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7章、仙娃(上)

樊室国确实已无实力再对抗巴室国,但若坚决抵抗,巴室国想平定它也挺麻烦的。因为其国境被多条纵横交错的山脉分割,宛如一道道天然屏障,其地势易守难攻,只要将各条路口一封,进攻者就必须一口口慢慢蚕食,每一口都有可能咯着牙。如今樊寨能看清大势举国归降,少务当然求之不得。

少务给樊寨的归降条件,比当初的相君紫沫还要优厚得多,同样也封其为国中樊君、赐享十爵之尊。樊君的封地在原郑室国的香木城一带,土地肥沃、人烟繁华、物产富庶,樊君还可保留原先的近侍与仆从,率领他们到封地去居住,不必长年留在巴都城。

在巴都城中,樊寨也有少务特赐的宅院。同样的宅院共有四座,不论有没有人住,都是少务早已准备好的,分别留给了相君、郑君、帛君与樊君,如今终于各得其主。

巴原五国,共有大大小小七十多座城廓,在帛让败亡、樊寨归降后,已尽数归于少务治下。国战虽然结束了,但后续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置,比如在巴室国大军尚未占领的地方,还要派人去正式接收一座座城廓。

哪怕绝大多数地方官员仍然留任,也需要少务象征性地再任命一遍,然后建立全国统一的政务、军务体系,这才是真正实现了巴原一统。大战之后,流民需要归乡或重新安置,伤亡者需要得到抚恤,很多损毁的城廓村寨也需要重建。

战争必然会带来创伤,在战场上直接伤亡的可都是各国最重要的壮劳力,最激烈的大战是在原巴室国与帛室国交界一带展开的,那里原先也是巴原上繁华富庶的地域,但如今很多田园已荒芜,曾被军阵用为据点的村寨也化为了废墟。

重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,至少要等少务将使者派到所有的城廓之后,第一步的事务才算完成,然后少务才会宣布恢复巴国。算了算日子,少务决定在今年冬至的国祭大典上,正式宣告巴国复立。

巴原上每年的国祭大典,原先巴原五国各自举行,都是为了表示继承了宗室正统的身份。如今这场国祭大典的地点只在巴都城,其余各城廓一律都是陪祭之所,帛都与樊都也分别改名为帛城与樊城。

在国祭大典上,国君代表臣民向神明与先祖献祭,请求赐福与护佑,这次的国祭大典当然是历年来最重要的。

自从国战开启以来,少务就没有派人到步金山“打扰”过虎娃的修炼,但是这一次,他终于派了一位使者来到步金山,请求学正大人担任这一场国祭大典的司礼。这场大典的意义非凡,非得虎娃出山不可,别人根本不能站在那个位置上。

虎娃如今仍然担任着巴室国的学正呢,但他这些年从未出席过任何一场国祭大典,总是因为种种原因错过。而今日他是不能再缺席了,无论如何都要给少务这个面子。少务派使者来请,用的并不是主君命令臣属的语气,几乎就是在恳求了。

虎娃当然不会拒绝,让使者转告少务,今年冬至他一定会如期出现在巴都城,为国祭大典司礼。使者完成了使命,诚惶诚恐地回去了。玄源问虎娃道:“少务终于平定巴原,你是什么感觉?”

虎娃笑了笑,过了一会儿而才答道:“这感觉……有点像看见云起终于炼成了一件梦寐以求的法宝。”

玄源有些惊讶道:“这么……简单?”

虎娃扭头反问道:“简单吗?”紧接着又摇了摇头道,“我认为太不简单了,这样的事情,我所见的世人中,没有谁能比少务做得更好。”

玄源又问道:“小世界民众已迁徙完毕,夫君之修行可证圆满?”

虎娃若有所思道:“我原以为要斩杀白煞、完成来到巴原的大愿后,此生修行方得圆满。可如今听闻少务平定巴原的消息,又恰逢运送小世界民众完毕,突然感悟并非如此……出山之前,我要闭关一段时间,烦劳娘子为我护法。”

历时两年,巴原上的国战分出了结果,虎娃与玄源也终于将小世界民众运送完毕。这三万多人丁,对如今的巴国来说可是太重要了,迁徙到各地安居,正可弥补战乱的损失。不算巴都这样的大城,巴原上不少小城廓,城中的居民往往也只有几千人。

少务对此事的重视不是没有原因的,哪怕是在国战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,迁徙民众也是进行得一丝不苟。起初迁出去的小世界民众,基本上都被安置在太禾城一带定居,到了后来,他们又被送到更远的地方,主要分布在原巴室国与帛室国交界一带。

步金山中的清修对虎娃而言,亦是难得的修行印证,出山之前他要闭关参悟所得、总结收获。闭关的地点就在小世界的仙山深处,六位上古仙家祖师曾存放玉箴的那间密室,他曾见证过前辈仙家生死轮回境的地方。

这次闭关的时间并不长,过了半个多月,虎娃便起身走了出来。守候在门前护法的玄源吓了一跳,既惊讶又羞怯道:“夫君,你怎么不穿衣服,还是……这个样子?”

