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3章、好兄弟(下)

少务:“师弟难道想立刻离开彭山,前往黑白丘再斩白煞?”

虎娃:“我若不得师兄点醒,还不知拖多久才会走出彭山,恐正中白煞下怀……是的,我要追到黑白丘中宰了他,越快越好。”

少务:“你有把握吗?他毕竟已经成仙了!”

虎娃:“仙家神通法力确实非凡,但他如今实力大损,我若错过这个机会,恐再难报仇……少务师兄,想当年在武夫丘时,我能劝你不要下山、只做个山中修士吗?”

少务也知此事不可劝阻,想了想,又开口提醒道:“你不要太过着急,可稍稍再等一段时日。若你依白煞之言,果然在彭山中闭关不出,他才能安心闭关。他既有缓兵之计,你亦可施诱敌之计,当他放下防备之时,你再突然发难。若如你所说,白煞想彻底恢复修为至少需要好几年,那么多等几个月功夫倒也无关大局,只是不能拖得太久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师兄妙计,我也是这么想的,而且恰好需要闭关一段时日,不仅彻底养好伤势,也要祭炼一番法宝。”

少务:“我还要提醒你,白煞若闭关入定,就不会给你偷袭的机会。他必然会在彭山附近派高人监视你的动静,闭关的洞府门外,也必然另有高人把守。无论你是走出彭山,还是进入黑白丘那处上古仙家洞府,都可能被人察觉,他们应可随时唤醒白煞。据我如今掌握的情况,赤望丘五老正率各自的亲信传人在巴原上兴建道场,弟妹玄源被困于秘境之中,而星耀在宗门道场坐镇。不知白煞还能派出什么样的高人,但无论如何师弟必须谨慎行事,别给他们通风报信的机会。”

虎娃:“我一定会注意的,也请师兄放心,今年冬至的国祭大典,我也一定不会错过。也要请少务师兄稍做配合,出去之后不能将此消息泄露。”

言下之意,他要在今年冬至之前便到黑白丘去斩了白煞、再到赤望丘去救出玄源,那么便意味着半年之内就会动手,这倒与少务先前的建议相符。

少务拍了拍虎娃的肩膀道:“我当然知道怎么配合你,师弟就放心把……既然已经有了决定,那就要做十足准备,一旦发动便要令白煞措手不及!”

少务终于告辞离去,人已经到了门前,却停下脚步面现犹豫之色,突然一咬牙转身又走了回来。他伸手从胸前解下贴身佩戴的一枚饰物,递给虎娃道:“小路师弟,这是武夫大将军所留的剑符,为他成仙后所炼制。你将此物带在身边,斩杀白煞应更有把握。”

虎娃方才已向少务行大礼致谢,而此刻却站着没动,神情有点发愣,眼睛渐渐却湿润了。虎娃当然知道这枚剑符的来历,在武夫丘中已传承了四百余年,是少务离山时,剑煞特意交给他的。

虎娃上前一步,托住了少务的手,用力将那枚剑符又握回了他的手心道:“小俊师兄,你要记住,这枚剑符绝不可离身!它不是拿来用的,只是一种威慑,不仅是你最后的防身保命之物,也是守护心神之物。师弟我自幼屡有奇遇,并不缺杀伐神器。”

少务如今贵为巴君、拥有整座巴原的江山,但无论再封赏什么宝物财货,恐怕都不能令虎娃动心了。虎娃唯一能看得上眼的东西,也许只有他贴身佩戴的这枚剑符,而真正能打动虎娃的,则少务是送上剑符所意味的兄弟之情。

少务为君日久,这么做也可能是一种笼络人心的习惯,因为他清楚虎娃的脾气,不太可能将对自己意义这么重要的剑符真的拿走。可是他能拿出来,就已经很不简单了,也做好了虎娃真会收下的准备。

仙家亦有动容、动情、动心、动念之时,虎娃又取出一,枚带着黄白相间条纹、色泽温润的石头放在少务手中道:“这是我新得的一件空间神器,留在手中亦无大用,今日就送给师兄。师兄若自己用不着,亦可当做传国器物收存。”

虎娃不仅感动,而且心怀歉意,因为有些情况他并没有告诉少务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本人也修炼成仙了。这并非不信任,而是他要避免出现任何意外,这个消息暂时不能让任何人知晓,这才是他出其不意斩杀白煞的最大倚仗。

送给少务的那枚空间神器,确实是虎娃新得,他却未告诉少务这是自己亲手所炼制。虎娃成仙后的这段时日,除了在彭山中布置多重杀阵以待白煞,也在巩固仙家修为。他未成仙之前,就曾听闻仓颉先生讲授打造空间神器、进而开辟仙家洞天的玄妙,对此感悟最深。

