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1章、缘法相还(下)

老人家?弟子这么叫师尊倒也没问题,但象煞太乙的样子,怎么也称不上老人家啊,而金狮九灵的神情明显有异,仿佛有些话不太好说也不敢说。

玄源冰雪聪明,转念间就问道:“是不是你师尊已脱胎换骨成功,所以跑到彭山来寻师祖。见师祖不在,于是他便躲到了幽谷里,想给师祖一个惊喜,说不定还想吓人一跳?”

九灵赶紧点头道:“师祖娘娘英明,简直是无所不知!……这可不是我说的,而是您一眼就看穿的。”

玄源让他给逗乐了,笑道:“来到巴原不要尽学些坏习惯,怎能如此吹捧人,这算什么无所不知?既然你出现在这里,又是这副神情,傻子才想不到是怎么回事呢!”

虎娃也笑出了声:“我刚才就没想到……九灵啊,既然太乙躲在谷中要给我个惊喜,你为何会在这里让我看见,这不是把他给暴露了吗?”

九灵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师尊吩咐我就在附近猫着,反正这里是禁地,平日也不会有人来,若是发现闲杂人等擅闯,便让我将之驱逐。我在谷外待了好几天也没什么动静,看天气不错,刚才就守在谷口晒晒太阳。师祖大老爷和师祖娘娘修为高深莫测,来时我竟毫无察觉,直到你们现身我才突然看见……”他对虎娃又用了师祖大老爷这个称呼,想必是和藤金、藤花学的。

玄源摆手道:“那就辛苦你守护禁地了,我和你师祖进去看看。”

这片幽谷是彭山道场中的禁地,但所谓禁地并非一定是指有什么厉害的禁制。它是虎娃和玄源平日的清修之所,闲杂人等未经允许不得擅入,但虎娃不在的时候,其实也没有什么凶险,是修行福地而非险地。

幽谷中的多重杀阵已毁,就算杀阵还在,也需要虎娃亲自主持发动才行。金铃藤大阵也可由那阵灵草木之精发动,但那草木之精经常溜出去玩。谷中的那片竹林,平日雾霭飘荡,寻常人穿不过去,但也挡不住大成修士,除非虎娃和玄源发动剑阵。

两人穿过竹林来到院落前,多重杀阵留下的圆坑仍在,犹能感受到残留的气息,可见当初发动时威力之强大。就算这样,也没能当场斩灭白煞,更可见九境神通之玄妙。这个多重杀阵既斩不了白煞,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同样也斩不了虎娃,因为虎娃已拥有不灭之神魂。

就算虎娃被斩灭,也可以夺舍重来,或者再入轮回新生。但若是那样,他还是现在的虎娃吗,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
玄源站在杀阵遗迹边驻足片刻,不知在想些什么,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。虎娃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挽住了她的手臂,两人又并肩走进了院落。

太乙没有藏身竹林中,也没有躲在屋子里,虎娃咦了一声道:“怎么没人呢,哪儿去了?”

玄源站在平日待客的正厅里,扫视一圈,忍着笑指着案上道:“虎娃,你在这里闭关的三个月,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啊。这盆栽很漂亮,是从少务的王宫里搬来的吗?”

虎娃笑道:“这可不是王宫里的盆栽,娘子再仔细看看,这盆是宝物啊!”

玄源:“嗯,的确是宝物,材质颇为不凡,在你手中,可以将之继续炼化成神器。就是它的样子有点怪,像是村寨里装水的陶罐,口上有沿,应该是带盖的,盖子哪去了?……在屋子里放盆栽,应当弄些花草,怎么种了棵小树苗?把这树苗拔了栽山上去吧!”

厅中的陈设原封未动,只是案上多了一个盆栽。就算在蛮荒时代,只要条件允许,人们也会尽量将生活环境装点得更加舒适与美观,比如制作各种饰物,在墙壁上画上图案。而盆栽在平民的居所中很罕见,一般都是大贵族家中的装饰,王宫后宅中就有不少。

出现在这里的盆栽是一棵小树苗,只有三尺余高,叶子片片晶莹剔透宛如碧玉,非常精致漂亮。但是种植小树苗的陶盆样子却有些怪,并非装饰性的纹绘彩陶,而是一个白色的罐子,很像寻常村寨中的常用器皿。

这种罐子是带盖的,可以储藏东西,也可以用来装水、煮汤,是一种多用器皿,但绝对不是花盆。更特别的是,它还是一件法宝,所用的材质非常珍惜,是年长清之泉中的神泥所炼制。

虎娃当然认识,此器就是他亲手所炼,后来送给了象煞太乙,那么罐子里种的那棵小树苗,无疑就是太乙的原身。他能将原身挪移到这里来,显然早已摆脱了枯槁之症的困扰,并且脱胎换骨成功。

太乙还挺调皮,竟然用这种方式躲猫猫,而且将气息收敛得非常完美,看上去就是一株盆栽,假如换作别人绝对发现不了端倪。

但虎娃已突破九境修为,一进屋就发现了。就算虎娃没有九境修为,也能认出这个罐子和太乙的原身,想当初还是他给太乙调治的枯槁之症呢,对它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。而玄源可能看不破太乙的行藏,但屋子里莫名多了这株盆栽,又怎能猜不到呢。

听见要将小树苗拔了栽到山上的话,那树苗突然活了,摇晃着枝叶发出人声道:“别别别,是我呀!……太乙拜见师尊、拜见师娘!”

