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70章、恭候多年(上)

堪破生死轮回境后,不仅意味着仙身寿元无尽,且超脱了凡人之生死。就算仙身被斩,也并不等于就此斩灭了白煞,白煞还可以有三种选择。其一是飞升登天而去、前往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虎娃只相当于毁去了他留在世间的仙蜕而已。

其二是继续留在世间,选择仙家神识感应范围内的生灵,以纯阳之元神夺舍,这相当于白煞换了一个身份。他甚至可以夺山中禽兽之舍,当然最好的选择还是夺舍重新为人,想夺大成修士之舍不太可能,夺一般修士之舍相对较难,但夺舍普通人却很容易。

夺舍之后,白煞就相当于变成了这个人、拥有了这个人的身份,消耗些许神魂之力,甚至还能或多或少继承这个人的记忆与见知。

但是这么做,也等于失去了原有的一身仙家神通法力,必须以新的身份重新开始修行。这个夺舍的过程会损耗些许神魂之力,再度突破仙家修为后才能恢复。

第三种选择最为玄妙难言,白煞可在仙身被斩的那一瞬间,将纯阳之元神化散于天地,受莫名的缘法牵引,可转世重生。这新生之人或某种生灵在懵懂中成长,随着灵智清晰而渐渐恢复前世之见知记忆,往往无师自通便知修行,相当于白煞又重新回到了世上。

第一种选择是自古仙家成就,只有踏过登天之径后方可飞升。第二种选择是仙家手段,世上还有很多邪修秘法,无需踏过登天之径便可夺舍,但以仙家神通施展才是最完美的。而第三种选择往往都是出于无奈,相当于仙身被毁后经历又一世轮回。

虎娃坐在隐居的院落门前,看着前方的竹林,神情若有所思。他已知自己布下的法阵无法彻底斩灭白煞,但事情到了这一步,那就在这里做个了断罢。他又推演了种种可能,突破仙家修为后寿元无尽,方可尽情施展推演神通,所消耗的不过是法力而已。

假如白煞飞升而去,据自古仙家传说,他就回不到人间了,反倒免了虎娃在人间的麻烦。虎娃也不怕他跑了,待解决了人间的事情,他还可以继续追杀到帝乡神土去。

假如白煞选择夺舍、在人间换了一个身份,确实有些麻烦。只要白煞自己不暴露端倪,虎娃也不知这个人会是谁,还要防范他的暗算,但转念一想,这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麻烦,真正有麻烦的反而是白煞自己。

夺舍换一个身份,就失去了一身仙家神通法力,必须从头开始修行。彼时见知境界仍在,重重劫数考验或许已非难关,修为精进可能比普通修士快得多,但想把仙家神通法力再修回来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他所夺舍之人也未必适合修行,且有很多机缘已难重复。

新的身份可不拥有仙家无尽寿元,很可能在其修为尚未完全恢复之前,寿元就到头了。这时怎么办,理论上可以再行夺舍、再换成另外一个身份,但这意味着一切又要从头开始,想恢复往日仙家修为仍难如登天,有些机缘错过了便是没有了。

理论上,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夺舍,好似长生不灭。但每次夺舍都是要损耗神魂的,若总是恢复不了仙家神通法力,久而久之纯阳之元神也会受损,甚至迷失于轮回之中。

直至某次夺舍之后重新修回仙家境界,白煞才算真正解脱出来,但这也不知要等到多少年后了,而且可能性很小,所以虎娃也不必过于担忧。虎娃今日能斩白煞第一次,他日就能再斩他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

至于第三种选择,虎娃推演的结果尚不真切,许是修为境界尚不足吧。他索性就不再用推演神通,坐在那里思悟良久,突然又笑了。

如果白煞真的轮回新生,那就相当于真真切切的另一个人了,虽然可能会随着灵智开启重新踏入修行之道,并随着修为境界的增长,渐渐恢复前世之见知记忆,但虎娃也用不着再怕他。

这个人若回来找他算账,斩杀便是,同样是再斩他一次。此人的修为法力也可能了得,但若放不下前世之事,便很难再度堪破生死轮回境,成就也顶多到化境巅峰而已。若已放下前世之事,那他就不再是白煞了,虎娃和他也没什么仇怨。

一念及此,虎娃也就不再多想了,静静地坐在院门前等候白煞到来,突然向周围发出了一道神念:“强敌将至,你莫留在谷中。”

