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9章、盘瓠大王(下)

盘瓠的脾气和虎娃可不太一样,他有时候会犯浑,比如当初一怒之下直接就跑去摘了樊康的脑袋,几乎是不计后果。所以二长老和三长老的主要任务就是看着盘瓠报仇,不要把矛盾扩大,避免将白额氏一族和赤望丘整个宗门都卷进来。

当然了,如果有人不讲道理企图阻止盘瓠报私仇,或者以别的方式插手制造乱局,二长老和三长老手中的神剑也会和他们讲讲道理的。盘瓠毕竟是武夫丘弟子,两位长老不护着他还能护着谁?

星耀还没开口,烈风长老已上前一步道:“石长老、火长老,方才这犬妖自称大王,也承认了自己就是袭杀玄衣铁卫的凶手。二位与这凶徒走在一处,究竟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武夫丘要向我赤望丘挑衅吗?”

二长老朗声道:“烈风、志杰二位长老,还有本寂、苗晨二位宗主,我与老三可没有动手杀人,只是做个见证。我武夫丘弟子盘瓠,今日要报父母与族人之仇!而山水城的城主夫妇,也要为当年的北荒惨剧讨个说法!”

二长老向来废话不多,开口时直接发送了一道神念,讲述了前后因由。他告诉眼前的四位高人,当年因为猜疑清水氏一族掌握了太昊遗迹的秘密,白煞带着星耀以及他训练的私军悄然去了北荒,将清水氏族人尽数屠灭,但仍一无所获。

盘瓠的父母是一对犬妖,化为人形就生活在清水氏城寨里,当时也丧生在屠刀下。盘瓠那时还是一条刚出生的小狗,被其父母扣在一对瓠瓢中才没被人发现,因此才有他的名字。而星耀当时所率领的私军,便是后来的玄衣铁卫。

本寂和苗晨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冷气,而烈风和志杰也愣住了,这件事别说外人不知情,就连赤望丘中的众长老此前也一无所知。等他们回过神来,纷纷以神念暗中询问星耀——这是不是真的,或者另有误会?

北荒中有太昊天帝留下的仙家遗迹,巴原自古就有传说。甚至还有一种传言,据说当年盐兆率族人来到巴原,除了躲避中华之地的战祸,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寻访太昊遗迹。太昊遗迹没找到,盐兆却建立了巴国。

白煞曾寻访太昊遗迹而无所得,这并不令人意外,因为历代有不少高人都有过同样的经历,令人震惊的是,白煞为了逼问太昊遗迹的线索,竟做出了那等事情!

尽管以二长老的修为身份,以神念所介绍的情况做不得假,但众高人仍感到难以相信,或许此事另有隐情,所以需要当事人之一的星耀确认。他们甚至期待着星耀能当场否认,或者给出别的解释——会不会是搞错了人?

而星耀看见若山和若水时,就隐约猜到发生了何事,此时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着平静,目光如针盯着盘瓠道:“我万万没有想到,清水氏一族还有遗孤,竟然是一条刚出生的小狗,而如今竟已成为一位大成妖修,这是我当年的疏忽!……盘瓠,你今日来找我报仇,你的师兄虎煞又在何处?”

他的性子倒很光棍,已知今天不可能善了,索性就做好了拼死一战准备,只可惜不知师尊黑白丘的情况怎样了。师尊闭关之前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,不料事态还是超出了他老人家的控制,除了虎娃之外,没想到当年清水氏城寨中还留下了一条狗。

星耀并不怕死,但他知道,想报仇的虎娃和盘瓠也不怕死,否则他们也不会明知白煞已成仙,还会趁这个时机动手。这一瞬间,他心中甚至闪过自责的念头,因为正是当年他清理战场的遗漏与疏忽,才导致了今日的祸患。

盘瓠亦紧盯着星耀一言不发,但眼睛都红了,在场众人的元神中莫名响起了奇异的低吼,他已蓄势待发,仿佛随时都会扑过去咬死星耀。

而听见星耀说出这番话,烈风和志杰就下意识地也退后一步,而本寂和苗晨则向两旁闪得更远。既然是真的,他们也不想卷进这种事情里,若来者只是盘瓠一个人,说不定星耀会将其斩杀灭口,并请同伴立誓不得外传。

可是武夫丘的二长老与三长老也同时出现在这里,想悄无声息地杀人灭口是不可能了,而且无论怎么说,谁也无法阻止盘瓠来找星耀和玄衣铁卫报仇。

这时三长老火伯适时开口道:“本寂、苗晨二位宗主,你们还要插手吗?我与二哥只是为此事做个见证,但若有人想节外生枝,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这两位大成修士赶紧摆了摆手,退出更远道:“既然有此内情,我等也不便插手,还是由当事人自己解决吧。”