那树苗已经从罐子里跳了出来,根须落地化为人形,随即行下拜行礼,正是象煞太乙。玄源是第一次见到太乙,只是微微一笑,但虎娃却微微一怔。因为太乙的样子变了,想当年他号称象煞童子,形容数百年来都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此刻童子却变成了大叔。

太乙还是原来的相貌,一眼就能认得出来,但已经长大成年了,不仅个子长高了,胡子也长出来了,而且还是很潇洒飘逸的三缕长髯,五官颇为英俊端正,假如走在路上,也绝对有仙风道骨的高人范。

太乙的形容变化倒也很正常,无论谁经历了那样的原身枯槁之困,好不容易才得以脱胎换骨成功,心境也必然有所改变。但再仔细看眼前的太乙,还有一股孩子般的淘气劲,否则也不会和师尊玩捉迷藏。

假如不看个头、胡子等外貌,还有那仙风道骨的高人气象,他仍然是那个天真烂漫的象煞童子。虎娃多看了一眼,不禁又笑了,原来这也是一种修炼。

高人相由心生,但所显之象,亦可由世人之心而生,每个人看见的都是太乙,但感觉却不同,这就像看见了一棵生机勃勃的树,心境中的微妙体会是不一样的。太乙当年得名象煞,看来亦非偶然,其中自有玄妙。

太乙行礼已毕,虎娃问道:“你这么快便已脱胎换骨成功,嗯,修为已有化境六转,还将菁华诀、纯阳诀皆修炼大成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太乙笑呵呵地答道:“我也没想到啊,这还是师尊所赐的福缘!其实从我原身受枯槁困扰开始,就已经在经历脱胎换骨之劫,只是那时我尚不自知,若没有遇到师尊,恐怕最终劫数难逃。师尊离去后,我又闭关十年,终于突破化境修为。师尊,您怎么能看出我如今的修为是化境六转,还将菁华诀和纯阳诀修炼大成了呢?修为如何也没有在脑门上画着,而且我刚才的神气法力也收敛得很好。”

太乙身为一株青冈橡,已生长了八千年,身为草木之精,也有八百岁了,论在世之岁月长久,虎娃还没见过什么人能超过他,其神通法力的积淀极为浑厚。想当初是因为走错了路才受原身枯槁之困,一旦脱胎换骨成功便厚积薄发、层层精进,此刻竟已有化境六转修为。

太乙能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虎娃并不意外,他当初可是将那么多琅玕果的灵效化入其形神;将纯阳诀修炼大成,也与太乙被奉为神木族的神灵有关。由此也可见太乙的悟性极佳,须知就算是大成修士,想将菁华诀或纯阳诀修炼入门容易,修炼大成却也很不简单,这与每个人的修行根基有关,而想同时修炼大成则更难。

比如虎娃的师尊剑煞,尽管已有八境九转修为,也从虎娃这里得到了菁华诀传承,上手便修炼入门,可直至今日亦未将菁华诀修炼大成。武夫丘的剑术锋锐之气过盛,剑煞年轻时练剑过于勤苦伤了肺腑,因此经常咳嗽,后来还创了一门咳嗽功。

修炼菁华诀,可以滋养剑煞的生机,但恰恰是因为武夫丘剑术锋锐之气过盛,剑煞却很难将之修炼大成。倒是虎娃传的另一门天帝法诀大器诀,剑煞已将之修炼大成,因为有武夫丘历代传承的炼剑、剑符之术为根基。

听见太乙的疑问,玄源笑着解释道:“你栽在盆中时,的确看不出修为端倪。但你跳出来化为人身的这一刻,难免要动用一丝神通法力,就被你师尊看透了修为。”

太乙:“师尊已经这么厉害了?那么师娘您也看出来了吗?”

玄源摇头道:“我的修为与你相当,亦不过化境六转,当然没有看出来。而你师尊不同,如今修为已有九境三转。”

太乙吓了一跳:“九境?难道师尊已经成仙!”

虎娃摆了摆手道:“九境就是九境,在世间便是世人。”同时以神念向太乙解释了一番,至于讲解的是何等玄妙,便非他人所知了,然后又一指门外道:“你来得正好,谷中的金铃藤为三百年前你亲手所植,如今已修成草木之精,你把它叫出来相见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