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1章、下一任宗主(上)

虎娃愣住了,动手之前,他已推演了种种可能,但万没料到竟是这样的结果。仙家阳神化身是怎么回事暂且不提,重要的是白煞应还在世上,他的本尊法身仍在黑白丘仙家洞府遗迹中闭关。

若虎娃没有仙家修为,方才真的以为已斩杀了白煞,那一念之间,便是大仇得报的心境。究竟是畅快通透,还是莫名地茫然空虚,这是谁也说不清的。可是虎娃偏偏早就清楚,他无法当场斩灭白煞,欲查明结果,不料却听见白煞留下了这样一番话。

听白煞的意思,今天就算是他以一具仙家阳神化身还了虎娃一条命,两人之间做个了断,往事烟消云散。若虎娃能放下过往不再追究,便在彭山中闭关十年;那么白煞也不会再追究往事,玄源亦不会受困于赤望丘秘境。可是虎娃若不答应呢……

恰在这时,彭山道场方向有两道光华飞天而来。幽谷中的动静太大,虽然虎娃借助竹林大阵让激荡的法力未波及到四周,但那冲天的白色烟柱以及如雷鸣般的滚滚回音,还是惊动了远方彭山道场中的修士,羊寒灵和贤俊先生立即赶来查探。

他们在谷口外停于空中,贤俊先生以神念喊道:“彭铿氏大人,此地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虎娃的声音传出幽谷道:“有强敌来犯,已受重创而去。你们来得正好,我有要事相托……千万要做得隐秘,不要被人察觉行迹。”

虎娃悄然发送了一道神念,羊寒灵与贤俊先生皆变色,二话不说便飞身离开,看去势是返回彭山道场。但虎娃已有密托,请他们隐匿行迹分别去两个地方:贤俊先生去往步金山通知盘瓠,羊寒灵则去往山水城通知若山和若水。

虎娃已在白煞面前暴露了身份来历,若今日成功斩灭了白煞的仙身,无论白煞是重新夺舍还是再入轮回,暂时都不算大麻烦。可偏偏白煞还在世上,那么虎娃就必须防备万一了,要立刻通知几位知情者。

白煞暗示虎娃,玄源可能已被困于赤望丘秘境,虎娃还敢当机立断就动手,除了不愿受其要挟,也是另有原因。赤望丘秘境门户,须有仙家修为才能开启,那么虎娃如今已成仙,不是不可以打开它。

另一方面,虎娃从玄源那里也听说了不少赤望丘的事情,而且仓颉先生也告诉过他有关赤望丘的宗门隐秘。赤望丘中有秘境,为方圆五十里的仙家洞天世界,由历代宗主掌控。凡人若想开启秘境门户,必须得到仙家秘法传承,且至少得有大成修为。

若是未得秘法传承,开启那秘境空间门户,须以仙家修为以水磨功夫重新祭炼。至于需要多长时间,就要看他的修为有多高,还有少昊当年留下的仙家禁制有多强大了,说不定会耗时多年。

无论用多长时间,虎娃都是愿意的,但若他不想让玄源久等,还可以用别的办法。

大派宗门往往都有传承信物,比如武夫丘有武夫神剑、众兽山有啸山印、英竹岭有镇山鞭。赤望丘的传承信物,就是两枚比翼飞舟。

这两枚比翼飞舟,一枚由宗主执掌、代代传承。另一枚由门中地位最重要的长老执掌,以监察门中众弟子包括宗主的行止,其人在宗主遭遇意外的情况下,还要肩负守护宗门传承之责。想当年曾执掌另一枚比翼飞舟的,就是玄源的师尊参寥。

参寥殒落之前,没跟白煞打招呼,直接就把这枚比翼飞舟传给了弟子玄源,可见他对白煞也有所不满。白煞也不好将比翼飞舟收回,而玄源便带着比翼飞舟负气离山,这件事后来也就没人再提,玄源执掌比翼飞舟至今。

比翼飞舟作为传承信物,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作用,就是能够开启秘境门户,相当于虎娃的兽牙神器对步金山小世界的作用。但作为另一名执掌比翼飞舟的长老,除非是宗门指定的下一任宗主人选,否则不得擅自出入秘境,其人亦不知秘境门户在何处。

白煞交代星耀,将玄源引入赤望丘秘境中,既然打算将她困在那里,肯定会设法收回她手中的比翼飞舟、令其打不开门户。这对虎娃来说原本很好办,只要斩灭白煞的仙身,就可以“捡到”白煞所掌控的比翼飞舟。

