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81章、夫唯弗居(上)

盘瓠没有再看刚才的战场,而是转身向着山爷和水婆婆跪拜,又被水婆婆一把拉了起来。二长老和三长老也飘落谷中收起了神剑,二长老拍了拍盘瓠的肩膀,却没有说什么。

盘瓠今日大仇得报,而山爷和水婆婆就像小时候那样,一直在保护着他,武夫丘上的尊长也一直在帮助他,很多话已无需再说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本寂与苗晨这二位宗主更是目瞪口呆,他们所在的宗门近年来奉赤望丘为上宗,最大的原因就是白煞的威势,如今白煞与星耀皆被仇家所斩,便要考虑由此导致的一系列变故了,将来又该如何选择?

但他们很快就想清楚了,其实自家宗门也许没有必要太担忧。斩白煞的是彭铿氏大人,而彭铿氏大人的道侣玄煞大人,确定无疑将继任赤望丘宗主,这对赤望丘这派宗门、白额氏族人、依附于赤望丘的“下宗”,并没有太大影响。无非是白煞和星耀不在了,玄衣铁卫都消失了。

志杰与烈风已落下云端走到了近前,这二位高人的脚步竟有些蹒跚,志杰的声音嘶哑地问道:“盘瓠道友,白煞宗主真的已殒落了吗?”

盘瓠点头道:“是的,善吒妖王已被镇压,白煞那老贼,在闭关中被我师兄当场斩杀。”

盘瓠当着他们的面,直呼白煞为老贼,这二位长老的神情都有些抽搐,但终究没有纠缠什么,想必他们也看清楚形势了,在想着怎样善后才是最佳的结果。

烈风在原地转了一圈,向所有人团团行礼,这才压低声音道:“老夫有一事相求。盘瓠道友大仇已报,当年制造清水氏灭族惨案的凶手皆已伏诛,此事可否不要外传,仅限于眼下的知情人获晓?”

盘瓠还没答话呢,三长老已捻须道:“盘瓠,你和虎娃的目的只是报仇,如今誓愿已达成。烈风道友的话也和有道理,将来执掌赤望丘者是玄源,没必要造成各方震动,此事也就不必公开宣扬了。其实说出去,很多人也不会或不愿相信,反而徒然导致分歧冲突。”

再向刚才的战场望去,山谷中的花草树木皆已化成飞灰,星耀所携带的另一件神器落在地上,是一柄獠牙状的长刀。就在众人说话时,忽有两点光华从尘埃中飞起,似是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力量召唤,飞往东海方向,那是两枚比翼飞舟。

比翼飞舟平常的样子只有桃核大小,落在一片碎石和尘埃中很不起眼,既然白煞和星耀皆已殒落,玄源还在赤望丘闭关,能将之摄走的只有虎娃了。众高人这才知晓虎娃也赶到了附近,但没有出现在战场中,此刻将比翼飞舟摄去,应是赶往赤望丘了。

烈风等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虎娃在何处,那两枚比翼飞舟直飞天际消失不见。离得这么远就能摄走神器,而且同时摄走了两枚,只有传说中的仙家才能办到,烈风等人又不禁一阵骇然,不约而同都想到了另一种可能——难道彭铿氏大人已成仙?难怪他能斩杀白煞!

……

赤望丘秘境中,玄源定坐于卧虎状的白石上,身后的琅玕树清辉洒落,琼枝玉叶映衬着世间绝美的容颜。她来到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,正在参悟着赤望丘历代祖师所留的传承玄妙。

对于赤望丘弟子而言,这里确实是绝佳的闭关修炼宝地。秘境的其他地方还有几处洞府,为历代宗主所建,其中收藏了不少宝物,但玄源并没有去搜寻查探,只是静静地坐在琅玕树下,这一日却突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。

虎娃的身影恰在此时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上,他并非驾驭比翼飞舟穿过门户而入,而就似穿行空间出现。虎娃张开了双臂,龙行虎步若缩地成寸,只一步就从天际走到了玄源面前,恰好将她拥入怀中,低语道:“你等着急了吗?”

靠在虎娃胸前,仿佛这怀抱就是一方天地,玄源柔声道:“闭关修炼,感觉不过是片刻而已,再睁眼时就看见了你。”

虎娃:“你就知道我一定会来,修为又有精进,如今已是化境六转了?”

