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2章、一切尽在掌握(上)

玄源淡淡道:“你争不争夺宗主之位,与我无益无损。我当年负气离山,是替我师尊参寥感到不值;今日愿成为一下任宗主人选,也只是为了守护我应守护。至于你的修为如何、想对谁证明,与我无关。就算你与白鳞一样已成仙,亦不会令我高看一眼。”

星耀:“师妹,你何苦如此态度呢?”

玄源:“我一向如此,你废话少说。”

星耀欲言又止,已没得废话好讲了,只得说正事:“师妹可知,你从参寥师叔那里继承的比翼飞舟,便是赤望丘的宗门信物。此物在宗门中有两枚,向来由宗主和监察长老分别执掌。监察长老平日身份不显,却有监察宗门、护持传承之责。”

玄源:“师尊当年将比翼飞舟传给我时,隐约也曾提过,看来他亦担心赤望丘有一天说不定会毁在白煞手中,所以寄望于我。但我执掌比翼飞舟的这些年,它所象征的身份与职责便没人再提起。白鳞的声威如日中天,看来是认为没必要有什么监察长老。”

星耀也不与她纠缠这些,伸手道:“那师妹是否知晓,比翼飞舟亦是开启赤望丘秘境门户之物。如今你已是下一任宗主人选,宗主不在山中时,秘境中的一切就该由你掌控。请将你那枚比翼飞舟借我一用,我为你演示如何开启门户。”

玄源取出寸许大小的核舟扔给星耀道:“我知比翼飞舟有此妙用,却不知赤望丘秘境门户在何处,早想入内一观。”

星耀接过比翼飞舟展开于半空,半转身道:“师妹请登舟。”

玄源登上比翼飞舟,星耀亦跃上船头向前一指,这艘硕大的飞舟便在云端向前冲去,竟直接撞入了陡峭的山崖中。须有秘法才能进入秘境,否则那就是普通的山崖,凡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仙家洞天所在。比翼飞舟从天而降,落在另一片天地中。

人站在平地上,所望见的地平线大约只有两里多远。五十里方圆的秘境,也显得广袤无边,至少比黑白丘中的那座仙家洞府大多了。

步金山中的仙家小世界有八百里方圆之广,但那是六位上古仙家祖师耗时近千年合力开辟,而此地是少昊天帝在短短数年内独力打造,可见其修为手段。

星耀收起比翼飞舟,玄源终于踏足秘境天地,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她却莫名觉得有些眼熟。秘境中的山川地势,颇似赤望丘外被称“仙城”的那片山谷。

东边生长着不高的灌木,数丈到十余丈不等的岩石林立,大型巨岩中隐约可见若干人工凿建的洞府,应是历代宗主的清修闭关之所。西面的植被比较茂盛,有缓和起伏的山脉分布,能见珍禽异兽出没的身影。

立足之地是一片草原,不远处有清澈的溪流经过。草原上生长着很多奇花异草,拿到外面皆是难得的珍贵药材。溪流不止一条,呈扇面形撒开,都发源于远处的一座高坡。

高坡所在的山峰位于秘境中央,坡上有一处平底并无杂草,只有一株纤细窈窕的树,高不过丈余,枝桠在树干离地五尺处向上展开,枝叶带着玉质的光辉、玲珑剔透,便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琅玕玉树。

翡翠色近乎半透明的树叶,五片并生环绕中央一花,花谢后结出拇指肚大小珠状的果子,便是琅玕果,又称仙玉果。这棵树上的琅玕果大多呈乳白色,总计不过数十枚,大多挂果不超过三十年,恐怕要再等数十年才能完全成熟,已成熟能取用的不过数枚而已。

很显然,当初树上成熟的琅玕果已经尽数采取,这些尚未成熟的不死神药,大多是二十多年前刚刚凝结的。算算时间,与白煞登上树得丘之时恰好吻合。也就说白煞前往树得丘时,秘境中的成熟的琅玕果基本已被摘完,但他在那里又得到了不少不死神药。

树下有白石一块,形如卧虎,其背恰可容人端坐,为当年的少昊天帝所留。走到近前,琅玕玉树的辉光洒落,玄源的心神不禁融入这片天地的气息中,向着那白石行了一礼。

这片秘境并非荒芜的天地,生灵之气精粹而纯净。这株琅玕树,是秘境生机汇聚流转的中枢,而树下的白石,亦相当于一枚传承玉箴。

所谓传承玉箴,其材质未必一定是玉;而所谓玉,润泽之美石而已。常见的传承玉箴打造得都很小,至少也是上品法器,为了便于携带收存,其妙用就是能承载御神之念。而这块卧虎白石亦有类似妙用,坐在琅玕树的清辉中入定,能得到当年少昊所留的仙家传承指引,还有赤望丘历代宗主的修炼心得。

