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3章、未兆之谋(下)

虎娃看着玄源道:“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,我就是这么打算的。黑白丘遗迹中的仙家法阵,如今已难窥其妙,但我在北荒的太昊遗迹中,见到过那十二株龙血宝树。如今回想,那就是太昊留下的仙家法阵。我用这十二根晶柱为枢,可在彭山幽谷中试着布置,若能成功,至少也可增添自保之力。我虽未打算现在就去找白煞报仇,但并不意味着白煞不会主动来找我。我就是当日闯赤望丘之人,也是我设计斩杀了四小队玄衣铁卫,更何况我在巴原上的声名越来越盛,有些隐秘不可能永远不被人查知。若真到了那时,白煞很可能会找上门来,我不能措手不及,必须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谁说弱者一定不能战胜强者?自古修士还有“可越三境杀敌”的说法。但是这种极端的情况,应当不适用于白煞这种强大到可怕的对手,别说是越三境杀敌,就算修为同样是化境九转,也不敢说就是白煞的对手。

但无论白煞再强大,若只是他一个人,也并非不可战胜。比如剑煞就不是白煞的对手,但白煞不可能直接跑到武夫丘去找剑煞的麻烦,因为武夫丘有锁山剑阵守护。武夫大将军留下的锁山剑阵,就是为了斩杀强大的妖王,若武夫丘中众高人依托剑阵发起反击,白煞也未必能讨得了好。

假如有一天白煞获悉了虎娃的身世来历,跑来找他的麻烦,虎娃倒是可以躲进武夫丘寻求庇护。但虎娃不能在武夫丘中躲一辈子,他的目的是为了报仇而不是躲避白煞。所以虎娃要布置一个陷阱,足以斩杀白煞的陷阱,就连上古仙家都可能意外殒落,白煞也不是不可斩杀。

假如是陷阱,就不能让外人提前得知,至少要让白煞以为,尽管虎娃在彭山幽谷中布置了各种防护禁制,但也不可能威胁到他,届时突然发动,方可斩白煞一个措手不及。问题的关键是,虎娃能否布置出那样一个足以斩杀白煞的陷阱,而且还不为他人所知?

那十二根晶柱,虎娃就是打算这么用的,效仿太昊遗迹中的法阵,布置于彭山幽谷的竹林之中。玄源又问道:“那些捆仙藤,你也打算布置在竹林周围吧?据云起说,它们本是仙家洞府遗迹中的一座缠藤大阵,你也想试着将之布置出来?”

虎娃:“是的,幽谷外围本有金铃藤大阵守护,但那座大阵对白煞这种高人起不到什么作用,只能防止普通修士闯入。我若在彭山幽谷中与白煞相斗,必然惊天动地,再布下一座缠藤大阵,还能防止波及无辜。这种仙家遗迹中变异的古藤,已生长了上千年,我想在彭山中重新栽种,时间恐怕来不及。只有炼化这些现成的古藤,混入竹林之中,即可具有缠绕之妙。届时哪怕只能困住白煞一瞬,高人之间的斗法,这一瞬也能改变很多结果了。”

玄源叹息道:“你可真没少琢磨!世人只知你修为高超,素来只用阳谋不好阴谋手段,行事亦不凭聪明机巧,可你真将聪明才智都用来布置一个陷阱,那确实太可怕了。若你这些布置都能成功,又将所祭炼的诸多竹叶秘宝隐藏其间,白煞不小心主动踏入陷阱,恐怕就真的走不脱了。你如今新败于善吒妖王,白煞恐也想不到你有这么厉害的手段。真的到了那一天,你想报仇就不用主动找上门了,只要用某种方式泄露你的隐秘,便可以坐在彭山中等他前来。可惜白煞毕竟是赤望丘宗主,有些事情……”

虎娃握紧玄源的手,打断她的叹息道:“我明白,我只是报仇而已,并不针对赤望丘与白额氏,也绝不会让你为难。所以有些事情,并不想与你商量,但也都被你看穿了。”说着话又叹息道,“我得自太昊遗迹的兽牙神器,还可开启中华之地的仙家遗迹。不知何时,我们也能去中华之地游历一番?”

