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5章、岁月轮转(上)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抖威风的忙你愿意帮,会送命的差事你不干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可是你的修为又太高,把若你放了,他人便很难再制住,着实令我难办啊!”

善吒:“不难办,不难办,你只要开出条件,我能做到的都可以答应。”

虎娃沉声道:“既然你这么有诚意,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。那好,就请你献出玄牝珠吧!”

善吒当即就懵了,若不是已被锁拿,他恐会一扭身蹦到天上去,惨叫道:“这与杀了我有何分别?玄牝珠一失,辛苦修炼数百年的神通法力尽去!再说了,妖王的玄牝珠对你也没什么用,连收存都无法收存,能不能换个条件?”

虎娃冷森森的声音传来道:“不能!至于玄牝珠对我有什么用,用不着你操心,我也自有手段能封印收存,但得你自愿献上才行。以你的修为神通,就算被我锁拿,也并非没有挣扎一搏的余地,我让你自己选。

你若拼得一条命不要,便请自爆玄牝珠与瑞兽原身。哪样就算杀不了我,说不定亦可将我重创。

而你若答应了我的条件,我自有妙法收取玄牝珠却不伤你分毫。你等同被削去了修为法力,但瑞兽原身还在,只要心境平和,重新修炼也比当年简单得多。我还可以保证,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好生修炼,免得有人打你的主意。”

献上玄牝珠,对于很多的大成妖修而言,那是宁死也不会答应的,善吒妖王低声道:“没得商量了吗?若是我不答应,拼个鱼死网破,对你又有什么好处?”

虎娃很干脆地答道:“没得商量了!我还要抓紧时间去斩白煞,没功夫与你啰嗦。我数三声,三声之后便宰了你,你要么赶紧答应,要么赶紧拼命。”

善吒妖王居然不争气地哭了,他哭哭啼啼道:“别数了!你能保证收取玄牝珠不伤我原身,还能保证给我一片安全的福地、让我重新修炼吗?”

眼前这一幕,假如让巴原上的其他人看见,恐怕会惊掉一地下巴。桀骜不驯、傲视天下的善吒妖王竟然会这般没出息,就像谁家受了委屈的小媳妇。虎娃虽然板着脸,但嘴角也不禁露出了笑意,他也差点没绷住啊。

此刻善吒,与人们熟知的那位妖王,简直判若两人,可这仿佛早在虎娃的预料之中。表面狂傲至极的人,未必就不是软骨头,否则善吒当年又怎能被白煞给打服了?

善吒的狂傲无礼,其实和世上很多普通人一样,源于一种自我认知,以及在这种认知的基础上与人相处的准则。他身为天地所化生的瑞兽,自以为比他人更为高贵;他自恃神通强大,便能在人前耀武扬威。

可是这样的人,若换了另一种初境,或立时就变得奴颜卑膝,最牛的面孔下往往都有着最软的骨头。

恃强凌弱者往往都自以为信奉一条准则,那就是软弱者合该受其欺凌。但这条准则本身就有另一层含义,那就在更强大的存在面前,他们也默认应受其欺压,立时变得软弱无能。这种人所谓应受欺压的弱者,表面上看是别人,实际上何尝不是内心中的自己。

尤其对于善吒这种早已大成的修士而言,这是心境决定的,看似判若两人,实则真真切切就是同一个人。

以善吒的神通法力,虎娃对付起来原本也很吃力,假如换做是另一情况,断不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将其制伏。是善吒自己未战先怯,才被虎娃顺势拿下,他尽管身为化境妖王尚有搏命挣扎的手段,此刻却像一只哭哭啼啼的小猫。

虎娃的年纪不到三旬,且保持在十八岁时的形容不变,但不能以凡人的岁月来衡量其见知。他已堪破生死轮回境,早把善吒这种人给看透了。若善吒欲搏命,方才大可祭出玄牝珠自爆伤敌,也就轮不到虎娃此刻将之擒获了。

原本以善吒的神通法力,虎娃根本就没把握取其玄牝珠,甚至还可能受重创,但此刻兵不血刃便得手了。

收起随身空间结界,虎娃的身形又出现在半空,手中提着一只瑞兽。善吒失去了玄牝珠,数百年修炼的神通法力无存,也失去了变化之能。它的原身看似一只硕大的猫,只比豹子稍小,但与方才三丈高、七丈长的样子相比,已是小得不能再小了。

