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0章、目中神光(下)

远处观战的三水先生,有些不放心地以神念对玄源道:“彭铿氏大人与善吒动手,能有几分把握获胜?”

玄源摇了摇头,亦以神念答道:“半点把握都没有!可是上哪能找到这么好的对手,给你喂招当陪练?演法切磋并非生死相搏,尽展神通手段、修为境界以分高下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我夫君或许只是想看看,若与当世巅峰高人相斗,他究竟能有几分胜算、修为法力的差距又有多大?”

三水先生松了一口气道:“若如此,就应设法让善吒尽力展示神通修为。”

玄源淡淡笑道:“善吒当然会的,因为他根本不想输,输了不仅有损堂堂瑞兽诸犍的颜面,而且啸山印中的宝物也都没了。不是他自己说的嘛,不可动用威力强大的秘宝或神器,那么就得尽显神通修为相斗了。我夫君的修为虽不如他,但也绝不会轻易落败。”

他们在这里交谈,而那边的斗法已经开始了。善吒妖王话音未落就觉眼前一花,无尽波涛滚滚而来,放眼四周竟已是一片碧海。虎娃施法水漫仙山,化为一条蛟龙在浪涌中现身道:“这是我的元神化境,以蛟龙斗诸犍,请妖王大人接招。”

元神化境,顾名思义是必须拥有化境修为才能施展出的一种元神法术,且就算有化境修为也不一定能施展出来,更别提像虎娃施展得这般精妙。它类似于幻境、亦类似于魔境,更兼有妄境之妙,但皆有所区别。

远处观战的玄源和三水先生是看不到这片大海的,在他们眼中,虎娃和善吒根本就没什么动作,仙山中的景象也没有任何变化。但对于善吒而言,如果破不了这元神化境,这大海和蛟龙就与真实无异,会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眼前的一切可以是幻也可以是真。

虎娃施展的还不仅止元神化境神通,同时借鉴了吞蛟龙之形。碧海中的那条蛟龙是虎娃所化,虽是元神化境中的投射,但在此境中亦切切实实拥有蛟龙强悍的原身与天赋神通。虎娃早就为这场斗法做了准备,这便是他和玄源商量好的对敌手段。

万一善吒真在步金山中翻脸动手,虎娃和玄源便打算开启仙家水府禁制,将他卷入那一片大海中,夫妻二人联袂制敌,三水先生和敖广还可协同策应,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。

此刻与善吒来到仙山中演法切磋,虎娃的元神化境所展示的,便是当初他本人与苍鱼斗法时的情形。元神化境模拟仙家水府,他则化身蛟龙取代了当日的苍鱼,在万顷波涛中可以随时出没于任意一处。只要善吒降伏不了在大海中任意游移的蛟龙,虎娃便可立足于不败之地。

这一手大神通法术,虎娃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,所施展的几乎已是他目前修为的极限,但是刚一动手,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因为善吒站在那里根本没动,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。虎娃暗道不妙,但大神通法术刚刚展开,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。

只见善吒从眉心到额头的那道细缝突然张开,是一只硕大的眼睛、瑞兽诸犍的第三只眼睛。目光中神光扫过,波涛汹涌的大海瞬间消失,虎娃所化身的蛟龙也显出了“原形”。

若虎娃是妖修,所谓原形便是原身,而他是人,元神化境已破,当然就恢复了本人的样子,仍站在善吒对面的数十丈开外。

天地所化生的瑞兽诸犍,神目开合可破世间一切虚妄。虎娃在元神化境中还有千般手段、万般神通未及施展,善吒一睁眼,就将他精心准备的法术破得这么彻底。紧接着善吒目中一道光毫射出,直击虎娃的身形。

幸亏虎娃对这种情况也有所防备,因为他早就听说过诸犍的天赋神通,若真被光毫射中,此刻便已然败了,那还真是闹了个大笑话。虎娃展开元神化境攻敌,也存了试探之心,就看看善吒能否破掉,若破不掉则更好。

可是善吒竟能破得这么干脆,虎娃也暗暗咋舌,这只能说明善吒的修为法力显然在他之上,恐怕连真正的吞形之法都能破掉。假如换作远比善吒更强大的修士,比如白煞,善吒应亦能看破虚妄,令蛟龙在大海中无处遁形,但也不能将法术破得这么利索。

那道光毫没有射中虎娃,却射中了一枚似是放大了数百倍的鸡蛋。善吒的攻击何等犀利,“鸡蛋”当场就被击碎,里面没有蛋清和蛋黄,却爆发出一片剑光,瞬间化为了一座剑阵,就将两人所在的峰顶笼罩,虎娃的身形也消失于剑阵之中。

