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7章、仙娃(下)

玄源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头垂得更低了,身子几乎贴到了虎娃怀里:“你究竟明白了什么?”

虎娃柔声道:“待到有朝一日,你也踏过了登天之径,便会清楚我此刻的感受。”夫妻二人离开了步金山小世界,谁也不知虎娃发给玄源的那道神念心印究竟包含了什么,竟能让这位化境高人愣了一天一夜才回过神来,想必就是讲解仙家修行的玄妙。

穿出门户来到水潭边,玄源又问道:“你已成就仙道,超脱于生死轮回。既如此,可有办法对付白煞?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我原以为踏过登天之径后,凭仙家手段便足以对付白煞。真的修炼到这一步,才发现没那么简单,白煞很可能已先我一步踏过登天之径,却同样没有飞升登天而去。至于我能不能击败他,只有动手之后才会清楚。但我的目的是报仇,并不是要战胜谁,彭山幽谷中的几重大阵只要布成,其威力便足以斩杀仙家。在彭山中坐候,让白煞有来无回,今日倒是有把握了。”

说着话取出一块尺许见方黑色之物,正是贤俊得到的神器妖墨,前段时间他已将白煞留下的神念心印抹去,此刻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,又递给了玄源。

玄源接在手中,惊叹道:“你已祭炼了这件神器、留下了自己的神念心印,就是方才那一会儿吗?”

虎娃:“白煞在黑白丘仙家遗迹中,片刻间便祭炼这块妖墨留下了神念心印,而我刚才所用的时间,与白煞当日也差不了多少。更重要的是我洗去他所留神念心印的过程,能察知他当时的神通法力如何。今日我已迈出了这一步,待巩固仙家境界知常后,并非不可一战。”

玄源:“可以一战,但也仅仅是可以一战。当初你也足以与善吒妖王一战,可结果还是输了。”

虎娃:“我的目的并非去挑战所谓的巴原第一高人,只想斩杀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,本就没打算要什么公平决斗。”

玄源面有忧色道:“你突破仙家修为之事,本当巴原同修共庆,但如今还是不要泄密的好,免得让白煞警觉……你的修为已在化境之上,那如今又算是什么境界呢?”

自古各大修炼传承宗门,对修炼的描述都是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,对于更高境界的修为并无记叙,因为那已非凡人的境界。一世修行的极致,求的不就是成仙长生吗?虎娃笑道:“这还不简单嘛,八境之后,便是九境而已。”

……

彭山之中,有一名修士对骑着奔豸兽、正装模作样在巡山的小妖叽咕道:“叽咕,叽咕,我在学宫中听侯冈先生讲过中华之地的传说,中华之三皇五帝,加起来一共是几个人啊?”

叽咕呼喝一声,奔豸兽很听话地站定,他瞪了那人一眼道:“你当我不识数啊?三加五,当然是八个!”

那人笑着摇头道:“你又算错了,其实是五个人。”

叽咕的眼睛瞪得更大了:“别以为你在学宫中待过一年,就想糊弄我,三皇加五帝明明是八个人,怎么可能是五个呢?你在学宫中学错了,还跑出来胡说,小心我告诉侯冈先生,把你领回去打板子。”

“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,如果我错了,就让侯冈先生打我板子。如果你错了,就把这头奔豸兽输给我。”

叽咕很警惕地盯着那人道:“原来你是想骗我的奔豸兽?我可不上当!”

“你是不敢跟我赌吧?”

叽咕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如果你赢了,这奔豸兽也愿意让你骑,就算送给你又怎样!快说,为什么是五个人?”

那人边掰着手指边说道:“所谓三皇,是指太昊、神农、轩辕,他们开创了三代人皇氏系,又称青帝、炎帝、黄帝。而所谓五帝,指的是太昊、神农、轩辕、少昊、高阳这五位天帝,又有人称少昊为白帝或金帝,称高阳为黑帝或玄帝。你再仔细算算,是不是五个人?”

叽咕倒也说话算数,数明白之后便跳下奔豸兽道:“你骑上去试试吧。”

那人走过去刚一抬腿,奔豸兽就跳转身朝着他露出利齿嘶吼,叽咕哈哈大笑道:“它自己不让你骑,可不算我输啊!”

