肉身包裹了起来。

寒玉是一种罕见的天材地宝,本身也是打造神器的材料,它的特点是可以隔绝物性。时间有限,虎娃并没有将寒玉打造成什么神器,也没有浪费材料,只是炼化了极薄的一层寒玉封印了命煞的炉鼎。

这层寒玉是完全透明的,薄得用肉眼几乎看不见,就像命煞栩栩如生地仍端坐在那里,虎娃又将之收入一个大宝磲中。大宝磲本就有空间神器的妙用,有了为太乙炼制宝瓶的经验,虎娃又将之改造了一番,使之可以收存活物。

大宝磲本身就是开口的,虎娃没有将神器空间完全封闭,还留下了一道空间门户。此物妙用与宝瓶类似,在斗法时可将对手摄入其中,若是对手过于强大,还是有可能能冲破封印脱困而出的。但命煞的肉身炉鼎当然不可能出得来,收存在大宝磲中十分稳妥。

这一切都是在不动声色间完成的,虎娃也来不及再做别的事,炼化寒玉包裹命煞的肉身并不费力,可是炼化神器就颇不容易了。幸亏虎娃随身带着大宝磲,而大宝磲原本就有相应的妙用,只是稍加祭炼改造,他勉强还能搞得定。

连同命煞肉身一起收入大宝磲的,还有一枚宝珠,就含在肉身的口中。炼制这枚宝珠是虎娃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,它也是命煞留下的最重要的东西。

命煞殒落前向虎娃开口求助,虎娃却没有向少务出手,命煞便已清楚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在神魂消散之前,她主动凝聚所有的法力做了最后一件事,向虎娃发送了一道神念心印。为了凝聚这道神念心印,命煞就在那一瞬间便提前殒落了,她已放弃了挣扎。

这道神念心印中的信息,包含了命煞青盐一生的经历,有她所修的神通法术、各种修行感悟,更有这一世的见知。只要得到这道神念心印并能将之完全解读,便等于了解了命煞所知的一切,甚至等同于经历了她的一生。

就算命煞有化境九转圆满修为,又汲取了建木大阵所汇聚的滋养元神之力,能将这样一道神念心印完整地凝聚出来,恐怕也意味着元神消散。虎娃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读这样的神念心印,就算能够在将来闭关缓缓地解读,他也不打算这么做。

接受这样的神念心印,会对一个人的元神造成极大的冲击,甚至会导致神智错乱,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?若无大成修为,是决不可尝试的;就算拥有大成修为,也不可能完全解读清晰;除非已堪破生死轮回境,才能解读无碍。

虎娃将之封存于一枚宝珠中,这是九境修为才能拥有的手段,相当于当场炼制了一枚以宝珠为器形的传承玉箴,其中传承的内容便是命煞一生的经历与见知。

虎娃并不是刻意要做这些的,他看见命煞的命运已无法挽回,尽力出手一试而已,能做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,结果只是保住了命煞的肉身炉鼎,却没保住命煞的命。而命煞主动凝聚了这道神念心印,虎娃只是顺势而为。

完成这一切,耗费了虎娃好几个个时辰的功夫,以他如今精纯而深厚的修为,神气法力也几乎耗尽。而国祭大典还在继续,除了他和少务之外,其他所有人并不清楚发生了这么惊心动魄的变故,看上去一切如常。

但若细心的话,有心人也会发现一丝不寻常之处,因为彭铿氏大人再也没有出现。在接下来的大典仪式中,本该由司礼负责的事情,皆是由副学正侯冈代为完成。更奇怪的是,国君少务并没有说什么,更没有多问一句,很自然地默认了这种安排。

因为祭坛和巨柱的阻挡,谁也看不清彭铿氏大人是否还站在那里,但他始终没有从祭坛后方走出来。无论虎娃出不出现,他在国祭大典中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,另一些事务性的仪式,其实换谁来都是一样的,不会影响国祭大典的正常举行。

