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4章、战役的转折(下)

尽管少务已承诺不会使用噬魂烟,但帛室国的将领指挥灵兽骑兵作战时仍然很谨慎,几乎每次都会选择顺风的方向进攻。今天的风就是吹向山丘那边的,灵兽骑兵则顺着风势冲击。每一名战士皆是披甲精锐,手中的长戟不仅能直刺,尖端后方还有一支横刃,可挥砍、格挡、勾划。

一百四十八名灵兽骑兵,其坐骑一律是凶悍骇人的奔豸兽。奔豸是一种罕见的异兽,长得像豹子,体形差不多有成年的黑熊大小,其利爪獠牙可将一头牛撕成碎片。它们奔跑时将弯弓状的利爪收进肉垫中,又快又平稳。

成年的奔豸兽皮糙肉厚,就算被射中了一箭,也伤不到筋骨腑脏,还能继续冲锋。以它们的速度,跑过箭矢射程只是眨眼的功夫,敌方往往只来得及射出一箭,第二箭还没有开弓,奔豸兽便已扑到了眼前,而那第一箭也很难瞄得准。

这种异兽很罕见亦很难捕捉,更加难以驯化。众兽山修士以其擅长的手段捉到幼兽,从小开始豢养,然后交配繁殖数代,才训练出这批可以上战场的成年奔豸兽,帮助帛室国打造了整整三支军阵的灵兽骑兵。

大地都在轻轻震颤,一百四十八头奔豸兽竟跑出了如潮水般的气势,齐声发出骇人的低吼。胆气不够壮的人别说与之作战,面对这种场面恐怕连武器都拿不稳。但是瀚雄的大将军旗稳稳地立在那里随风飘扬,他麾下的十支军阵纹丝不动,始终保持着战斗阵形。

灵兽骑兵冲上山坡,在接近对方的弓箭射程时,突然分为了左右两路,让过正面的战车从侧翼迂回包抄。军阵队形变换再快,也快不过奔豸兽,在以往的列阵交锋中,巴室国的军阵都是这么吃的亏,就算想凭人多取胜,最终也围歼不了这些灵兽骑兵。

恰恰就在这时,瀚雄的大将军旗一挥,军阵后方的小山顶上突然飞出了无数硕大的怪鸟,羽翼迎风张开遮天蔽日。再仔细一看,那其实不是大鸟而是妖族——蛮荒中的羽民族人!

总计一百五十三名羽民族战士,数量并不算太多,但同时冲上天空,也显得密密麻麻、声势惊人。他们每人手中都端着一副上好弦的弩箭,箭杆前端用沁了火油的麻布包裹,此刻已经点燃,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烟迹。

这些羽民族战士的动作极为娴熟,好似已操演了多日,迎风鼓起双翅迅速升空,分成左右两路迎上了那些灵兽骑兵。灵兽骑兵是密集队形冲锋,羽民族战士几乎不需要怎么瞄准,一支支带着浓烟的火箭便从半空射了出去。

有的箭射中了驾驭奔豸兽的战士,有的箭射在了奔豸兽的身上,有的箭插在地上燃烧。紧接着羽民族战士又做了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动作,将手中的劲弩就当成砖头石块一样,狠狠地朝灵兽骑兵的队伍中砸了下去,在半空化为一团团火球。

瀚雄站在阵中,看着两侧天空上羽民族战士突然杀出,腮帮子都有些抽搐。他很清楚那些战士手中拿的劲弩是多么地贵重,在战场上只射出一箭便全毁了!

这是少务亲自制定的战术,要的就是这一箭,而且模拟演练了几年。这些弩射出的箭去势十分强劲,羽民族战士飞在空中是无法上弦的,需要事先在地面上好弦,然后端着它飞上半空,射出一箭后便没用了。

能让羽民族人能拿着飞上天的弩箭,一定要异常轻便才行,但又要求箭矢能射穿奔豸兽的皮肉,弩本身必须非常强劲,普通的工匠根本打造不出来。少务募集国中各城廓的共工,试验了各种材质,最终才打造出三百多副弩,这一波攻击就毁了一半。

在作战时,飞到空中的羽民族战士已不可能射出第二支弩箭,继续将弩拿在手中已是累赘。按少务的要求,他们此番面对灵兽骑兵,升空后的任何一个动作都不能是多余的,弩既然要丢掉,那么事先便在弩身上也抹好火油,点燃后砸入灵兽骑兵阵中。

仅仅是打造这一百五十三副特制的劲弩,其代价就相当于在空旷之地修筑一座小城廓。这些带着浓烟的火球砸下去,眨眼间就相当于砸掉了一座城廓啊,也就是以巴室国如今雄厚的国力,才能玩得起这么大的手笔。

