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9章、盘瓠大王(上)

强行压下心中杂乱的念头,星耀已经整理出了清晰的思路,对事态有了明确的判断。可能是虎娃于幕后请其他高人出手了,突然偷袭或镇压了善吒妖王,使仙家洞府深处的白煞得不到外界的消息,仍在闭关修炼。趁着这个机会,有人便欲对他不利。

在正常情况下,白煞至少还有好几年才能出关,事先约定好的是十年。所以眼下星耀指望不上师尊,只能自己去面对险境,情况可能很不妙,稍有不慎恐怕就没有机会再见到师尊了。

那些人为何在此时对自己动手,难道就不怕十年后白煞去找他们算账吗?这个问题没有答案。星耀的眼神又恢复了冷漠与坚毅,沿着东海北岸向着万山城飞去。

前行不远,他飞过了一个渔村,东海岸边停泊着一排渔船,有村民在阳光下晾晒葛丝和细麻编织的网。渔村建在高坡后避风的地方,村中有一座醒目的庄园。这附近一带,都是星耀的弟子鱼与游的封地,而鱼与游就住在那座庄园中。

当初鱼与游自山水城归来后,并没有去赤望丘道场中修炼,而是定居在了东海岸边。那时帛室国尚在,帛让当然要给赤望丘高人一个面子,给鱼与游赐爵封氏,按鱼与游本人的要求,封号就是有鱼氏,封地中的居民都是鱼与游的仆从。

鱼与游的封地中有好几个渔村,他挑选一处建造了有鱼氏的庄园,计划在此地再造有鱼一族。星耀清楚他的誓愿,并没有干涉,只是叮嘱弟子好生修行,有事时再听从征召。

如今星耀已知自己将遭遇凶险,叫上鱼与游这位大成弟子应更有自保之力,可是他飞过渔村上空时并未有丝毫的停留,只是悄然留下了一道神念,只有庄园中的鱼与游能听闻,同时有一件神器也化为一道光华落了下去。

星耀将自己的随身神器留给了鱼与游,却没有将这位得意弟子带在身边助阵,反而给他下了另一道命令。

飞过渔村往东南方向前行不远,就到达了万山城。万山、百川、平谷、香木、白果这一类的地名,往往都与地势或物产有关。在原帛室国境内,从南荒有一条的山脉由南向北断续延伸入巴原,尽头一直到达东海北岸的数十里之外。

山峰高低错落,断续相连,绵延数百里,被称为万山之地,万山城便座落其间。在刚刚结束的那场国战中,若是帛让负隅顽抗,退守到国境最东端的腹地,那么万山城将是最重要的残境防线。

可是帛让决定在帛都城进行最终决战,兵败身亡后帛室国便归降了,战火并没有绵延到万山城,灵宝大将军顺利地接管了万山城以及万山城以东的好几座城廓。如今这里只是换了统治者,但少务任命的城廓官员仍是当地的部族势力,所以几乎看不出太大变化。

星耀并没有进城,而是飞往万山城北郊的一片山谷,这里有一座庄园,是玄衣铁卫在巴原上的驻地之一。玄衣铁卫并非赤望丘弟子,而是星耀私下训练的死士,他们平时的修炼极其严苛,但在驻地中也有仆从侍候。平日人们避着玄衣铁卫还来不及呢,这片山谷也没有闲杂人等会靠近。

整整一支军阵的玄衣铁卫,如今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小队。星耀来到庄园时,这七名玄衣铁卫单膝跪地相迎,尽管已经知道发生了何事,但他们的脸上并无惊惧与担忧,神情仍是一片坚毅与肃杀,还有的就是冷漠,那种对生死的冷漠。

本寂、苗晨、烈风、志杰这四位大成高人也先后赶到了,如期与星耀汇合一处,令人不禁松了一口气。最后一小队玄衣铁卫还安然无恙,四位大成修士也顺利赶至,他们已能控制形势。

或许是星耀的反应太快,没有赶往玄衣铁卫的第二处遇袭地点,而是直接来到了这里,不仅躲过了可能的截杀,也抢在了那些凶手前面;或许是那些凶手听说星耀已经出山追查,便暂时停止了动作隐匿不出。

转念间又想其哈洽与善吒失去联系之事,星耀的心头又是一片阴翳笼罩,但他并没有将此事告诉烈风等人。

烈风和志杰两位长老的反应,除了气愤还是气愤,他们最近正率门下弟子选定福地准备建设分宗道场呢,突然听说了玄衣铁卫接连遇袭之事,被星耀紧急召来,尚不清楚其他的变故。

虽然他们对玄衣铁卫只听星耀的指挥、并不服从赤望丘众长老调配之事,私下里也有意见,但是有人这样袭杀玄衣铁卫,亦激起了烈风和志杰的同仇敌忾之心。这分明是赤裸裸在打星耀的脸,那也等于是在打赤望丘的脸,还恰好发生在白煞成仙之时,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?

