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1章、下一任宗主(下)

在一派宗门中,若诸高层有分歧,最终还要有一个人拍板定案。这个人要有足够的威望能服众,还要有能力提出尽量让大家都接受解决方法,往往就是宗主所扮演的角色。玄源最后的这个提议,确实能最大程度地解决在座众人的分歧,也能回答巴君之问。

巴原上原先就有一些宗门已奉赤望丘为上宗,但那毕竟不是本门传承道场,那些宗门修士也并非赤望丘弟子。赤望丘传人遍布巴原各地,往日就是以便于交流的名义,才在各国设主事弟子统管的。

如今赤望丘干脆在各地正式建立若干处宗门道场,作为附近一带赤望丘传人交流与归山修炼之所,既不会有损往日威势,也能将某些事界定清楚。这其实对赤望丘这派宗门以及依附于宗门的各地传人,也都是有好处的。

众人未再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,烈风长老皱眉道:“玄源长老的提议虽不错,可是这样的事也由宗主决定,宗门才好正式下令执行。而如今宗主尚在黑白丘中闭关,是否需要向他请示?若不便打扰他的修炼,就等到宗主出关后再议。”

赤望丘五老,有三位出身东滨氏一支,其中烈风和志杰诸事完全倾向于星耀,另一位长老云诚则相对中立,考虑问题多是从宗门本身的角度。出身宜郎氏一支的两位长老肇活和易寨,很多事情上则倾向于支持玄源。

至于两位晚辈弟子樊翀和鱼与游,目前尚没有什么话事权。

假如是代掌宗门事务的星耀提出方才的建议,烈风长老是不会这么说的,但见今天的场合,宗门议事时玄源俨然已扮演了宗主的角色,烈风才抬出了白煞。

肇活长老则问星耀道:“宗主闭关之前可有交代,他何时才会返回宗门?若宗门有要事,能否去打扰他?……若宗主交代过不得打扰,那么我们就该在此议定。”

星耀不紧不慢道:“今日我以宗门之命召集大家前来,实有另一件更重要的大事商议,不日之后便将公告巴原。诸位尚不知晓——宗主已然修炼成仙!”

在座众高人尽皆变色,这是他们事先没有料到的。尽管很多人早就认为以白煞的修为,很有希望踏过登天之径,但真的听到了这个消息,仍然感到震惊与羡慕。只有玄源早就得到了虎娃的提醒,因此还算镇定。

云诚长老:“这是何时的事,我等为何丝毫不知?”

星耀:“那就让宗主亲自来告诉大家吧。”

他取出了一枚贝壳状的法器,施法传出了白煞的声音:“前往黑白丘上古仙家洞府之前,本座已踏过登天之径、成就仙道。此番在黑白丘中闭关,将参悟仙家修为玄妙,我若出关便会自行出关,否则十年之内莫要打扰。此事应公告巴原,赤望丘接受众同修之贺,今日亦当议定下一任宗主人选。若无意外,十年后赤望丘将由下一任宗主执掌。”

宗门传承自古各有规矩,大多并不是突然决定的。前任宗主世之时,就要确定下一任宗主人选,并传承宗门隐秘。这么做也为了防止宗主因意外殒落或下落不明,而致使宗门内部发生分析与婚论,同时也为了避免很多隐秘的传承断绝。

白煞已修炼成仙,那么在巴原上的众修士看来,恐怕用不了几年就该飞升登天了,此时当然有必要确定下一任宗主人选。赤望丘中有资格继任宗主者,显然只有玄源和星耀。星耀已代掌宗门事务多年,可是玄源的修为更高、在巴原上的威望与影响也更大。

白煞本人并没有指定谁为下一任宗主,留下这段讯息,就是要在座众高人自行商量。

众高人从震惊中恢复之后,便开始商议这件对宗门而言最重要的大事。白煞执掌赤望丘已经太久了,久远得甚至令很多人已经习惯了,星耀近年虽一直在代掌宗门事务,但大家在习惯上也没有将他视为宗主,因为白煞的光芒掩盖了一切。

如今突然要推选继任宗主,显然便暴露了宗门内部最大的分歧。烈风和志杰坚决支持星耀,理由也很简单。这么多年来就是星耀在掌管宗门事务,顺势继任宗主也是理所当然。

肇活和易寨当然是支持玄源,理由同样很充分。玄源的修为更高,在巴原上的威望也更高,而且她还比星耀更年轻。赤望丘毕竟是一派修炼传承宗门,若宗主修为不足以俯视巴原,无论如何不符合第一大派宗门的地位。

