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4章、镇妖王(上)

白煞所做的某些事就算再不堪,但他毕竟已是仙家高人,不是睚眦必报的市井无赖。在彭山中被斩的那具仙家阳神化身,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就相当于他本人,代表了纠缠某段恩怨往事的那个白煞。既已了断,便相当于那段往事与现在的他已无关。

若白煞真地说到做到、言出法随,玄源和虎娃分别在赤望丘与彭山中闭关十年,心境中的往事牵绊对于他而言也就真的斩断干净了,甚至能求证某段次第的修行圆满。

这或许只是白煞的一厢情愿,但从他本人的角度,如今确实就是此等心境。可是正如少务所说,虎娃并没有答应白煞什么,白煞不去找他,他也可能来找白煞。

白煞眼下需要闭关,而且需要一个绝对不会受打扰的地方闭关,那么黑白丘中的上古仙家洞府则是最佳的选择。穿过前院到达洞府主体的那道空间门户,须有仙家修为才能打开,这就决定了除了他,如今的巴原上没有别人能进得来。

白煞这么做,防的不仅是虎娃,也包括剑煞、命煞等世间高人。以虎娃如今的身份背景,所代表的势力可不仅仅是他本人,大可拉出一支队伍打上门来,所以将玄源困于赤望丘秘境中,也是必要的挟制。

白煞的安排尚不仅仅如此,他还在彭山外派了高人监视,又在黑白丘仙家洞府的前院安排了另一位高人守护。

闭关修炼,究竟能不能受惊扰?当然最好不要,若真的遇上了,则要看是什么样的定境、又是什么样的惊扰。有些定境是可以随时被打断的,但有时也意味着这段时间的修炼前功尽弃。除了生死轮回境等极特殊的定境,入境修炼的高人也是能唤醒的。

但是唤醒闭关入定者,也是很有技巧的,比如用温和的手法触动其元神,或者按照某种事先约定好的方式,使其人在定境中自然醒来。若是遭到了突然袭击或者恶意的元神冲击,则很可能形神受重创,甚至殒落当场。

当年的理清水,便是遭遇了这样的意外变故,否则以他的修为法力,在正常情况下放手一斗,未必一定会输给白煞。少务给虎娃的建议便是——突然偷袭!

少务并不清楚若无仙家法力,根本就进入不了白煞闭关的上古仙家洞府;但巧合的是,少务同样不清楚虎娃其实也已经成仙。

白煞分别派人在彭山、黑白丘、赤望丘中或监视或警戒,主要防的不是虎娃能闯进黑白丘找到他,他也不认为虎娃有这个本事,而是防备虎娃带人去赤望丘解救玄源。届时星耀若挡不住,他得到消息便可随时出关阻止。

几个月过去了,彭山中并无动静,对于巴原上流传的说法,虎娃也始终没有公开现身澄清,看来就是一种默认的态度,他已经闭关了。既如此,白煞也安心闭关入定,恢复被斩去的修为法力。——此事亦如少务所料。

……

少务离开彭山幽谷时,随行的亲卫们都看见主君沉着一张脸,似是很意外又很失望的样子。少务几乎都不用装,他的心情的确如此,至于原因就很难说了。后来有人追问少务,彭铿氏大人究竟是怎么了?却遭到了少务带着怒意的呵斥,并下令众人都不要再问。

在外人看来,显然是因为虎娃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闭关十年,少务对此也很不满。

如今巴原各城廓都在筹备着今年的国祭大典,庆贺巴国再度一统;各宗门都派人到赤望丘致贺、恭祝白煞成仙;而赤望丘众弟子又忙着在各地建造分宗道场。一派百年所未见的喜庆祥和气氛的中,涌动的暗流则少有人知。

虎娃在彭山幽谷中又闭关了三个月,看似他仍会继续闭关直至十年。他在祭炼神器,又做了很多准备。少务走后没几天,他的伤势就痊愈了,做出了决定便意味着心神已定。

三个月后,一道流光飞出彭山幽谷,虎娃看似并未掩饰自己的行踪,神气波动特征也很好辨认。他仿佛是以最快的速度径直飞往东方,若划过天空的流星、闪电。虎娃一动,彭山中立刻就有人也动了。

虎娃的封地周围,有很多修士亦在周围的山中结庐而居,其中有一位高人已潜伏在此好几个月了,他便是曾跟随白煞进入黑白丘上古仙家遗迹的哈洽妖王。

哈洽妖王飞上云端欲截住虎娃的去路,想喝问他为何离开彭山,同时已准备好施展大神通传讯。哈洽妖王携带了一件很特殊的传讯法宝,为白煞所赐,守在黑白丘的善吒妖王和赤望丘中星耀手中有同样一件。

哈洽迎面截住了虎娃,却发现虎娃的身形突然爆散成一片黑雾,雾气中飞出一条张牙舞爪的夔龙,这才陡然反应过来,自己一不小心已中了暗算。他在山中看见那道流光飞去的瞬间,就被另一位高人所展开的元神化境偷袭了,此刻已置身其中。