白煞尚未飞升登天呢,就有人敢这么干,那么待到白煞飞升登天之后,那些凶手岂不是更将赤望丘不放在眼里?此事若不彻查到底、将所有的行凶者尽皆诛灭,赤望丘绝不能罢休!

就连两位来助阵的高人本寂和苗晨,在星耀面前表现得也是义愤填膺,他们分别身为一派宗主,所属的宗门也与众兽山一样奉赤望丘为上宗,在这个时候当然要表态。

在两小队玄衣铁卫接连遇袭被歼灭之后,众高人赶到了最后一小队玄衣铁卫的驻地,这里却毫无动静,看来对方也知道厉害,暂时不敢来触霉头了。

烈风长老的脾气比较火爆,当常咒骂那些行凶者皆是无胆鼠辈,有种就现在站出来!他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,庄园中的仆从皆躲进了屋子里不敢吱声,其他几位高人也对那些行凶者斥责不已。

就在此时,半空忽有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:“说谁是无胆鼠辈?缩在这里骂人,可不是什么高人风范。本大王诛杀玄衣铁卫,并非偷袭,而是正大光明的截路斩杀。玄衣铁卫该死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,本打算将他们尽数诛灭之后再去找星耀算账。既然星耀你也来了,就免得我再跑一趟,正可在此地一并解决!”

五位高人闻声皆飞上了半空,本已气急败坏,可一时间都定住身形没有动手。因为出现在半空的来者也是五个人,正中开口说话的正是盘瓠。盘瓠身边站着若山和若水,在他们两侧又各有一位高人祭出了神剑。

盘瓠如今在巴原上已是大名鼎鼎,但很多人并不认识他。盘瓠以盘元氏的身份出现时,并不太引人注目,后来因为平定相室国升为镇西大将军,与他相熟的也是步金山一众高人以及军中将领。

真正令盘瓠扬名的,是他一怒之下诛杀了樊康的事迹,但在那之后,盘瓠就带着少苗躲到步金山小世界去了。所以本寂、苗晨等人并不认识盘瓠,更不认识若山和若水,但另外两位高人他们却很眼熟,仅看那两柄极具特色的神剑,一眼也能猜出其身份——武夫丘的二长老和三长老。

这让众人都吓了一跳,武夫丘二位长老都祭出神剑了,那么贸然冲上去恐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可是此事又与武夫丘有什么关系呢?赤望丘或许不怕武夫丘,可并不代表本寂与苗晨也能惹得起武夫丘,他们在云端上不禁向后退了一步。

星耀一见到盘瓠等人,眼皮就跳了好几跳,来的五位高人包括若山、若水,他可是全认识,一颗心刹那间就沉到了谷底。

武夫丘的两位长老居然出现在这里,难怪那些玄衣铁卫遭遇袭杀时连示警都来不及,而哈洽与善吒两位妖王接连出事,应该是剑煞出手了,星耀迅速做出了这样的判断。这便意味着武夫丘与赤望丘这两派宗门之间的决裂和宣战,可是剑煞这么做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若山和若水也出现在这里,难道与当年北荒之事有关,虎娃并没按照师尊白煞的要求去做,反而向武夫丘求助?

对有些事情,星耀的预感的确是对的,但他却猜错了。虎娃斩白煞、盘瓠斩玄衣铁卫,还真跟武夫丘这派宗门没什么关系,都是离山弟子的个人行为。而二长老与三长老出现在这里,是被少务请来的,主要是给盘瓠报仇做见证。

少务早就清楚虎娃的计划,虎娃从黑白丘回到彭山并收服哈洽妖王后,少务便知道虎娃偷袭白煞已得手。然后虎娃又悄然去了一趟北荒,回来后便让盘瓠去找星耀和玄衣铁卫报仇,并且与若山和若水商量了报仇的计划,少务也给了一些建议。

但少务同时又有些不放心,将此事秘密通知了武夫丘,于是二长老与三长老便赶来了。如果白煞未死,按照虎娃的意思,有些隐秘并不适合被他人知晓,虎娃也没想借助武夫丘来报仇,因为这说不定会将两派宗门都给卷进去。

但是白煞被斩后,最大的威胁已不存在,那也就不必再怕什么了。少务将此事通知武夫丘,并不是要武夫丘派高人来帮盘瓠报仇,其用意恰恰相反,是为了防止事态扩大,尽量让盘瓠不要乱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