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8章、星耀的预感(上)

哈洽赶紧点头应诺,忽然又想起一事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白煞宗主既已登天、不在人间,那么玄煞大人将继任赤望丘宗主。我当年答应过白煞宗主,担任赤望丘供奉长老,既有好处亦有承诺的责任,不知此事还算不算数?”

虎娃笑了:“从赤望丘这派宗门的角度,你并无过失,没有理由将你怎样。只要赤望丘继续尊你为供奉长老,你亦得继续行使守护之责。至于具体的宗门事务,那要宗主说了算。”

哈洽躬身道:“我明白了!您是玄煞宗主的夫君,是否需要我这位供奉长老陪同您一起前往赤望,迎接玄煞宗主出关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那倒不必,我眼下还有别的事要,哈洽长老就自寻静处待着吧,哪怕仍潜于彭山中也行。待听到赤望丘新宗主继任的消息,再去宗门道场祝贺不迟。”

……

北荒,山水城。数月前城主若山携夫人若水和女儿麦麦前往巴原游览,将城廓事务皆交由仓师蛊辛、工师辛束、理师绿萝打理,若有分歧则由三人共议。

若山夫妇是接到了虎娃的暗中传讯后,带着女儿悄然离开的,临行前只说要去巴都城一游。自从出了鱼与游的事,工师辛束的心情一直很复杂,他是被星耀派到山水城潜伏的暗探,但十几年来亲手参与了山水城的建造,见证了北荒的变化,早已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园。

辛束在山水城受人尊敬,修为虽未突破大成,但早在两几年前就已五境九转圆满。这次城主一家离开北荒远游巴原,将城廓事务交由他和蛊辛、绿萝共同打理,足见对他的信任与器重,这令他的心中感觉更加不安了。

迄今为止,辛束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执行什么任务,星耀从来没有告诉过他。他只是等待着随身携带的感应法器有所反应,然后再紧急传讯给星耀,却不明白那反应意味着什么。

就在辛束忐忑不安之时,虎娃已悄然来到了北荒,终于登上了传说中的树得丘,破开禁制穿过警戒法阵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连辛束亦毫无察觉。

距当年离开家乡已过去十三年了,两年多以前因鱼与游之事,虎娃曾与玄源回过山水城一次,但并没有登上树得丘去见山神,那时的他还在防备着白煞。而如今虎娃已成仙,白煞亦已殒落,他终于坦然登上了这座神山。

虽然从幼年时起,虎娃就经常听见山神理清水的声音,但还是第一次登上树得丘,更是第一次见到理清水本人。乍看上去,理清水的相貌很平凡,假如在人群聚集的集市上走过,甚至不会注意到他。

百年前就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在巴原上闯出清煞之名的理清水,从形容上甚至很难看出具体的年岁,说是青年或中年都可以,只有两鬓风霜带着明显的沧桑之意。虎娃曾无数次设想过,当他亲眼见到山神时会是怎样的情形,也很好奇山神究竟是怎样的存在?

当这一刻终于到来时,他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良久之后,天光渐渐暗去,琅玕琼林的淡淡清辉若隐若现,虎娃终于开口道:“山神,我来了!”

开口时便以仙家神念讲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,还有斩白煞的经过,只隐去了疑似少昊天帝的女子开口之事,因为他也无法对理清水解释清楚。

理清水的微微一震,被禁锢了整整二十七年的他,身形动了,就像一块顽石忽有了一线生机,勉强睁开眼睛看着虎娃道:“孩子,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”

虎娃跪拜于地,向理清水叩首行大礼道:“多谢你当年的指引与教诲,若不然,我没有今天。”

理清水艰难地摇了摇头道:“其实我并没有教你任何一门秘法,只是向你介绍了何为修炼。你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并非是因为我;如果没有我,你一样可以拥有今日成就。”

虎娃:“但你毕竟教了我很多,又让我得到了太昊天帝所留下的仙缘,还告诉我山外有一片怎样的巴原。”

理清水:“太昊遗迹,是盘瓠带你去的,而我只是指引盘瓠找到了那里。我是让你得到了很多,但有我的目的,其实是在算计你。”

虎娃:“世上的事,有取有为,你只是告诉了我清水氏一族发生了什么,斩白煞亦是我的誓愿。就算你想利用我报仇,我亦无怨言,仍然真心地感谢你。”

