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2章、赏宝(下)

云起惊讶道:“是吗?我怎么没有发现!请彭铿氏大人赐教。”这块巨石就是云起亲手挖出来的,已将大器诀修炼大成的他,自信不会错过各种天材地宝,就连在江边走过,都能从砂子中找到金精。

这么一大块宝物,云起居然没有发现丝毫异状,就是当成了一块石头,若不搞清楚其中玄妙,云起估计晚上都睡不着觉了,当然了,以他的修为倒也用不着睡觉。

虎娃似笑非笑道:“那是因为云起道友未将此物的外壳敲碎,否则早已发现异状了。此物的来历涉及某些隐秘,我自会详细解说,但有些事情,希望古令宗主与贤俊道友暂时不要泄露出去。”

世间宝物的玄妙,往往都涉及秘法传承,当然不能随便说,古令和贤俊立即当场起誓,不会将今日听闻的事情说出去。而云起愣了一会儿,脑海中忽有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道:“难道它是化龙膏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不错,此物就是化龙膏。我这些日子一直在研究众兽山历代宗主传承的那一块化龙膏,已略有所得,因此才能认出来。但我手中的那块化龙膏已耗用一空,先前托你将留在灵宝手中的另一块带回,我原本还担心不够用呢,没想到你又送来了这么一大块!”

云起从石屋的神器空间中取出一块二尺见方的石头,乍看就像被山洪冲刷到水中的大卵石,双手呈上道:“我已去了灵宝大将军那里一趟,将他手中的化龙膏带回来了,刚才只顾着说别的事,还没有来得及给您。万没想到,我在那仙家遗迹中已挖出那么大一块,自己却不认识。”

如果云起将那巨石外面的硬壳给敲破了,当然就能闻到那奇香,也就会意识到自己挖出了什么宝物,但他根本就没料到这种情况。高人查探一块石头是不用敲开的,神识就可以透进去,至于能透进去多深,则要看修为深浅。

但化龙膏的奇异之处就在于,就算高人的神识透入其中查探,也发现不了异状,仍会把它当成普通的石头。既如此,云起也不会没事干敲石头玩。

古令和贤俊很惊讶地追问化龙膏为何物?虎娃又做了一番详细的介绍,从他当初得到啸山君传承、刺杀琮余拿到啸山印开始,解释了何为化龙膏、其物有何妙处、黑白丘中的天地异象又是何故、扶夔又是怎么死的。至于扶夔临死前砸开了上古仙家洞府的门户,倒是纯属意外。

这些事涉及到诸多隐秘,未得虎娃允许,云起并没有擅自告诉好友古令与贤俊。这两位高人今日方知黑白丘之事还有这样一段隐情,心下不禁一阵骇然。相比这难得的宝物化龙膏,更让他们震憾的是彭铿氏大人的手段,远在千里之外,便能让扶夔自寻死路。

盘瓠又问道:“师兄,云起拿回来的这一大块化龙膏,与先前你从啸山印中得到的那两小块化龙膏,样子完全不同啊,你也能一眼就认出来?”

虽然看上去都是石头,但也明显有所差异。云起从灵宝那里带回来的一小块,样子就是水中较大的卵石;而他从仙家遗迹中挖回来的那一大块,样子就是岩层中崩落的巨大碎石。

虎娃笑着答道:“化龙膏的特性,就是能融入周围环境中的物性,看上去与普通的土石无异,若不敲开其表面凝结的硬壳便难以发现。既如此,扶夔又是怎么找到化龙膏、被埋伏在军营中的弩炮射杀的?只因他有众兽山传承的秘法,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能感应到此异宝。世间本无此秘法,乃是众兽山第二代宗主得到化龙膏后所创。如今我也得到了化龙膏,当然也想尝试能否发现其中玄妙,不日前侥幸创出了查探之法。假如你们早回来一个月,我也不能一眼就能认出那块巨石就是化龙膏。”

说话间虎娃发出一道神念心印,将查探化龙膏的秘法传给了在场众人。这是一种元神感应之法,掌握了这门秘法,并不意味着就能随时发现化龙膏,需要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施展这门感应秘法才行。否则就算化龙膏放在眼前,若不特意施展这门感应之法,也是发现不了的。

但谁会没事随时随地都特意施展这门元神感应秘法呢,化龙膏这种东西本就极为罕见,所以它被发现的机会实在太小了。伏夔是明确知道了黑白丘中有化龙膏出现,才特意赶过去施展这门秘法寻找。

虎娃方才看见那块巨石也很惊讶,心中暗道可能另有玄妙,恰好他就在近日创出了这门秘法,顺便就试着感应了一下,结果发现它还真的就是化龙膏!

