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60章、目中神光(上)

善吒妖王因啸山印跑到了步金山,其中还有另一段隐情。琮余死后,善吒妖王受赤望丘所托来到众兽山坐镇,名义是帮助众兽山整顿宗门、渡过危机。扶夔为宗主时,对这位妖王当然不敢有丝毫不敬,但私下里也不是没有忌惮与戒备之心。

众兽山自祖师射叔良传承至今,扶夔肯定不希望这派宗门落到善吒妖王手中,更不希望自己这位宗主是个凡事皆受操控的傀儡。扶夔修为大成后,主动充当了帛室国与樊室国的联络人,暗地谋划了一系列事端,并最终促成了两国结盟,这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声望与影响力。

扶夔从虎娃这里得到啸山印传承后,并没有把仙家神魂烙印传给善吒妖王,只有他本人才能掌控与使用这件神器。善吒妖王干眼馋也没办法,因为啸山印是宗主信物,按众兽山自古以来的门规,也名义上也确实只有宗主才能掌控。

虎娃当初之所以没有取走啸山印也有这种顾虑,杀琮余和扶余只是报私仇,如果连啸山印都带走了,那就是公然向众兽山这派宗门宣战了。

扶夔掌控啸山印没多久,就意外地殒身于黑白丘。他死了没关系,但随身携带的啸山印也被灵宝给拣走了,又送到了虎娃这里。啸山印是啸山君一世修行心血所凝,其妙用威力远超过一般的神器,其神器空间中还收存着众兽山历代搜集的宝物。

所以善吒妖王并没有去黑白丘仙家遗迹中探宝,那里有没有神器还说不准呢,就算有什么宝物,那么多高人甚至连白煞都去了,也未必能落到他手中,而得到啸山印,才是实打实的重要收获。善吒是山野妖王出身,天地所化生的瑞兽虽神通强大,但最缺的就是这种东西。

扶夔死后,众兽山中再无别的大成修士,众弟子既无心亦无力与善吒妖王相抗,善吒妖王趁机成为宗主。善吒妖王本非众兽山传人,但他自称的理由貌似也很充分——众兽山当年的祖师啸山君不也是妖王出身吗?如此才是回归传承本源!

当了众兽山宗主,善吒妖王便跑到步金山来索要啸山印,却挨了玄源连番呵斥。三水先生见话又要说僵了,赶紧打圆场道:“善吒妖王既已任众兽山宗主,取回宗门信物,亦是应有之责。但玄煞大人说得也对,啸山印是扶夔遗落,因机缘而落到彭铿氏大人手中。善吒宗主请求彭铿氏大人将宗门信物赐还,应以礼相求,并表示答谢。毕竟彭铿氏大人妥善保存了此物,若这东西丢到大江里、不知遗落何处,善吒宗主又如何去寻找呢?”

此话是正经道理,善吒妖王面无表情地行了一礼道:“彭铿氏大人,请你将啸山印交还众兽山。若有什么要求,尽管当面提出,只要合情合理,本宗主绝不会拒绝。”

虎娃早知会是这个结果,玄源刚才训善吒妖王时他不吱声,此时才站起来笑呵呵地还了一礼道:“将啸山印归还众兽山,不是不可以商量。”说着话取出一方数寸大小的石印,形状就像一座迷你小山,随手丢过去道,“啸山印在此,善吒宗主拿去吧。”

虎娃竟给得这么痛快,善吒妖王接过啸山印脸色有些古怪,本应说答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,憋了好半天才开口道:“还要请彭铿氏大人传授仙家神魂烙印。”

若不得啸山君所传的仙家仙家神魂烙印,这件神器其实就相当于一块石头,只能瞪眼干看着,无法掌控与使用它,更无法取出其中收存的器物。偏偏它落在虎娃手中便不一样,虎娃是可以掌控与使用啸山印的。善吒妖王与当日的扶夔是同样的处境,也需要从虎娃这里得到传承。

玄源不再冷笑了,撇了撇嘴道:“善吒宗主,你既是登门来求人的,又何必像刚才那样咄咄逼人?难道以为谁会被你吓住,然后就赶紧将啸山印连同传承一起双手奉上吗?”

三水先生开口道:“彭铿氏大人将啸山印归还众兽山,是应有之义举,令我辈敬佩!但掌控啸山印的神魂烙印,应是众兽山的宗门传承,不应总来烦扰彭铿氏大人。善吒宗主登门之前,就应该想好该怎么答谢……您不会是空着手来的吧?”