未得虎娃允许,彭山道场中的修士无人可涉足这片幽谷,但只有一个例外,便是那株金铃藤所修成的草木之精。

虎娃在幽谷周围布成了金铃藤大阵,以其原身为阵枢,这草木之精就相当于阵灵,它也照办了;虎娃还以御神之念留下了修行指引,它也照此修炼了。可是虎娃每次回来都没见到它,它总是躲着虎娃,就像在玩捉迷藏。

虎娃清楚那草木之精是怎么回事,它对他很好奇、很敬畏,既有点怕他又想逗他玩。初生的草木之精其实就像个小孩,孩子脾气总是有点调皮的,而虎娃也以神念告诫过它,出去之后要注意什么。在世间见识得多了,它也该渐渐长大了。

虎娃最初来到这片幽谷,是陪北刀氏和少苗来给后廪采取灵药,曾将这草木之精抓走。后来虎娃为后廪调治病症,并没有动用它,事后又把它放了回来。对于它来说,这简直就是差点送命的经历,所以对虎娃总有些畏惧。

不见就不见吧,虎娃倒也不勉强。他这次回到彭山幽谷,就发现那草木之精已经回来了,但一见到他便又跑掉了。此刻又过了几个月,那草木之精又悄悄回归原身,想看他走没走。但虎娃以仙家法阵笼罩了竹林间的院落,那草木之精感应不到,以为他不在呢。

如今白煞将至,虎娃便让那草木之精赶紧离开。对付白煞,幽谷外围的金铃藤大阵毫无用处,若是斗法中毁了它的原身,它亦会随之殒落。那草木之精吓了一跳,嗖地便不见了,也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。

虎娃怎知白煞会来,这是冥冥中的一点仙家感应。除此之外,虎娃当然也安排了一些手段,看似无意地暴露了某些线索,引白煞主动来此。若来的不是白煞而是星煞,那他同样也会顺手斩了。

虎娃当年参加过白额氏族人的仙城朝圣,途中领队的修士梁羽便是赤望丘弟子,他的同伴剑白后来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。这次彭山法会,樊翀所带来的赤望丘传人中,虎娃就见到了梁羽和剑白。

以虎娃的仙家手段,本可隐去自己的形容,让他们看不真切。但虎娃并没有那么做,就是以真面目示人,梁羽和剑白认出虎娃后大吃一惊,却没敢开口相认。这种事情未免太考验他们的见知了,想当初参加仙城朝圣的少年,怎么会成为虎煞彭铿氏大人?

梁羽和剑白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见的一切,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,或者只是形容相似而已。他们在彭山法会后就返回了赤望丘,带着这样的疑惑,一定会禀告各自的尊长。

与此同时,虎娃还派人在原樊室国境内做了些布置,若是赤望丘得到消息有心追查,便不难推测出他便是当日夜潜赤望丘之人,很可能也是设计除掉四小队玄衣铁卫的“幕后凶手”。这一定会惊动星煞的,而星煞得知后,也会去禀告白煞。

虎娃早知玄源将返回赤望丘议事,若白煞来找他,时机就应在玄源离开彭山之后,而幽谷中已无他人。若说虎娃当年夜闯赤望丘,可能因为他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;但他事后又设计除掉四小队玄衣铁卫,这又是为了什么?

他明明是武夫丘弟子,怎么又成了少昊天帝的传人,还要斩杀玄衣铁卫,这其中恐怕会涉及到太多隐秘,白煞想必会单独问个清楚。虎娃也不确定闭关的白煞究竟能否得到消息、得到消息之后又会不会亲自来此,但冥冥中已有莫名的仙家感应。

那草木之精离去后不久,一阵风吹来,幽谷入口处烟云飘荡,似是凭空走出了一个人。此人来到彭山道场竟谁都没有惊动,接近这片幽谷时金铃藤大阵也毫无反应,看身形面目赫然正是白煞。

虎娃的目光穿过重重迷雾,直视白煞的身形,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单独面对他。白煞的形容比世人想象的年轻得多,五官堪称俊美,披着乌黑的长发,未束未簪。他只是很平常地踏出了一步,便已经走进幽谷来到了竹林外。

这并不是虎娃第一次“看见”白煞,在山神的神念中,虎娃曾见过白煞背手站在树得丘上的样子,与今日所见有微妙的不同。人还是那个人,可仿佛变得更年轻了,带着一种冷冽的气息,就似冰肌玉骨。

看来二十多年后,他修为更进,当初在树得丘上应是化境九转圆满,而如今已成就仙道、炼成了仙身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