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2章、金光洞(下)

太乙赶紧推辞道:“神器难得,师尊还是留着自用吧,您已经赐过我法宝了。”

虎娃笑了:“你拿过去看清楚,这就是我当年赐给你的那个罐子,如今又重新祭炼了一番,正合你用。”说话的同时,将掌控神器的仙家神魂烙印也传给了太乙。

仔细看这个精致小巧的细口瓶,呈牙白色,质地温润细腻,似玉质又似陶质。它是一件空间神器,神器空间的长宽高下皆有数十丈,另有普通空间神器所不具备的妙用。它可以成为太乙的扎根之所、能滋养其原身,相当于独特的随身修行洞府了。

太乙拥有化境修为,已超脱众生族类,不再受原身之困。他与金花不一样,出现在虎娃面前的人身就是原身,可以说是一棵满世界乱跑的树。但他毕竟还是一棵树,平日选择福地扎根,修炼的效果最佳。只要带着这个瓶子,不论他到了何处,皆可扎根于其中,便相当于在福地中修炼。

太乙眨了眨眼睛道:“师尊是受到我化身为盆栽的启发吧?只是把罐子炼成了瓶子,往后我就不是盆栽了,岂不是成了插花?”

虎娃瞪了他一眼道:“谁让你把瓶子摆案上、把自己装成插花了?这是神器,你既掌握了神魂烙印,它可随形神变化,行走天下驻足时可化入立足之地,不论是砂石、山崖、沼泽,皆可成为最适合你修炼的扎根之所。通常的空间神器不可收存活物,这个瓶子却可以,因为你就是活物、要把根扎进去,我借鉴洞天神器的妙用,好不容易才炼化成功。此物也可于斗法时收摄对手困于其中,但它留有门户才能收摄活物,所以不可能完全封闭,你也须提防对手过于强大,可能会冲突瓶口封印而出。”

好东西啊!太乙结过瓶子拜谢师尊,又问道:“这么厉害的神器,叫什么名字呢?”

虎娃:“它是为师早就赐给你的法宝,如今只是重新祭炼了一番,还是由你自己来命名吧,想叫它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
太乙:“宝瓶!宝瓶!这个瓶子不叫宝瓶,世上还有什么瓶子能叫宝瓶!”

宝瓶?这个名字简单通俗,还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,与它原先的罐子来历倒是一脉相承。世上各种宝瓶很多,泛指瓶状的法宝,但若特指的话,恐怕就是这个宝瓶了。它在后世亦被称为太上宝瓶或大道宝瓶,又经过了重新祭炼,神通妙用远胜今日。

见虎娃只用了不到十日功夫,便将原先的法宝罐子炼成了神器宝瓶,太乙当然佩服万分,但并没有太感惊讶。就算太乙修为高超,此时亦未踏过登天之径,不了解仙家神通手段,以为虎娃这样的九境修士就有这么大的本事。

若是让世间其他的地仙看见了,估计会惊得目瞪口呆。修士突破九境便可炼制神器,但也绝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,炼制的大多都是最普通的空间神器或飞天神器,而且事先要搜集罕见难寻的天材地宝,耗费诸多精力。

想用几天功夫就炼成这样一个神器宝瓶,几乎是不可想象的,但发生在虎娃身上却很自然。那个罐子就是他在四境时亲手炼制的,用的就是神器之材,拿回手中继续炼制不需要再熟悉。虎娃炼器有成有不成,皆与修为有关,但还从未有失手的时候。

早在虎娃突破九境修为前,就从仓颉先生那里得到了打造空间神器、洞天神器、开辟洞天结界的仙家秘法传授,如今结合太乙的修为特点打造这么一个神器宝瓶,恰好可印证一番如今的境界手段。

……

虎娃在彭山幽谷中紧不慢地为弟子炼制神器,而且恰好在国祭大典举行的当天凌晨炼制完成,好像早就心中有数。但这几日在巴都城中,有很多人可是忙坏了也急坏了,尤其是负责筹划典礼具体事务的各署官员,已是连日不眠不休。

直到国祭大典当天黎明,彭铿氏大人竟然还没有现身,很多人都开始担心他还能不能如期赶至。万一因司礼者缺席,而把这场国祭大典搞砸了,少务不好处置彭铿氏大人,但有关人等可要跟着倒霉了。

有好几位大人都跑到少务那里询问,彭铿氏大人究竟何时才能来?他们希望主君能够派人去催促。少务却摆手说不必,既然彭铿氏大人答应为国祭大典司礼,那就肯定会来。虎娃来早也没用,少务派人去催更是没必要,果然天光刚刚放亮时,虎娃便带着太乙飘然出现。

