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0章、恭候多年(下)

虎娃竟直呼白煞之名,意思很明显就是拒绝了。白煞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道:“看来你今天就是想在此地做个了断,而且自以为很有底气。你敢引我来,就不怕我杀了你,若我以你性命为要挟,你恐怕宁死也要动手报仇的。你选择的时机,恰恰在玄源返回赤望丘之时,就是想独自面对我。赤望丘中众长老各有分歧,晚辈弟子更不会对尊长无礼,不可能结成金天大阵来对付门中长老。那么以玄源的修为,只要我不在赤望丘,便无人能制,她至少也足能自保。”

虎娃的瞳孔在收缩:“你说这些,又是何意?你当年任宗主之时,可曾指心而誓护持门规?玄源身为赤望丘长老,并无背离宗门之事,你岂能拿她来要挟我!”

白煞:“你很聪明,知道我曾指心而誓,不会对玄源怎样。我也让你放心,如今赤望丘中确实无人能制得住玄源,我只是命星耀将她引入秘境中修炼。那秘境门户,除了赤望丘的传承神器之外,除非有仙家修为才能开启。你若能放下当年之事,我亦会将它忘却,方才所说的话都算数。玄源得你之助,走出秘境之后,将执掌赤望丘宗门,而我亦将不再理会赤望丘之事。我一心寻求仙道,也想看看你能否走得更远。”

虎娃终于现出了怒容:“狗改不了吃屎!……不,狗能改得了,你却改不了!”

原本是仿佛云淡风轻的仙家坐论,虎娃却突然爆了粗口,这也太破坏气氛了,但虎娃的确是雷霆震怒。想当年白煞逼理清水交出他想要的东西,否则就会屠灭清水氏一族;今日白煞又要虎娃答应他的提议,否则玄源就将被困于赤望丘秘境中。

白煞确实没有打算直接对玄源动手,只是让玄源进入历代宗主掌控的秘境中闭关修炼,可言下之意却很清楚,若他不开启秘境门户,玄源也就出不来了。因为清水氏一族的遭遇,虎娃最痛恨这样的要挟,已经不再想多说一句废话了。

白煞今日会用这种事情要挟虎娃,他日说不定还会另外的手段,而虎娃是断不能放他离去了。

白煞好像是吃定了虎娃不敢动手,因为在他看来,虎娃若是真敢翻脸,就意味着永远打不开那秘境门户,万没料到虎娃毫不犹豫地就出手了,竹林中飞出无数细小的藤蔓,化为遮天之网瞬间便缠住了白煞的身形。

这些藤蔓是以捆仙藤炼化的天材地宝,每一根皆由原先的手臂粗细祭炼成筷子粗细,坚韧异常。寻常高人若不慎陷入这缠藤大阵,恐立时就会被绞杀。只听一声低吟,漫天藤蔓中暴发出一片金光,白煞已摇身化为一条金色的蛟龙。

藤蔓就像一张巨网缠住蛟龙的身躯,蛟龙的腾向半空,一片爆裂声响起,那些虎娃炼制多日的捆仙藤尽数崩断,缠藤大阵也当场被毁,只缠住了白煞短短一瞬。

但这眨眼功夫就是虎娃要等的机会,他本也没指望这缠藤大阵能将白煞怎样。金龙刚刚撕裂藤蔓之网,竹林间嗡然有声,十二根晶柱拔地而起,就像十二道巨锁将白煞困于阵中。这是虎娃参照太昊遗迹中的法阵,以黑白丘中的仙家布阵之物,在此地布成的阵法。

此阵主要的目的是困敌,甚至连仙家都能困得住,但具体的效果如何,还要看主阵之人的法力。金龙盘旋甩尾,十丈长的龙身在这数丈方圆之地向外扫去,炸裂之音令人神魂欲碎,那十二根晶柱上顷刻间就出现了一道道裂痕。

白煞的修为了得,他化身金龙已看出这阵法的厉害,转念间便用了最有效的方法,向其中一根晶柱扑去。只要龙身绕柱将其生生绞碎,此阵便不攻自破,随即便可脱困。

虎娃布置的多重杀阵,威力当然不仅止于此,随着晶柱上每出现一道裂痕,裂痕中就有一道剑光飞出。这剑光细微,就似一片片竹叶,连接而至而至又似飞雪弥漫。仅看这个场面,似是一幅令人眩目的美景,不带丝毫烟火杀气。

