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5章、世外谈兵(上)

灵兽骑兵对于帛室国来说异常珍贵,羽民族战士对于巴室国来说何尝不也是如此,瀚雄不希望他们有任何意外的折损。

“羽民”是巴原民众对背生双翅的妖族统称。出现在战场上的这些羽民族人,与虎娃家乡的那支羽民族人略有差异,个子稍微高一点,身材也略显纤细,他们来自南荒深处。当年虎娃与长龄先生护送少务自武夫丘归国,就曾绕行南荒拜访了这支羽民族人的部落。

这支羽民族人有一位首领名叫飞郞。飞郎曾去过武夫丘为杂役弟子,但后来并未成功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,黯然返回了家乡,却意外迎来了访客。

从那时起,少务就有了将这些羽民族人训练成一支奇兵的想法。在巴原上的第一场国战结束之后,少务便着手开始准备了。此事进行得非常隐秘,少务绝不想让外人知晓。知道这支羽民族人存在的,除了他便只有长龄、虎娃与盘瓠。

虎娃和盘瓠没有参与这件事,负责此事的是长龄先生。长龄先生是一位大成修士,可以驾驭飞天神器出入南荒而不被人察觉,随身的空间神器中亦可携带大量物资。长龄先生又找到飞郎,送给羽民族部落大量财货,委托飞郎训练军阵,还提出了具体的作战要求。

羽民族军阵的战术是少务亲自制定的,长龄先生传达,由飞郎组织族人进行操练。少务特意叮嘱长龄先生,在这支奇兵正式投入战场之前,不要走漏任何风声。因此在巴原上的又一场国战开启之时,就连前线的镇南大将军瀚雄都不知情。

南荒中的那支羽民族总共有四个村落,生活了一千多人,除去老弱妇孺,真正能上战场的壮劳力在三百人左右。但这些人不可能全部离开蛮荒,否则失去了青壮男子的妖族只有渐渐消亡的命运。少务的最低预期,能带出一支完整的军阵就差不多了。

但在长龄先生的督促与帮助下,飞郎挑选了最精壮的族人,足足编成了三支军阵,并且演练了好几年。

羽民族人靠狩猎为生,同时种植少量作物。这么多青壮族人脱离生产,会影响到整个部族的生存,而在这几年,实际上都是少务提供各种生活物资在供养这支妖族,好让他们安心训练军阵。而这些物资,都是长龄先生携带空间神器飞天运送过去的。

能让一位高高在上的大成修士,干这种跑腿帮工的粗活累活,而且一干就是好几年,几乎是不太可能的,只有长龄先生最合适,而且他也心甘情愿。长龄先生这么做并非因为君命,巴原上向来就有“大成不招”的传统,他主要是为了儿子。

瀚雄当被任命为善川城城主,后来又被任命为镇南大将军。长龄先生心里很清楚,巴室国与帛室国之间迟早必有一战,首当其冲在前线率领大军的便是他的独子瀚雄。一旦战端开启,瀚雄就必须要面对帛室国最棘手的灵兽骑兵,而操练羽民族战士,便是少务应对的后手。

羽民族战士在战场上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,但他们亦有自身的弱点。羽民毕竟是人而不是真正的飞鸟,他们可以奋力鼓动双翅飞上天空,然后再滑翔一段距离。在通常情况下越过各种障碍物以及断崖沟壑倒是足够了,但他们不可能长时间在空中飞翔,也不可能飞得太高太远。

所以羽民族战士飞天作战的时间和空间都有限的,总是振翅滞留空中很快就会觉得累,然后就会滑翔落下。他们不可能携带很沉重的武器,更不可能披甲护身,否则便很难飞起来。羽民族人的下肢力量偏弱,背后又有一对笨重的双翅,一旦落地恐怕只能任人宰割。

而且对方若熟悉羽民族战士的特点,提前做好了针对性准备,比如在军阵中隐藏了大批重弩,也有可能对空中的羽民族战士造成巨大威胁。飞郎带着三支军阵离开南荒深处时,少务对他们亦有承诺,尽量不让这些羽民族人涉险,保证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能安然返回家乡。

飞郎心里也很清楚,如果这一百五十三名最精壮的族人尽数折损在巴原的战场上、对羽民族部落也是毁灭性的打击。但是这些年,整个部族已经接受了少务太多的好处,妖族人的思想很单纯,到了该报答的时候就会尽力报答。

