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7章、都是谁教的(下)

虎娃有一种感觉,这道门户与步金山小世界的门户不同,并非简单地通往一处仙家洞天,而是连接到极远的地方,不知莫名穿行了怎样的空间。

倘若没有仙家修为,进入这道门户,恐只有形神被绞灭的下场,想当初那么多高人都没有将之开启,也许是一件幸事。就算有仙家修为,也必须神通法力足够强大,才可安然到达彼端,因为穿过这道门户的消耗极大。

虎娃很震惊,不知太昊天帝为何要留下这样一扇门,他甚至怀疑,这难道是通往帝乡神土的门户吗,否则怎么须有仙家修为才能穿行?太昊在北荒遗迹中留下了可以开启折扇门的兽牙神器,是否就是为了指引后世仙家直达帝乡神土?

这种事情也并非不可能,后世仙家未必都能得到太昊留在人间的仙诀指引、未必都有机缘能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在这种情况下也另有办法飞升帝乡神土。巴都城王宫前的广场上,每年举行国祭大典之地,那十二根巨大的木柱就是一个仙家法阵,运转时可呈现通天建木之影。

虎娃如今已明白,那巨大的建木若清晰显现,其实就代表着登天之径。无论后世仙家有没有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都会感应到帝乡神土的指引,从而沿建木飞升登天。既然巴原上有建木大阵,那么太昊在此地再留一道直通帝乡神土的门户,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至于这个猜测是否正确,需要虎娃亲自走进去才能印证,但虎娃却不想去尝试,至少现在不想。若欲前往太昊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对于他来说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,直接飞升登天即可,但他在人间还有未尽之事。

尤其是听了白煞方才说的话,还有那疑似少昊天帝的声音突然开口,虎娃也明白了,踏过登天之径飞升帝乡神土,并非修行之尽头。换一种说法,那或许意味着修行之道上的某种尽头,从此便再难更进一步了。这与虎娃自悟大道本源的修行相悖,应非他的选择。

就算知道门户不是通往帝乡神土,而是到达别的地方,以虎娃如今的修为法力,也没有把握能安然穿过。想了想,虎娃又收回了兽牙神器,门户消失,眼前又是一片石壁,他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向回走,又经过了洞府中央的巨坑,犹能感受到千年前留下的毁灭气息,那夔龙曾在此地殒落于所谓的天地大劫。虎娃只有及时飞升登天,才能避过那天地大劫的抹杀。这对于他来说倒是不必着急,时间还很长,至少要再等数百年。

数百年时光,了断人间诸事是足够了,但虎娃在此期间若已将纯阳之元神修炼圆满,修为就不得再进一步,否则便会斩断仙缘,不得飞升帝乡神土,迟早迎来那天地大劫。这看似是个很难取舍的选择,但眼下还是先忙别的事吧。

虎娃将进入仙家洞府的门户关闭,如今巴原上除了他,很难再有人进入此间了。羊寒灵犹守在遗迹的前院废墟中看押着善吒,虎娃招呼一声,带着他们离开了此地。

……

已经四天五夜了,哈洽妖王与云起、贤俊、古令等三人仍缠斗不休,斗法的地点已离开彭山上空百里之外,到达了眉山上空。由于妖墨的遮蔽,这番动静并不为外人所知。

他们怎会跑出这么远?哈洽妖王几次想突围,但云起等三人目的就是要将他困住,哈洽每次向外冲,三位高人结成的阵式也跟着一起动,就是既不拼命也不放人,弄得哈洽妖王极为郁闷。

若哈洽有善吒的本事,说不定能击退夔龙和石屋的纠缠,强行突破妖墨的笼罩,可他的修为毕竟还是差了点,已经快没脾气了。哈洽的任务只是监视虎娃的动静,并及时传出信号,可此刻却什么都做不了,这么纠缠下去,恐怕再斗个四、五天也没结果呀。

届时总有一方神气法力耗尽,斗法也难以持续,可到了那时恐怕什么都晚了。哈洽怒吼道:“你们到底啥意思,烦不烦人啊,别以为我好欺负!”

云起答道:“我等怎敢认为你好欺,三人结阵相留,已是谨慎得不能再谨慎。请稍安勿躁,待彭铿氏大人回转之后,我等自会收手。”

哈洽妖王很纳闷,而且越斗越心虚。照说在这种持久的消耗下,需要多人配合的阵式,便会越来越容易露出破绽,因为每个人的修为不同、想法不同,毕竟不能做到完全地整齐划一,神气法力运转稍有凝滞,阵法就会受到影响。

可面前这三个人却不是,这都斗了好几天了,照说大家都很累了,但他们的配合却娴熟依旧,不仅三个人就像一个人似的,就连那三件神器也像就似被一个人在使用,让哈洽总是寻不着空子。假如这么再斗几天,好像首先挺不住的反而会是他?