虎娃将这门感应秘法传给在场众人,紫沫和小苗却暂时用不了,因为必须有大成修为方可施展。而其他高人若有兴致,也可以去寻找可能有化龙膏存在的地方,施展这门秘法查探。世间这样的地方非常罕见、简直无处可寻,但眼前就是现成的,云起手中正捧着一块化龙膏呢,大家试着运转秘法查探一番,果然有所感应。

自创一门元神感应秘法,能查探出其他人察觉不到的仙家异宝,这是令人惊叹的修为境界。可是这门秘法也实在太冷门了,几乎没什么用处。化龙膏本就是可遇不可求之物,谁也不知它会在什么地方出现,更不可能每到一处就刻意施展这门感应神通,就算随时随地施展,也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任何发现。

众兽山的第二代宗主,也许是个天才,但在后世却默默无闻,亦无人听过他的传说,想必可能就是因为将太多的精力都用在了研究化龙膏上面,甚至耽误了自己的修行。但对虎娃而言,研究化龙膏的目的倒不是去寻找化龙膏,而是感悟古人创出秘法的过程,以印证自己的修为境界。

云起对此亦有所体悟,又问道:“彭铿氏大人研究化龙膏并自创元神感应秘法,想必也是为了印证与磨砺修行,以求化境中再破另一转境界。您如今已知感应查探之法,是否弄明白了此物该如何祭炼与使用?”身为炼器狂人,他最关心的就是这种问题。

虎娃答道:“至于祭炼与使用之法,只是略有心得,已知此物可辅助修炼元神化境,这我已经试过了。还听说它能使禽兽开启灵智的过程变得更加顺畅,但不能凭空尝试,要印证过才能搞明白。我已向武夫丘传讯,托人将我那两匹白马送到步金山来。”

化龙膏的妙用,确实能帮助禽兽更顺利地开启灵智,但有一个前提条件,那就是施法的对象已有开启灵智的可能,或正在开启灵智的过程中。假如对普通的禽兽使用,是很难起到作用的,谁也不能保证一定会让阿猫阿狗修炼成妖,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无谓地浪费世间难寻的异宝。

少务特意赐给虎娃的那辆马车也就罢了,但拉车的那两匹白马已跟随虎娃多年,曾拉着虎娃走过万里路途。虎娃起初时曾以无形剑气御马,后来也能使用简单的神念操控,还喂这两匹白马服食了不少灵药。

它们已颇具灵性,正可拿来一试,若能顺利开启灵智修行,也算是虎娃赐给它们的一场缘法。

云起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彭铿氏大人,您研究并印证化龙膏的妙用之时,我能否在一旁相助,就算打打下手也好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虎娃笑道:“云起道友也想研究化龙膏的妙用吧?从灵宝那里带回来的这一块,你就自己留着用吧,我多谢你又送给了我更多。”说着话,他又单独发送给云起一道神念心印,包含了他对如何祭炼与使用化龙膏的感悟,但有一些结论尚未尝试印证。

云起确实感觉心里痒痒的,也想弄些化龙膏自己去研究其妙用,但他已将东西当成礼物送给了虎娃,总不好意思当面再要回来,所以才提出了方才那个请求。虎娃看透了他的心思,干脆把另外一块较小的化龙膏就给了云起,更有价值的是他这段时日对化龙膏的研究心得。

云起赶紧道谢,讪讪地又将那块两尺见方的化龙膏收了回去,神情非常不好意思。玄源又问虎娃道:“夫君已知寻找化龙膏的感应秘法,对如何祭炼与使用它亦有心得,能否确定此物真正的来历呢?它究竟是水族化蛟时所留,还是龙属飞升登仙时所遗?”

虎娃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,没有说话,却发出了一道神念。众高人解读了神念中所包含的信息之后,神情一时都变得非常沉重,皆良久无言,这场聚会饮宴的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压抑。

仅仅是通过研究化龙膏本身,也难以确定此物的来历。当年众兽山的第二代宗主,也只是做出了两种有可能的推测。可是虎娃听闻了云起挖出那一大块化龙膏的具体情形,已能确定化龙膏究竟是什么东西了,前人的两种推测都不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