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4章、镇妖王(下)

善吒妖王看见来的竟是虎娃,当即又是一怔,哈洽妖王明明守在彭山监视,怎么虎娃无声无息间就突然出现在眼前了?紧接着就他发现了不对,因为前方的大江和身后的黑白丘于视线中消失了,周围只是迷蒙一片。

这是虎娃开辟的随身空间结界,将他和善吒妖王皆笼罩其间,在这一刻,相当于他们已消失在这个世上,来到另一片似是本不存在的天地中。开辟随身空间结界,几乎是仙家的“必修”神通,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打造空间神器、进而开辟仙家洞天。

这只是一种临时施展的仙家手段,只要神通法术一收,这片空间结界也就不复存在,但暂时困住善吒妖王是足够了。凡人置身其中几乎无法向外界传讯,它至少能隔绝传讯法宝的妙用。

所谓传讯法宝,也是一种特殊的成套感应法器,最常见的祭炼手法,不仅要用到特殊的天材地宝,还要融入祭炼者本人的精血。以虎娃的手段当然也能打造传讯法宝,但以精血炼器会损及修为,类似于受伤,虽然还可养好伤势,可虎娃并不喜欢这么做。

使用传讯法宝传送信息,也需要耗费大法力,距离越远所耗法力就越剧,所以往往只能传达某种最简单的信号。将这一套法器分由几人携带,施法催动时各有感应,根据事先约定好的信号,从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云起这个炼器狂人,在突破大成修为后试制了一套传讯法宝。这套上品法器共分三件,他和古令、贤俊各携一件,只要一人催动,另外两人都有感应。所谓的信号也很简单,就是传入元神的鸣响,响一声、两声、三声分别是什么意思,三人之间都有约定。

至于连响十声以上是什么意思,那就没必要约定了,因为以他们三人的修为法力,想远隔千里传信,顶多只能连续催动九声。云起这个人爱琢磨,又想到以鸣响的长短变化和组合,来传达更复杂的信息。

但是鸣响声出现长短变化,施法的难度更高、消耗更大,通常只能连响四声而已。就是这有变化组合的长短四声,所包含的信息量却大多了。他们三人如今正在研究这些呢,所传达的信号含义,也只有他们三个自己才能听懂。

有了传讯法宝,云起也做了各种试验,包括测试传信距离和施法难度的关系,比如在什么情况下传信会被隔绝。结果发现,假如隔着仙家洞天结界,传讯法宝是不好用的,比如一人在步金山小世界内,而另一人在步金山小世界外,则传讯法宝无效。

关于这个问题,云起还曾特意请教了虎娃。据虎娃研究,想现实仙家洞天结界内外的传讯,须用更特殊的手段,要么祭炼与洞天结界融为一体的感应神器,要么通过仙家空间法阵产生某种感应。

这个探究结果很重要,因为黑白丘仙家洞府,也是一处独立的仙家洞天结界。外界发生了什么异动,他人无法使用传讯法宝通知白煞。虎娃不给哈洽与善吒使用传讯法宝的机会,更不能让善吒再跑进洞府直接惊动白煞。

善吒见到虎娃便是一怔,随即气势汹汹地吼道:“怎么是你!你为何离开了彭山?”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便欲催动传讯法宝,又问道:“哈洽呢,你将哈洽怎样了?”

虎娃没有半句废话,祭起摩云鞭朝善吒妖王当头打落。被虎娃重新祭炼的摩云鞭,还保留了一点竹根的样子,共分十八节,打落时就似一座高耸的山峰倾颓。善吒怪吼一声祭出了啸山印,金色霹雳连连炸裂,摩云鞭在虚空中镇住了啸山印。

善吒妖王神通强大,祭起啸山印也算挡住了虎娃的奋力一击,却变色道:“你,你……你怎么也成仙了?”

方才见四周的场景变换,仿佛已置身于莫名的天地,善吒妖王以为虎娃是施展了某件带有空间法阵妙用的神器。不料紧接着摩云鞭当头打来,虎娃怎么可能又同时祭起另一件神器?善吒妖王不傻,他已反应过来这是仙家手段,简直不敢相信。

虎娃冷笑道:“难道天下只有白煞一人能成仙吗?”话音未落,身形便从原地消失。

善吒暗道不好,啸山印已被摩云鞭镇住,他再想施展其他手段已来不及了,就地一滚化为三丈多高、七丈余长的瑞兽诸犍原身,前额神目张开,神光迸出就欲破开空间逃遁。

虎娃成仙后才清楚,九境修为并非无敌,只是拥有了凡人所不具备的无尽寿元、近乎不灭之神魂、更精妙的仙家手段,但对付善吒妖王这种高手亦并非稳操胜券,假如再来几个与善吒妖王修为相当的对手结阵,虎娃也得落败。