因此成仙之后的修炼,他首先就以打造一枚空间神器为印证。打造这件神器的材质,取自啸山君洞府的石壁,那是经仙家法力炼化过的天材地宝。虎娃当年脱困后将凿取的石料尽数收存,如今正可取用。

堆积如小山般的天材地宝,并无丝毫浪费,最终只打造出这么一枚空间神器,看上去就是寸许大小的一块石头,其中的神器空间有数十丈方圆。

这并非虎娃所祭炼的第一件神器,他离开蛮荒之前,就曾借助太昊天帝在遗迹祭坛中封印的仙家法力,将很多采自不死神药的材质打造成了神器。

但那时虎娃只有四境修为,借助了太昊天帝的仙家法力才能成功。如今这件用以练手的空间神器,则是虎娃成仙后独力打造的第一件神器。他既送给了少务为传国之器,当然不带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只要大成修士拿去祭炼一番便可掌控。

打造神器成功后,虎娃却暗暗心惊。如今他本人已经成仙,却更看不透太昊天帝当年留于遗迹祭坛中的手段。换做虎娃本人,绝对没那个本事将仙家神通法力封印于某地、能帮助一位四境修士炼成神器。

虎娃自称如今的修为是九境,而太昊所展示的境界,则远远超出了这所谓的九境之上。尽管虎娃今日尚不能解其玄妙,但有了那番切身经历,便是至为难得的感悟机缘,待到他修为境界更高之时,这或许便是窥见天帝成就的一丝契机。

白煞对太昊遗迹感兴趣,那里最难得的“宝藏”,恐非仙家阵法、亦非不死神药或者那兽牙神器,而就是太昊天帝封印于祭坛中的一丝仙家神通法力,尤其是借助这仙家神通法力所展示的玄奇境界。

如今那祭坛中封印的仙家神通法力已耗尽,就算白煞找到太昊遗迹,也得不到这最珍贵的仙家机缘了。它竟然属于当初一位年仅十四岁、只有四境修为的孩子。

少务终究没有将那枚剑符送出去,反而带走了另一枚空间神器。少务走后,虎娃望着那片竹林,在院门外站了很久。当黎明到来之时,他的眼神越来越明澈、越来越坚定,转身走回了洞府中。

……

虎娃是参照太昊遗迹中的阵法,于竹林中布下的十二根晶柱;而那些晶柱也是上古仙家留下的布阵宝物,布阵的虎娃亦有仙家修为。他思虑再三,终于确定了一件事。那就是当时走入阵中的白煞,不可能看穿他的修为,更不可能想到他如今亦已成仙。

太昊遗迹中那十二株龙血宝树,就是一座大阵的阵枢,其神奇之处虎娃早有领教。野外的龙血树往往只生长在干旱炎热的地带,但太昊遗迹却在冬季严寒的高原上,而且那些龙血宝树就生长在莲池边,这显然是仙家手段。

虎娃是被盘瓠带到太昊遗迹的,钻进周围一片茂密的怪扭树丛,才发现那里是高原上的一座小盆地。龙血宝树尽管很高大,但因为地势的关系,展开的树冠恰恰与那怪扭树丛平齐,从外面看上去就像一整片灌木丛。

虎娃当时没有发现任何禁制,一人一狗就这么钻了进去。

可是若不亲自走入其中,哪怕以仙家神识扫过,也根本发现不了那里的异状。想要找到太昊遗迹,首先得知道它大致在什么地域,然后一寸寸地搜索,才有可能发现。若不知道其大致的范围,茫茫蛮荒群山绵延无尽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白煞肯定在北荒一带搜寻过,结果当然是没有发现。而巴原自古便有传说,北荒中有太昊天帝留下的仙家遗迹,说不定还有已成仙的修士亦曾前往搜寻,但皆无所得,由此可见遗迹中的阵法玄妙。

隔着虎娃以十二根晶柱布下的法阵,相信白煞也判断不了他的修为,这一点至关重要!经少务点醒,虎娃又确定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,白煞如今可能修为大损、须闭关恢复。

如今的少务,经历了一系列大风大浪后,已成长为巴原上最出色的兵法家与战略家,说是权谋家也行,他与虎娃一起做出的判断大致没错。

白煞本人并没有受伤,但的确被削去了近半修为,至少要潜心修炼数年,才能恢复当初的神通法力。至于那具仙家阳神化身,被斩就是被斩了,已没有必要再重修,它被斩灭,就相当于白煞与曾经的往事已做出了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