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5章、世外谈兵(下)

也许白煞是在定境中不知世事,也许他修炼仙家秘法正在紧要关头,众人大多都是这么猜测的。对于白煞的行止,虎娃和玄源却有另外的理解。巴原上曾发生的一切,都是白煞所见证的世事,宛如从苦海岸边走向生死轮回境的堪悟。

而如今的白煞已不需要了,或者说他已经迈过了那个阶段。巴原上的国战,在白煞看来,怎能比自己的修行更重要。在那处上古仙家遗迹中,白煞一定是感悟到了什么,与迈过登天之径后的仙家修为有关。

白煞如今的修为究竟已到了什么境界,谁也说不清,总之他就是公认的巴原第一人。既然白煞并未自称已成仙,更没有飞升登天而去,那么应该还是八境九转圆满吧。如此说来,他已八境九转圆修为多年,始终就差迈出那登仙的最后一步。

据说武夫丘宗主剑煞与孟盈丘宗主命煞,修为皆已至化境九转,但也都尚未圆满。巴原上人们已知的高手还有一位善吒妖王,其神通法力之强并不亚于剑煞或命煞,前不久还刚刚击败了近年来风头最劲的虎煞。

至于虎煞的修为,也没人能说得太清,他突破化境的时日尚短,应该比上述几位高人还有些差距吧。而玄煞大人的情况也和其夫君虎煞差不多,倘若这夫妻二人联手,或可与善吒妖王一较高下。

修为境界以及神通法力其实不能这么比较,但在普通民众就喜欢这么议论。

巴原上另一位最引人关注的人物,当然就是彭铿氏大人虎娃了。如果说白煞能在幕后操控帛室与樊室两国的很多事,那么虎娃就是巴君少务最得力的臂助。若没有彭铿氏大人,少务也不可能那么顺利地就平定了相室和郑室两国。

白煞高高在上,就像一个遥远的传说;而彭铿氏大人却是少务的结义兄弟,它们曾经坐着同一辆车上战场,意义完全不同。换做帛君或樊君,谁能请白煞坐在车上陪自己出行?那是想都别想的事情!

可是彭铿氏大人因为种种缘由,在新近暴发的这场国战中亦无声无息,只在步金山中清修不问世事。

不问世事,并非意味着对世事全然无知。传说中的仙家高人,虽在深山中修炼,于人间诸事却如掌上观纹。这种境界对于虎娃而言还显得有些夸张,但他不过问巴原国战,却同样能了解巴原上的战况,很多事早已有数,只言片语略做印证,心中便可了然。

比如运送小世界民众到山下的泯水,岸边驻守的巴室国军士的诸多谈论,便可尽入虎娃耳中。步金山弟子出入往来,平日在道场中谈论巴原上最新的消息,虎娃亦能听闻。

不论前方的战事再激烈,对虎娃这边的事情,少务丝毫都没有怠慢过。虎娃与玄源将小世界的民众运到山下的泯水岸边,每两天一次、每次一百余人,男女老幼拖家带口还有各种生活物资。

巴室国官方组织船只将这些人运走,另有军士护送,将他们送到相城郊外改行陆路,目的地是原相室国境内的太禾城一带。这是一个很考验耐心和施政能力的细致活,因为每天都在进行中,要持续近两年时间,还需要各地的协同。

在巴室国的大后方,这项政务执行得始终一丝不苟,并未受到任何影响,仿佛前方根本就没有在打仗。就通过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,虎娃便清楚,巴室国的处境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被动,否则后方的诸事也不会安排得这般从容。

若真是形势危急,就算少务不懈怠国中政事,后方城廓的民众、底层的官员和将士也会显得惊慌不安的。少务也许只是在隐忍,或许是为了示敌以弱,或许是为了等待一个最佳转折时机。

眼看再过半年,小世界的民众就将迁徙完毕了,此时传来了瀚雄大将军歼灭灵兽骑兵、发起全线反攻的消息。紧接着又听说灵宝大将军渡江南下,沿着国境线杀入了帛室国境内;与此同时,北刀大将军也开始反攻进犯的樊室国大军。