羊寒灵从大江中分开波浪而出,行礼道:“恭贺老爷成功镇压善吒妖王!”她比虎娃先出发离开彭山,藏身于神器大宝磲中,沿大江顺流而下来到黑白丘北麓潜伏,此刻终于现身。

虎娃将善吒与那枚啸山印都扔给羊寒灵道:“你将它暂时放在仙家遗迹的前院,持啸山印守好门户,不得放任何人进来。”

闭关的白煞不得受惊扰,虎娃接下来要做的事,亦不能受人打扰。所以他派羊寒灵持啸山印守门,其实此刻并无他人知晓善吒已被拿下,更没人会跑到这个地方来触霉头。

羊寒灵拎着“温顺”异常的诸犍走入仙家遗迹,心中不禁感慨万分。想当初琮余还在世时,羊寒灵曾到众兽山作客,恰好碰到了善吒妖王。尽管她那时已有大成修为,但善吒妖王的神气威压以及那不怀好意的目光,都令她心惊胆战。

如今岁月轮转,善吒却正在她手中瑟瑟发抖,仿佛可以任她捏扁揉圆。羊寒灵叹了口气道:“善吒道友,你既有化境修为,早已经历真人返璞之劫。如今修为神通尽失,就当再来一次。你的原身无损、寿元亦长久,再用数百年光阴修炼,这未尝不是成就仙道的机缘。”

虎娃已穿过前院废墟,来到那扇拱形的门户前,就连延伸神识查探也会落入莫名的混沌空间。虎娃并没有着急施法破除禁制,就像白煞当初来到这里时一样,他也在门前定坐,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。

一天一夜后,虎娃睁开了眼睛,挥手将一枚“鸡蛋”扔进了门户,他的身形也随之消失。空间门户的另一端,那上古夔龙的仙家洞府中,有一枚“鸡蛋”飞了出来,迎风便长,紧接着“蛋壳”破开,化为一片细碎的光芒,虎娃竟然走了出来。

虎娃并未以仙家神通重新祭炼空间门户,亦未以仙家法力强行破禁,那么做都需要时间,且会惊动正在闭关中的白煞。所以虎娃参悟了一天一夜后,借助了神器的妙用。

这枚石头蛋,从他还是个孩子时起,就在北荒中开始祭炼,突破化境后已将九九八十一枚石头蛋合炼为一,成仙后又将之炼化为神器,并且将另一件法器太极图也合炼其中。石头蛋可展开为剑阵,虎娃未成仙时便可穿行剑阵空间,炼为神器后更是有了空间法阵的妙用。

虎娃凝聚剑意直接破开门户,穿行空间而入。就在他进入门户的通一瞬间,仙家洞府的另一端尽头,太昊天帝曾留下另一道空间门户的石壁前,闭关定坐的白煞突然睁开了眼睛。虎娃事先料得没错,只要他一进来,就无可避免地会触动白煞的元神。

但虎娃不会给白煞更多的反应时间了,当即一招手,那枚石头蛋又凭空浮现,化为一片剑雨穿过洞府、笼罩向白煞的身形。

无数剑光并没有斩中白煞,仿佛有一层无形的护罩在数丈外就将其阻隔,并以白煞身形为中心,朝着四周爆散。白煞已从定境中惊醒,瞬间运转仙家法力虎身,虎娃的剑光被其尽数化解,他本人也站起身来。

三里外的虎娃大喝一声,有一黑一白两柄巨斧自消散的剑光凭空而现,旋转相抱如球,绞斩白煞。

仔细看那又不似巨斧,更像两条蛟龙或游鱼,为天地间的阴阳二气盘旋,虎娃将所有的神通法力凝炼为最简单而纯粹的攻击。白煞转身发出一声清啸,尽力朝天挥拳,正砸在这阴阳相抱的太极图中央。

自古传说,天地源起混沌,混沌中生清明,始有阴阳,阴阳蕴变化,始生万物。而白煞这一拳与阴阳二气相击,爆发的神通法力仿佛时光倒转,重新泯灭为一片混沌。不论是五官感应还是仙家神识皆一无所见,仿佛一切皆化为了虚无。

虎娃偷袭、白煞护身,两人之间的斗法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,随即便已结束。他们并没有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,大战几天几夜方分出胜负,那也不叫偷袭了。白煞的清啸犹在洞府空间中回荡,他本人则静静地站在那里,朝天挥出的手臂已垂下。

白煞的视线仿佛能穿过洞府中的殿堂建筑,望向远方的虎娃。而虎娃已收了神通法术,正在款步走来,每一步走得都是那么从容洒脱,似在虚空中凌空而行,终于来到白煞的身前站定。两人看上去皆是毫发无伤的样子,但方才那一击之斗法,其实结局已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