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80章、理不清恩仇(下)

虎娃炼制与使用秘宝,仿佛已是很平常的事,但就算既专心又极擅此道的他,迄今为止炼制的各种秘宝也不过数十枚,最重要的都用来对付白煞了,其余大多是练手之作。假如换一个人,绝难有此手段,唯一能与虎娃相论的,恐只有符文神通独步天下的仓颉先生。

寻常修士不可能炼制这么多威力强大的秘宝,就连虎娃的师尊剑煞也办不到。有很多事情,当然是修为越高、法力越强做起来便越容易;但也有些事恰恰相反,比如炼制秘宝。

秘宝的威力越小,相对而言炼制起来就越容易、过程也越安全,而到达炼制者本人全力一击的程度,便是秘宝的极致了。随着修为越来越高,法力越来越强,到达这种极致程度便越来越困难。若是退而求其次,炼制威力缩水的秘宝,倒是更简单些,但用处却不大。

剑煞赐给虎娃的防身剑符,相当于其本人全力一击之威,突破化境后,他老人家仅仅炼制了三枚,其中两枚都给了这个宝贝徒弟。

剑煞每成功炼制一枚这样的剑符,至少要用半年时间。不是说他这半年每时每刻都在炼制剑符,要选取合适的天材地宝、分步骤去炼制。只在最后那一步封印神通法力时,必须一气呵成,这也是最凶险步骤,稍有差错不仅会损毁秘宝而且可能反伤己身。

炼制秘宝的传承严谨,就算是擅长此道的高人,往往也只是擅长炼制某种特定的秘宝,比如武夫丘炼制的是剑符,孟盈丘炼制的是噬魂烟。像虎娃这样无师自通者极为罕见,而他也受武夫丘的剑符之术影响最大,除非到了仓颉先生那等境界,方可变化由心。

剑符之术,是武夫丘的四大传承之一,因此剑煞才能制成这样威力强大的秘宝赐予弟子防身。而据虎娃所知,赤望丘传承并不擅长炼制秘宝,至少他就从未见过玄源炼制任何一枚秘宝。但星耀却炼制过秘宝,因机缘而成。

星耀的随身神器,就是他留给鱼与游的那柄短杖,以罕见的蛟骨打造,得自一个因触犯赤望丘而被灭的小宗门。在这个宗门的宝库中,星耀还得到了一些蛟骨,与他那柄神器短杖是同源之物。他以蛟骨为材质结合所修的吞形之法,以神器短杖的妙用辅助,炼制了七枚骨符,这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机缘。

这七枚骨符恰好赐给了七位玄衣铁卫的小队长,至于星耀本人是用不着的。秘宝只相当于当时炼制者的一击之威,那么让他本人随手一击岂不是更省事,动用秘宝毕竟还需要御器施展,有一个施法的时间差,而且同时动用不了别的法器。

至于白煞更不需要使用秘宝,他本就是巴原第一人,据说亦从未炼制秘宝赐予弟子,那显然càn没必要,有他在,谁又敢去挑战赤望丘的权威呢?星耀自出山以来,除玄源之外,从未遇到过还有谁敢找他的麻烦,更没想到会有今天。

虎娃曾设计除掉四小队玄衣铁卫,当时那些玄衣铁卫也动用了星耀所赐的秘宝,但还有一枚未及使用后来被虎娃留下,今日又被盘瓠用来对付玄衣铁卫。

秘宝毕竟只是死物,就算某人持有虎娃所赐的秘宝,也不可能成为虎娃本人。那最后一小队玄衣铁卫的队长,亦身怀另一枚骨符,但他根本来不及祭出,在盘瓠几乎瞬间而至的接连两击下便已殒命。

虽然据说白煞并不擅长炼制秘宝,亦从未听说他赐亲手炼制的秘宝给星耀防身,但虎娃也要防备万一。既然让盘瓠来亲手报仇,虎娃可不希望他和若山、若水涉险,交给盘瓠的宝贝可不止这些,另有专门用于防护的,在有必要的时候再使用。

但看眼下的形势似应是没有必要了,星耀若有威力强大的秘宝,早就使出来了。

七名玄衣铁卫尽皆殒命,星耀所化的岩鳞兽也落在了远处的山谷中,硕大的身形借势卸力滚出了很远,烟尘四起压倒了一片树木。紧接着就听一声龙吟,一条金色的蛟龙腾身而起。岩鳞兽擅守不擅攻,星耀随即又以吞形之法施展了最强大的化蛟神通。

这条蛟龙还带着伤,身上的血迹是淡金色的,若山和若水已同时落在了不远处,手中飞出两个藤环化为无数坚韧的荆棘,缠绕在蛟龙的身上。荆棘有刺,根根直扎破损龙鳞下的血肉,将正欲飞腾起的蛟龙又束缚在原地。