一般的传承玉箴,若封存其中的法力未得补充而耗尽,其承载的信息也会消散。可是此地这块白石,只要琅玕玉树凝炼天地间生机菁华不绝,其传承神念便不绝。它还不仅起到传承玉箴的作用,定坐其上可施展感应妙法,从而察知赤望丘宗门道场中所发生的一切。

就在玄源行礼、心神沉浸于秘境天地之时,星耀却突然化为一道流光射向天际,转瞬消便失不见。他并没有展开比翼飞舟穿越秘境门户,但也没有将比翼飞舟还给玄源。玄源走到琅玕树下的这一瞬间,不会关注星耀几乎是必然的,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。

若星耀重新祭出比翼飞舟,玄源立刻就能有所感应,但他离开秘境时竟没有借助比翼飞舟。如此只能说明一件事,白煞以仙家修为另行打造了一件神器给他;或者根据操控比翼飞舟的操控神魂烙印,悟出了其中开启门户的仙家法诀,并传给了星耀。

虎娃曾对玄源说过,他成仙之后,其实可以不再借助那兽牙神器开启小世界门户。从掌控兽牙神器的仙家神魂烙印中,悟出专门的仙家秘法,传给其他大成修士,便可凭之开启门户。但这种方法,每次开启门户时需耗费大神通法力。

另一种方法,是在此基础打造另一件专用神器,以取代原先的兽牙。这么做很费事,但只要打造成功,凭之开启门户便会简单得多。

当然了,如今还有第三种方法,大成修士坐镇龙宫以水府禁制开启门户,这是上古仙家祖师留下的手段,在虎娃得到水府传承后,已被敖广、三水等人掌握。

如果这些手段都没有,亦没有兽牙神器,那就只能凭仙家修为先找到门户所在的空间节点,然后再凭水磨功夫去重新祭炼了。

星耀带着比翼飞舟突然离开秘境,却没有动用比翼飞舟,想必就是白煞成仙后传给他的手段。玄源察觉不对,转身以神念喝道:“星耀,你欲何为?”

这不是简单地以神念问话,带着冲击元神的法力,可以在瞬间打断星耀的施法,使他来不及穿出秘境空间。可惜玄源还是迟了一步,星耀已不在这片秘境天地中。

风中传来一道御神之念:“师尊支持你成为赤望丘下一任宗主,命我带你进入赤望丘秘境。继承宗门传承责任重大,因此留你在此地闭关十年……”

星耀还告诉玄源,白煞已经去了彭山找虎娃,因为他发现了虎娃的很多隐秘。但白煞并没有打算为难虎娃,反而将对虎娃做出很多承诺。只要虎娃答应了他的条件,便在彭山中闭关十年。

这十年之内,虎娃和玄源夫妻两人,就各自闭关修炼吧,莫再理会世间诸事。十年之后,秘境门户才会打开,玄源届时将成为赤望丘宗主,并与虎娃相见……

玄源怒意勃发,秀发与裙裾飘扬,身后的琅玕玉树也在无形之风中摇摆、琼辉闪烁不定,良久之后,她终于稍稍恢复了平静,又连连冷笑不已。

玄源事先不知白煞会在这个时候去彭山招呼挖,想必是发现了什么,十有八九就是虎娃故意引他去的,却在赤望丘中做了如此安排。

在白煞看来,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,虎娃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。论修为手段,虎娃怎能敌得过已成仙的白煞,更何况还有玄源被困于赤望丘秘境。不愧是已成仙的高人,一念之间将所有事情都考虑妥帖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。

但白煞真的能将一切尽纳入掌握之中吗?

这世上有白煞未知之事,比如虎娃已成仙;也有玄源未知之事,比如彭山中的多重杀阵其实无法彻底斩灭白煞;还有虎娃未知之事,比如发动杀阵并未斩灭白煞仙身,只是斩去一具玄妙未知的仙家阳神化身。

每个人根据见知做出的事先判断,都可能有欠缺之处。比如玄源此刻便认为,若在别的地方,虎娃恐非白煞的对手,但白煞若去了彭山幽谷,就不可能全身而退。虎娃将在彭山中斩白煞,随后必然也不会放过星耀。

此秘境门户须有仙家修为才能开启,却难不住已成仙的虎娃。而且虎娃若斩了白煞和星耀,还怕得不到比翼飞舟嘛,想开启秘境门户则更简单。玄源如今既被困于赤望丘秘境,索性就在此闭关修炼、等待虎娃的到来,而他一定很快就会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