玄源和三水先生皆吃了一惊,方才明明是善吒开口让虎娃先出招,怎么突然就射出了目中神光?这等高人之间演法切磋,善吒当然不会故意抢先搞偷袭。如此只能说明一件事,虎娃方才在无声无息中就已经动手了,所施展的法术却被善吒破去并发起了反击。

与方才无声无息众展开元神化境不同,接下来的斗法动静可不小,根本就看不清那两人的身形,峰顶上剑光四射、法力激荡不断,就连高人以神识感应也是一片混沌。

玄源不禁眉头微蹙,她很清楚虎娃方才施展了什么神通手段,为此夫妻二人还曾特意演练过,却没有起到丝毫困敌之效。看来善吒的修为神通当真惊人,放眼巴原,恐怕只有白煞才能握稳稳当当地收拾他。

虎娃还有很多威力强大的手段,比如动用摩云鞭,但事先已经说好了,他只能使用自幼祭炼的随身法器石头蛋,那么此刻展开剑阵就是最明智的选择。但这样一来,便没有任何取巧的可能,就是在硬碰硬地比拼修为法力了。善吒只要破了剑阵,便是虎娃落败之时。

瞬间被困在剑阵中的善吒,也不禁吃了一惊,暗道这位彭铿氏短短时间内便成为威震巴原的虎煞,也不是没有道理啊。剑光纵横间,善吒就似置身于一片飞剑丛林中,而且以寻常的神识感应手段,根本察觉不到虎娃在何处操控剑阵。

假如换一个人,只能被动迎敌了,要么强行破开剑阵,要么就在原地固守、伺机发起反击。若善吒也是这么做,又怎能显出他的本事,那也不符合他的脾气,额上的神目再度张开,朝周围一扫,随即就看破了虎娃的行藏。

虎娃入阵仿佛已化身为一道剑光,半空中突然浮现出一件怪异的东西,像一根十余丈长的巨柱,而且这柱子居然还是软的,可以弯曲、充满弹性,其顶端有一蓬长长的金丝,又像一根硕大的软柄拂尘。这是诸犍原身上的巨尾,被善吒炼化成了攻敌法宝。

那凭空出现的巨尾一甩,便朝着兜头虎娃抽了过来,伴随着万道金丝扫过,周围的剑光同时碎灭。但巨尾并没有抽中虎娃,他的身形随即在剑阵中消失不见;在与之相反的另一个方位,虎娃又突然从剑阵中冒了出来,挥手向善吒斩出一道剑光。

这一回合的交锋,两位高人都被对方吓了一跳。虎娃的感觉,有点像当初对面自己时的苍鱼,虽能在仙家水府展开的大海中任意游移,可是总躲不过虎娃的神器渔叉追袭。善吒能看破虎娃的行藏,只需将虎娃本人击败,便自然能破了整座剑阵。

方才的巨尾袭击,虎娃虽没被抽中,但脸颊也差点被那尾梢上长毛擦着。这巨尾抽击之力,只要擦中了一点,就能把他从剑阵中打飞出去。

而令善吒惊讶的是,他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,居然没抽中!更令他意外的是,虎娃竟能在这剑阵中瞬间游移,突然出现在截然相反的另一个方位。虎娃挥起剑光斩来,差点砍得善吒措手不及。这一剑若真是砍中了,善吒恐怕也得当场认输。

善吒的反应也很快,那巨尾又凭空出现在这个方位,直接抽灭了虎娃斩来的剑光,万道金丝顺势扫了过去,但虎娃又不见了。

这是一场各凭本事、硬碰硬的较量,双方都试出了对方的厉害,接下来的斗法皆小心翼翼。虎娃可以在石头蛋所化的剑阵中游移,随时出现在任意一个处,通常只有已踏过登天之径的仙家,才能拥有这种穿行空间的大神通。

虎娃当然还没有这种仙家神通,他在正常情况下也不能穿行空间,毕竟修为只得化境,此种手段只能在石头蛋所化为的剑阵中施展。尽管如此,也足够令善吒惊骇了。

善吒一眼就能看破虎娃的身形所在,但施法攻击时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,虎娃仿佛可以在此处消失、又在彼处出现,不仅能运转剑阵困敌,还能抽冷子现身形砍出一两剑。

虎娃能有此等手段,亦因独特的机缘。他曾炼化吸收了一位大成妖修肖神的玄牝珠,肖神的天赋神通便是能暂时扭转空间;他虽未求证仙家修为,但对仙家开辟空间结界的大神通却不陌生,得自仓颉先生的讲解与传授。

虎娃炼化石头蛋时勉强融入了这种神通妙用,化身剑光,可在石头蛋所化的剑阵任意游移。假如石头蛋已是一件带着空间法阵的神器,那么使用者便能在剑阵中施展更精妙的穿行神通。可惜石头蛋是虎娃本人所祭炼,如今也只是一件上品法器,此刻的威力已达到了极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