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3章、机缘算尽(下)

少务能看见,只因他此刻掌控了建木大阵;虎娃能看见,因为他已有九境修为,而且这座建木大阵刚才也是他亲手开启的。

“飞升”之时,巴原民众精诚的心念力汇聚,命煞的元神已被洗炼到了精纯的极致,假如她是刚刚突破九境的修士,此刻纯阳之元神应已修炼圆满。就虎娃所见,恍然有时空交错之感,命煞的身姿妙曼、缓缓飞升,但在现实中只是短短一瞬。

虎娃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,因为命煞的修为并未突破九境,此刻仍是化境九转圆满。想突破九境修为不是那么容易的,仅仅是堪入生死轮回境的过程,就如苦海边的无涯之岸,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。

看来命煞早已知道这建木大阵是太昊天帝留下的一条登天捷径,但是开启这条捷径的条件太苛刻,如今终于能够满足。从一开始,命煞就想借助这条捷径直接飞升帝乡神土,但她能够成功吗?事实应该不会这么简单。

沿着建木飞升而去的,只是命煞离体之云魂,另一个命煞还定坐在王宫上方的云端里,那是她的肉身,宛若仙家遗蜕。

她此刻似阴神又非阴神,借助巴原万民精诚的心念力凝聚并洗炼纯净,但毕竟不是仙家纯阳之元神。虎娃的心念一动,尚未来得及想明白,元神中就听见了一声惊呼,那是命煞的声音。

命煞已飞过了八根横枝,到达了第九枝位置,眼看就要进入那无穷无尽的另一个莫名时空,却突然停了下来。建木大阵仍在运转,无形的力量牵引,即将送她离开这个世界,可命煞却在挣扎,离体之元神也在消散中。她突然放弃了飞升,竭力想回到自己的肉身。

但这建木大阵的力量是她难以对抗的,与此同时,命煞隐匿在云端的身体周围突然燃起了火焰。虎娃感应得清楚,那并非真的火焰在燃烧,而是一枚枚离珠神药被炼化吸收。肉身是元神的根本,命煞施展秘术操控肉身炼化离珠神药,极力维持肉身与元神的联系,以此护住元神不散。

在寻常情况下元神离体,除非是纯阳之元神,否则不会直接现形,且心念一动即可回归肉身炉鼎,但此刻命煞的元神不仅清晰地现形,而且回不去。

肉身所着的衣物皆化为了虚无,并不是被火焰烧成了灰烬,而是在法力激荡间消散。虎娃能够“看见”云端中命煞肉身的情形,少务却是看不见的。少务只能看见在那建木的顶端,命煞的身形越来越淡,仿佛正在消散,挣扎间又稍稍变得凝实了一些。

命煞的声音从元神中传来:“少务,立刻停下!”

她以元神发出的声音,与神念无异,此刻只有少务和虎娃能听见,广场上的民众以及各城廓中的巴原万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变故。少务似充耳不闻,并没有停下大阵运转,在祭坛前又跪拜开口道: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!”他这一开口,巴原万民紧接着又同声开口。

到了这一刻,虎娃怎会还不明白有些事情出了差错。在命煞发出那惊呼之前,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少务一统巴原奉她为国祭之神,并且答应在国祭大典上为她打开登天捷径。

少务率万民喊出的第一声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”,是按照命煞的要求,或者说是他们俩早就商量好的。命煞主动接受了这个仪式的指引、才能够“飞升”而去。

也许是命煞在修为达到化境九转圆满后,发现踏过登天之径的希望极为渺茫,哪怕堪入生死轮回境都不容易,更别提堪破了,所以要找到一条取巧的登天捷径。而根据巴原上自古的传说,能够完全运转的建木大阵,就是这样一条捷径。

至于这个打算能不能成功,命煞应当也存了侥幸一试的想法,但她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。飞升登天并无捷径可走,就算有,也必须先突破九境修为,并无取巧之道。

少务率万民喊出第二声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”,原本还在强作挣扎的命煞,仿佛已无力对抗那股将她送出人间的力量,可惜她的修为尚不能飞升登天而去,那么下场便将是神魂消散,除非少务在此刻停下建木大阵的运转。

假如少务真将建木大阵停了下来,那么命煞就会安然脱险,而且得到的好处超乎想象。经过这场国祭大典,巴原万民所汇聚的精诚的心愿力大半皆被命煞汲取,各城廓的祭坛都将成为命煞汲取力量的源泉,她本人亦将成为真正的国祭之神,而不仅是享有一个尊号。