就算白煞没将比翼飞舟带在身上,那么肯定也是交给了弟子星耀,说不定玄源的那枚比翼飞舟也在星耀手中。虎娃当时就打算好了,斩灭白煞仙身,下一步便是设法再宰了星耀和另外三小队玄衣铁卫,将比翼飞舟夺来便是。

虎娃曾与玄源轮流操控比翼飞舟,运送小世界民众两年,已得到了其神魂烙印传承。有了比翼飞舟,在赤望丘第七峰的绝壁上找到秘境门户并不难,开启门户更是简单而轻松。

可如今事情出了意想不到的变故,虎娃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。他若不留在彭山幽谷中闭关十年,白煞便不会放玄源脱困,更不会再放过他。他已无今日之应对手段,那多重杀阵已很难再布成,况且白煞也不可能傻到再度踏进陷阱。

虎娃若选择放下往事,便在此地闭关十年。如果他在这十年内踏出彭山幽谷,就等于表明了另一种态度,那么首先要对付的人还是白煞。虎娃在竹林中静立良久,转身走回了隐居的院落,谁也不知他做了何种决定,但无论如何都得先养好伤再说。

……

玄源回到赤望丘中议事,宗门大殿中共有九位修士,分别为玄源、星耀、烈风、志杰、云诚、肇活、易寨、樊翀、鱼与游,皆有大成修为,赤望丘不愧是巴原第一大派宗门。

更有意思的是,晚辈弟子中两位新晋的大成修士樊翀和鱼与游,皆非白额氏族人出身,这也是赤望丘传承至今从未出现过的情况。

众高人首先商议的事情,与巴君少务托玄源问的话有关。赤望丘弟子在巴原上行走,究竟算是离山还是尚未离山?赤望丘在巴原分裂为五国之时,向各国派出了主事弟子,统一管辖与号令当地的赤望丘传人,这与巴原上的事俗事务有无冲突?

并非少务多事,也不是他想干涉赤望丘的宗门事务,但有些话是必须要问清楚的,否则巴国也不敢轻易任用赤望丘弟子。举一个例子,假如国中有叛乱,国君任命一位赤望丘弟子为将军前往平叛,赤望丘却命令这位弟子帮助叛军,那么这位将军该听谁的号令?

现实中好像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但是一统巴原之后,少务也必须防患于未然。假如赤望丘的答复并不明确,那么巴国是不敢任用其传人担任国中要职的,未免也可惜了这些出色的人才。

这些话少务没必要说透,他只需简单问那么一句就行,但言下之意,在座的众高人都能明白。星耀首先说道:“巴原恢复一统,乃民心所归。可是我赤望丘的事情,从来也轮不着哪位巴君过问。该怎么办,诸位如何看?”

肇活长老道:“原巴原五国已不存,如今只有巴国。若我们再以五国主事弟子的名义,统御巴原各地的传人,至少名份已失,甚至有挑动内乱之嫌。”

星耀看着玄源道:“师妹,你又是怎么想的呢?”

玄源:“我们这里就坐着一位国君,不妨问问他。”

众人都望向樊翀,樊翀有些拘谨地开口道:“巴君并未要求赤望丘怎么做,只是想把话问清楚而已,可是如今我等却不好回答。巴原各地之传人,若声明他们是已离山弟子,那么个人行事便与宗门无关,再设各国主事弟子划地域分别统管确实不妥。若是回答他们并非离山弟子,则更为不妥,因为那意味着赤望丘将整座巴原都视为宗门道场。少务就算含糊此事、不再追问,但赤望丘弟子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任用。这对于培养他们的各部族而言皆是损失,或许将来便不愿再让族中才俊拜入赤望丘门下。”

烈风长老皱眉道:“我堂堂赤望丘,还回答不了巴君一问吗?说来说去,你究竟有没有应对之法?”

樊翀:“该如何回复巴君,晚辈不敢擅言,当由众尊长商定。”

玄源道:“其实也简单,赤望丘与巴原上其他宗门一样行事即可,弟子离山便是离山。他们拜入赤望丘为求仙缘指引,就算修行不成也可习得各种技艺,离山能于世间安身立命。”

这个建议倒是简单干脆,可是星耀并不赞同,五位长老也各有分歧,因为它似乎意味着赤望丘在向巴君以及各宗门示弱,不复往日的独尊地位。

争论到最后,还是玄源说道:“诸位又何必纠缠不清呢?既如此,还有另一个办法。在巴原上寻福地另建几处宗门道场,视为赤望丘在各地的分宗,也是附近一带众弟子平日联络交流之处。传人在道场中便为山中修士,出道场则是离山弟子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