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8章、星耀的预感(下)

黑白丘的位置在百川城外的大江北岸,沿大江至东海还有近百里,再渡过东海、越过如天堑般的乌云山脉、穿过大半个云梦巨泽,这是何等漫长艰险的路程。就算是大成高人持神器飞天而行,也必须停下来休息,途中会遭遇各种凶险。危险不仅来自深山幽谷、丛林沼泽,也可能来自空中。

太昊竟开辟了一道穿行空间的门户,让人直接就能过去。但穿过这道门至少要有仙家修为,才可保证不迷失于混沌空间之中,若神通法力不够强大,就不要去尝试。太昊的神念算是对虎娃的提醒,告诉他眼下最好不要乱闯,免得进去就出不来了。

虎娃此刻意识到,自己在黑白丘中的决定是正确的,并没有冒冒失失地进入那道门户。但有那道空间门户在,待将来等他修为更高时,前往中华之地倒是很方便。

可所谓的修为更高,至少也得是白煞没有被斩化身之前的巅峰水准吧,那样又意味着虎娃选择了前行一步,主动放弃了在九境时便飞升登天的可能。

这倒是一扇很有意思的门,虎娃想穿过它,就得做出另一种选择。而眼下倒不着急操心这样的事情,虎娃朝着那空荡荡的法坛拜了数拜,转身离开了树得丘。他隐匿身形飞过山水城上空时,有意无意地向城中某个方向瞄了一眼。

工师辛束就在那里,还随身带着星耀所赐的感应法器,却仍然毫无察觉,一如继往地在处置城廓事务。

……

在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中,巴原上发生了耸人听闻的意外事件。事件发生在原帛室国与原樊室国境内,因为当事人特殊而敏感的身份,格外引人关注。

首先是一小队玄衣铁卫在浒安城外遇袭,就连求援和示警的信号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便被当场全歼。如今巴原上的战乱已平定,赤望丘的声威随着白煞成仙的消息传开,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,什么人会干这种事情,难道是活得不耐烦了?

听到消息时,浒安城城主又惊又恐,差点没当场昏过去,脑袋一迷糊就命人急报樊君,等下了命令之后才反应过来,如今已经没有樊室国了,又派人急报巴君少务以及赤望丘代掌宗门事务的星耀。

玄衣铁卫究竟算什么的身份,很多人都很知趣地不提。他们既不是正式的赤望丘弟子,也不是某一国或某一城的军阵,而是星耀当年训练的一支私军,忠心不二、只听从星耀本人的号令。哪怕赤望丘上的众长老也管不了玄衣铁卫的事,巴原上的国君更管不了。

所以玄衣铁卫出事,很多人暗中有种幸灾乐祸的心态。当年虎娃设计除掉了四小队玄衣铁卫,星耀调集自己的亲信追查,并没有将消息公开,而今日之事却是瞒不住的。既然玄衣铁卫平日行事,他人管不着,如今出了事,真会卖力去追查的人也不多。

行凶者既然敢动玄衣铁卫,当然也不是好惹的。

星耀率领一批心腹弟子来到浒安城追查线索,对方的手脚做得并不干净,还留下了很多可查的痕迹。然而就在此时,远隔东海的原帛室国境内,又传来了另一小队玄衣铁卫在滨城郊外遇袭的消息,同样是被尽数斩杀,甚至连求援的信号都来不及发出。

星耀正在浒安城追查凶手呢,不料凶手又出现了。星耀立刻做了一个非常果断的决定,没有前往滨城,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原帛室国的万山城,因为最后一小队玄衣铁卫目前就在那里。

凶手的目标已经很清晰,就是冲着玄衣铁卫来的,而且得手后并没有抹去现场的痕迹,摆明了就是让星耀事后能查出线索。可是事后查出来又有何用,星耀不仅要拿下这些人,更要保住最后一小队玄衣铁卫,否则脸可就丢光了!

