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7章、都是谁教的(上)

少昊有点想笑,但还是把脸板住了,仍然冷冷道:“话说得倒好听,在人间,多情两个字则么写,可都是你教的!……那孩子并非仙路断绝,若他想此时飞升登天,恐也不会来我的瑶池仙境。另外四位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尽可选择,对他而言并无区别。

其实我也很想看看,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。白煞既被他所斩,那么白煞做不到的事情,他能否做到呢?

但这种事,应由他自己选择。我断其飞升瑶池仙境的登天之径,却告诉他,期待有朝一日他能来此与我相见,就是给他的仙缘暗示,令其明白仙家成就不仅止于飞升帝乡神土。可别告诉我,你没存了这种心思!”

仓颉仍赔笑道:“好好好,原来是我误会你了,你并非小心眼,而是暗指仙缘。如今我明白了你的用意,那么我对你的心意,你要到何时才能明白?……在人间,真心两个字怎么写,其实也是我教的。”

少昊突然问道:“你明明已拥有天帝修为,却未证真正的天帝成就。当初真的久是因为我,你才没有开辟帝乡神土吗?”

仓颉低头呐呐道:“这……这还用问吗?若我已开辟帝乡神土,哪还能像如今这样出入瑶池仙境与你相见?”

少昊:“我必须要问清楚。否则你为何不像九天玄女那样,虽未开辟帝乡神土,却视太昊所开辟的帝乡神土为本人的世界,以一身修为打造九重天呢?”

仓颉小声解释道:“可时常与你相见,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我也是为了你的大愿。你斩去一丝执念,同时还带着那不甘的誓愿,再入人间化为白煞,不就是想前行更远,探索天帝之外的修为成就吗?这也是我的愿望,若能有所求证,还可供你借鉴。”

少昊终于笑了:“你成就仙道在我之后,如今修为已不亚于我,若真能更进一步走在我之前、可回头指引于我,再谈你对我的心意吧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面色一变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仓颉似早哟预料,不紧不慢道:“来的是九天玄女,想必是因为理清水之事。太昊来不了,她却可以来找你理论。”

少昊瞪眼道:“理清水的事,应该找白煞算账,与我无关,她又不是不明白。再说了,白煞已在人间被斩,也没什么账好算了。”声音虽然有些凶,但未免有些底气不足。

仓颉笑道:“那理清水,也是太昊所斩的那一丝誓愿所化,企图求证成就天帝之外的大道。可惜此人尚未堪破生死轮回境,就被白煞所害。若说与你无关,事情怎么又会那么巧,这么说,你自己信吗?就算不找你算账,人家还不能来问问?好歹也是白煞也是坏了太昊的事,难免让人猜测你是有意为之。你是不是早想跟太昊捣乱,无意间将这个心思也斩到了人间?”

少昊:“我可不是故意的,事情就是这么巧!白煞出现在人间,就是新生之人,所拥有的只是机缘福报,使他能够踏上修炼之道、并得到我留在人间的仙缘。但如今仔细回想,我在人间时心中也有一丝怨气,为何不是九天玄女而是太昊成为了中华之地的人皇?假如当年是九天玄女登人皇位,我也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不甘,更用不着一生女扮男装,最终为了出那一口气、成为了中华之地的人皇。这一丝执念斩去,重入人间为白煞,这个人可能在有意无意间会给太昊捣乱吧,其中玄妙我亦难言。”

仓颉笑着安慰道:“你不必担心,九天玄女也不会将你怎样。人间的事人间已了,理清水是理清水,太昊是太昊。就像虎娃那孩子斩了白煞,你也不能恼他;白煞害了理清水,太昊也不能恼你。况且我总觉得太昊早有预谋,他在诸天帝中成道最早、亦最擅推演,恐早就想到了什么、未开辟帝乡神土之前就做好了某些准备。理清水出现在巴原,恰好得到了菁华诀传承,率领族人归隐时又找到了太昊遗迹,这些应就是太昊留给他的。

理清水能有那等修为,已经相当不容易。我们都是过来人,清楚修炼哪有那么简单,从头再来,机缘往往已不在,想成仙仍难如登天,更何况超越天帝成就?就算理清水未被白煞所害,前行更远的希望也很渺茫。

偏偏那理清水明明至少可以成就地仙,却让白煞给害了,至于他还能不能前行更远,则成了都说不清楚的事情。但那也不算是坏了太昊的事,白煞被斩更不算是坏了你的事,不是还有一个虎娃吗?