玄源靠在虎娃的肩头道:“翻过巫云山脉、越过云梦巨泽进入中华之地,传说路途上有诸多凶险,但以你的修为,应已有自保之能。若觉得如今在巴原上呆得不开心,也不想理会步金山外的战乱,现在就可以去。”

虎娃:“我当初也对仓颉先生提过,若有机会,很想去中华之地游历,请他多介绍那里的情况。仓颉先生却劝我,若在巴原上的修行未得圆满,不必着急去中华之地。

他还告诉我,中华之地的人烟城廓景象,与巴原繁华处并无太大不同。反倒是这片巴原,历代天帝都将其视为世外修行宝地,皆称观巴原可见证天下事。我也很纳闷,既是世外修行宝地又怎会历经战乱?可是仓颉先生却说,巴原的战乱相对修士而言,根本不算什么战乱。

我虽不太明白历代天帝为何要这么说,但仔细想想,仓颉先生的话也很有道理。就眼下而言,若少务尚未平定巴原,我是不会出山的,更不会离开巴原而去。在中华之地所能修证的成就,在巴原上一样能够修证。仓颉先生所谓的修行圆满,就我而言,至少要在斩杀白煞之后。”

玄源蹙眉道:“我们在步金山中运送小世界民众,已一年有余,再过大半年此事差不多就能完成。你我也不能总是留在步金山,这样未免显得反客为主。可是你当初曾声明,若巴原国战不见分晓便不再出山,又打算何时进入巴原返回彭山?”

虎娃:“巴原战况新近有变,已到了决出分晓之时,若少务准备了什么后手,很快就该动用了,否则巴室国便会输掉这场国战,这是谁都能看到的结果。以我对少务的了解,既然谁都能看到巴室国战败求和的结果,少务是绝不可能挑起国战的,我想战场上很快又会有新的变故发生,我们就在山中等消息便是。”

云起等人不仅带回了在仙家遗迹中收罗的宝物,也带回了巴原上最新的战况消息。云起在古雄川做客时,樊室国刚刚攻占了古雄城,这也是樊室国进军以来攻占的第三座城廓。北刀大将军并未力战,见敌军势大,提前撤走了民众和廪库中的物资,主动撤退将战线后移。

少务在北线针对樊室国的战略,可谓一目了然,也是虎娃曾在朝堂上当众讲过的,就是“放血”之法。樊室国大军要越过山脉才能进入巴室国,而再调集物资和后备军阵投入前线,也要穿过国境内纵横交错的山脉,是一场对国力的巨大消耗。

只要灵宝牢牢地占据着巴原中央的百川城,使樊室国与帛室国大军不能汇合,也使樊室国失去了通往前线的交通便利,这样的消耗就会持续下去。战争对巴室国也是一场消耗,但巴室国是在境内作战,后勤压力小得多,它的国力更强也更能耗得起,相对而言,这会让樊室国越来越显虚弱。

但是这种战略也有一个限度,就是樊室国不能取得就地补给,人员和物资都得从大后方长途运送,所以北刀大将军撤退时,将民众和所有物资都带走了。可是樊室国若控制了足够大的地盘,站稳脚跟足够长的时间,就可以迁入民众就地经营,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经过了一个完整的年度,当地新种下的粮食便可以收割了。巴原上的国战恰恰已持续了完整的一年,这几乎是一种标志——全面冲突的标志。

古时的很多局部冲突,往往都发生在冬天,因为秋季需要收割粮食,春天又需要播种耕作,在农闲之时最适合解决恩怨,仗打到春天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,来年可以接着打。在后人看来,这往往就像村寨间的聚众械斗。

可是持续整年以上的战争,那就是真正的有组织、大规模的全面战争了。它意味着国中的壮劳力被调上前线,在整个从播种到收获的季节都不得归田,战败一方将付出巨大的代价。其实北线的樊室国与巴室国之战,并不起决定性作用,只是一种战略上的相持,最终的结果还要看南线。

恰恰就在云起等人来到步金山前不久,镇南大将军翰雄在边境上布下的第一道防线,终于被帛室国突破了。帛室国以灵兽骑兵为前锋,越过关隘长驱直入,对靠近边境的各城廓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。灵兽骑兵的机动性与冲击力太强,巴室国的军阵难以阻挡。

面对灵兽骑兵,野地列阵而战占不到便宜,靠近边境的各地居民只能退入城廓据守,相当于一座座孤岛,等待后方的救援。翰雄大军不得不撤退,至少让出了五座孤城之间的田园村寨,才在巴室国境内腹地中布下了第二道防线,仍然面临着帛室国大军的继续进击。

北刀氏和灵宝率领的两路大军一直在别处,翰雄只凭着一路大军坚守边境线整整一年,面对帛让以举国之兵展开的强攻,已经超出了少务的预期。巴室国的国力确实更强,但国力并不一定等于战场上的实力,若不能解决野战中面对灵兽骑兵的劣势,仗仍然很不好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