这时羊寒灵的声音伴随神念突然传遍彭山道场:“彭铿氏大人和夫人即将回山,巴君少务亲自来迎,诸位速归道场见礼。”

叽咕闻言跳上奔豸兽,一溜烟就跑回去了。那名修士也赶紧整理衣冠,去彭山道场中迎候主君,心中暗道彭铿氏大人好大的面子,从步金山归来,尚未去巴都城拜见主君,主君反而巴巴跑到彭山来迎接他。

……

虎娃和玄源离开步金山时,没有乘坐比翼飞舟,而是坐着那辆巴原上最着名的、由白香木打造的马车,拉车的仍是那两匹已修炼成妖的白马。两匹白马神骏非凡,若论修为,如今已是二境妖修。

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,可玄源当然清楚底细,坐在车中不禁啧啧称奇。早先听说盘瓠与虎娃同岁,只用了二十多年便已突破了六境大成修为,身为妖修,这已是令人目瞪口呆的奇迹。可这两匹白马,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差不多就修炼到二境九转了。

须知若换成寻常妖修,这个过程说不定要数十年啊,虎娃身边发生的事情,总是这么离奇而夸张吗?而坐在车上的虎娃本人,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,如今已然成仙,除了玄源之外世间尚无人知晓。

虎娃本人身上无论发生什么奇迹,玄源如今已习以为常,能修炼成仙者,想必生来便注定不凡吧,就连玄源也颇有些自得,因为那是她的虎娃。

关于那两匹白马,虎娃倒是和玄源解释了一番,它们也等于在无意中修炼了多年。虎娃是以不惜代价的方式做了连番尝试,消耗了那么多珍贵的化龙膏,并不吝施展大神通法力相助,白马开启灵智后初境的修炼是水到渠成。

二境的修炼,主要是洗炼形髓,这些年虎娃已给它们服用过不少灵药,根基早就打下了。对这两匹白马而言,真正难的是突破三境后的修行,需要尊长的指引和它们自己的修炼。

车马沿着泯水一直走到了相城外,然后渡河而过,穿龙马城直奔彭山而去。渡河时没有用船只,就是直接从水面上跑过去的。区区两名二境妖修,恐怕还没有那个本事拉着一辆车奔行江河如履平地,这是虎娃的大神通法力,只是为了赶路方便。

如果虎娃和玄源愿意,还可以让马拉着车在天上飞,善吒妖王就这么干过。不过他们倒没善吒妖王那么爱显摆,马车还是老老实实走在地上。彭铿氏大人回归的消息,早就由各城廓急报巴都城,少务一激动,便亲自跑到彭山来了。

进入彭山蜿蜒崎岖的道路,通行不了寻常车马,但对虎娃这辆车却无所谓,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,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车马直接越过去。尚未进入彭山道场,车就停了下来,虎娃挽着玄源下车,远远地行了一礼。

因为他看见了很多人正在道场外列队迎候,不仅有彭山中的修士,还有衣甲鲜明的国君亲卫,当中簇拥的正是巴君少务。少务已年过三旬,这些年日夜操劳国事,但看上去还是精神抖擞、丝毫不显疲态,如今更是意气风发。

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未动,只有少务大踏步走上前来,一把抓住虎娃的手臂道:“师弟,举国共庆之时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少务笑得很开心,形神内外都洋溢着一股令人振奋的气息,这是当然的,他刚刚实现了平生志愿,恢复了巴原一统。这位国君平日非常内敛,喜怒不形于色,但如今在虎娃面前,内心中的情绪毫不掩饰地流露。

少务正是最忙碌的时刻,却突然放下国事跑到彭山来,也是为了享受夙愿得尝的人间大满足。少务很自得,因为这一番国战,虎娃几乎没有参与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是独力证明了自己。

少务特意跑到虎娃面前,笑得这么灿烂,多少也带了炫耀的小心思——师弟你看,你没有出山,师兄我也把巴原搞定了!虎娃能理解他这种微妙的心态,稍微带着一点孩子气,也只有在虎娃面前才会如此吧。

虎娃亦真心为他高兴,压低声音道:“你怎么也染上了盘瓠师弟的毛病?大老远特意跑到彭山迎接我,就是为了炫耀吧!”

少务嘿嘿一笑,挤眉弄眼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像盘瓠惯有的神情,待他转过身来面对众人时,又恢复了国君的威仪。虎娃原先是挽着玄源下车的,此刻却被少务抓住了另一只胳膊、与他把臂而行。玄源只是笑了笑,落后半步走在虎娃的另一侧。

少务特意跑到彭山来,并没有别的要事。在他人看来,主君可能是为了笼络人心,表达对彭铿氏大人的重视,或显示兄弟情义。而虎娃清楚少务就是因为高兴,想跑来炫耀炫耀,人都有性情流露的时候,稳重如少务者偶尔也会显摆一番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