你和太昊留在人间的仙缘,本应分别被白煞和理清水得到,但如今皆为虎娃所得,这对于你们而言其实是一样的,说不定更好。莫不如就看看那孩子究竟能求证多高的成就吧,至少有必要的时候,我还可以去人间看看他、给他一些提点。他的修行,如今已成了你和太昊的愿心所在。”

说到这里,两人突然收声,同时起身行礼道:“拜见娲后!”

有一位少女莫名出现在亭阁中,就似穿越无形的时空而来。很难形容她的容光,约十六、七岁的模样,肤色白皙纯净没有任何瑕疵,披着一件仿佛月华般的长裙,赤着一双玉足。

黑发很随意地披在肩侧,发梢很自然地若盘蛇状,却胜过了世上最精心的雕琢与修饰,她的容颜,或许已不能用凡人所谓的美丽来形容,就算闭上眼睛也很难想象,竟会有此等形容。纯黑色的眼眸,显得有些妖异,但她现身时已敛去了妖异的气息,似是纯净得一尘不染。

她并没有什么废话,刚现身就直接开口道:“白煞被斩,理清水亦殒落。青帝让我来问问——少昊你这边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九天玄女显然并没有纠缠人间发生的事情,就是来问这句话的,而少昊与仓颉却称她为娲后。

少昊答道:“既然羲皇欲问,我当知无不言,只遗憾并无更多收获。那白煞修为,仅至地仙而止,所行也实在有些不堪,令我颇感遗憾与惭愧。”

她口中的羲皇,与九天玄女方才说的青帝是同一个人,都是指太昊天帝。为何会这么复杂,古时就是如此,一位贵人往往会有各种尊号,在不同的场合称呼起来,能让不明就里者听得若云山雾罩,很难搞清楚是在说谁。

太昊名羲,九天玄女名娲,在人间统御四方各部、立国号为华,两人并称羲皇与娲后,始有中华之地与中华之民的概念。追本溯源,他们是中华始祖。

少昊在人间时亦曾为人皇,如今与太昊同为天帝,但当面仍以“羲皇”尊称太昊,以“娲后”尊称九天玄女。

仓颉也躬身道:“启禀娲后,也并非没有收获。虽然白煞与理清水已先后殒落,但他们的仙缘皆被一个叫虎娃的孩子所得。我认为这孩子要比白煞和理清水强多了,羲皇之愿,在他身上更能看到希望。”

九天玄女点了点头道:“理清水消散于天地之时,青帝便有机会对那孩子开口。他已经打了招呼,期待将来能在帝乡神土中相见。我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一声,白煞被斩后理清水亦殒落,但青帝并没有什么失望,也劝太昊不要失望。”

九天玄女对太昊的称呼,并非羲皇而是青帝。青帝在人间有时也并非指某一个人,而是太昊所创立的青帝世系,但若特指一人时,那便是太昊。

炎帝时代的情况,情况亦大致如此,炎帝这个称呼可以是人皇的泛指,也可以是神农的特指。但到了轩辕建立黄帝世系后,后人提到黄帝时,往往就是特指轩辕天帝了。

……

理清水于何时殒落?此事发生在人间,还要从虎娃斩白煞说起。

白煞形神散尽的一瞬间,虎娃莫名听见了少昊的声音。他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,再抬眼望去,眼前什么都没有留下,仿佛白煞从来就没有存在过。白煞在黑白丘仙家洞府中闭关,并没有携带任何神器与法宝,更没有将比翼飞舟带在身上。

虎娃若想救玄源脱困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得到比翼飞舟。而赤望丘传承的两枚比翼飞舟,如今应该都在星耀那里,他就得去斩星耀夺神器。白煞也许早就料到了,所以才会将开启赤望丘秘境的仙家法诀传给虎娃,使他不必一定要去找星耀。

虎娃在原地静立良久,不知在想些什么,目光注视着前方的石壁。足足一个时辰之后,虎娃突然取出兽牙神器向前抛出。就和打开步金山小世界门户的情形差不多,通过兽牙感应到一个空间结点,施法时兽牙便消失了,石壁上出现了一道门户。

虎娃站在门户前延伸仙家神识查探,却发现它似是通往一个没有尽头的空间,一身仙家法力也在飞快地流逝。幸亏他没有冒冒失失地就走进去,及时断开了神识,不禁已出了一身冷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