可是那盘旋的金龙就似有种莫名的吸引力,每一片“雪花”都落在了它身上,发出一声声低沉的闷响,其威力皆相当于虎娃全力斩出一剑。闷响声连成片,竟汇聚成惊天动地的轰鸣。

幽谷在震动,远处高崖上有很多碎石滚落,坐在阵外的虎娃也闷哼一声,一捂胸口咳出了血丝。杀阵爆发的威力,将运转大阵的他本人居然也给震伤了。

那些竹叶剑符看似如雪花般飞舞,其实总计也只有几十枚。虎娃要在缠藤大阵缠住白煞的那瞬间,运转晶柱大阵;紧接着又必须在晶柱大阵困住白煞的片刻,祭出融入晶柱里的竹叶剑符,随即毁去大阵,他在毁阵之时亦会受伤。

虎娃的仙身咳血,可想而知置身阵中的白煞会遭受什么样的攻击。龙尾首先被斩断,全身的金鳞也被炸飞,随着所有剑符爆发,阵中就如一片雪雾弥漫,一根白色的烟柱直冲向数百丈的高空。

周围似有一阵狂风卷过,竹影摇动,无数片竹叶飞舞皆化为了交织的剑光。虎娃最后发动的是他与玄源联手布下的竹林剑阵,这剑阵倒不是用来对付白煞的,而是在十二根晶柱被毁后,拢住法力爆发的余波不向四周扩散,否则整片山谷都会被毁。

轰鸣声如滚滚雷音,回荡良久,又渐渐归于沉寂。再看白煞方才所坐之处,那块椅状的白石已无影无踪,地面上留下一个约五丈方圆的半球形大坑,坑壁的土石已呈琉璃状,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,光影美得竟如梦幻一般。

圆坑的边缘立着十二根晶柱,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裂纹,仿佛只要轻轻一碰便会尽数崩碎。虎娃辛苦祭炼的仙家布阵宝物已尽数损毁,他准备多年、耗费大心血终于布成的多重杀阵,此刻亦不复存在。

虎娃亲手布下的杀阵,他自己当然清楚其威力究竟有多大,甚至有些超出必要了,连阵外的自己都会被震伤,但苍鹰搏兔亦尽全力,他不会给白煞留丝毫的机会。假如虎娃本人置身阵中,那也必然是仙身被斩,要么飞升登天、要么重新夺舍、要么再入轮回,已没有别的选择。

白煞所化身的金色蛟龙,当然已灰飞烟灭,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痕迹。但虎娃的神情却依然很凝重,站起身来脸色发白,嘴角犹带着方才咳出的血痕,看着眼前的景象眉头紧锁,似仍有无尽未解之疑。

看上去,白煞的仙身已被斩灭无存,今日在彭山中自大轻敌的人是他。白煞不会想到,虎娃竟有手段能布成这样的多重杀阵,而且是一次性的。换做巴原上其他的高人也是想不到的,就算是武夫丘的锁山剑阵发动,白煞也应有机会脱身。

虎娃亦是仙家,他有着凡人所不具备的仙家感应,白煞并没有飞升登天而去,但也没有遁出不灭神魂夺舍,亦没有再入轮回托舍重生。那么他究竟哪去了呢,难道真被虎娃彻底斩灭当场了?明明有逃生的选择,他却放弃了?

眼前的场面很不对劲,虎娃的的确确是斩了白煞,却感应到并没有真正地斩灭这个人,仿佛来的并非白煞本人,或者只是白煞的一部分?

什么叫只是白煞的一部分,常人可能无法理解,就连虎娃也莫名觉得这个念头有些荒诞,可事实的确如此,他并没有感应到已斩灭其人生机。

云起曾炼制了一件法宝,那小圆球扔出去可化为他的身形,气息与真人无异,曾用以查探仙家遗迹。但白煞不可能是使用了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段,否则也骗不过同样已修炼成仙的虎娃。

今日走入谷中的应该就是白煞,那仙家神通法力丝毫做不得假,否则也不可能瞬间破开缠藤大阵,还差点崩碎晶柱脱困而去,这连虎娃本人都很难做到。

那么来到此地的白煞又是怎么回事呢,虎娃究竟有没有成功将其斩杀,就连虎娃自己也不能确定了。片刻之后,虎娃举步走进了那个四壁布满琉璃的圆坑中,感受着周围留下的气息,似在追溯感应方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一道仙家神念虎娃印入虎娃的脑海,白煞的声音就似在耳边响起:“你方才大仇得报,是否有快意恩仇之欢畅,还是按剑四顾已茫然?你斩我苦心修炼的仙家阳神化身,等同斩我一命。我修此化身,便是回顾此生种种过往恩仇,今日既被你所斩,树得丘之往事便烟消云散。你大仇得报,我亦放下过往只求仙道。你若亦能放下,就在彭山中闭关十年,玄源亦可安然走出秘境。你所布杀阵今日已毁,再想用此等手段对付我,亦万难成功。你放下过往种种,在彭山中闭关十年,我便不再追究余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