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9章、修行之始(上)

人们平常听见的都是外界的万籁之声,很少去关注自己呼吸或心跳的声音,但在特殊的情况下,或许会注意到、也能够听见。可是血脉流转、肠胃蠕动、腑脏运行、血肉生长、筋骨滋壮等等微声,是否也能够“听”见?

通常情况下这些是听不见的,但在极静的环境中,人的确能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。这样的环境一般很难有,但在垂帘逆听入微时却可体察极静,若闻周身生机运行之音,仿佛可见筋骨腑脏,进而能自察身心状态,此为修行之始。

证得内视入微之境,便可开启灵觉,复可听闻身外万籁入微。

这只不过是迈入初境的法门之一,开一窍进而开启灵觉。若明其玄理,各宗门便可各择手段,因地因人而异,传以各种指引之法。虎娃今日讲的当然不是某一种法门,而是总说其玄理,诀曰:致虚极,守静笃。万物并作,吾以观复。夫物芸芸,复归其根。

虎娃的声音中带着神念,所谓神念的境界也是不一样的,尚无人知这是仙家之声闻。虎娃讲法,每人接受到的神念皆与自身的感悟相印证,而变化出种种法门。另有难以描述之玄妙,则有意境印入众人之脑海,只看各人所能理解。

在座还有不少并未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普通人,有人代表着各大部族势力,由仆从抬进彭山,此刻与仆从一起都在道场中听讲。所有人都莫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仿佛自古以来那道看不见、摸不着,被视为仙凡之隔的门被打开了。

门是被打开了,怎么走进去虎娃也说清楚了,任何人都可以尝试,修行仿佛本无什么秘密,所谓秘法随天地而存、谙合大道本源而已。而且虎娃也说得清楚,人人都可以修行,甚至在世之一举一动,亦皆在修行之中。

有人已忍不住跃跃欲试了,想看看自己能否也成为一名修士。如此反应也在虎娃意料之中,但所谓的人人皆可修行,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迈过那道门。内视入微之境,不是那么容易求证的,仅靠迫切的渴求之心是不可能的。

在座的各派尊长则在思考另外的问题,结合本门传承秘法,用什么样的手段去指引看中的传人入门?就算没有虎娃的这场法会,世间也不缺修士入门,但虎娃今日将入门之境很清晰地指了出来,而且讲得简单透彻。

还有一些人则略感失望,他们大多是散修,修为亦未至大成,早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了,当然不需要这样的指引,来到彭山是想听闻更高境界的修行之妙。可是虎娃今日偏偏只讲入门之境,而且这种公开的法会,向来不传神通法术,只讲境界感悟。

这场法会中有两个人比较特殊,其一就是羽民族将军飞郎。飞郎听见的内容和所有人都不太一样,不仅有大家都能听闻的修行入门之境,还有虎娃单独传授他的修炼秘法。

另一人是仓颉先生的弟子侯冈。侯冈所听闻的内容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,只是自己的感悟可能不一样。但侯冈听着听着就出离了定境,暗中观望此番听法之人,不仅有各地修士、巴原上的百姓贵族,还有来到此地的众多奴仆。

虎娃今日的讲法并无分别,听闻妙法者也包括那些奴仆与凡人,甚至还包括山中的草木禽兽。侯冈若有所思,脑海中若呈现“有教无类”四字,这可不是虎娃的神念印进来的,而是他自己观这场法会有感。

不论大家感受如何,虎娃此番开讲仅有半日,随后便命门下弟子送客,彭山道场重归清静。众人各怀目的而来,又各携收获而去,对这场法会褒贬不一,但只要心念通透者,皆清楚这场法会深远的意义。

法会之后,虎娃和玄源进入幽谷,这是他们平日修行居住之所,也是彭山道场中的禁地,外人不得打扰,谁也不知夫妻二人在里面做什么。

再月余之后,虎娃走出院落,将十二根晶柱抛入竹林。这些晶柱倏然消失不见,假如有人在高空向下俯瞰,则会发现竹林环绕中的院落也在视线中消失了,只见谷中一片竹影摇曳。

又过了月余,竹林间又出现了不少藤蔓,筷子粗细,很稀疏地缠绕在竹茎上。竹林中的藤蔓与杂草本就很稀疏,这也不太引人注意。

玄源行走于竹林间却叹道:“你以十二根晶柱布下了仙家法阵,又将这段时间所祭炼的竹叶剑符皆融入阵法之中,使其成为一座杀阵,却敛去了所有杀气。云起拿来的那些藤蔓,又被你炼化成一座缠藤大阵,就算是仙家也会被缠住一瞬,进而被斩杀。我原先担心你面对白煞时会托大轻敌,此刻看来,这些布置倒是足够谨慎了,若全力发动,威力甚至远在武夫丘锁山剑阵之上,就算白煞至此也是有来无回,我总算可以放心地回赤望丘一趟了。”