白煞和玄煞皆已闭关,据说要潜修十年,无论在谁看来,这件事显然就是冲着星煞来的,公然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。

玄衣铁卫的修为大多是四境,但他们配合娴熟、精通兵法战阵,若列阵对敌威力亦很强大,可是对于有准备的当世绝顶高人而言,倒是不难斩尽一小队玄衣铁卫。但这么做的后果很严重,谁也不会无故如此。

星耀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虎娃,可是虎娃正在彭山幽谷中闭关,只要他有所异动,哈洽妖王就会发来消息,但星耀随身携带的传讯法宝并没有任何反应。而另一方面,以虎娃的身份背景、权势地位,想做什么事已用不着自己动手。

可是什么人会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情呢,就算想对付星耀,难道就不能再忍一忍,等到白煞飞升登天之后再说?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与寻仇了!对方既然这么干了,就摆明了态度不怕他星耀,看来实力应是非常强大。

星耀思虑再三,还是动用了传讯法宝,同时给远在彭山的哈洽妖王和黑白丘的善吒妖王发出信号。他的动作很快,此刻已飞过东海了,落下云端暂时休息。信号不会说话,却能提醒哈洽妖王探查虎娃究竟有没有异动,善吒妖王也会去唤醒闭关中的白煞。

就算那凶手很强大,就连星耀也对付不了,难道白煞还收拾不了吗?与此同时,星耀还传讯谈下离万山城最近的烈风和志杰二位长老,另有赤望丘“下宗”的大足山宗主本寂、附灵宗主苗蒙这两位大成修士,也赶往万山城汇合。

加上星耀自己,集合这样五位高人,应足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了。可惜时间太紧,星耀无法携带不能飞天的众弟子赶路,否则还可在万山城外布下金天大阵。

星耀动用传讯法宝,是考虑良久才做出的这个决定,因为他觉得事态诡异,面对不知名的敌人,竟感觉并无万全的把握。可是他发出信号之后,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,惊骇之余,一颗心不禁缓缓沉了下去。

按照事先的约定,如果哈洽和善吒收到了信号,也会回复一个信号,星耀会感应到传讯法宝接连发出的两声嗡鸣。可是星耀的传讯法宝没有任何反应,要么说明传讯失败了,要么说明那两位妖王都出事了。

第一种可能性并不存在,若是距离太远、法力太弱,使用传讯法宝确实可能不会成功,但作为施法者的星耀当即就会知道传讯失败。可是他明明已经成功了,那么无疑就是第二种情况了,哈洽和善吒都出了意外!

哈洽妖王潜伏在彭山,不小心暴露被人收拾了倒可以理解。但以善吒妖王之能,手持啸山印守在黑白丘仙家遗迹的前院,谁又能将他怎样,竟无声无息一点动静都没传出来?

须知善吒妖王为闭关中的白煞守护门户,并非什么隐秘之事,但也没人会吃错药跑到那里捣乱,此举无异于与白煞公然为敌。可这种事情偏偏发生了,比玄衣铁卫接连遇袭更加离奇。

究竟发生了什么?星耀忽有一种非常不妙、非常危险的感觉,不仅是关于他自己的,也与白煞有关。这种感觉并不是神识灵觉,亦非仙家感应,它说不清道不明,就连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常常也有,被称为直觉。星耀突然觉得——师尊白煞可能出事了!

其实在第一小队玄衣铁卫遇袭的前几天,坐镇赤望丘中的星耀便觉心神不宁,甚至莫名心惊肉跳。以他的修为心志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,但这感觉来得毫无道理,星耀也没敢往白煞身上去想。

星耀对待白煞的态度,有种近乎盲目与狂热的崇拜、使他会无条件地忠诚,星耀眼中的白煞就是无敌的,所以他不敢有那种想法,就算这种念头闪过,也会被强行抹去。可是到了现在,这样的念头却终于压抑不住地涌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星耀几乎想立刻转身,赶往黑白丘看看发生了什么变故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身为一位七境修士,又执掌赤望丘宗门事务多年,星耀当然不是傻子,在这一系列事件中,他已经察觉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。

两小队玄衣铁卫接连遇袭被全歼,时间恰好间隔几天,对方显然已经判断出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可能早就设好埋伏在等着他。假如此时孤身一人前往黑白丘,恐怕没到地方就会被人截住,届时处境将更加凶险。

前方已离万山城不远,他已通知了烈风、志杰、本寂、苗蒙赶到那里,应立刻与他们汇合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星耀思忖片刻就有了决定,先要解决眼前的事情。

星耀虽本能地感觉到白煞可能遭遇不测,却不相信这种直觉,因为他对白煞仍有足够的信心。而且白煞的闭关之地,须有仙家修为才能出入,就算是剑煞或命煞那等高人出手,也根本碰不到白煞分毫。

善吒妖王可能是出事了,而师尊白煞应正在闭关,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,说不定还有人黑白丘中设下了陷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