这三支军阵先穿行南荒到达了红锦城,然后藏在运送物资的车队里到了前线,一路上都没有露过面。当他们到达洗风城时,瀚雄才得知少务送来了这样一支奇兵,连特制的武器和配套的战术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羽民族战士今天先是藏在了那些运送物资的牛车上,而少务选择的战场亦很有讲究,背靠了一座山丘。羽民族人是从山顶上起飞,平添了高度,而且是迎着风吹来的方向,有利于他们鼓翅冲向高空、滞留更长的时间,这一战果然大获全胜。

相对歼灭十支军阵,全歼了灵兽骑兵才是最有价值的战果。在以前的对阵中,瀚雄也不是没有凭借优势兵力取得过局部胜利。但灵兽骑兵就算在己方战败时也总能脱离战场,通过反复袭扰,给巴室国造成了重大损失。

如今他们终于不存在了,虽然跑掉了二十多头奔豸兽,在田园村寨中乱闯还有可能造成各种损失,但已无伤大局。编成军阵有指挥的灵兽骑兵才具威胁,四处游荡的奔豸兽不过是凶悍一些的猛兽而已,民间的猎杀高手便可以收拾它们。

瀚雄随即就以国君少务的名义下令,号召国中军民猎杀从战场上逃走的奔豸兽,每拿下一头奔豸兽,国君皆有重赏还将赐予爵位。这些奔豸兽在附近一带造成了一些祸患,但很快就被纷纷出手的高人捉拿干净,还有大部族为此组织了专门的狩猎队伍。

有一头奔豸兽躲过了所有的猎杀,从野地里穿过洗风城跑到了野凉城,最后居然跑进了彭山,结果竟然被小妖叽咕给活捉了。叽咕倒没有拿这头奔豸兽去领赏,而是很下了一番功夫收服,将它训练成了自己的坐骑。

两个月后少务才听说了此事,同样给了小妖叽咕重赏,并赐他享四爵之尊。叽咕也成了巴室国的贵族,他已是羊寒灵的弟子,也算是虎娃门下的修士,少务这也是给虎娃面子,但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瀚雄出奇兵大获全胜,打扫战场后便汇合指挥羽民族军阵的飞郎将军,一同进入了洗风城,并派人将战报送往巴都。瀚雄并没有等国君少务的回复,当机立断以洗风城为中心,率领大军发起了全线反击。

而这时,帛室国在前线领军的镇国大将军帛树丙,尚未接到灵兽骑兵已被全歼的消息,被瀚雄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瀚雄已经憋了很久,终于从节节后退转入主动反攻。前期被帛室国大军围困的那些如孤岛般的城廓,如今却成了战场上一个个接应的据点。与此同时,一直驻扎在黑白丘的灵宝大军也动了,自百川城渡江南下,从侧翼绕过滨城,杀入了帛室国境内。

帛室国大军虽损失了灵兽骑兵,但在前线仍可与瀚雄大军相持,并没有立刻陷入全面的溃败。灵宝大军适时投入了战场,沿着国境线杀向主战场的侧翼,目的显然是要切断帛树丙大军的后路。

帛让在国内调集的增援军阵,原本要继续投入帛树丙的麾下,此刻也只能调转方向去迎击渡江而来的灵宝大军。

灵宝大军的主力离开了百川城,樊室国便有可能趁机夺取这一交通要地。就在这时,一直退守的北刀大将军也发起了反击,强攻被樊室国占据的三座城廓。恰逢秋熟季节,北刀大将军此时发起大反攻,也是不让樊室国前线大军有余睱去收割今年的新粮。

巴原上的战局风云突变,若一一细述,似有道不尽的精彩。但在这场大战之外,有两个最受关注的人物,却始终无声无息仿佛并不存在。其一就是赤望丘宗主白煞,这位高人至今都没有离开黑白丘中的上古仙家洞府,正如虎娃所判断,他就在那里闭关了。

白煞原本就长年于赤望丘中闭关清修,将宗门事务交由星煞主持,如今不过是换了个闭关的地方,无论巴原各国打得再热闹,好像也不关他的事。

但据虎娃暗中追查的结果,百余年前的巴原分裂内乱,似乎就有白煞暗中插手的痕迹。那时的白煞还很年轻,比如今的虎娃也大不了多少。近三十年前,玄源率领白额氏族人先后击退了帛室国与樊室国的攻伐,赤望丘趁机操控了这两国的国事,其幕后亦有白煞的身影。

到了今天,百余年前的巴原分裂内乱,终于演化到了最高潮,有始以来最大规模的国战开启。从当年率先突袭巴室国的相穷,到如今正在举国而战的少务和帛让,其志愿都是平定巴原、恢复巴国。在这个时候,白煞偏偏又不闻不问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