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8章、功成身遂(下)

有些话,无论是少务还是飞郎都不好说出口,羽民族战士在战场上虽然是一支奇兵,但他们出现在巴原却是异类。朝堂上群臣视其如常,飞郎也清楚是什么原因,民众们惊异的目光他早就见到了,他这个样子,是不可能继续留在巴国为官的。

这位立了大功的飞天将军,站在这里有些卑怯的心理,接受封赏后便默默地退到了一旁,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虎娃的声音:“飞郎师弟,你若不着急回南荒,过几天可以来一趟彭山,我将举行一场法会,亦会单独传你秘法。你当年未能成功登上武夫丘主峰,是因羽民族人的体质有异,难以练成开山劲,更别提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,并不适合修炼武夫丘的剑术。但世间修行,并不仅有武夫丘秘法,你若能迈入门径并突破四境修为,将来也可化形与常人无异。”

飞郎很感激地看了座位离少务最近的虎娃一眼,也许这才是他最想要的。但虎娃只能给其指引,传授适合他修炼的秘法,至于飞郎能不能修成,则要看他本人了。

朝堂上皆是升官或受赏的,还有盘瓠这样“缺席恢复名誉地位”的,却有一人提出了辞官,便是工正大人伯劳。伯劳先后辅佐后廪与少务多年,在突破大成修为后仍忙于国事,直至少务一统巴原,可谓劳苦而功高。

刚才朝堂上论的是此番前线战功,所以瀚雄排第一,但是国中真论累年功勋,恐怕没有人能比得过伯劳大人,首先其资历就无人能及。伯劳辞官,大家都不感到意外,只是在这个场合突然提出,令众人皆有些惊讶。

少务并没有强行挽留,感慨万分道:“伯父早已是当世高人,欲求清静不为俗事所扰,侄儿也不敢有违。只想求您再留任大半年,以工正大人的身份参与国祭大典,见证巴国复立。若我父君在世,这也是他想看到的。国祭大典之后,赐伯父享十爵之尊,自择国中福地清修。”

众朝臣都愣了愣,因为少务当众叫伯劳为“伯父”。伯父可以理解为父亲的兄长,伯劳、后廪、长龄这三人确实曾是师兄弟;而伯劳的名字中偏偏还有一个“伯”字,那么也可以理解为伯劳的伯,便意味着少务敬其为父。

不论别人怎么理解,但这个称呼可是太尊贵了,这可不是私下的场合,而是在公开的朝会上。以此为铺垫,少务竟要在伯劳辞官后赐其享十爵之尊。这可不是一般的地位,通常立再大的功劳,也不可能受此封赏。

巴国第一位享十爵之尊的是武夫大将军,而近年来享十爵之尊的只有灭国后的相君、郑君、帛君与樊君,这都是有特殊历史背景和原因的,可遇不可求。少务今日如此封赏伯劳,那么朝堂上还坐着一位彭铿氏大人呢,彭铿氏大人将来若辞官,恐怕也得这样吧?

国中享十爵之尊的地位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?但再仔细一想,巴国中还有可能再出现第二个伯劳或彭铿氏大人吗?国君确实也无法再有别的封赏了。

众人纷纷向伯劳祝贺,而虎娃悄然以神念道:“恭喜伯劳大人修为更进!”今日朝堂上再见,虎娃察觉,伯劳竟在不声不响中已突破至七境修为。

从六境九转圆满突破到七境初转,须经历真人返璞之境,后世修士又称之为“真空劫”。在这个过程中一身神通法力尽失,几乎与常人无异,所以这段心境上的修炼又被称为“归凡”,其过程往往很凶险,在受到意外伤害时难以自保,很多修士都会选择在道场中不出。

但伯劳没有,他就和往常一样处置国中事务,甚至谁都没有意识到他正在经历这样的修行,不声不响地就突破七境了。听见虎娃的神念祝贺,伯劳望着他微微一笑,眼中略有自得之色。

……

十日后,虎娃于彭山道场中召开了一场法会,场面比他当年突破化境的庆典更为盛大。不仅是因为虎煞先生的威名与修为,更因为这场法会的时机非常微妙,恰在少务一统巴原之时。

谁都清楚虎煞先生与巴君少务的关系,各宗门弟子号称世外清修之人、民众眼中高高在上的仙家,并不插手凡尘俗事,他们总不好拉下脸来专门跑到巴都城向少务祝贺,那么来到彭山听闻虎娃讲法,就是间接的拜贺了。

