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6章、相期瑶池(下)

得此法诀后,就意味着虎娃现在就可以去赤望丘打开秘境门户,用不着再去斩杀星耀夺得比翼飞舟。白煞究竟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希望虎娃斩他之后就此放过星耀?或者若星耀见势不妙,给他创造一个能远遁而去的机会吗?

但白煞却并没有表露出这种意思,更没有开口相求,虎娃也就无从得知了。仙家神念随着白煞的形神消散传来,就在那光毫散尽的一瞬间,虎娃却面露震惊之色,一时呆立当场,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他的元神中莫名又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,声音很悦耳,可语气却有些清冷:“你斩了白煞,我不知是该恼你还是该谢你。期待着将来有一天,我能在瑶池仙境见到你。”

这声音似是早已印入白煞的形神中,随着他的形神散尽而传出,又似那女子就在此时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仙家神通手段,于虎娃耳边开口,与仓颉先生方才的声音来得同样莫名其妙。

瑶池仙境?仓颉先生曾给虎娃留下神念心印,有些内容待到虎娃成仙后方能解读,其中就有对历代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的介绍。瑶池仙境就是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听那女子说话的口气,俨然就是以少昊天帝自居!

这是怎么回事,她又是什么意思?虎娃一时很有些发懵,冥冥中却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某条登天之径已莫名被斩断。他将吞形诀修炼大成后,原可随时飞升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此刻那指引却忽然消失了。

也就是说,少昊天帝那里,虎娃已去不成了,只能选择另外四位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谁能有这等手段?看来只能是少昊天帝本人,但那神秘的女子,又为何要这么做呢?

……

象煞太乙童子、神木村的青先生,当年为寻仙缘曾远游西荒以西,深入渺无人烟的苦寒高原。据他所见,巍峨雪峰间有浩海,烟波广袤远胜东海,太乙称之为西海,意为西荒以西之海。虎娃还曾经对象煞开玩笑——既是青先生所命名,何不称之为青海?

象煞所见之西海,状若葫芦,又若珠串,是高原上两座水系相联的大湖。高处的湖为白雪皑皑的群峰环绕,山脉间有一处峡口,每年冰雪消融之时湖水便漫过峡口倾泻而下,在低处又汇流成一座面积较小的湖。所谓小,也与巴原上的东海相当。

象煞首先到达了低处的小湖边,那时他尚无化境修为又无飞天神器,所以只能沿湖岸徒步跋涉,攀登高峰越过那峡口,在山坡上眺望高处的大湖。湖水倒映雪山白云,宛若仙境天池,曾感慨那简直就是世外仙家景象。

而在另一个时空,少昊天帝所开辟的瑶池仙境中,也有着一湖天池,看景象竟极似象煞当年所见。环湖有雪峰耸立,湖岸边有开满奇花的草原,再往远处的山坡上则是翠绿葱茏的丛林。湖岸的一侧,高山离得很远,居然还有一片如丘陵般起伏的沙漠,真是荟萃了天下四时之景致。

隐约可见众仙家出没其间,他们皆呈现心境中最美的形容,各择喜好之处建立洞府,于帝乡神土中永享长生。若一一细观,又会发现飞升此地的仙家中,有很多为妖修,包括不少飞升登天的瑞兽灵禽。这些妖物若放在人间,大都极为罕见,修行有成皆能威震一方。

天池中有岛,还不止一座,能在岛屿上建立洞府者,在这瑶池仙境中的地位皆不低。而湖中最特别的一座岛,瑞彩缭绕若隐若现,隐去时众仙皆不得见,浮现时常有金白之虹光漫天。

此刻这座岛又出现在湖中,却敛去了瑞彩金光,只有祥云缭绕,令人看不真切。岛上有亭阁,在亭阁的二层,可尽赏瑶池仙境美景,有两人对坐,其中一人正是仓颉。

在仓颉的对面,坐着一位云鬓高挑的女子,容颜身姿皆秀媚动人,宛若亭阁外那波光荡漾的一池春水;她的神情却冷若冰霜,好似远处冰川经年不化的雪山。而仓颉看着她的眼神,有点不太好形容,若按凡人的评判标准,竟似有些色迷迷的。

只听仓颉笑眯眯地说道:“白煞在人间被斩灭,少昊,你更有女人味了。”

这句话若传到世间,不知会惊煞多少人。传说中曾为人皇、又证天帝的少昊,竟然是位女子。别说虎娃想不到,古往今来的人们也都想不到,少昊曾为中华之地的人皇,向来都是以男子身份示人,无人知晓竟还有这样的隐情。

少昊冷冷道:“你是来笑话我的,还是来恭喜我的?”