那参天建木的虚影渐渐消散,伴随着万民的欢呼以及对神灵的祈愿与赞美声,国祭大典也进入了高潮。

那件青铜重器被收起,少务登上了祭坛,站在刚才青铜建木树立的位置,转身面对民众宣布,巴原正式恢复一统、重建往日的巴国,已得到了神灵与祖先的赐福与护佑。

在接下来的赐酒仪式上,侧身立于阶下的侯冈代替了虎娃的位置,少务向在场有爵位者赐酒,并分享早已准备好的祭肉。

祭肉和美酒都是敬神之物,此刻又代表了神灵和祖先的恩赐,在最早的仪式上,祭肉要分割成小块发到每个人手中,酒也要当场倒满喝下去、享几爵就喝几杯。但如今如今的国际大典已发展成一种象征性的仪式,只有祭典前三排的大人们才有幸当场接受赐酒。

后面的人就算有爵位,也要等到大典之后再分别领赐,酒肉倒是其次,这主要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

广场上的国祭大典结束之后,国君设宴与百姓共饮。所谓百姓,当然是国中最重要的各部族首领,而虎娃并没有出现在宴席上。也有好奇者询问,彭铿氏大人哪里去了?少务则主动向大家解释,彭铿氏大人因召唤神迹耗费法力甚剧,正在王宫中休息。

众人虽然有些诧异,但也没有怀疑。一百多年来,国祭大典上的建木之形第一次完整而清晰的地显现,司礼者需耗费怎样的大神通法力,谁都没有经验。总之彭铿氏大人完成了最重要的使命,也算是为国立下大功勋,好生休息也是应该的。

……

虎娃的确是在王宫中,少务平时寝居的后宫有一座偏殿,是他退朝后处置政务以及私下召见大臣的地方,未得允许谁也不得入内。可虎娃偏偏就进去了,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挡,离开祭典现场之时,他给少务留了一道神念,告诉少务自己在那里等他。

让侯冈接替自己完成接下来的仪式,也是虎娃暗中交代的,在那种场合,少务也不可能中断国祭大典的正常仪式、停下来询问或商量,只能这么默认了。

虎娃先后出手企图救下命煞、炼化寒玉封存命煞的肉身炉鼎、打造传承宝珠、祭炼大宝磲神器,当然无暇再做别的,到最后几乎神气耗尽,在国祭大典结束之前就悄然进入了王宫,广场上谁也没发现他的离开。

坐在偏殿中,虎娃缓过神来,莫名觉得出了一身冷汗,同时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,对于已拥有九境修为的他,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罕见了!

虎娃不禁想起玄源离开彭山之前对他说的话:“这次为国祭大典司礼,你还是要小心些,最好将太乙带在身边。以太乙的修为,假如出了什么意外,或许还能帮你一把。”

虎娃当时反问道:“国祭大典那样的场合,难道还会出什么乱子吗,你又在担心什么?”

玄源:“我倒不是担心,只是有种说不清的感觉,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想来想去,若真有变故,恐怕只能与命煞有关。我当年曾败于命煞之手,但她令人忌惮的,从来不是修为法力,而是总让人看不透。我觉得她在算计少务,恐怕也在打你的主意。”

虎娃:“哦,你是怕她算计我?在国祭大典上,她又能怎么打我的主意呢?”

玄源摇了摇头道:“我也说不清楚,仅仅只是感觉而已,总之你要小心命煞便是……但阴谋诡计也敌不过绝对的实力,以你如今的修为,倒也不必怕她了。”

玄源的预感果然很准确,这也许就是女人的直觉吧。但她关心的只是虎娃,怕虎娃中了命煞的算计,至于命煞本人会怎么样,玄源才不会操心呢。此刻回头看,命煞确实利用了虎娃和少务,甚至利用了巴原万民与巴人先祖,但结果却是在国祭大典上当场殒落。

少务是否早知这一切会发生?假如是这样,岂不是少务也算计了命煞,趁机要了命煞的命!而虎娃也算帮了他的忙。问题的关键是——少务事先究竟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?

虎娃不禁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假如他与命煞易地而处,又会是什么下场?他若取代命煞要少务奉其为国祭之神,又要求少务借助这场国祭大典为其开启登天捷径,那么此刻恐已不在人间!

在那种情况下,若他的修为没有突破九境,也会像命煞那样当场殒落;若他的修为已突破了九境,那么也只能飞升登天而去。总之人间不会再有他,除非少务能当场终止国祭大典、不惜为此导致举国哗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