虎娃笑道:“既有宗门之事,娘子且去,夫君就在这幽谷中守候。”

玄煞是亲眼看着虎娃在幽谷中布置杀阵的,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杀阵的威力,若全力发动,确实明显超出武夫丘锁山大阵。但虎娃的布置只是一次性的,发动之后就没有了,且是历年心血积累,成仙后才得以完成。

赤望丘刚刚传来宗门之令,召门中所有大成修士回山议事。这也在意料之中,因为巴原的局势已发生根本改变,赤望丘这派宗门也得做出应对。赤望丘和别的宗门不太一样,它原先在巴原各国都派驻有主事弟子,甚至还任命了玄源这样的三国镇守长老,管理各地的传人。

而巴原上的其他宗门,自古以来都遵行“离山不索”的传统。弟子离开宗门道场后,只需遵守门规即可,个人恩怨自行解决。但散居各地的赤望丘弟子,在这种情况下究竟算是离山啊还是未离山啊?这不太好说清楚,但总之赤望丘势大,谁也不会无端招惹。

少务却托虎娃问了玄源这个问题,散居巴国各地的赤望丘弟子,究竟算是离山还是未离山?如今巴原不再是五国对峙,已恢复了一统,赤望丘是否还有必要像原先那般?巴原其他四国都不存在了,那么原先驻守各国的主事弟子又算什么身份、以什么名义?

赤望丘的宗门事务,少务绝对无意干涉,对赤望丘上的众仙家们亦会恭谨供奉,他只是想问一问而已。玄源派人把消息送回宗门道场了,前不久星耀以代宗主的名义下令,召集各地主事弟子回山,玄源和樊翀当然也要回山议事。

玄源飞天而去,虎娃看着她的背影,却喃喃自语道:“你走后,白煞就要来了。我原以为只要做好这些布置,便可让他有来无回。如今方知,若他的修为不在我之下,以人间的手段,恐难以将之斩灭……但无论如何,就在此地做个了断吧。”

在玄源看来,虎娃于彭山幽谷中布置的大阵确实威力无匹,世上无人能踏入其中全身而退,当然也包括白煞。虎娃原先也是这么想的,可如今方知自己的判断有误,并不是这些陷阱的威力不够,而是白煞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另一个境界。

若白煞的修为不弱于虎娃,那么仅凭人间的手段,包括修士强大的神通法力,几乎已无法将之斩灭了。这陷阱足以让虎娃本人粉身碎骨,但他已修成了纯阳之元神,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,就是不灭之神魂,这是堪破生死轮回境后求证的道果。

其实虎娃于步金山小世界中出关、求证仙道的那一刻,玄源首先看见的便是离体而出的纯阳之元神,而还坐在原地的是虎娃的本尊法身。他当时已经感受到冥冥中的指引,若他愿意,便可以顺着那指引的力量到达并不存在的时间与空间,那便是飞升登天而去了。

这种指引与他曾修炼的秘法有关,就像是一个个路标,总计有五种,也就是说他可以飞升到任意一位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虎娃当时是刚刚成仙,仙家修为尚未巩固,他可以在飞升之后巩固仙家修为,也可以继续留在人间。

但虎娃并未飞升,纯阳之元神回归本尊法身,否则当时的步金山中只会留下一具仙蜕,若是虎娃不愿留仙蜕于世,便会当场消散于天地间。待回到彭山道场,虎娃回顾此生踏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的历程,修行从初始,于是便有了那场法会。

接下来的日子,虎娃祭炼仙家宝物布置法阵,对他而言也是一场修行。他既没有选择飞升而去,那么就继续修炼与纯阳之元神融为一体的仙身,境界渐渐知常,在布成法阵后忽有所悟。此仙身可被斩,而他的神魂却近乎不灭,推己及人,白煞亦当如此。

单纯凭人间的手段,从某种意义上说已斩不了白煞。比如有人的力气很大,一拳可以打碎一块石头,甚至可以打爆一座山,但也仅仅如此。哪怕他还可以打爆一条山脉、打碎世上所有的山,手段亦只是这种蛮力而已。

所谓的力量,绝不仅指那最简单的破坏力;仙家修为法力,更不是如此,而是意味着一种更高境界的能力。而有些人并不理解,自以为仅凭着强大的破坏力便可称雄世间,这不过是痴人说梦。

比如那蛮汉可以打爆一座山,但也不过是制造了一堆碎石。他可以一拳打出来一座山吗?这根本就是超出他所能思议的境界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