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2章、赏宝(上)

不论怎么说,反正古令就是坚持不再多分,除了那夔角,他只留下了最早得到的玉盏、一枚木髓精魄、一个草编的坐垫。

到后来贤俊也劝道:“云起啊,我们知道你是一位炼器宗师,这些东西放在你手里用处更大,你就都留着吧。将来若炼成了什么法宝,我们有用便借来用。先拿给彭铿氏大人看看,看他若喜欢什么东西,我们便当礼物奉上。”

云起不再坚持,将这一大堆东西收了起来,但是没有收入原先的空间神器,而是收进了新得到的石屋中,又将一枚坚果状的东西扔给古令道:“这是我先前使用的空间神器,既然新得到的石屋亦有空间神器妙用,这种东西多了也没用,就送给道友吧。”

古令得到了夔角就等于拥有了飞天神器,但他还没有空间神器,携带东西很不方便。云起倒是大方,顺手就将原先用的那件给了他。反正云起也不缺这种东西,而且步金山中还有呢,比如水府龙宫里收藏的大宝磲就有空间神器之妙。

云起不仅给了东西,同时也传授了仙家神魂烙印。古令连忙推辞道:“这,这,这怎么好意思?道友的空间神器,我怎能就这么拿走,就算是好友相赠,也没听说随手就送神器啊?太贵重了、实在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啊!”

贤俊在一旁帮腔道:“说什么呢!好友之间就不能送神器吗,那我的空间神器是从哪来的,不也是朋友送的吗?古令道友就别客气了,反正云起道友也不缺空间神器,你就暂时拿着用一用呗。”

好说歹说,古令最终还是收起那件空间神器道:“太不好意思了,那我就先拿着用了。借用,只是借用,不能归我所有,更不是古雄川的传承神器,云起道友若有用,可随时要回去。”

云起笑道:“好吧,就算我暂时借给道友的!其实这件空间神器是彭铿氏大人在仙山中所得,然后分给我的,也算是彭铿氏大人的情面。古令道友既然要将此番在仙家遗迹中的收获送给彭铿氏大人,那我就把彭铿氏大人分给我的神器借给道友,如此也是缘法。”

古令突然又惊讶道:“此物的神器空间,可比道友新得的石屋要大多了!”

云起笑眯眯地说道:“那是当然。参卫丘中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最擅长的就是开辟空间神通,八百里方圆的仙家小世界都开辟了,炼制的神器空间能差了吗?但不论神器空间再大,又怎能与我新得的石屋相比,那可是一座随身的仙家洞府。”

古令又拥有了一件空间神器,这位大成高人总算装备齐了,然后他们才结伴离开古雄川,一路走走逛逛,又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来到步金山。

云起离开步金山,是为了探访黑白丘中的上古仙家遗迹,这也是他第一次游历巴原,一走就是半年多。走的时候是一个人,回来时又带了两位巴原上的成名高人,且显然已是亲密无间的知交好友,三个大男人,竟然能好成这样。

(作者注:咳咳咳,可惜因为时代背景的限制,有太多词语不适合用在《太上章》这本书中,否则我想说他们就像闺蜜三人组。)

虎娃早就认识贤俊先生,当年在樊室国中就打过交道。后来贤俊先生跑到彭山中听闻法会,便在那里结庐清修,并以彭铿氏大人门下自居,关系倒是不错。古令先生虎娃只是见过两面,分别在百川城之会和彭山庆典上,虽然不是很熟但印象也很好。

访客皆是当世高人,又是云起的密友,三水先生当然要热情接待。古令和贤俊是来参观仙家小世界的,但他们来到步金山的第一件事,便是拜见彭铿氏大人夫妇。

云起觉得水潭边的地方有些小,建议大家到仙山中一聚。就在虎娃与善吒妖王斗法切磋的那座峰顶上,三水先生设了一场小宴,众人席地而坐、畅饮欢谈。虎娃和玄源夫妇居中,三水、云起、贤俊、相室国先君紫沫、盘瓠与少苗夫妇皆列席,只有敖广仍在那水府龙宫中坐镇。

首先当然要询问三位高人探访上古仙家遗迹的经过,云起等人做了尽可能详细的介绍,伴随着高人神念,使在场众人如身临其境。玄源眉头微蹙,又追问了白煞在仙家洞府遗迹中的一举一动,包括他是怎样打开那道从前院通往主建筑的门户、都说了哪些话、做了哪些事,尤其是与最后那道太昊所留下的门户有关的情况。

