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0章、恭候多年(中)

虎娃第一次亲眼见到白煞,是在百川城之会上,当时好像与今日也有所不同,并非面貌的改变,而是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感觉。此刻回想,白煞在百川城之会时应尚未成仙,是在后来成就了仙道,迄今的时日并没有几年。

白煞在竹林外止步,微微皱起了眉头,面前有法阵阻隔,且此法阵颇为玄妙,他开口喝道:“彭铿氏何在?”

虎娃布下的法阵能阻隔世间高人的神识,但白煞好像知道虎娃在哪里,目光隔着竹林就望向他所在。虎娃一招手,林间迷雾散去,出现了一条铺满竹叶的小径直通白煞脚下。他本人则坐在林间空地的一块白石上,身后便是平日隐居的院落。

虎娃并没有起身也没有行礼,巴原修士面对白煞时,恐怕谁也没有他今日这么大的架子,只是淡淡开口道:“白煞宗主来我彭山,意欲何为?”

白煞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当年夜闯赤望丘者,可是你?”

虎娃坦然答道:“是我。”

白煞:“为何?”

虎娃一指周围道:“此竹林中已布下多重杀阵,我亦在此恭候白煞宗主多年。你若不嫌布置简陋,请入林中一坐,我定当知无不言。”

虎娃请白煞进来坐坐,却又告诉他林中已布下了杀阵,而所谓恭候多年,分明是说这杀阵就是为白煞准备的。白煞冷冷一笑,举步进入林中,虎娃对面的数丈外还有一块座椅状的白石,他毫无惧色地坐在了上面。

虎娃已清楚白煞的修为,虽没有直接打过什么交道,却也了解此人的性情。高人隐居之地有法阵环护是正常情况,虎娃索性大大方方地告诉他这是多重杀阵。以白煞的脾气,肯定是会走进来的,这也许是一种自大,但他的确有自大的资本。

玄源曾多次叮嘱虎娃,面对白煞时不要轻敌,但以两人的身份而论,真正轻敌的只会是白煞。更重要的是,迄今巴原上除了玄源,尚无人知晓虎娃亦已成仙,白煞来到彭山时亦不知情。

白煞坐定之后,才开口问道:“我知你是武夫丘弟子、剑煞最得意的传人。但你为何要夜潜赤望丘?武夫丘弟子,何时又成了少昊天帝在巴原上的另一支传人呢,难道你另有机缘,曾寻访仙家遗迹得到了少昊传承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我并非少昊天帝留在巴原上的另一支传承后人,当日我潜赤望丘,就是想窥探虚实,至于祭拜少昊天帝,只是为了表达对前辈仙家的敬意。”

白煞:“你倒是好大的胆子,说得这么轻松,难道就不想给个交待吗?星耀麾下的四支玄衣铁卫,在樊室国中被山贼所害,恐怕也是阁下所为吧?你若是为报在赤望丘受伤之仇,这可说不过去。你夜闯我宗门道场,就算死在山中,那也是自找的。”

虎娃:“我以黄金悬赏,让那些山贼以玄衣铁卫的血肉头颅,换取我手中的黄金人头。至于原因也很简单——我与他们有仇!”

伴随着话音,白煞的元神中莫名浮现出一幅场景。火光中喊杀声四起,血肉飞溅、不断有人倒下,正是清水氏城寨遭屠戮的情形。在城寨的中央有一座青石砌成的祭坛,仿佛有莫名的视线能穿透土石,祭坛一侧的地下深处出现了一间密室。

黑暗的密室中堆放着各种器物,还有一个大竹篮。竹篮里垫着软草和兽皮,兽皮中包裹着一个婴儿。

紧接着场景一换,城寨已化为一片废墟,清水氏的族人亦皆化为了灰烬。淡淡的青烟还在飘荡,但祭坛的一角已被挖开,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洞穴直通密室。掩护密室的法阵被破开了,密室中的东西连同那个婴儿也都不见了。

虎娃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让白煞看到了这两段场景。白煞只要不是傻子,也能想到此刻面前的虎娃应该就是那个幸存的婴儿。当年清水氏一族被尽数屠灭,白煞及其手下并没有发现这个密室。而婴儿本应被困死在密室中,但后来显然是被人救了出来。

虎娃并没有告诉白煞,是谁救了那个婴儿,更没有告诉白煞自己在北荒中的成长经历,但这些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白煞亦不禁微微变色,沉声道:“你就是理清水寻找到的传人,隐瞒身份来到巴原,择机拜入武夫丘成为剑煞弟子,使人忽略你还另有来历,真是好聪明的算计!可是你既隐忍了这么多年,又为何会主动暴露身份呢,难道是自以为已有把握找我寻仇?”