这天小世界民众都走下比翼飞舟后,岸边码头上的值守军士和地方官员还在谈论巴原上的战事,尤其是飞天奇兵大破奔豸兽的“故事”,说得是眉飞色舞兴高采烈。

在二层船楼上,玄源问虎娃道:“你好像并不吃惊,难道早就料到了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是的,当年第一场国战未开启之前,我就料到了这一幕,只是没想到少务真能隐忍,直到今天才动用这支奇兵,而且他也真舍得下本钱,一次就训练出了整整三支羽民族军阵。当年我和盘瓠还有长龄先生,陪同少务拜访了南荒中的羽民族部落。少务师兄当时就对我送给大俊的那副弓箭很感兴趣,认为最适合羽民族作战时使用。而羽民族人的寿数大多不过三十余岁,假如再多等几年,恐怕就要重新训练军阵了。”

玄源:“蛮荒野民大多难尽天年,往往会亡于各种意外的伤病。少务肯下本钱供养这支妖族,令其这些年衣食无忧,当然就会减少意外伤亡。又有长龄先生这等擅于医治病痛的高人在,这些羽民族人倒也不至于那么短命。如今灵兽骑兵已灭,巴室国列阵野战不再受其困扰,瀚雄守住了境内的第二道防线发起反攻,北刀与灵宝的另外两支大军也在策应,你认为国战的形势将如何演变?”

虎娃:“其实这取决于帛让的选择。帛室国虽然损失了灵兽骑兵,但大军主力仍在,只是士气受创颇深。如今灵宝已经沿着国境线杀向大军后方了,若帛让当机立断主动撤兵,放弃已攻占的大片实地固守国境,那么尚可与巴室国相持。如果帛让坚持不撤兵,或稍有犹豫动作慢了,等巴室国的大军穿插过来、双方绞杀在一起,就算他想撤兵也来不及了。届时恐怕连国境都未必能守得住,会被巴室国反扑到境内腹地的。”

玄源:“那你认为帛让会不会撤兵呢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。帛让绝不会甘心主动撤兵,至少此时不会做这个决定。他的大军已攻占了巴室国境内七座城廓之地,已经到嘴的这么大好处,怎会愿意吐出来?他就像一条已经咬住钩的鱼。

樊康只能死一次,而伏夔也不在了,错过了今日,帛让恐再也等不到第二次这样的机会。趁着战局的优势还在,他就算不能继续进攻,也会尽量巩固胜果。其实在我看来,以巴室国的实力,就算不能一举歼灭另外两国进犯之敌,但也不至于像先前那么被动,至少可以守住国境的。

但少务想要的绝不是这种结果,所以北刀氏才会主动丢掉北线的三座空城,而帛室国亦能长驱直入。等到战局逆转,帛室国与樊室国再想守住往日的局面也不可能了,少务也绝不会答应巴原的状况仅仅是回到战前。”

玄源:“帛让不会主动撤兵,那么樊室国呢?”

虎娃笑着反问道:“你也曾领军击败过帛室与樊室两国的进犯,不应不懂兵法,不要总是问我,你又是怎么看的呢?”

玄源沉吟道:“在我看来,樊室国不应留恋已攻占的三座空城,要立即集中前线大军夺回百川城。如此不仅能抄灵宝大军的后路,而且也能与帛室国大军汇合,军需辎重的运送还能更加顺畅,战局尚有可图。但我能想到的,北刀氏大将军应该也能想到,他不会让樊室国大军轻易脱身的,应该就打算将之剿灭在当地。只要樊室国夺不回百川城,若帛让兵败,帛室国的前线大军恐怕也来不及撤回去了。若是樊君明智,应该立刻放弃那三座空城,以断尾求存。”

虎娃叹了一口气:“因为身不在其中,你我才能坦然谈论,但你我之言亦是空谈。樊室国新君未必不明智,但有时只是无从选择。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,身在局中未必看得清楚,就算能看清楚,所想到的也未必能做到。”

……

巴原战局果如虎娃与玄源所料,帛室国大军并未撤退,反而从后方增兵顶住瀚雄大军的反击,同时阻截灵宝从侧翼的进攻。但帛让在这时也做了一个决定,派使者与少务谈判停战的条件,让巴室国割让五座城廓,然后帛室国才可以休兵。

帛让觉得帛室国仍占了优势,目前已攻占了巴室国七座城廓之地,主动撤出两处,只让少务割让五座城廓,已经是很优厚的停战条件了。可是这个要求并没有得到少务的回应,战场上首先传来的是樊室国在北线溃败的消息。

北刀大将军的反击打得坚决而惨烈,简直是不惜代价,丝毫不给樊室国大军撤退和转移的机会,连番血战夺回了三座失守的城廓,主要目的却是就地歼敌。事后北刀大军必须就地休整、补充损失,暂时驻扎在边境防范樊室国,已无力继续南下投入与帛室国的决战,但也保证了灵宝大军的后路安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