白煞是如何打开第一道空间门户的,云起等三人也难窥其妙,只能就自己所见所知而答。玄源身为赤望丘长老,打听赤望丘宗主在仙家遗迹中的情况也很正常,倒不引人起疑。而且这次众高人齐聚黑白丘之行,最引人注目的确实就是白煞的一举一动。

得知三位高人此行各收获一件神器时,在场其他人皆齐声恭贺。盘瓠起哄,要见识一番那上古夔龙炼化的神器之妙,小苗也很兴奋地附和。云起等三人便依次起身,展示了一番新得的神器妙用,引得众人发出阵阵彩声。

在上古仙家遗迹中所得的诸多宝物,当然也要拿出来让大家观赏一番,今日的小宴也是一次赏宝大会。东西都放在云起的石屋中呢,云起挥手施法,眨眼间众人面前就堆起了一座小山。

大家都吃了一惊,怎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零碎?小苗惊呼道:“云起先生,你们这是去寻宝啊,还是去抄家啊?”

云起嘿嘿干笑两声,没有说话,估计是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古令起身道:“彭铿氏大人,我与云起、贤俊二人已是结义兄弟,这些都是我们在黑白丘仙家遗迹中的共同收获。此番来到步金山,这些都是敬献给您和玄煞大人的礼物。”

玄源笑盈盈地起身还礼道:“我与夫君多谢三位高人的好意,但这些都是你们辛辛苦苦搜集的,怎能全送给我们,还是请自己留下吧。”

虎娃也起身摆手道:“我对你们在仙家遗迹中的收获很感兴趣,这些东西让我研究一番即可,就不必送给我了。”

古令与贤俊都下意识地瞟了云起一眼,心中暗道彭铿氏大人怎么和云起一样的习惯,难怪云起会视彭铿氏大人为师尊呢。云起赶紧说道:“我等三人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,最重要的收获已各自留下,这些都是送给您的,既是对您表示感谢,也是有事相求。”

虎娃:“哦?你们有什么事找我帮忙,请尽管开口,不必这么客气。”

贤俊:“请彭铿氏大人收下这点心意,才好意思开口相求。”

三位高人坚决要送,后来三水先生、盘瓠等人也劝虎娃收下。玄源终于松口道:“夫君,这么多宝物,我们也不能全收下,你就都观赏一番,然后挑选几件中意的吧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那好,我就挑三样吧。”

众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虎娃究竟会挑哪三样宝物,他们都清楚虎娃的眼光,能让虎娃看中的当然都是难得的好东西。只见虎娃一挥手,凭空摄走了三样东西,面前的整座“小山”便消失了一半。

大家都有些意外,因为虎娃拿的是其中最显眼但又是最不起眼的东西,几乎称不上是什么宝物,甚至说不清楚究竟有何用途。首先就是那块丈许方圆的巨石,是所有东西中体积最大的,除了沾染了一丝上古遗留的毁灭气息,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石头。

其次是那些柱子,是云起在前院废墟中找到的,据他猜测曾是上古时仙家法阵的阵枢,本身也是一种天材地宝,但如何使用却毫无头绪。虎娃并不只拿了一根柱子,而是把那十二根全取走了。

虎娃最后取走的东西,竟是那些数量最多的变异古藤。此物亦被云起命名为捆仙藤,那么多捆仙藤虎娃倒也没有全取走,还留下了一半。

古令和贤俊一阵哑然,不约而同都想起了云起在那巨坑中费劲地挖出巨石的情形,当时云起就自称要挑块最大的带走。而如今虎娃挑选“宝物”,难道也是不问是否珍贵,就是挑大的拿吗?

彭铿氏大人这么做,是为了让送礼的三人面子上好看吗?因为他一下就拿走了那么多,却几乎都是最没用的。

真正熟悉虎娃的人,却不会这么想,盘瓠已经好奇地开口道:“师兄,你为何要挑这么三样东西?它们究竟有何妙处,一定要仔细讲讲,也让我们大家都开开眼界。尤其是那块大石头,我是想破头都想不明白,云起道友干嘛要把这东西当宝贝带回来?”

云起讪笑道:“实不相瞒,当时大家都在那巨坑中取走了一些泥土和碎石,我当时想的就是挑块最大的。”这句话把在场众人都逗笑了。

虎娃的笑容却有些高深莫测,缓缓道:“云起道友,若不算你们所得的那三件神器,只说地上这堆东西,那块石头是其中最贵重的。他是世间难得的灵药,亦是打造神器的天材地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