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3章、机缘算尽(上)

在少务身后,亦有九位修士鱼贯而出从左侧绕过了祭坛,每根木柱后方各站一人,分别是太乙、九灵、西岭、侯冈、灵宝、猪三闲、藤金、藤花、瀚雄。这些人都是虎娃“利用职权”安排进来的,而少务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。

这座巨大法阵一个人是发动不了,九处阵枢还各需一人,而虎娃居中主持。主持阵法阵者须有大成修为,前些年一般都是由伯劳或长龄先生轮流出手,另外再调集九位国工。但是今年不同,司礼者是虎娃,九位组阵的修士也全是虎娃的“嫡系”。

太乙认为,参加这个仪式可能有莫大好处,那么虎娃就把他们都叫来体会一番,同时也为了确保国祭大典不会出任何问题。除了虎娃的弟子传人,侯冈和西岭是副学正,参与此事是理所当然,而且他们与虎娃的关系都颇为亲近,至于瀚雄大将军则更不必提了。

瀚雄的位置是最中间的那根木柱之后,虎娃则在瀚雄身后三丈多远。这些人的身形被祭坛和巨大的木柱遮挡,对面广场上的民众是看不见的,人们只能看见祭坛前国君少务的背影。虎娃以神念号令前方的九位修士,终于开启了这座上古仙阵。

无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虎娃闭上了眼睛,元神世界中出现了一株参天建木。这建木有九支根须扎根于地,就是祭坛周围的九根木柱,虎娃感应得很清楚,就算以他如今的修为法力,也不可能运转这座大阵。

运转法阵的力量,来源于巴原万民精诚的心念。虎娃率九位修士施法,只是借助了这种力量去开启法阵。那巨柱上雕砌着云气纹路、枝叶花果、鸾鸟飞龙,仿佛都从沉眠中苏醒,巨柱本身也化为枝叶向空中生长,在空中汇聚成树冠。

虎娃是闭着眼睛的,只在元神中演化这一切,法阵自由那从巴原上汇聚而来的力量运转,与此同时,他亦将菁华诀运转到了极致。而广场上的万民所见,那树冠不断向着天际延伸,仿佛是登天之梯、通往无穷远处的帝乡神土。

树冠过于巨大,已经笼罩了祭坛前的广场以及后方的王宫。广场上的众人离得太近,反而不容易看清通天建木的全貌,抬头只见琅玕挂枝、祥云缭绕。而在虎娃的元神中,却显现得非常清晰。

如果这通天建木也能称为一株树,可比虎娃在西荒所见的太乙原身高大太多了,枝叶展开也是有层次的。树冠分三层,有点像阁楼的三重檐。每层树冠都由三根横枝构成,而这三根横枝伸出的位置呈螺旋形排列,每一枝都要是比另一枝高出少许。

到了第四根横枝,就是另一层树冠了,位置明显要比第三根横枝高出很多,与第五、第六根横枝接近。在第二层树冠的上方,第七、第八、第九根横枝则构成了第三层树冠。九根根横枝皆硕大无比,完全可以在上面驱车奔行。

然而这建木却无顶,因为树干看不见尽头,哪怕在元神中也看不清。这是一种常人很难理解的体验,包含着无穷的概念,仿佛它通往了另一个时空。虎娃不知前些年的国祭大典情形如何,但今年因为由他来主持法阵,通天建木之形彻底地清晰显现。

就在建木完全现形的一瞬间,虎娃便失去了对这座大阵的控制,大阵仍在运转,维持着通天建木之形,可是主阵之人却换成了少务。

虎娃率九位修士开启大阵后,就有礼官奉上一物呈于少务,是根一人多高的青铜重器,恰恰就是建木的形状,如此精美的器物,也不知是怎么打造出来的。少务手持青铜建木向前走去,而身后的臣民全都跪了下来。

少务站定的位置恰恰就是祭坛正前方的边缘,那九根呈扇形分布的巨柱所环绕的圆心。这么沉重的青铜器物,假如没把子力气,恐怕连拿都拿不稳,而少务已拥有四境九转修为,持在手中很轻松。

少务将青铜建木往祭坛上一放,如落地生根,便取代了中央阵枢的位置,他也在这一刻取代了虎娃,成为了主阵之人。

虎娃忽有一丝明悟,假如少务本人已有大成修为,亦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其实用不着他帮忙,直接手持这青铜建木就可以开启大阵,毕竟大阵运转的力量并非来自于少务,而是来自于巴原万民。而虎娃做的,只是帮助少务将大阵开启、使通天建木完整而清晰地显现。