但恰恰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,虎娃才没有失望,反倒更有信心斩杀白煞,推己及人,白煞也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强大。既然打算偷袭,虎娃与善吒妖王必须是速战速决,防止意外惊动正在闭关的白煞。

假如虎娃拦阻不及,瑞兽诸犍的目中神光说不定真能破开这临时布下的空间结界。善吒妖王向外遁走时,刷子般的长尾奋力身后一挥,以阻截虎娃的追击。

可是长尾刚刚挥出,却陡然在空中顿住了,这不是空间锁困之术,而是被虎娃伸手直接抓住了。瑞兽诸犍蛮力惊人,可是虎娃的力气也不小啊,少年时便将武丁功修至极致之境,后来又修成吞形之法拥有猛虎、金兕、蛟龙之力,兼有山魈之诡异、駮马之迅捷。

虎娃未成仙之前,曾徒手抓住迎面狂冲的駮马与金兕独角,如今更有仙家神力,攥住了逃遁的诸犍长尾。

在自己所展开的随身空间结界中,虎娃可以随意穿行,此刻仙身已化为数十丈高,那硕大的瑞兽在他手中就似一只小猫。善吒妖王觉得尾根一紧,还没来得及反应,身子就被抡了出去,“嘭”的一声正砸在他自己祭出的啸山印上。

啸山印已展开,就似一座小山在虚空中抵住摩云鞭,善吒妖王遁走时也没有将它收回,否则摩云鞭就会打下来。善吒是一时慌乱,只想着脱困冲回黑白丘仙家洞府给白煞报信,让白煞来收拾已成仙的虎娃。

天地所化生的瑞兽,修为果然强悍,被虎娃抡起来用后背砸在啸山印上,居然没有皮开肉绽、筋断骨折。善吒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甚至没有受太重的伤。但啸山印被砸飞了,瞬间脱离了善吒的掌控,重新化为一方小小的石印被虎娃收起。

善吒妖王刚想挣扎,扭头欲以目中神光去射虎娃,虎娃的另一只大手向下一压,牢牢地掐住了它的后脖子,同时拽着尾巴猛然发力。善吒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被抻散架了,赶紧喊道:“上仙饶命!”

这声求饶一开口,神通法力为之一泄,善吒便真的像只猫一样被虎娃数十丈的宏伟金身拿在手中,已无反抗的余地。虎娃冷笑着问道:“善吒妖王,你怎么不凶了?”

善吒妖王此刻比小猫还老实,脑袋低俯道:“你已成仙,我斗不过。咱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更没必要拼死拼活,什么事都好商量嘛!”

虎娃:“哦,你想和我商量什么?”

善吒带着哭腔道:“彭铿氏上仙,你想要我干什么?”

虎娃:“请你先告诉我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善吒妖王老老实实地答道:“我受白煞所托,在这里守护仙家洞府。如果接到哈洽或星耀的传讯,就立刻通知正在闭关的白煞……”

这位妖王一开口,就把什么都交待了。白煞炼了三件成套的传讯法宝,而且就是以善吒妖王的瑞兽精血炼制,善吒与哈洽、星耀各一件。若是虎娃走出彭山,哈洽就会发信号,善吒与星耀的感应法器便会发烫嗡鸣。

白煞是看虎娃在彭山中没有动静,才正式闭关的。以善吒的修为,其实也进不了白煞的闭关之地。但白煞闭关前传了善吒一套法诀,必要时对那空间门户施展,虽然打不开门户,却能触动白煞的元神,令他从容地离定出关。

白煞并不认为虎娃会直接杀到黑白丘来,这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,而且说不定巴原上还会有别的而变故呢。

问明白详情之后,虎娃又笑道:“受人之托,便忠人之事。你这么做,算不算违反了对白煞的承诺呢?”

善吒大叫道:“当然不算,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!白煞要我守门我就守门,你来到这里我便现身阻拦,发现不敌就欲脱身逃遁给他报信。但是你更厉害,我没跑掉啊!……我并没有答应过白煞,被你抓住了不能说出实情。再说了,我只是给个面子为他效力,也没打算把这条命都赔给他啊!”

虎娃冷哼一声道:“你真给白煞的面子!能否告诉我,你为何要为他效力?”

善吒嘀咕道:“不服不行啊!当初我神通大成,便打算到巴原上扬名,不料还没走出蛮荒便撞在了白煞手里,结果就和今天差不多。他只要我办些事情,还有很多好处,你说这让我怎么拒绝?……上仙,你怎么才能饶了我?我不知你和白煞之间有何恩怨,总之我发誓,绝不再掺和便是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