星耀这些年的确是没有功劳亦有苦劳,但因有白煞坐镇,赤望丘在巴原上不会碰到什么麻烦,也显不出他的能力来。有朝一日若白煞飞升登天而去,星耀还能否镇得住场面就难说了,而玄源是一定能镇得住的,更何况人家的夫君还是虎煞先生呢。

星耀虽然也位列巴原七煞之一,但这多少也是依仗了其师尊白煞以及赤望丘这派宗门的威名。他本人连化境修为都不到,恐是巴原七煞中修为最低的一位,配不上赤望丘宗主的地位。

这两派意见争执不下,而樊翀和鱼与游则不好插嘴表态,另有云诚一直不做声。在这种情况下,云诚的态度便显得非常关键,星耀终于问道:“云诚长老,你是怎么看的?”

云诚皱眉道:“宗主之所以未指定人选,只让我等商议,就是明知宗门中会有分歧,借此机会让大家把话都说开,支持谁的理由都说清楚,免得事后再纠缠不清。

就眼下看来,我亦支持玄源,原因大家心知肚明。今日代表宗门能与武夫丘剑煞、孟盈丘命煞并尊者,除了宗主的确也只有玄源,星耀师弟尚欠了点火候,此乃无私之言。

宗主既然说了,十年之后再由下一任宗主执掌宗门,那就并非眼前之事。这十年之中,若星耀师弟的修为能突破化境,我则更支持星耀。所以我建议,星耀师弟与玄源师妹皆是下一任宗主人选,玄源位列星耀之前。”

云诚长老的态度不偏不倚,说的话也很中肯,同时确定两位下任宗主的人选,亦并无不可。这种安排本就有以防万一的意思,在正常情况下,由第一位人选担任下任宗主,若是这位继任者遭遇意外变故,那么还有另一人可替代。

当年的众兽山宗主琮余,在殒落之前其实就已指定了伏夔为下一任宗主,但他未将掌控啸山印的仙家神魂烙印传给伏夔,因为伏夔尚未有大成修为;琮余亦未留下传承玉箴,大概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宗门道场中突然遇刺。

而伏夔继任宗主之后不久便意外殒落,就连下一任宗主的人选都没来得及指定,众兽山宗主之位便被善吒妖王趁势夺去了。赤望丘做事当然有必要要考虑得更稳妥,今日先指定两人,而星耀是玄源的替补人选。

在场众高人也认可了这个提议,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。玄源并没有说什么,相比十年后谁来继任赤望丘宗主,她更关心别的事——这十年内虎娃的修为又会到什么地步,究竟何时才会去找白煞报仇?

听白煞的意思,他好像打算在黑白丘中闭关十年,那么暂时应该不会主动去找虎娃,玄源多少也松了口气。

确定下一任宗主的人选,并不是指定一个身份就完事了,一旦名位确定,就意味着从此时开始便要了解宗门传承隐秘,以防止意外的变故导致措手不及。

星耀起身,语带叹息道:“其实宗主前往黑白丘之时,曾与我私下相谈,那时他已成就仙道。他老人家告诉我,将来执掌赤望丘宗门者,还是玄源最为合适。而今日宗门共商,确实也是这个结果。师尊他老人家还说了,玄源的修为虽可傲视巴原,但毕竟尚难与剑煞、命煞争锋,若确定为赤望丘下一任宗主人选,这十年应潜心修炼。师妹请随我来,你今日当进入秘境一观,宗主既不在山中,秘境中的宗门事物,便将由你执掌。”

高人做事很干脆,既然商量好了便就立刻就办。赤望丘秘境门户所在以及开启之法,为历代宗主所掌握的传承之秘,以玄源现在的身份就应得此传承。既然白煞十年后才会出关回山,那么眼下也应该由玄源掌管秘境以及其中事物。

玄源和星耀走出宗门大殿,登上赤望丘第七峰的峰顶,继续前行,此峰的北坡是一片陡峭的山壁,裸露的岩石上分布着红白交错的条纹,色泽光洁莹润。

两人飞到半空,转身面对这片高崖,只听星耀叹道:“师尊对我很信任,知道只要是他交代的事情,我皆会不折不扣地遵行。可是在师尊眼里,我只是一柄人间利器,他尽管再信任我,也不会认为我比你更强、更适合担任赤望丘下一任宗主。我对此并无怨言,只要是他老人家的意思,心中从无半点违意。我的修为的确不如你,尽管已代掌宗门事务多年,却终究不能更进一步,得到师尊彻底的认可。这十年,我也将潜心修炼、以求突破化境,并非为了与妹争夺宗主之位,只是为了向师尊和你证明我自己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