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1章、娃的心思(上)

远处担任评判的三水先生看得有些傻眼,只见峰顶剑阵上方的半空突然竖起一根怪异的巨尾,朝着一个方位狠狠地抽过去,激起一片剑光回旋四散。紧接着巨尾又在另一个方位凭空浮现,再度蛮横地扫去……剑阵依然运转,也不知虎娃是如何应对的。

玄源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一时半会是分不出结果了,他们已经耗上了。”

虎娃的确是和善吒耗上了,他原本还准备了另一些手段,比如化身为灵禽鸾鸟来对抗瑞兽诸犍,还曾特意在仙山中与玄源演练过。但看眼前的场面,虎娃也很明智地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鸾鸟,而善吒可是货真价实的诸犍,就算化身鸾鸟迎敌,估计也会被对方的目中神光打回原形,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,也免得让人猜疑自己已练成了吞形诀。虎娃已清楚自己但还是小看了善吒。善吒很嚣张,但人家的确有嚣张的本钱。

虎娃在剑阵中游移、能瞬间出现于任意一个方位,令人防不胜防。可是交手没过几个回合,善吒就仿佛能有预判,往往虎娃刚刚游移到一个方位,还没有来得及出剑,善吒的长尾就打将过来,就像已知他会出现在那里。

如此一来,虎娃就更狼狈了,除了勉强运转剑阵困敌之外,几乎没有余力发动其他的反击,身形在剑阵中神出鬼没、游移不定,总在毫发之间躲过善吒的还击。

善吒神目张开,不仅能看破一切虚妄,且仿佛带着自然的推演神通,能判断出虎娃下一次最有可能出现的方位,依据所感应到的剑阵运转。而虎娃必须凭借剑阵运转才能移换方位,所以会总被善吒提前识破。

只要是堪破梦生之境的大成修士,或多或少都会使用推演神通,但掌握的精妙程度不同,而此神通会消耗相应的寿元,只有寿元无尽的仙家才能毫无顾忌地施展。

瑞兽诸犍修为大成的标志便是神目张开,从那时起便有看破虚妄、推演变化之能,到了善吒这等修为,掌控得当然更加精妙。瑞兽寿元长久,而且只是在斗法中自然推演虎娃可能出现的方位,只耗费相应时间的短短寿元而已,所以善吒毫不在乎。

虎娃和善吒硬耗,当然不是耗对方的寿元。诸犍的天赋神通虽强大,但运转神目之威也须消耗大法力,虎娃就是想看看——善吒究竟能挺到什么时候?

而善吒也来了兴致,或者说是来了脾气,运转法力对抗剑阵的同时,已打定主意就想看看自己什么时候能抽中虎娃?他也看出来了,虎娃是借助法宝的妙用,才能在剑阵中任意移换方位,并非真有仙家穿行空间之能。

虎娃在剑阵中每一次瞬间穿行,皆需耗费大法力,善吒也想看看——虎娃究竟能挺到什么时候?神出鬼没的虎娃和料敌如神的善吒,展开了一场最简单、最纯粹、似乎也是最艰难的斗法,并没有再施展别的神通手段。

两人是在午后来到仙山中开始演法切磋的,斗着斗着渐渐天已黄昏,然后夜幕低垂,接着斗下去,又渐渐到了黎明。三水先生已经看傻了,他虽看不清两人的身形,但也知道那剑阵运转没有一丝凝滞,否则善吒早就获胜了。

如此激烈的斗法,假如换做三水先生自己,且不说能不能顶住善吒,恐怕半个时辰左右神气法力便消耗一空了。这还是三水先生这等高人呢,若换成刚刚掌握御器之功的四境修士,御器斗法往往也只是几个呼吸而已,谁能无休止地施展神通法力像这样消耗下去?

修士之神通法力确实远比凡人强大,就好比能举起人们举不起的万斤巨石,但能把万斤巨石举起来,和拎着万斤巨石闲逛完全是两个概念!

当黎明到来时,三水先生突然眼睛一花,远处峰顶上四散的剑光瞬间消失,那一根乱扫的长尾也不见了。虎娃和善吒的身形重新出现,面对面站在那里,仿佛一直就没有动过,斗法看来已经结束了。

本以为将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法力大碰撞,两人才会分出胜负,结果却是这样无声无息,更令三水先生郁闷的是,他身为评判者,竟然没搞清究竟是谁胜谁负?

玄源已飞身前往那峰顶。三水先生也赶紧跟了过去,落在峰顶正想询问结果,只见虎娃张口欲言,却先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嗽。这可不是师尊剑煞所传的独门咳嗽功,就是真正的咳嗽,虎娃咳完了才拱手道:“善吒宗主不惭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,修为高超、法力强悍,我甘拜下风!”