此刻还在阵中的九位修士,同样也享有了莫大好处,无论他们有何参悟,元神都受到了洗炼和滋养。假如每天都能借助这座大阵汇聚巴原民众精诚的心念力修行,那么元神将会变得极为强大,修炼相应的秘法亦将精进神速。

只可惜这是不可能的,国祭大典每年只有一次,而且这一百多年来,只有今年才显现出了完整而清晰的建木之形。若是天天都举行这样的大典,那么举国民众啥别的也不用干了。

虎娃已退出了大阵,但太乙等九位修士仍在阵中,他们受这法阵运转的好处是被动的,并非像命煞那样能主动汲取。只因那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无形力量,首先是从九处阵枢汇聚到通天建木中。

少务亲自“接管”建木大阵后,已没有虎娃什么事,虎娃仍闭着眼睛在元神中观望着通天建木,进入一种似定非定的状态。这时少务却做了一件令人他很意外的事情,他的手松开青铜建木,在祭坛前跪拜下去,开口道: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!”

少务的声音不大,在寻常情况下,数丈外便听不太清了。可此刻他已掌控了这座仙家大阵,借助玄妙的力量,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不仅是在巴都城中,巴原上七十多座城廓也同时在举行国祭大典,城主率民众朝着祭坛跪拜。少务的声音就似神灵开口,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响起。

接下来所有人都跟随国君同声跪拜道:“恭送圣后青盐飞升登天!”

虎娃吃了一惊,从那若有所悟的定境中退了出来。按照国祭大典的仪式,国君此时所说的每一句话,便是代表了巴原万民的意愿,他开口之后众人自会同声跟随。可虎娃身为这场国祭大典的司礼者,事先竟不知还有这一出。

其他人应该也不清楚,但此时皆好不犹豫地跟随国君开口,在这种最为庄重严肃的场合,每个人都处于无比虔诚的状态。这可不是一个人开口,仅仅是巴都城王宫前的广场上,就有近万人同时出声,而在巴原每一座城廓的上空,此刻都回荡着同样的声音。

虎娃立即展开仙家神识,关注王宫上空命煞的动静。命煞的位置虽高,却还在建木的第一层树冠下方,随着巴原万民开口恭送她飞升登天,命煞似乎正在施展法术接受这无尽的力量牵引,身形似化为一道祥云,向着建木飞去,若脚踏登天之径盘旋而上。

如果此刻有人抬头,可以清晰地看见这一幕,能望见她的身形飞来,绕着那通天建木的树干飞升而上、很快就穿过了的第一层树冠,接着视线就被树冠所遮挡。

九境修为心念通透,虎娃在这一瞬间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自己和少务以及巴原万民,都算是被命煞利用了,或者是被命煞给算计了。命煞行事,从来不是亲自出手与人斗法相搏,而是巧妙地推动事态,向自己最想看到的结果发展。

成为国祭之神,是命煞对后廪和少务都提出的要求;而国祭大典上发生的这一幕,应该是命煞对少务提出的另一个要求。命煞当初的要求,少务或许还可以选择不答应,那么如今她已是国祭之神,少务则没有了拒绝的余地。

先要一统巴原,国祭大典才能汇聚巴原举国民众的心念力;而让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的虎娃来司礼,才能显现出清晰完整的建木之形。国祭大典上出现的这株通天建木,便是太昊天帝给世人留下的一条登天之径。

太昊之前,众地仙无处飞升,其实太昊开辟帝乡神土之后,很多人仍然如此。因为就算突破了九境修为,也未必能得到菁华诀传承,就算得到了菁华诀传承,也未必能将之修炼大成。像虎娃这种幸运儿毕竟太罕见,而且在理清水归隐北荒时,菁华诀在巴国宗室中就已经失传了。

比如虎娃的师尊剑煞,尽管得到了菁华诀传承,却无法将之修炼大成,这与武夫丘剑术锋锐之气过盛有关。那么武夫丘祖师武夫大将军,恐怕同样有这种困扰,至于虎娃只是一个特例。

武夫大将军既然难以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那么五百年前他又是如何飞升登天的?答案就在眼前!这株通天建木便是太昊所留的一条登天捷径,无论有没有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都可以通过这个仪式飞升登天、前往太昊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命煞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

命煞妙曼妖娆的身影绕着建木盘旋飞升,不愧为人间绝色尤物,但此时只有虎娃和少务能完全“看清”这一幕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