蛟龙奋力挣扎,一根根坚逾精钢的荆条被崩断,但神器所化的荆棘又连续重现缠至。这时盘瓠也扑了过来,怒吼声中已化为一条狗的原身。

与其他的大成妖修不同,盘瓠的原身并不硕大,看上去就是一条普通的花尾巴狗,在那十余丈长的金色蛟龙面前,简直就是个小不点。少苗第一次见到盘瓠时,他还不会化形,就是这个样子,被小苗抱到怀里好一顿揉,直夸他可爱。后来盘瓠大王修为高了,但原身未变,仍以此自得。

就是这么一条花尾巴猎犬,当初叼走了樊君的项上人头,此刻又张牙舞爪扑向蛟龙。在半空中,他就张嘴吐出了一根象牙,再仔细看,那不是象牙也不是狗牙,是根一端尖利略带弯曲的大骨头棒,迎风便长,化为数丈长短、三尺粗细。

这根硕大的骨头棒飞在前面,狗身子完全被挡得看不见了。神器骨棒尖利的一端正扎在蛟龙身上,随即被扭曲挣扎的龙身弹开。一片金光反射而至,那是星耀以炸裂的龙鳞为武器,向盘瓠发动了殊死的反击,其人之凶悍可见一斑。

狗没有人那样的手,当然不可能将骨头棒抓在手中,御器时也不必手持,硕大的骨棒在空中盘旋飞舞,格挡开炸裂的龙鳞,又幻化出一根根如獠牙般的虚刃,撕咬着蛟龙。

斗法的场面很简单,若山和若水联手,以神器幻化的荆棘不可能立时格杀星耀,却将他束缚在原地不得飞腾而起,而盘瓠则趁机全力发起猛攻。这等于是山爷和水婆婆合力将星耀捆了起来,然后放狗过去一顿狂撕啊。

蛟龙挣扎不休,荆棘接连炸裂,可星耀总也无法成功脱身,时间不大已是遍体鳞伤,淡金色的龙血与飞溅的龙鳞都被他化为了反击的利器,不断向着周围激射,也有几枚射中了盘瓠的原身。但盘瓠浑然不顾,到最后竟亲自冲进了荆棘丛,张口去撕咬蛟龙。

看上去那么小的一条狗,在那蛟龙面前仿佛微不足道,可是它的每一口都那么狠。在这种形势下,盘瓠其实根本就没必要直接冲上去与蛟龙搏命,只要远远地挥舞神器骨棒就能耗死星耀。

可盘瓠毕竟是一条狗,已被激发了凶性,为了自己的父母以及清水氏族人,它红了眼不管不顾,就是想亲口咬死星耀,就连山爷和水婆婆都唤不回来。这两位长辈只得全力发动藤环神器,尽量束缚住挣扎的蛟龙。

远处观战的志杰、烈风、本寂、苗晨都看傻眼了,斗法的场面转眼间竟如此惨烈,而盘瓠简直都疯了。斗法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约在一炷香左右,连盘瓠的原身都已遍体鳞伤。星耀化身的蛟龙口吐人言,喊出了最后一句话:“能否告诉我——我师尊怎样了?”

盘瓠吼道:“他死了,被我虎娃师兄给宰了,我这便送你去见他!”

别说是星耀,就连观战的志杰等人亦是惊骇失色,盘瓠终于明确说出了白煞的情况。巴原上无敌的白煞难道真已经殒落了吗,丧生于彭铿氏大人之手?他们并不知黑白丘仙家洞府门户的玄妙,须有仙家修为才能开启,因此也没有想到虎娃已成仙。

但盘瓠在这种情况下说的话不应有假,这几位高人不约而同都猜到了一种可能——虎娃是趁白煞闭关时偷袭得手!要想偷袭成功,必须在不惊动白煞的前提下收拾掉善吒妖王,那么彭铿氏大人的手段也够厉害的,在如今的巴原上亦罕有人能敌了。

尤其是烈风和志杰这两位赤望丘长老,好悬没有一头栽倒。多少年了,巴原无敌的白煞就像一株参天大树,赤望丘传人在这株大树下既好乘凉又觉威风。如今白煞已成仙,尽管终有一天将飞升而去,但也将赤望丘的威名推向了风光的极致,万没料到竟是这么一种结局。

白煞突然不在了,且是被仇家所斩,这种感觉就跟天塌下来差不多,两位长老皆有大成修为,但一时也惊骇不止、甚至茫然无措。

就在此时,蛟龙与凶犬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。蛟龙的身形突然炸裂,鳞片、血液、骨肉皆化为凌厉的光芒漫射而开,星耀在殒落的一瞬发动了最凌厉的反扑。虽然离得很远,但法力相击,使得若山和若水同时闷哼一声,后退数步才站稳身形,脸色都有些发白。

缠绕龙身的荆棘全被炸开了,又重新化为两个藤环套住了那条狗,若山和若水在最后这一刻,尽全力施法护住了盘瓠的原身。盘瓠已是浑身带伤,当山爷和水婆婆将藤环收起后,他就地一滚又化为人形并幻化了衣衫,身上虽看不见伤痕,但看脸色显然是受伤不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