善吒也喘了口粗气道:“彭铿氏大人不必遗憾,小小年纪如此修为已相当难得,输给我更不是什么丢脸的事。就凭你能与我相斗这么久,便足以傲视巴原了。”看这位妖王的样子也是累得够呛,但架子仍然端得十足。

三水先生这才明白过来,其实方才的斗法并未分出最终的胜负结果,谁也没有把谁当场击败,但虎娃主动开口认输了。高人之间的演法切磋并非生死相搏,若是一方自知不敌,往往都会主动认输,这样既不伤人也不伤和气。可是听善吒的语气,仍然掩饰不住嚣张本性啊。

玄源站在虎娃的身边,并没有说什么,或许夫妻只在私下以神念交流。虎娃又开口道:“既然善吒宗主已胜,我当遵守约定,待离开小世界之后,便将掌控啸山印的仙家神魂烙印传给您。至于啸山印中的宝物,我亦是一件不取。”

善吒哈哈笑道:“那就多谢彭铿氏大人了!你明知不是本妖王的对手,还要提出与与王演法切磋,其实就是想给我面子,我也领你今日这个人情。”

这话让三水先生很无语啊,就算胜了也不能这么说呀,赶紧打岔道:“胜负高下已分,我亦祝贺善吒宗主获胜,取回啸山印并重得传承。今后众兽山可要好好护持传承,别再出这样的事情了!……既如此,我等就赶紧离开这小世界吧。”

善吒却一摆手,大大咧咧地坐下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,难得当世高人相聚,又在这上古仙家开辟的洞天世界中,不如多聊一会儿。”

三水先生很意外,善吒妖王既然胜了,还不赶紧得到神魂烙印走人,难道还要坐在山头上聊聊人生,他与彭铿氏大人的关系有这么好吗?随即又反应过来,善吒妖王这是累得快不行了、连飞都飞不起来了,却又不想丢了面子,所以要继续坐一会儿。

虎娃笑道:“那我就陪善吒宗主坐着吧。”说着话扶着玄源坐了下来。善吒是累得飞不起来了,而虎娃是累得都快站不住了。

说是聊天,可是没人开口说话,气氛有些诡异地沉默。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时辰,虎娃才喘了一口气道:“就不必等到离开小世界了,善吒宗主,我这就把仙家神魂烙印传给你。”

有很多概念性的感受,异常玄奥复杂,或者直观抽象只可意会,用语言很难描述,就算描述出来往往也没用。勉强打个比方,就像对某种颜色的形容,假如对方没有见过这种颜色,无论如何也不会真正理解的。而很多仙家秘法,更是只能用神念传承。

若是普通的神念,比如简单的几句话或一段信息,对大成修士而言也不算什么。但是掌控神器的仙家神魂烙印,实在是太复杂了,传授它也是需耗费大神通法力。虎娃刚才连站都站不稳了,当然也无法凝聚这样的神念,所以才说离开小世界之后再传授。

此刻休息了一个多时辰,虎娃终于勉强能做到了,于是不再耽搁,当场就传给了善吒。善吒得到传承之后,又闭目凝神解读与感悟了片刻,他的神气法力也消耗得很厉害,所以用的时间稍微长了点,这才真正掌控了啸山印。

善吒不动声色地清点了啸山印中收存的器物,真是惊喜连连啊,很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,立刻就觉得身子好像变轻了、人也不累了,起身道:“今日多谢彭铿氏大人了,就此告辞!”

善吒妖王终于飞天离去,三水先生亲自将他送出小世界、再送出步金山道场,此地只留下虎娃和玄源夫妇。反正也没别人了,虎娃身子一软就靠在了玄源怀里。玄源看着他似笑非笑道:“你斗不过善吒妖王,这并不令人意外,但我也没想到你竟是这么输的。”

虎娃是怎么输的?斗到后来神气法力耗尽,已无法继续运转剑阵,他不得不开口认输。虎娃感慨道:“我从小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,自悟修行、谙合大道之本源,修为根基精纯扎实,自认为法力之浑厚绵长罕有人及。

想当初我刚刚突破五境修为不久,就被两位大成妖修追了几千里,从彭山一直跑到了西荒。其中一位妖修原身是山魈,法力异常浑厚,另一位妖修原身是岩羚,天生擅长奔跑,但他们也没追上我。最终在我的反击下一死一伤,其实也是因为他们已累得不行了。

可是今天我终于见到了更狠的,同样是化境修为,善吒妖王就站在那里没动,一边化解我的剑阵攻势,一边祭起原身巨尾反击。就算他没有打中我,却把我活活累趴下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