正在说话间,虚空中飞来一物,是个滴溜溜旋转的圆盘,穿透了云起等三位高人联手布下的大阵,悬在哈洽身前。只听一个声音喝道:“哈洽妖王,你可认识此物?”

哈洽大惊失色,怪叫道:“它怎么……”

也难怪哈洽有如此反应,这就是白煞赐给他与善吒、星耀等三人的传讯法宝,以仙家神通祭炼,只差一步便可成为神器。他那件法宝还好好地带在身上呢,那么眼前的这件又是谁的?

无论是善吒的还是星耀的,来者能将此传讯法宝夺到手中,肯定都不是他哈洽能惹得起的!

惊骇之下,哈洽一时心胆俱寒,斗法数日后本就神气疲惫,气势稍有一弱,云起等三人便乘虚而入。妖墨席卷而来隔绝神识,他手中的长索缠住了石屋却一时没能将之抽开,耳边只听一声龙吟响起,随即身形发紧感觉一片冰寒,已被那夔龙缠绕。

哈洽再也挣脱不得,哎呦一声便跌落云端。更可气的是,云起等三人的法阵也随之运转,一起从云端落到山谷中,仍将他困在中央。当夔龙松开哈洽时,这位妖王已被制伏,一身神通法力被当场封禁。

妖墨收去,石屋飞回,哈洽的长索也被云起顺手收走了,面前出现了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后生。哈洽并没有见过虎娃,但见云起等三人齐身行礼拜见彭铿氏大人,他也知道来者是谁了,立刻呼喊道:“彭铿氏大人,我并非有心开罪于您,还请饶了我这一次!”

虎娃背手看着他道:“你为何出现在这里,缘由我已知晓。念你在巴原上并无恶迹,要放过你也不是不行,但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吗?”

哈洽赶紧点头道:“我对您并无不利之心,只是奉白煞之命,潜伏在彭山监视您的动向,看您是不是真的已闭关,但我也不知道白煞是什么意思!如今既落在你等手中,我也没什么话好说,若是您能放过我,我发誓永不再与诸位为敌,更不会在世间作乱。”

虎娃冲云起等三人行礼道:“让他将传讯法宝留下,便放了他吧!……多谢三位道友今日相助,他日若有事用得到我,请尽管开口。”

云起等三人赶紧还礼道:“彭铿氏大人太客气了,我等受你的恩惠多多,今日略尽绵薄之力也是应当。彭铿氏大人旦有差遣,也请尽管吩咐。”

古令已经解除了哈洽所受的禁制,冲这位妖王摆了摆手道:“既然彭铿氏大人已经发话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哈洽从草丛里爬起来,神情很是惊诧,面前几位高人斗了好几天才将他拿下,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简单就又把他放了。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彭铿氏大人,您真的就这么放我走了吗?”

虎娃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还想怎样,难道要留下来吃饭?”

哈洽双手献上他的那件传讯法宝道:“这就是白煞所赐之物,与您手中那件法宝是成套的。他托之事,我已尽力,也算完成了承诺,往后不会再参与针对彭铿氏大人的任何事情,至于白煞那里我也自会去解释。但我想问一句,您这件传讯法宝夺自何人之手,那人又怎样了?”

虎娃淡淡道:“得自善吒之手,他已被我收服,正准备闭关思过。至于白煞那里,你就不必去解释了,他已不在人间,我亲眼看着他离去。”

哈洽惊呼道:“白煞宗主已飞升登天?这么快!赤望丘那边知道吗,星煞大人知道吗?”

虎娃:“除此地几人,世人尚且不知,星耀以及赤望丘众弟子亦不知情。怎么,你想立刻去通知星耀吗,需不需要我再将传讯法宝还给你?”

哈洽既有化境修为,当然不是傻子,他虽不知虎娃与白煞之间的恩怨内情,但也清楚自己该做什么,赶紧退后一步道:“我已立誓,不再参与针对彭铿氏大人的任何事情,既在斗法中被擒获,这传讯法宝也便不会再使用。其实就算动用它,远隔数千里也只能传递简单的信号,令星耀以为你已离开彭山。”

虎娃收起那传讯法宝道:“算你知趣,离去之后勿忘今日之言,今日之事也勿再对他人提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