能施展元神化境,要么施法者本身已有化境修为,要么借助特殊的神器。偷袭哈洽妖王的是贤俊先生,展开的元神化境正是神器妖墨的妙用。在这种情况下,高空上发生的斗法并不为外人所知,除非哈洽妖王能突破妖墨的笼罩。

若只是贤俊先生一个人,当然不是哈洽妖王的对手,但他还有另外两名同伴古令和云起。妖墨中扑出的那条夔龙,便是古令祭出的神器夔角;紧接着又有一座“小山”朝着哈洽妖王当头砸下,那是云起祭出的石屋。

三位高人各持一件神器,结成阵势困住了哈洽妖王。哈洽妖王抽出一根长索,在空中挥出圈环,显得极有韧性,法力激荡间抽开了石屋、逼退了夔龙,怒喝道:“你等为何出手暗算于我?”

云起反问道:“你潜伏于彭山中窥探,意欲对彭铿氏大人不利,反倒还责问我等?”

对话时斗法可半点都没放缓,石屋又横向砸来,夔龙紧接着再度扑上,让哈洽妖王无暇他顾,更不能冲破妖墨的封锁。哈洽妖王喊道:“我只是想问问彭铿氏大人,为何不在彭山中闭关?”

云起又答道:“彭铿氏大人是否闭关,与你何干?他早知你意图不轨,交待我等将你困在此地,不得拦他去路,也不得向外人传讯。你想干什么我等心中清楚,不知你受了那白煞何种蛊惑,竟甘心为他卖命,今日亦想劝你迷途知返。”

哈洽妖王:“就凭你们?”

云起坦然道:“是的,就凭我等三人!彭铿氏大人并未要我们取你性命,只想把你困在此地。但你也得知趣,不要逼我们出杀招。”

哈洽既称妖王,已有化境修为,就算不能与巴原上其他化境高人相比,但也非云起等人所能敌。云起他们三个,一对一谁都不是哈洽的对手,可他们相比山野妖王,有更扎实的修炼根基,掌控的神通法术也更为精妙,且各有一件妙用威力强大的神器。

若是换做另外三位大成修士,各持一件神器可能也困不住哈洽妖王,可偏偏这三人的配合实在太娴熟了,简直就跟一个人似的。他们祭出的三件神器系出同源,皆是黑白丘中那条上古仙家夔龙所打造,联手对敌当然威力更添。

更重要的是,三人之间几乎心意相通,每件神器的神魂烙印,他们皆共同掌控,对同伴所施的妙法心有灵犀,结阵相斗几乎没有任何破绽。哈洽妖王挥动长索左冲右突,始终摆脱不了夔龙与石屋的纠缠,被困于妖墨之中。

云起等三人也不与哈洽妖王拼命,就是将他困在这里不得脱身,更重要的是无暇向外界传讯。哈洽妖王从一开始便中了暗算,祭出长索斗法后,就无暇再使用传讯法宝了。而且也能看出来,哈洽虽然在此监视虎娃的动静,但也不想因此赔上自己的性命。

哈洽妖王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轻松的差事,没想到却是今日的局面,对方三人却如此难缠,这么斗下去,十天八天也难出结果呀!若凭借蛮横的修为,不顾一切的搏命冲击,哈洽妖王说不定还真能脱困,但是他犯得着吗?

假如斗法中神气法力耗尽,或者在脱困时身受重伤,也难以再催动传讯法宝通知千里之外,那样哈洽妖王不仅完不成任务,反而可能将自己搭进去。别忘了此地可是彭山,能对他出手的可不仅只有眼前这三位修士。

就在这四位高人于云端上缠斗不休时,虎娃已来黑白丘北麓。彭山是虎娃的地盘,想在暗中查出潜伏的哈洽妖王,倒也不算太难,难的是如何阻止哈洽妖王传出消息,所以他才请云起等三位高人帮忙。

虎娃早已打听清楚,在黑白丘中为闭关的白煞守护门户的,就是善吒妖王。

当初众高人跟随白煞共探上古仙家遗迹后,白煞便关闭了那道空间门户,谁也进不了后面的洞府主建筑。但那洞府遗迹的前院废墟仍在,后来还有不少修士前往查探,有人意外受伤或殒落,也有人有所收获。

但白煞成仙的消息传开后,善吒妖王便守在了黑白丘北麓,驱赶所有企图再进入仙家遗迹的探险者。理由很充分,因为白煞在洞府深处闭关,闲杂人等不得打扰。其实用不着善吒妖王守门,只要放出这句话,恐怕也没有人会打扰。

虎娃在那崖壁前方的半空中现身,用小妖叽咕的声音开口喝道:“善吒,你这个人形畜生!任什么堵住仙家遗迹门户,此地难道是你家的吗?”

善吒察觉洞府遗迹外有人赶至,正想看看究竟是谁还这么不知好歹,冷不丁听得此言,立时勃然大怒,低吼一声便飞身而出。以这位妖王眼高于顶的狂傲脾气,哪能容人骂他是人形畜生,他最受不得这种激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