理清水又摇头道:“被利用并非是坏事,这说明你有你的价值,世事本就是各取所需。但以我的修为,早年为理正,审的就是人心,后来为山神,见的也是人心,精通世事推演,见前因便知晓种种后果,所以的确是在算计你。

因为你那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却莫名要为我背负那么多。

我一直没有告诉你,你并非清水氏族人,而如今你自己已知晓,还有些事情,就不必我再说了。但我没想到你真能斩了白煞,而且这么快就亲手将他斩杀。其实看见你能修炼成仙,比看见你斩了白煞,如今更令我感到欣慰。”

虎娃:“此事尚未完,我来树得丘只是为了见你一面,下山后还要斩杀星耀以及剩下的三小队玄衣铁卫。”

理清水:“这些事,就交给盘瓠吧,他的父母当年就死在清水氏的灭族惨祸中,且让他亲手报仇……如今你来了,我也该去了,其实我早就该去了。”

虎娃难掩动容之色,想说什么却感觉无法开口,他已查探明白了理清水的状态,以他的仙家修为也无力施救。虎娃只得说道:“你等了这么多年,不就是想看见今日吗,为何不再等到盘瓠亲手报仇?”

理清水看着虎娃,几十年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:“直至此刻,我才完全明悟,能让我守候在此地的那一丝执念是什么?并非是看见白煞被斩,而是太昊天帝留在人间的仙缘被最合适的人所得。白煞去我亦去,希望你能行得更远。”

随着话音,理清水的形神渐渐变得模糊透明,化为无数的光点消散于树得丘上空。虎娃无声地跪拜于地,这是一场送别,其实来之前他已猜到可能会发生什么。理清水在树得丘上等待了这么多年,等待的是什么?不知不觉中,虎娃已泪流满面。

就在理清水形神散尽的一瞬间,虎娃的垂泪的神情却似忽然凝固了,因为元神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理清水虽已不在,但他这一世并没有白来,至少将我留在人间的遗迹交给了你,而你是比他更合适得到这一切的人。有朝一日,期待着你能来九重天与我相见。”

这,这分明是太昊天帝的口吻!说话者的身份已不言而喻。有了黑白丘中的经历,虎娃已经不是那么发懵了,但仍觉得不可思议。他虽已成就仙道,但仙家修为境界似无穷无尽,至少与少昊和太昊相比,他还差得很远。

被以为踏过登天之径便是修行的终点,不料迈过这一步后,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刚刚有资格站在某个起点上。

白煞和理清水究竟还有什么隐秘的身份来历,虎娃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。理清水早年的事情,虎娃并不是很清楚。但白煞的身世绝对是“清白”的,就出生于白额氏最大的部族中,自幼天资聪慧,在仙城朝圣中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又被某位大成长老看中,直接收为亲传弟子……

白煞的经历,被所有白额氏族人以及赤望丘弟子视为传奇,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奇,那么他和少昊又能有什么关系?

若是虎娃没有搞错,白煞成为赤望丘宗主后,第七峰上的少昊神殿日渐冷清,除了每年按惯例进行的祭奉仪式,几乎没人再去那里了。到了如今,很多白额氏族人以及赤望丘弟子只知有白煞,平日甚至不会提起少昊。

至于理清水和太昊之间能有什么关系,更是虎娃无法解释的。

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,只能有朝一日当面问问太昊或少昊,可是虎娃若想将这两位天帝都见着,恐怕就不得不继续前行,且须暂时斩断仙缘,待渡过天地大劫后用再另一种方式前往帝乡神土。

九重天仙境,就是太昊开辟的帝乡神土,太昊方才已经说了,期待着在那里与虎娃相见。但太昊做事与少昊亦有所区别,并没有斩断登天之径的指引,就算虎娃此刻想飞升九重天仙境,仍随时可以,一切只看他本人的选择。

太昊的声音还包含着仙家神念,应是告诉了虎娃很多事情,但其中绝大多数信息对虎娃而言,都相当于一片混沌,尚无法解读具体的含义。或是因修为不够,或是超出见知,或是机缘未到,虎娃唯一能听明白的,居然是太昊天帝对黑白丘中那道门户的介绍。

虎娃原先猜错了,那道门户并非直通九重天仙境,而是通往巴原之外、云梦巨泽之中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