好汉不吃眼前亏,就算他们想插手帮星耀,也不是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对手啊。赤望丘宗主白煞虽然厉害,但毕竟人不在这里。威名这种东西,平日可以用来吓唬人,可当别人已经不在乎的时候,那就半点用处都没有了。

三长老火伯又开口道:“烈风、志杰二位长老,此事与赤望丘这派宗门无关,我也希望不要将它变得与赤望丘有关,你们说呢?……盘瓠今日来找星耀报仇,是星耀自食其果,我想二位不会插手吧?”

志杰长老阴沉着脸没说话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烈风长老张口结舌半天,这才道:“此事亦与白煞宗主有关,可能另有隐情,是不是要听一听他老人家的解释?否则待到白煞宗主出关后问起或追究此事,不知诸位又该如何?”

盘瓠终于开口道:“想用那个老贼来威胁我吗?别做梦了,有种就把白煞叫来,而他已经来不了了,我这就是送星煞这小贼去见他!……我的仇人就在眼前,谁若阻止我报仇,便等同于仇家一伙。”

白煞此刻当然来不了,他还在黑白丘仙家遗迹中闭关呢,可是盘瓠声称要送星耀去见白煞,又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虚张声势吓唬人?对面众人闻言皆变色,而二长老淡淡道:“盘瓠,这是你和星耀还有那些玄衣铁卫的事,我与三弟既来到这里,就不会再让他人插手。”

烈风长老语带威胁,搬出白煞来吓唬人,二长老同样以威胁回敬。

就算白煞无恙,但据说还要闭关十年呢,而今日的事必须今日了断。至于十年之后白煞出关了该怎么办,那只能到时候再说。盘瓠就是趁着白煞闭关才找到了报仇的机会,今日是断不会罢休的。——烈风等人并不知白煞已被斩,在心中如此猜测。

星耀则缓缓抽出了法器,仍盯着盘瓠道:“你来找我,也是理所应当,想报仇尽管动手。石长老和火长老若只是见证,烈风与志杰二位师兄也不必插手。可是你尽管有大成修为,但真的自以为是我的对手吗?”

若水怒喝道:“你这贼子,以为这是切磋较艺吗,不过是斩杀仇人而已!谁说是盘瓠一个人动手,我们夫妻二人与他同来。想当初你们不仅屠灭了清水氏一族,也偷袭了各部所供奉的山神,引起北荒大乱,就连我们的部族也深受其害。我们自幼供奉山神,受其指引与庇护,此大恩无以为报,只能今日来替他报仇!”今天不是盘瓠一个人动手,而是与山爷、水婆婆并肩而战。前段时间斩杀那两小队玄衣铁卫,也是他们三人同时出手的。

若水话音刚落,她与若山两人就同时祭出了两枚剑符,半空中出现两道虎娃的身影,手挥剑光左右交错斩向星耀,瞬间就将其身形淹没。

盘瓠也没闲着,劈手也祭出了一枚剑符,却是射向庄园的院子里,亦化为虎娃的身形,挥剑斩向仍列队站在那里的七名玄衣铁卫。

这三人说动手就动手,而且一上来就是偷袭,根本不给星耀挣扎的机会,至于旁观者就更反应不过来了。他们今天的目的是为了斩杀仇敌,而不是高人之间的演法切磋,没必要讲什么公平的规矩,当然是什么手段最强大、最突然、最有效就怎么来,没有丝毫的保留。

星耀也不是好对付的,说不定还有什么强大的后手,所以一动手就要打他个措手不及,最好是瞬间斩杀,这是来之前几人就商量好的。

至于三人所祭出的剑符,则是虎娃突破化境后亲手祭炼,是当初交给盘瓠防身的。虎娃给盘瓠的剑符一共有五枚,盘瓠咬死樊康时中了伏夔的埋伏,为了脱困用掉了两枚,剩下的三枚今天都用在了这里。

……

虎娃迈步走在东海岸边,前方数十里外便是万山城。他的速度比天空的飞鸟还快,旁人看上去却是施施然款步而行,只是眼睛一花,其人就好像不见了,仿佛是缩地成寸的龙行虎步。

走着走着,虎娃却突然停下了脚步。他的左侧是东海,右侧的高处有一座渔村,附近有拖上岸的渔船,还有晾晒的渔网,但本应正在忙碌村民们却不知去了何处,只有一个孤独人影手持法宝站在空荡荡的滩涂上,正是鱼与游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