白煞也清楚,此番应该是虎娃主动暴露了某些线索引他来此。若仅仅是夜潜赤望丘、设计除掉四小队玄衣铁卫的事情,在这等高人之间,或许还有协商转圜的余地。但虎娃却当着白煞的面,主动说出了自己的身世来历,那么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。

虎娃看着白煞,忽然长叹道:“当我还是个孩子时,曾无数次设想,将来有一天能找你报仇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情形?可能是多么地慷慨悲壮、热血沸腾、惊天动地。可是当这一天终于到来时,我已能心平气和。先想问一句,你已知我的来历,又打算怎么办呢?”

白煞也看着虎娃,突然笑了:“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?可是我看着你的眼睛,你仍然是个孩子。”

虎娃淡淡道:“修行至今,无非一颗赤子之心。”

白煞竟露出了些许欣赏之色:“理清水好手段,找到了你这么一个好传人。你如今的年岁还不到三旬,而我当年亦不及你。”

虎娃:“你所等的,不也是今天吗?当年你没有杀山神,而是将他留在树得丘上,并派人长年监视,不就是还想要你所欲得而未得的一切嘛。现在你终于见到我了,打算怎么办?”

白煞盯着虎娃,两人之间虽只有几丈远,却隔着一座仙家法阵。白煞就坐在法阵的中央,而虎娃坐在法阵之外。虎娃的神气收敛得极为完美,借助仙家法阵的掩饰,就连白煞也看不清他如今的修为。

良久之后,白煞才叹息道:“你不清楚我所经历的一切,当年的我仿佛走上了一条绝路,迫切想找到一线解开谜团的希望,因此才会登上树得丘。若理清水在刚见面的时候,就答应了我的要求,清水氏一族亦不会被灭,埋伏在城寨外的星耀更不会下令动手,甚至不会有他人知晓我曾去过那里。

我以清水氏举族存亡为代价,让理清水答应我的要求,但他很干脆地拒绝了。我当时话已出口,便命令星耀动手。留理清水一命,确实是在等待他的传人出现。我当初欲得而未得的一切,他都会交给传人的,而这位传人迟早会来找我寻仇。

理清水若想离去,则早已不在人世,但如今还坐在树得丘上,无非就是存了这种念想,哪怕希望渺茫,他也要挣扎一试。可是时过境迁,我对此已经不是那么感兴趣了,因为我已经迈出了那一步,在修炼中前行更远。

你若不主动引我来,我也不会再找你,哪怕已料到理清水可能有传人。但我今日见到了你,却又改变了想法,因为我对你这个人更感兴趣。”

虎娃:“哦,你对我这个人又有什么兴趣呢?”

白煞:“放眼巴原,像你这么出色的孩子,是我平生仅见,我也很想看看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?我如今的修为,已远超出当年的理清水,实话告诉你,我已成就仙道。不知理清水在你拜师之时,都曾对你说了什么,他又教了你什么?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我并未拜理清水为师,他也未曾传我任何秘法,只是给了我修炼中的诸多帮助与指引介绍。我的修行出于自悟,以求谙合大道之本源。”

白煞这回是真正地变色了,这话在他人听来显得狂妄至极,可是以虎娃的修为只要说出口便不是虚言。白煞甚至倒吸了一口冷气,重新打量着虎娃道:“太昊遗迹,你是否已发现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是的,我是就吃不死神药长大的。遗迹中有琅玕玉树,还有五色神莲。”

白煞:“听说你用一件空间神器打开了步金山小世界的门户,此神器是否就是从太昊遗迹中所得,为当年太昊天帝所留?”

虎娃又点头道:“白煞宗主果然是高人,一猜就中。实情确实如此,这些都是你当年想要的,如今在我手中,你待如何?”
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虎娃已经准备好白煞会动手了。但白煞却仍然坐在原地,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道:“你与我有仇,我却与你无仇。你设计杀了那些玄衣铁卫,谁也不能说你杀错了。你并未开罪于我,只是当年清水氏城寨中的幸存者。

我并不想将你怎样,更没有杀你灭口的打算。如今的赤望丘,有我在,我的弟子星耀才能镇得住场面。但我若不再理会这派宗门之事,星耀并不能使宗门尽服,更震慑不了善吒妖王等人。

我的传人我很了解,星耀只是人间利器,除非他的修为能更进一步,否则很难在我之后独力执掌宗门;可是他想突破化境修为的希望实在渺茫,更不是玄源的对手。而你娶了玄源,也算是赤望丘的一大助力,若肯放下往事,我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你在理清水那里以及太昊遗迹中的收获,都是你自己的机缘,我没必要跟一个后辈去争夺什么。只须你将那神器暂借我一用,并带我去太昊遗迹一观,将来这一切都还是你的。玄源亦将执掌赤望丘,宗门传承的福缘也尽你所用。”

白煞居然没打算除掉虎娃,而是提了这样一个建议,若有知情者,恐会感到万分意外,但他却说得理所当然。见虎娃若有所思并未出声,他又开口道:“我如今已成就仙道,迈出了自古修士皆梦寐以求的那一步。将来可将我所证的仙家玄妙,尽数传授于你。”

虎娃:“白鳞,你太想当然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