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01章、缘法相还(上)

虎娃之所以派侯冈去传话,一方面是因为侯冈是副学正,身份正好合适;另一方面因为侯冈是仓颉先生的弟子,曾跟随在仓颉先生身边多年,什么世面没见过,也必有仓颉先生所赐的守护心神的宝物。假如换一个人,恐怕在命煞面前连话都说不周全。

命煞给了侯冈一个还算满意的答复,国祭大典的仪式程序不必有任何更改,她本人并不会现身在祭坛上,只需在举行仪式时将她视为国祭之神即可,地位等同于太昊与盐兆。如此也好,免了更多的尴尬。

侯冈直接将命煞的回话带到了少务那里,至于虎娃,眼下还没有赶到巴都城。

在宗主升座大典到来之前,玄源陪着虎娃一起,也暂时离开了赤望丘,在半路上召来羊寒灵,带着一头小豹子般的瑞兽诸犍,赶往众兽山。想当初叱咤风云的善吒妖王,如今失去了玄牝珠,数百年修炼的神通法力尽削,此刻跟在几位高人后面乖得就像个小宠物,连叫都不敢叫一声,更别提乱龇牙了。

伏夔死了,善吒也被虎娃镇压了,但众兽山这派宗门还在,且眼下仍奉赤望丘为上宗,玄源就是来善后的。否则按照惯例,众兽山宗主要亲往众兽山参加典礼,如今连派谁都不知道呢。而且自从琮余死后,众兽山这派宗门早该好好清理整顿了。

离众兽山道场不远时,虎娃施了个仙法,让善吒恢复了原先的人形。这并不意味着善吒的神通法力已复,只是一个空壳花架子,但暂时也能派上用场了,他往日的积威犹在,众兽山中也无人敢挑衅与试探。

善吒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打击,脾气还真变了,恢复人形后不复往日的嚣张,反而变得低眉顺眼,看上有些蔫头巴脑的。虽还是同一副模样,但简直不是同一个人,甚至让熟人都不太敢上前相认了。

羊寒灵一看,这样也不成啊,不等虎娃和玄源吩咐,便将善吒教训了一顿,要他像以前那样昂首挺胸,哪怕是愣装,也得装出几分往日耀武扬威的样子来。

善吒在羊寒灵的呵斥与“教导”下,好歹又恢复了几分“风采”,至于装得不太像亦无大碍,因为毕竟是在虎娃和玄源面前嘛,回到山中也轮不着他摆威风。

善吒宗主回归宗门道场,众兽山弟子并不意外,他原先就是为闭关的白煞护法去了,如今据说白煞已飞升登天,那么算算日子,善吒宗主也该回来了。

装腔作势的善吒倒也没露馅,据虎娃观察,众兽山众弟子都很畏惧这位宗主,甚至都不太敢直视他,更别提展开神识直接查探了。而虎娃和玄源如今的身份,可比众兽山宗主更加尊贵,众弟子皆敬畏有加,说话办事都陪着十二万分的小心。

虎娃不禁感慨,想当初他与羊寒灵潜入众兽山刺杀了宗主琮余,可以说是与众兽山结下了大仇,而如今堂而皇之回到这里,却受到了最恭敬的接待。众兽山弟子中,多了十余位善吒从蛮荒中带来的妖修,虽已化为人形但一个个仍神头鬼脸,虎娃虽看穿了倒也没有点破。

善吒召集了所有山中弟子,在虎娃与玄源的见证下,当众宣布将宗主之位传给羊寒灵。他本人则宣称,受到了白煞修炼成仙的影响,发愿将潜心闭关修炼,以追寻仙家大道,往后不再掌管宗门事务。

至于羊寒灵,曾追随彭铿氏大人多年,更难得的是,她亦曾得到众兽山祖师啸山君留下的仙缘,是继任宗主的最佳人选。这次大会其实就相当于一次新宗主升座典礼,比赤望丘宗主的升座大典要简单得多,但在虎娃和玄源的见证下,倒也不算不正式。

虎娃也算受过啸山君的恩惠,不能眼看着这一脉传承没落,更不想看着众兽山这派宗门误入歧途。让羊寒灵执掌啸山印重整众兽山,也算是缘法相还。

善吒的修炼之地,就是琮余当初的闭关之所,那个地方对目前的善吒很合适。瑞兽诸犍的原身,筋骨血肉皆为天材地宝,他在外面乱跑绝对是不安全的。善吒想重新修回神通法力,不必再用数百年光阴,一切顺利的话,也许百余年就可以;若是不顺利,余事也就不必再提。