玄源又淡淡道:“以我夫君之修为与身家,怎会贪得什么宝物,更不会为世间的宝物而动心。但善吒妖王身既为一派宗主、代表宗门行事,就不能没有规矩,否则未免让巴原众同修看笑话。”

在这个地方,善吒妖王当然不会直接动手,但他来时确实是刻意想摆威风吓唬人,这是他一向的行事习惯,可虎娃等人却不吃这一套。善吒妖王此刻被说得有些尴尬,因为他确实是空着手来的。

山野妖王穷啊,就算善吒手中有几件宝物,那也是对自己有重要用处的,不可能拿来答谢虎娃。他如今虽身为众兽山宗主,但众兽山中最珍贵的器物都放在啸山印里了,剩下的其他东西,估计虎娃也看不上眼,拿出来只会觉得丢人。

善吒妖王倒也不笨,心念一转随即便答道:“众兽山历代收藏最珍贵的器物,都在啸山印中。我只是为了取回宗门信物,至于啸山印中的其他东西,若能入得彭铿氏大人之眼,请尽管取拥,就算是众兽山的答谢。”

虎娃、玄源、三水先生都笑了。虎娃笑着一指善吒妖王手中的啸山印道:“自灵宝送来此物,其中收存的东西,我皆原封未动。善吒宗主取回啸山印又想得到仙家神魂烙印,只需做到一件事,我不需要别的酬谢。”

善吒妖王:“什么事?”

虎娃不紧不慢道:“请善吒宗主与我来一番演法切磋,若你能取胜,神魂烙印传承定当奉上。”

善吒妖王差点笑出了声:“就这么简单啊?没问题!……你放心,我出手会注意分寸的,绝不会伤到你。”

三水先生也吃了一惊,他清楚虎娃确实厉害,但比起善吒妖王应尚有差距。善吒妖王早有化境修为,其原身是瑞兽诸犍,在巴原上除了白煞之外,还没听说他服过谁。就算是虎娃的师尊剑煞,若不依仗武夫神剑之利,想战胜善吒妖王也不敢说是十拿九稳。

但三水先生好歹也得捧虎娃的面子,咳嗽一声道:“若是善吒宗主输了呢?”

自己输了会怎样,这位妖王还真没考虑过,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。若是斗法搏命,虎娃可能手段尽出,就算不敌说不定亦能逃遁,或另有其他的保命神通。但演法切磋比拼的就是修为境界,善吒妖王怎会不敌虎娃?

善吒妖王很大方地答道:“若是我输了,彭铿氏大人便尽管提条件!”

虎娃:“我没别的条件,只想请善吒宗主放手施为不要有所顾忌,更不要故意让我。若是我赢了,仍会将仙家神魂烙印传授于你,但啸山印中收存的所有器物,就全部归我了!”

善吒妖王:“好,一言为定!”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威力强大的秘宝、神器,还有早就布置好的大型法阵,为了公平起见,谁都不可以使用。”他原本自信满满,但看虎娃很轻松的样子,不禁心里也有些犯嘀咕,又临时加了一个条件。

虎娃很痛快地点头道:“这是应该的,演法切磋本就不应依仗那些手段。我只会用一件法宝,此物并非机缘所得之神器,而是我自幼祭炼的随身法器。”

说着话虎娃取出一样东西,善吒妖王随即便是一怔,因为那分明就是一枚鸡蛋!俗话说用鸡蛋碰石头,形容自不量力、有去无回,难道虎娃还想用鸡蛋打妖王吗?但这件法器虽看着像鸡蛋、感觉也像鸡蛋,却是虎娃自幼祭炼至今的宝贝石头蛋。

善吒妖王又看了看四周道:“我们去何处动手?这里好像施展不开啊。”

玄源起身道:“以二位的神通,在哪里动手皆难免惊扰世人,还是进入仙家小世界中最合适,就请三水先生做个见证……也请善吒宗主放心,我夫妻二人今日绝不会对你不利,无论演法切磋的胜负如何,都会保证你能安然来去。”

三水先生不禁暗叹一声,虎娃的方才提议确实把他吓了一跳,怎么要和善吒妖王赌斗法胜负?但彭铿氏大人夫妇显然早就料到善吒妖王会来,人家两口子也应该早就商量好了,就连演法切磋的地方都定了下来。

若是到步金山小世界中去较量,虎娃和善吒妖王确实可放手施为,而且也不怕善吒妖王翻脸搞别的花样。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的状况,只要将小世界的门户一封,就算善吒妖王再大的本事,也得给坑在里面了。

善吒显然也会有这样的担忧,所以玄源主动开口打消了这位妖王的疑虑。

四位高人进入了步金山小世界,并未惊动此地尚未迁走的居民以及留下的妖族,隐匿身形悄然飞到仙山深处。善吒妖王和虎娃演法切磋的“战场”,在一座孤伶伶的山峰顶上。此山峰的顶部非常平坦,就像曾被一只无形大手莫名抹去了一截。

这里就是当初虎娃与古天斗法之地,原先的峰顶也是被他们轰平的。善吒妖王站定脚步,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若论修行岁月,彭铿氏大人是后辈中的后辈。本妖王也不能欺负后背,让你先出招吧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