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2章、金光洞(上)

太乙一拍脑门:“我入谷之时,就发现周围的藤蔓成阵,而大阵有灵,却不发动只在暗中窥探,感觉有些奇妙又有些熟悉,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说着话走到门外喊道:“小金铃,你快出来吧,我师尊叫你呢!”

幽谷中有一阵风吹过,玄源已将竹林中的迷踪法阵打开,众人闻到一股金铃花的香息,眼前一花,门口出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。玄源讶道:“呀,是个小丫头!”

为何会叫她小丫头,因为来者头上梳着一对羊角辫,看上去就像个树丫,看形容只有七、八岁的样子,穿着黄绿相间的衣裙,若粉雕玉琢煞是可爱。假如不是太乙如今已变成了大叔,和她站在一起简直堪称一对金童玉女。

小姑娘瞪大一双眼睛,怯生生地看着虎娃有点不敢走近。太乙走过去拉起她的手道:“小金铃,你别害怕,这是我的师尊和师娘。三百年前我亲手将你植于谷中,没想到你今日已修炼有成。”

玄源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这草木之精粉嘟嘟的小脸蛋,可是这小丫头仍然牵着太乙的衣角,躲在他身后,不敢凑到虎娃面前去。玄源瞪了虎娃一眼道:“怎么回事,这么可爱的小姑娘,你啥时候吓着人家了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当初我第一次来到这里,是陪北刀与少苗为后廪采药,也幸亏我来了,才保住了这草木之精和藤金、藤花的性命。因为当初的经历,她对我有些畏惧……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我曾传你修炼法诀,其实是代太乙授徒。如今你的师尊来了,还不赶紧拜师!”

太乙将小姑娘领过来的时候,就已用神念将当初的事情解释清楚。那草木之精看上去虽小,但灵智早已清晰,什么事情也都懂了,知道虎娃对自己并无恶意,而且还有恩。但她总是忍不住有些畏惧虎娃,就像小孩子畏惧家中某位看似严厉的长辈。

闻虎娃之言,她赶紧退后一步向太乙下拜道:“我叫金花娘娘,拜见师尊!”看她行礼的样子,分明就是学方才九灵在谷口外怎样拜见虎娃和玄源。

太乙赶紧说道:“你应该先拜见师祖和师祖夫人!金花这个名字,是你自己起的吧?往后在尊长面前,可不能自称什么金花娘娘。”

金花这个名字,的确是这草木之精自己取的,因为金铃藤上开放着碗口大的金花,还曾被虎娃摘去炼成法宝。而她方才听九灵称呼玄源为师祖娘娘,便感觉娘娘这个称呼应该挺好,于是也以此自称。

听见师尊的提醒,小金花又以稚嫩的声音拜见师祖与师祖夫人,然后被玄源笑盈盈地拉了起来。虎娃挥手道:“将九灵也叫进来吧,让他见见小师妹。”

九灵被唤进了谷中,见到金花十分开心,当场现出了九头狮子的原身。小金花也毫不害怕,伸手就去揪他的鬃毛。金花只是有些畏惧虎娃,并不怕玄源,对太乙的感觉莫名就很亲近,看见九灵则很开心。

虎娃吩咐九灵把金花带到外面去玩,金花一出屋子便没那么拘谨了,顺势爬到了狮子背上,揪着金色的鬃毛咯咯直乐。从这一天起,金花正式成为了太乙的弟子,她拜太乙为师倒是缘法使然,一见面感觉就是那么自然,仿佛天生就应该是其弟子。

太乙脱胎换骨成功,已拥有化境六转修为,又收小金花为徒,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好事。三百年前太乙就曾在这幽谷中修炼,如今的彭山已成福地道场,他也想留在这里,可以长伴师尊左右、随时得到指点。

虎娃:“谷后高崖上就有你当年凿建的洞府,如今你可以将它扩建一番……羊寒灵已到众兽山为宗主,彭山道场中平日也得有高人坐镇,你来得正好。”

虎娃有个计划,待将来费一番功夫,要将这彭山幽谷也打造成一处仙家洞天结界,规模在短时间内当然不能与赤望丘秘境相比,更远远及不上步金山小世界,但总归是一处仙家洞天。有些事情得慢慢来,洞天结界会一步步扩大,成为一处可容纳众多弟子修炼的秘境。

眼下虎娃要从打造空间神器开始,然后再打造洞天神器,以此为根基积累经验,将空间开辟神通掌握纯熟,再着手打造仙家洞天结界。步金山上古仙家祖师能做到的事情,虎娃当然也能做到。

太乙领命离开院落、穿出竹林,来到了那高崖下。一株金铃藤从谷底一直生长到崖顶,便是金花的原身。虎娃布成金铃藤大阵后,金花的原身已可与阵中的任意一株金铃藤移换位置,但她还是习惯于扎根原地。