安顿好众兽山诸事,将羊寒灵留在这里当宗主,虎娃挽着玄源的手飞天而去,很快就回到了彭山。他们并没有惊动道场中的众修士,直接落在往日清修的幽谷外。虎娃赶往黑白丘斩杀白煞之前,曾在此闭关三个月,而闭关之前亦在此斩灭了白煞的仙家阳神化身。

此事除了少务等极个别知情者,并不为外人所知,幽谷中的一切,还保留着当初虎娃斩白煞化身的样子。此处是彭山道场中的禁地,闲杂人等不得擅入,也许只有那金铃藤所化的草木之精是个例外。

但谷口外此刻却趴着一头硕大的金毛狮子,在阳光下懒洋洋的仿佛已经睡着了。虎娃和玄源回到自家的地盘,当然也没有刻意收敛神气,那金毛狮子立刻警醒,目光如电扫射过来,并发出一声警告似的低吼。

玄源咦了一声道:“哪里来的妖怪,好像修为还不低,怎会出现在这里?”

虎娃赶紧解释道:“它是从西荒来的,论起来应是我的徒孙,名叫九灵。”话音中带着神念,讲述了当年在西荒中的经历:怎样结识的金狮九灵,给青先生调治原身枯槁之症,得知神木村中的青先生竟是名震巴原的象煞,最后居然收象煞为徒。

象煞闭关历脱胎换骨之劫,他的原身是那么巨大的一株青冈橡,脱胎换骨的过程应格外漫长,需上百年都说不准。而金狮九灵应在西荒为师尊护法,如今刚刚过去了十来年,这头狮子怎么就跑到彭山来了,难道西荒中出了什么变故?但看九灵的表情,也不像有什么坏事发生。

这时九灵已看清来者是虎娃,就地一滚化为一个后生模样,身着西荒中的衣衫,上前跪拜道:“弟子九灵,拜见师祖,拜见师祖娘娘!”

师祖娘娘?这是什么称呼,玄源不禁愣了愣。九灵称虎娃为师祖,照说可以称她为师祖夫人,或者按修士的习惯,干脆也称她为师叔祖或师伯祖。或许是为了更尊敬吧,九灵竟叫她师祖娘娘,还好没叫师祖奶奶,可能是因为玄源看上去太年轻了。

玄源随即笑道:“我从未见过你,你一眼就能认出我来?”

九灵答道:“我以前虽没有见过师祖娘娘,但也曾来到巴原游历,玄煞的大名怎能不知?如今亲眼见到您本人,巴原上谁还能有您这等风姿神采,必然是师祖娘娘无疑!”

这狮妖很会说话,哄得玄源很开心。玄源以神念暗对虎娃道:“传说中神秘莫测的象煞太乙,竟成了你的弟子,这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呢?”

虎娃以神念解释道:“太乙闭关历劫,恐须漫长岁月,只有九灵为其护法,万一消息泄漏出去,可能会给他带来凶险,所以我离开西荒后干脆不提此事。当然了,这也是为夫行事低调不欲张扬,我那时的修为尚未突破大成,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象煞已拜我为师。”

玄源伸指头在虎娃腰间戳了一下:“你后来在巴原上很低调吗?夫君,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?”

虎娃:“先别闹了,有晚辈正在行礼呢……其实也没太多秘密未曾交待了,仔细想想,眼下倒是还有一件,与传说中的神民丘有关。待你正式继任赤望丘宗主后,我找机会带你去拜访炎帝仙宫。”

神民丘中有炎帝仙宫的事情,虎娃曾对瑶姬承诺不会外传,所以也没有告诉玄源。但后来白煞殒落时曾有留言,交待了很多赤望丘的传承隐秘,其中也包括炎帝仙宫的由来。虎娃当然将这些也转告给了玄源,却未说他已经去过炎帝仙宫并见到了瑶姬。

此刻听见玄源之问,虎娃倒想起了这茬,便以神念介绍了他与瑶姬相遇、到访炎帝仙宫的所有经过。瑶姬也曾对虎娃说过,欢迎他再去做客,也欢迎他带着信任的朋友前往。等将来有空,与玄源一起去炎帝仙宫,倒也不算违反承诺。

玄源只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还真问出一桩虎娃的隐秘,不禁以神念冷哼一声。等她听明白瑶姬曾挽留虎娃在炎帝仙宫中清修,被虎娃拒绝;尤其是虎娃第一次见到瑶姬,是中了对方的神通法术,竟把她看成了一头胭脂虎,嘴角又不禁露出了笑意。

夫妻二人以神念交流的同时,虎娃又开口问九灵道:“你不是正在西荒为太乙护法吗,怎会出现在这里,太乙的情况怎样了?”

九灵的神情竟有些扭捏,跪在那里欲言又止道:“师尊他老人家很好,但是……他不让我说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