打造这些弩所选用的硬木,有一个缺点就是极易被引燃,燃烧时还会四散炸裂。此刻这个缺点也成了优点,被少务利用在了战场上。

奔豸兽经过训练,就如战马一样已能克服很多本能的弱点,它们不会畏惧营地中的篝火,亦不会受到战场上的烟火惊扰。可是猝然遭遇一片火雨般的箭矢射击,紧接着又有无数带着浓烟的火球砸了下来,火光四散炸裂,奔豸兽顿时惊吼连连、四散狂奔,立刻就失去了控制。

弩箭虽然强劲,但一箭也射不倒一只奔豸兽,尤其是射中了非要害部位,更是难以将之重创。但这些箭簇上都喂了毒,羽民族人狩猎时特制的剧毒,毒性可使奔豸兽变得暴躁,越是狂奔挣扎,便发作得越快,就算当场毒不死,亦可令其失控。

驾驭奔豸兽的骑手,正面皆穿戴了胸甲,但这胸甲却挡不住的弩箭,而且羽民族战士的攻击是从天上来的。

羽民族战士升空之后只做了两个动作,先是一轮齐射,紧接着将手中的弩点燃砸向地面,两路灵兽骑兵便已折损近半。奔豸兽嚎叫着四散惊逃,战场上到处都是浓烟和飞溅的火光,却没有一个敌人。幸存的骑手尽全力想控制住坐下的奔豸兽,却根本约束不住。

灵兽骑兵的队形溃散了,在烟火中相互冲突践踏,不少骑手落下坐骑被踩死踩伤。大多数奔豸兽本能地避开了烟火最密集的山坡,朝着别的方向跑去,它们的视线已经被浓烟熏得模糊,中箭的奔豸兽毒性开始发作、变得越来越狂躁。

只有少数奔豸兽冲上了山坡,撞向了巴室国军阵的侧翼。瀚雄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,军阵两侧布置的是清一色的枪盾兵,长盾置地排起了一道墙,锋利的长矛从盾墙的缝隙中刺出,迎向已经失控的奔豸兽。

有几只狂躁的奔豸兽撞进了战阵,也造成了伤亡,但随即就被长矛扎成了刺猬。更多的奔豸兽跑向了别处,将背上的骑手给甩了下去。

空中的羽民族战士也散开了队形,四下追击而去,拔出了悬挂在腰间的短弓,搭上短箭射出。这些短弓和短箭也是特制的,作为羽民族战士备用的兵器,在务求轻便的同时,要让射出的箭矢尽量强劲。

虎娃家乡的那支羽民族,当年就曾使用过类似的弓箭,虎娃还带走了其中最好的一副。后来虎娃将那副弓箭送给了大俊,少务曾亲眼见过。少务效仿那副弓箭,又招募共工另行打造了类似的一批,今日便用在了战场上。

这些短弓的威力不如劲弩,但箭簇上同样喂了剧毒,在飞天追袭时接连射出,不仅攻击那些奔豸兽,也攻击那些已落地的骑手。

培养灵兽骑兵的要求很严格,战士和奔豸兽之间,不仅是骑手与坐骑的关系,同时也相当于一种伙伴,不是随便来一个人就可以驾驭灵兽的,训练出一名合格的灵兽骑兵,也需要很长时间。射杀了这些骑手,帛室国在短期内便难以补充;至于训练好的奔豸兽,更是射杀一头便少一头。

奔豸兽四下奔突,而被甩下坐骑还没死的战士,都跑向了己方的军阵,天上的乱箭如雨而下,不断将他们射中或射倒。

战场上的变故发生得太快,快得让帛室国领兵的将军反应不过来。尚在列阵的帛室国将士皆目瞪口呆,他们想破头也想不明白,巴室国何时有了这样一支奇兵?而对方竟然一直等到今天,才将他们投入战场!

战场上没人会回答这种问题,很多身上插着箭、受惊的奔豸兽冲向了帛室国的军阵,背上已没有了骑手的操控。

帛室国将士根本就没有做好面对奔豸兽冲击的准备,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奔豸兽会向着自己迎面扑来。军阵的前锋被撞翻了一片,作战阵形瞬间就被打乱了。就在这时,瀚雄的大旗向前一挥,巴室国战车冲下了山坡,跟随的十支军阵呐喊着杀来。

空中响起了哨音,羽民族战士已射空了箭矢、退出了战斗,鼓动双翅滑翔着落到了大军后方的山坡上。已不需要羽民族人继续作战,他们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任务,在战阵后方重新收拢,竟无一人折损。

巴室国战车碾过仍在奔逃的落地骑手,杀入已溃乱的帛室国军阵。对帛室国将士来说,真正崩溃的不是战斗阵形,而是士气和军心。瀚雄所率领的十支军阵则是巴室国精锐中的精锐,没有了灵兽骑兵,正面作战中歼灭对方亦不在话下。

这一战,帛室国的十支军阵以及灵兽骑兵全军覆没,大部分将士都成了战俘。最终清理战场的结果,只跑掉了二十多头奔豸兽。这些奔豸兽有的可能没有中箭,也可能是中箭之后伤得不重。以它们的速度,就算是战马也追不上,而瀚雄也没有让羽民族战士继续追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