虎娃一低头,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赤身裸体。玄源又突然一指密室中道:“虎娃,你分明已经出来了,为何还坐在那里?”

话音未落,刚刚走到玄源身边的虎娃便消失不见,仍坐在室中的虎娃则睁开眼睛轻叹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玄源有点发懵,世上没人比她更熟悉虎娃,方才走到她身边的,形神气息绝对就是虎娃本人,不可能是幻象或者元神化境。可是虎娃分明已经走过来了,为何还同时坐在原地?而坐在室中的虎娃,方才并无半点气息,以至于玄源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。

虎娃又一次站了起来,玄源在震惊中下意识地问道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,难道那就是……纯阳之元神吗?”

虎娃默默地点了点头,玄源又追问道:“你已经悟透了纯阳诀,并印证了传说中的境界?”

虎娃终于开口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,但并非仅是纯阳诀。”说着话悄然发给了玄源一道神念。

玄源愣住了,这一愣就是一天一夜,而虎娃就静静地就站在那里。一天一夜之后,玄源突然动了,仿佛方才的发愣只是过了片刻,上前抓住虎娃的手臂激动万分道:“你已迈过了那一步?”

虎娃又点头道:“是的,据说八境九转圆满之后,迈向生死轮回境中,宛如走在无涯之岸,却总也抓不住那一线玄机。但我已见证过对于很多修士而言最难的修行,感觉只是自然而然。”

虎娃闭关之前,玄源隐约感觉他的修为已接近化境九转圆满,却万没想到虎娃出关之时便已踏过了登天之径。如果玄源都想不到,那么巴原上的其他人就更想不到了。

玄源的手抓着虎娃的胳膊突然攥紧了,语气很紧张地问道:“是不是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与传说中的仙家一样,便要飞升登天而去了?”

虎娃凝视着玄源的脸庞:“你在担心这件事吗?放心,我不会的。在我迈出这一步之后,这才发现仓颉先生曾给我留下一道神念,告诉了我一些事情。我可以自己做出选择,是否继续闭关以求早日飞升登天,还是像步金山中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一般,继续留在人间。人间只要有你在,我又怎会飞升登天而去。听了贤俊先生的介绍,我才清楚这里就是古时传说中的神山参卫丘。我在参卫丘中踏过登天之径,却与此地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一样,仍然留在人间为地仙,不得不说也是缘法使然。”

玄源:“如果是这样,会不会让你最终不得飞升啊?”

虎娃摇了摇头:“当年那六位仙家祖师,是无处飞升,所以不得不留在这里,耗费千年岁月开辟了这处小世界、打造他们自以为的仙界。但我的情况不一样,待修为巩固之后,其实随时可飞升。我将菁华诀、大器诀、灵枢诀、吞形诀、纯阳诀皆修炼大成,可飞升到任何一位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”

玄源长出一口气道:“原来如此,这我就放心了……你我当初皆看不透仓颉先生的修为,他是否与你一样,也是留在人间的地仙?”

虎娃沉吟道:“我曾经也是这么猜测的,可是当我真正迈出这一步后,仍觉得仓颉先生的修为深不可测,可能尚有我所未求证的境界吧。”

玄源:“仓颉先生的修为这么高?……虎娃,你为何一直用这种眼神看我?看得我心里怦怦直跳!”

虎娃此番出关后,就一直用一种形容不出的眼神看着玄源,让玄源总觉得他很有些不对劲,感觉既怦然心动,又有些惴惴不安。虎娃却反问道:“阿源,我不能这么看着你吗?”

玄源低下头道:“在翠真村时,你第一次遇到我,好像就是这种眼神,可是你也不能总是这样看人家啊……对了,你在生死轮回境中究竟经历了什么?”

虎娃:“我好像经历了世间的一切,但又好像全然忘记了,否则也不会踏过登天之径。可是我一睁眼就见到了你,元神中便自然有很多见知浮现,明白了很多事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