仓颉:“白煞被斩,你那一丝执念已彻底消散,当然值得恭喜。”

少昊瞪了他一眼道:“我不似你!你当年明明曾执掌人皇印,只要举行大典后便可正式登人皇位,却无心为人间天子、传位于尧。而我在人间时却不甘心,同样身为轩辕后裔,德才不弱于人,凭什么身为女子,就不能登临人皇大位?

我自幼便着男装,亦被当作男儿养大,世人皆谓我是男儿身,由此登上了天子宝座,这才得心境圆满。当我成就天帝后,修炼多年,不惜折损修为法力,斩此一丝执念重入轮回,在人间为白煞。

自那时起,我便是此刻之我。当年之少昊,一丝执念已斩去,为今日之瑶池金母,又何需你再来恭喜?”

仓颉:“你当年斩去这一丝执念,我心中颇为欢喜。但斩出缘法化身为人另有玄妙,若那白煞在人间成就仙道,再历天刑雷劫为真仙,便可真正地飞升而归。彼时白煞将不复存,他这一世的见知与神通法力皆融于你身,你看上去不又像是一条汉子了?所以虎娃斩得好啊,斩得太妙了,将你那一丝执念彻底斩灭,回都回不来了!”

少昊怒道:“仓颉,你什么意思,难道是幸灾乐祸吗?”

仓颉赶紧赔笑道:“我怎会幸灾乐祸,难道又说错了什么恼了你,令你不欢喜了吗?”

少昊:“你虽有天帝修为,却未开辟帝乡神土、求证真正的天帝成就。我的斩念神通,你尚未能尽解。白煞确是我当年一丝不甘之执念所化,同时包含着另一种誓愿,那就是超脱帝乡神土之困,不复为少昊天帝。

所以白煞踏过登天之径后却不得飞升,若他有幸渡过天刑雷劫成就真仙,也不得出入任何一处帝乡神土,只有继续前行探索未知。有朝一日他就算拥有天帝修为,亦开辟不得帝乡神土,无法成为另一位天帝。

他是我印证修为的寄望,太昊曾说过,成就天帝不能说错,开辟帝乡神土虽无穷无尽,却也意味着路之尽头。而登天之径所指,或许并非仅此,应有更高的境界成就。所以白煞非我,等同世间另一有仙缘之人,与生俱来便自断他路,将去印证我所未知。

他好不容易堪破生死轮回境刚刚成就地仙,转眼就被那虎娃斩灭、前功尽弃。这怪不得别人,也是他自己找死,但你还想让我心生欢喜吗?”

仓颉却摇头道:“此言差矣,有些机缘于轮回中再难得,白煞能修行到这一步已是奇迹。就算虎娃今日不斩他,你觉得他来日能渡过天刑雷劫吗?你当日行此手段,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斩去那一丝执念,对于印证成就天帝之外的境界,恐也没报什么指望吧?你我都是自人间一步步修炼至今,应清楚世上哪有那么多好事,你斩去一丝执念入轮回新生为人,他就能修炼成仙,还能印证超出天帝之外的修为成就?自古才有几位天帝,我不能说你是痴心妄想,但实情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少昊收起怒意道:“这些我当然清楚,可事到如今,总不能高兴吧?”

仓颉摆手道:“你就得了吧,白煞是你的一丝执念所化,因此在人间有福报能得仙缘。但此人非你,所思所想皆是在世间所沾染的性情,就他那个德行,被宰了亦是活该。你总不至于因此事,而恼恨那个孩子吧?那孩子若是懂事,将来也能明白,人间这笔账算不到你头上,白煞于你而言,就相当于另一个人,只是入轮回新生时带着你所赐的仙缘。但他在世间所行,皆因其本人的所遇所知,非受你之控亦与你无关。他不找你算账是正理,而你怎么也不该恼到他头上。”

少昊:“谁说我会责怪那孩子,令我着恼的人是你!”

仓颉:“你既然这么说,又何必断了他的仙缘指引,令其不得飞升至瑶池仙境?这分明就是赌气嘛!”

少昊盯着仓颉的眼睛,突然冷笑道:“我是女人嘛,就是小心眼爱赌气!怎么了,你有意见吗?”

仓颉厚着脸皮,也笑了:“没怎么,我没有意见,你这个样子,更令我心动。”

少昊啐道:“你没别的正经事了吗,为何总来调戏于我,难道是认为我的脾气太好了?”

仓颉一脸委屈道:“怎能说是调戏,我对你是一片爱慕之心,求结仙侣之缘,你又不是不知!”

少昊冷哼道:“别以为我离不开帝乡神土,就不知你在人间所行,很是风流快活吧?”

仓颉一脸正色道:“少昊姑娘,你怎可如此说我。我游历尘世至今、见证繁花无尽,始终对你一片真心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