少务百忙之中,还特意抽空单独与虎娃师徒聊了一会。虎娃将太乙介绍给了少务,别人可以不清楚太乙的身份,但虎娃不想对结义兄弟有所隐瞒。听说来者竟是多年前便名震巴原的象煞,而如今已拜虎娃为师,少务被吓得不轻啊,同时也大喜过望。

太乙给少务行礼,叫了一声师伯,少务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,感觉如做梦一般。他赶紧摆手阻止,让太乙称呼自己为道友即可。太乙倒没称呼道友,改口叫少务为巴君,如此称呼倒是中规中矩,也挺给少务面子的。

虎娃又说了另一件事,明年或者后年的国祭大典,可让太乙为司礼。国祭大典的司礼人选,须慎之又慎,丝毫不能草率,但虎娃一开口,少务当即就点头答应了。

这天举国忙碌,少务也不可能有太多空闲陪虎娃说话,三言两语后便又去处置别的事了。国中参加祭典的民众,今天皆不能吃早饭,国君与群臣更是需要焚香净身,天刚亮,便有人陆续来到了现场。

依爵位高低,诸大人在祭坛前排成队列,太乙不仅被虎娃放在了第一排,而且在祭典上还另有重任。那些没有爵位的平民,则挤在广场周围的空地。巡城军阵排成了隔离带维持秩序,防止人多拥挤导致混乱,而偌大的广场已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。

正午到来之前,在仪仗的引领下,少务身着华服走出了王宫,虎娃落后一步陪在他的身侧,而其余人等早已站在祭坛前迎候。每年国祭大典的仪式程序都是一样的,首先由国君率群臣及民众口诵国祭之神的名号,依次下拜行礼,并奉上祭品。

祭坛在王宫门前,前侧是众人的献祭之地,后侧呈扇形环立着九根巨大的木柱。献祭的最后一个步骤是祭酒,由虎娃将酒斟入爵中,少务接过杯子率众人长跪,连续洒酒九杯。万民跪地叩首,皆跟随主君念诵国祭之神的名号。

虎娃此刻终于知道了命煞的名字,她在祭典上的尊号是“圣后青盐”,排在天帝太昊之后、祖君盐兆之前。

原来命煞名叫青盐。“青”也许与孟盈丘中的弟子出身及辈份有关,孟盈丘中还有一位同样出身于原巴室国长老,名叫青黛;而“盐”不是否知与盐兆有关,可能有关也可能无关,这在当时是个美称,因为盐对于任何一个部族都是珍贵的物资。

当献祭仪式开始之后,虎娃也发现了命煞。命煞没有现身在祭坛上,她隐匿身形藏于王宫上空的云端。

随着巴都城以及各城廓的国祭大典开始、万民跪拜献祭,虎娃也能感受到无数的、似能滋养壮大神魂的奇异力量汇聚。

虎娃自悟纯阳诀并修炼大成,或与高阳天帝所创的纯阳诀有微妙的差别,但其玄理相类,所以能将这无形的奇异力量感应得很清晰。它来自无数人精诚的心念,虎娃在神木族人祭拜神木的仪式上,就曾有所体会。

这每一丝力量都很微弱,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、好似产生不了任何影响。可今日的巴原是举国而祭,无数人微弱而精诚的心念,便汇聚成了一股浩荡的洪流。此洪流浩荡而无形,若无专门的秘法,亦不得取为己用,但对于命煞来说却不成问题。

命煞成为国祭之神接受祭奉的这一刻,便可汲取这股力量滋养神魂,虎娃应当比命煞更懂其中玄妙,假如他被奉为国祭之神,此刻也可借助这股力量修炼神魂。

若是虎娃刚刚突破九境,又被奉为国祭之神,汲取这股力量可以直接让他将纯阳之元神修炼圆满。就算虎娃如今已有九境二转修为,这股力量也对他的修炼大有助益,甚至能帮助他完成突破至九境三转前所必须的修炼,前提是虎娃已知怎样迈向更高的境界。

无形的力量汇聚,通过某种玄妙的方式被命煞所汲取,虎娃便发现了她藏身的位置。难怪命煞要成为国祭之神,这对她简直太有好处了,不仅可在化境中修炼元神,哪怕突破九境之后,也可助益修为。少务以举国之力举行了这场大典,最大的好处此刻都给了她。

但虎娃也无暇关注命煞,接下来他要负责本次大典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开启建木大阵。他离开了少务身边的位置,从右侧绕过祭坛,隔着祭坛和那些巨大的木柱,站在了少务的正对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