命煞以国祭之神的身份所获取的好处,也不仅是能借助巴原万民的心念力修行,在这场国祭大典中,亦可清晰地感受到巴原万民的心念,这有助于她成功堪入生死轮回境,甚至在不就的将来突破九境修为。

可这一切的前提,是少务此时做出何种决定。而少务显然已做出了选择,那就是继续运转建木大阵、送命煞登天,否则他也不会喊出第二声。国祭大典仍在继续,待到少务率万民喊出第三声后,便是命煞神的魂消散之时。

虎娃的元神中又响起了命煞的声音:“彭铿氏大人,请求您打断少务施法,无论您提出什么条件,我能办到的都可以答应,将来也会尽全力报答您!”

命煞见少务不为所动,而此刻只有少务和虎娃才能听见她的声音,她立刻转而向虎娃求救,而在国祭大典的现场,有能力打断建木大阵运转的,也只有虎娃了。

少务佩戴着武夫大将军所留的剑符,命煞的媚惑神通控制不了他的心神,就算能控制,此刻她已竭尽全力在对抗那股送她登天的力量,根本无力再出手了。

打断建木大阵运转?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直接出手杀了少务,可是虎娃又怎么可能这么做。那么另一个办法就是攻击阵枢,强行终止建木大阵的运转,也能救下命煞,但虎娃若真的那么做了,后果也是难以想象的。

这样一座仙家大阵,若在运转中突然被强行打断,主持大阵的少务以及阵中的九位修士,神魂都会受到冲击,当场受伤昏迷都是轻的,说不定还会元神受重创甚至成为白痴。

就算这些人不会受伤,或者受伤的后果不会很严重,但参天建木之形也会当场崩碎消散,这场国祭大典也等于彻底搞砸了。正在巴都以及各城廓参加大典的巴原万民,神魂也会受到冲击,尽管他们不会受伤,也必然惊骇万分,立时举国人心惶惶。

这种后果虎娃也不会去想象,因为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。虎娃身为国祭大典的司礼,肩负的责任就是国祭大典要顺利成功地完成,任何人都不能破坏它,他本人又怎能自己去破坏。

就在这时,少务又第三次跪拜道: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!”

他开口之后,还有一个短短的时间差,紧接着巴原万民便会跟随开口,而到了那时对于命煞来说一切都晚了。虎娃赶紧出手了,他并没有攻击少务,也没有强行打断建木大阵的运转,而是向着命煞施法。

命煞已在建木顶端发出一声惨呼,元神所凝之形正在溃散,虎娃想凝聚她的元神将之重新摄回肉身。而命煞的肉身已失去了控制,正要从王宫上方的云端跌落,也被虎娃及时施法托住。

虎娃既不可能去攻击少务,也不可能破坏国祭大典,那就尽力救下命煞吧,尽管他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功。

紧接着巴原万民已经开口: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!”这一声过后,命煞消失在建木的顶端,他已玉殒香消。

虎娃也救不了命煞,只能在其神魂消散前的那一刻,勉强将之凝聚、送入轮回新生。但这同样意味着殒落,仿佛并没有改变什么,巴原上的那个命煞,此刻已不在了。

如果说命煞的命运有什么不同,无非是被建木大阵送回轮回、或者是被虎娃施法送入轮回的区别。而实际上这两者都是又都不是,命煞见虎娃出手也救不了她,那一瞬间便主动放弃了挣扎,施展了最后一道法术。

而就是这道法术,耗尽了她即将消散的元神之力,随即便再入轮回。

命煞并没有修成纯阳之元神,尽管她在“飞升”那一刻的修为已无限接近凝练纯阳之元神,但毕竟没有当场突破九境修为。此刻入轮回,世上或许会出现一个新生之人,或许是另一种生灵,但已与此世的命煞无关。

就算那个新生的祂有幸踏上修行之道,并求证渺茫的仙缘,命煞此生的一切,也不过是牠勘悟生死轮回境中的一段经历。

可是虎娃毕竟出手了,所以命煞的殒落也与通常情况也有微妙的不同。首先存在一种冥冥中玄妙的感应,只要虎娃将来看见了牠,就会认出其来历。其实认不认出来,意义已经不大,因为牠已不是命煞。

其次虎娃出手护住了命煞的肉身炉鼎,而且是保住了其生机未绝。命煞的肉身炉鼎仍然鲜活,呼吸心跳、血脉运转皆可一如既往,以其原先的修为,也完全能如已入定境般封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