玄源:“比起你已成仙,我还差得很远……如今巴原上是什么情形?”她没问虎娃事情办得怎样了,只问巴原上的情形,因为虎娃既然出现在这里,那么白煞和星耀便已不在世上。

虎娃:“如今方明悟,我当初说的九境修为,便真是九境修为。我与白煞皆算不得真正的仙家,我也不会向世人宣布已经成仙。”

声音中带着仙家神念,介绍了自己斩杀白煞、盘瓠斩杀星耀的过程。玄源早就料到了结果,却没有猜中这其中的曲折。她原以为只要白煞去彭山找虎娃,就会被虎娃布下的多重杀阵斩灭,却不知九境修为已有不灭之神魂,白煞更是修成了仙家阳神化身。

但无论如何,虎娃还是追到黑白丘,就像白煞当初对付理清水那般,偷袭白煞得手。看似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敌人,真正被消灭时却如此无声无息,甚至不为世人所知。

有一些事情,虎娃并没有现在就告诉玄源,主要是“成仙”之后的选择。修为踏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,便可拥有无尽之寿元、不灭之神魂,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长生不死,在古时被称为地仙,如今被虎娃称为九境。

拥有九境修为后,可继续修炼纯阳之元神至圆满,可以选择飞升登天,也可以选择留在人间继续修炼、求证更高的修为境界。但若继续前行,便等同于暂时斩断仙缘,在九境九转圆满之后迎来天地大劫,若能成功渡过,那才是真正的长生超脱。

就虎娃所悟,九境修行亦有九转次第,将纯阳之元神修炼圆满便是初转;白煞被斩前的修为,应该刚刚突破至九境三转;而虎娃来到玄源面前时,修为应相当于九境二转,他已经前行了一步。

虎娃方才对玄源说的那番话,就是他此刻的心境。他已没有把自己当做仙人,在这一念之间,当初心境中一丝尚未圆融的困惑便已冰释无存。

虎娃离开北荒之后、见到鱼与游之前,就已经将纯阳之元神修炼圆满、修行又向前迈出了一步,因此才能在遥远的东海上空同时摄走那两枚比翼飞舟。

假如换一个人,在如今处境下可能会感到很纠结,在人间修为更进一步当然也好,可是那样便等于暂时斩断了仙缘、不得再飞升帝乡神土,失去了眼前便唾手可得的长生机会,反而要在将来最终要面临天地大劫。可是对于虎娃而言,这一念说解开也就解开了。

虎娃原本就是蛮荒中走来的一个孩子,并非仙人,为何非得将自己视为仙人呢?他修行至今所经历的劫难还不少吗,步步前行本就难如登天,就去面对那所谓的天地大劫吧。

在如今的虎娃眼里,他自己、被他斩杀的白煞、黑白丘中那条上古夔龙、步金山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仙人,而是九境修士,所谓地仙只不过是一种特定的称谓。

九境飞升登天,不能说不是正道,但与他所追寻的大道本源并不谙合。须知上古时并无帝乡神土、众地仙无处飞升,是太昊先开辟帝乡神土后,而后才有登天之径。

与其说九境登天是那些修士的成就,还不如说它是太昊天帝的成就。太昊天帝当初走过了另一条路,后来的历位天帝包括仓颉先生也都走上了这条路,这说明他们都没在九境时飞升登天,而是于人间继续修炼至九境九转圆满。

对于虎娃而言,同样走上这条路是很自然的决定,不仅是为了印证前人的成就,也为了感悟天地间恒存的大道。玄源还在人间,虎娃就不会飞升而去。但就算没有玄源的因素,虎娃也仍然会这么选择。

少昊与太昊两位天帝先后开口的事情,虎娃也没有告诉玄源,因为他也没有搞清楚那是怎么回事,更不清楚清煞和白煞与这两位天帝究竟是什么关系?

这倒不是虎娃想有意隐瞒。有些情况,待到玄源也拥有九境修为后自然便会明白,现在说也说不清;还有些事情,是虎娃自己也没搞明白的。

玄源仰起头伸手轻轻抚摸着虎娃的脸颊道:“不论是不是仙人,也还是我的虎娃……既不打算宣布你已成仙,那你想怎么办呢?”

虎娃笑了:“不怎么办,有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呗。我不认为自己是仙人,当然就不会以仙人自居,只是九境修士而已。有可能世人对此并不明白,其中包括我的传人弟子,待他们的修为达到这一步时,我自会解释其中玄妙,亦看他们自己如何选择。眼下正有两件事。一是你将正式继任赤望丘宗主,当年屠戮清水氏一族的凶手已尽数伏诛,如你所愿,冲突并没有波及赤望丘这派宗门与白额氏一族。二是少务将举行国祭大典,正式宣布巴国恢复一统,如他所愿,我将为大典司礼。”

玄源:“赤望丘也将举行一场大典,我想把日子也定在今年冬至,与巴原上的国祭大典是同一天,你看可不可以?”

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,因为如今距冬至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,且不说消息能否送达巴原各地,路远的人接到消息后恐也赶不到赤望丘当场祝贺。而今年的国祭大典有极为特殊的意义,玄源偏偏将赤望丘的庆典选在同一天举行,摆明了会有冲突。

虎娃却眼神一亮,点头道:“好主意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