金铃藤枝叶摇曳,发出欢快之声,藤身上数十朵碗口大小的金花竟发出淡淡的辉光。想当初太乙还不会飞,就是沿着这株金铃藤攀援山崖进入洞府,如今虽有化境飞天之能,仍如此攀援。那金光照亮了崖壁上一个隐蔽的洞口,里面正是他三百年前的修炼静室。

虎娃允许太乙在这幽谷禁地中凿建洞府修炼,因为这里在三百年前原本就是人家的地方。另一方面,他已计划将此地打造为仙家洞天结界,成为门下弟子的修行福地。不仅是太乙,其弟子九灵和金花,包括藤金、藤花等人,从现在起都可以在这幽谷中凿建洞府。

除了幽谷中央的那片竹林以及竹林中的院落,竹林外还有不少空地,若是成功开辟为仙家洞天结界,地方还可以更大。玄源已是赤望丘宗主,将来更多的时间要坐镇赤望丘道场,虎娃也不会总是待在彭山,这片幽谷福地便留给弟子清修。

崖壁中的静室,是象煞三百年前在此驻足时临时凿建的,显得非常简陋,如今可以好好改造一番。来到巴原后,太乙也学会了写字,在洞府门外磨平了一块山壁,刻上了“金光洞”三个大字。

上古之人留字,可不像后世那般随意,是一件相当庄重而严肃的事情,在民众眼中,文字与部族历代相传的图腾一样,象征着某种神圣的意义。

太乙三百年后回到这里,因为金辉洒落照亮了洞口,忽有所感,在崖壁上刻上了“金光洞”这三个字。后来金光洞便成为太乙的传承之名,得太乙传承者,皆称金光洞弟子。

……

国祭大典在即,巴原上很多“大人物”纷纷赶往巴都城,灵宝和猪三闲顺道先来彭山拜见师尊,与藤金、藤花、太乙、九灵、小金花等人相聚,并于幽谷中择地各建洞府,气氛很是热闹欢乐。

太乙的修为,比灵宝等人高出太多了,但他丝毫没有高人的架子,很是谦逊,有时还很爱开玩笑。大家的清修洞府,几乎都是太乙以大神通法力帮忙建造的,大多是在山崖中凿建洞室,然后依托崖壁在空地上建造院落。

只可惜盘瓠不在,斩杀星耀后,盘瓠就带着少苗去山水城了。依山爷的意思,既然山神理清水已离去,盘瓠又是清水氏的遗孤,他就应当继承树得丘,虎娃对此当然没什么异议。传说中巴原九丘之一的神山树得丘,如今已成为盘瓠和少苗的道场。

林枭当年奉师尊若山之命到巴原行游历练,如今并不留恋巴原上的权财地位,辞去将军之职也回到了山水城。他在山水城中担任了兵师,同时也是树得丘道场的护法侍者。

彭山众修在幽谷中兴高采烈地凿建洞府,远在北荒的山水城那边,树得丘中同样也在凿建洞府。不仅是盘瓠、少苗、林枭,山爷和水婆婆也带着麦麦来凑热闹,在树得丘中建了一处院落,位置就在生长着龙血宝树的山坡之上,离峰顶的琅玕琼林有一小段距离。

大家都很忙,而眼下巴原上最忙的应该就是少务和玄源了。少务已经连续多日没怎么休息,而玄源倒好,却离开赤望丘跟虎娃回到了彭山,但她也不能耽搁太久,只在彭山住了两天便飞天离去赶回赤望丘。宗主升座大典在即,很多事务还须她本人出面。

太乙听说虎娃将为今年的国祭大典司礼,那王宫前的法阵,将现出完整的建木之影,他当然也想见识一番,求师尊将他安排在祭典最前排的位置。

其实不必虎娃行方便,以太乙的修为身份,当然有资格站在第一排。只是太乙来到巴原后,不想让人知道他就是当年的象煞,只以虎娃的弟子身份出现。他的名字还叫太乙,但看如今的形容,别人恐怕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当年的象煞童子。

太乙几百年前就参加过巴原上的国祭大典,如今他的修为已至化境,想再到国祭大典上观摩见证,看看能否有什么新的感悟?

虎娃则告诉太乙,他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其实也可以为国祭大典司礼,运转法阵时能让祭坛周围那九根木柱化出完整的通天建木之形。若亲自运转这座法阵,可能对其中玄妙体会更深。

今年这么重要的国祭大典,虎娃要亲自担任司礼,但可以跟少务打声招呼,今后的某场国祭大典,就让太乙为司礼。

虎娃并不着急赶往巴都城,在彭山幽谷中待到了国祭大典的当天凌晨,而灵宝等人在前一天就已经出发了,只有太乙侍立在竹林外恭候师尊。虎娃走出竹林,递给太乙一个瓶子道:“你将这神器拿着,往后诸事也方便些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