还有不少散修来到彭山,名为听讲,心中打的主意却是借机会结识各路人等,寻得晋身之途。还有人是因为与虎娃交好,或受过他的恩惠,或心中仰慕其人,特意跑到彭山来捧场的。

当然更多的人就是为了听闻妙法,以寻求修行中的指引和印证。比如古令先生早就知道这个消息,特地回了宗门一趟,将古雄川中的得意弟子都带来了。要不是避免有捣乱起哄的嫌疑,古令甚至想将宗门中所有弟子都带到彭山来听讲。

古令来了,他的两位好友贤俊和云起当然也会一同到场,云起还带来了一批步金山弟子。古令的弟子欣兰,是西岭大人的爱侣,冲这个关系,彭山道场也会好生接待。比较引人注目的是,炼枝峰宗主瑞溪也带了十余名弟子到了彭山。

炼枝峰虽不像众兽山那样奉赤望丘为“上宗”,但平日行事也以赤望丘为首。他们跑到彭山来给虎娃捧场,在外人看来倒也不觉得奇怪,因为虎娃的爱侣就是赤望丘长老玄源,给他面子也等于是给玄煞大人的面子。而且瑞溪的弟子小洒,嫁给了巴国镇南大将军瀚雄,关系是亲上加亲。

武夫丘新一代大成修士熊丽,带了十几名新收的晚辈弟子来到彭山,他们既是来给虎娃捧场,也是随尊长出来见见世面。

兴许是给玄源长老面子,或是为了显示存在感,赤望丘居然也来人了。由驻守巴都城附近的主事弟子樊翀,率领十余名新一代的晚辈传人来到彭山听闻讲法。

孟盈丘则由长老青黛率领二十多名弟子来到彭山,清一色皆是娇艳女子,所过之处,令众人企望流连。但孟盈丘近年来并无晚辈弟子修为大成,所以尚未开启下一代传承。

这些访客都有专人接待,在彭山道场中安排了客舍居住。但彭山中来了巴原上大大小小几十派宗门的修士,再加上各路散修,还有各部族未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、却有门路跑到彭山中听讲的普通人,总计逾千。

彭山道场中可没有那么多房舍能住得下,连饭都管不了,好在有足够大的空地,大家都自备干粮和帐篷吧,只要不在这里惹事就行。穿行山野至此,无人招待还得风餐露宿,难免有人非议虎煞先生无待客之道,但也只敢私下说说而已。

虎娃已成就仙道,只要他愿意,彭山中谁说了什么话他都能听见,甚至心中未曾出口的暗想都能感应到,但他对个别人的非议也没什么好计较的。这些人可不是他请来的,只是听说了彭山法会的消息,从巴原各地自行跑来的。

不论来者抱着怎样的目的,虎娃如期坐在高坡上的龙血宝树下开讲。是日,彭山道场中寂静无声,连鸟雀都不再鸣叫,周围山中的走兽亦各自安伏,只有虎娃的讲法声清晰地传遍四野。

虎娃此番法会所讲的内容并不高深,甚至浅显得令人惊讶,他讲的只是入初境之道。

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是所有修士所经历的第一道关口,甚至被视为仙凡之隔。各派宗门高人考察各地才俊的悟性资质,并尝试各种指引之法,但自古以来并无一定之规,也没有人做过清晰的总结。

很多修士迈入初境之后,其实自己也比较懵懂,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成修士了,待他们修为更高之后,才会渐渐有清晰的理解,亦会总结出一些指引传人入门的方法,但这往往要有大成修为才能掌握。比如赤望丘每年举行的仙城朝圣仪式,皆须由大成修士主持。

一个人能否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尊长往往只能看出一个大概,最终归结于那妙不可言的机缘。而这一线机缘何在,修行入门究竟是怎样的过程,便是虎娃今日所讲。

修行入门之要妙,须调摄身心,求证内视入微之境。所谓内视,并非一定是指可内见五脏六腑,而是收摄杂思、息去外缘所扰,垂帘逆感,体察身心入微。

人们平常的感观大多都是对外的,感受世界的刺激与信息,形成见知与知识,在互动中有所行止。这个所谓的世界,就是“我”身心之外的一切。

那么“我”又是什么呢,先不需要有答案,且去感受它。人们睁开眼睛看向世界时,往往会忘了如何去审视内在的身心,更难达到内视入微的状态。而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便是以此为门径,各宗门传承可能独有秘法,但玄理相类。

比如有修“垂帘逆听”者,从调息入手,寂静中听呼吸之声渐不可察,入极静。那么又何为“入微”,修此法门的入微之境,便是能听闻生机运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