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9章、咄咄妖王之势(下)

三位高人也不着急赶路,因此走得并不快。云起来到巴原主要是为了游历,在仙家遗迹的石屋中看见了妖墨显化的巨图,是大江穿越巴原的景象,所以此刻有意沿蜿蜒的大江前行,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金沙城境内。

在一处风景秀丽的江湾,云起施法卷起了江滩上的一片砂子,摄出几枚金灿灿的微粒粘于指尖,有些意外地说道:“这大江中也能发现天材地宝,此物可炼制金精。二位道友若不着急,我想在此地多搜集一些。”

那几枚金色的微粒,哪怕就粘在的指尖送到眼前,眼神不好的人恐怕都看不清。此物并非金精,主要成份反倒是世俗贵重之物黄金,但若经过高人的法力炼化,去除杂质、提纯物性,便可以得到罕见的天材地宝金精,武夫大将军所打造的武夫神剑中,就包含这种材质。

可是云起施法卷起那么一大堆砂子,才摄出了这么几枚几乎看不清的微粒,想炼化出足够堪用的天材地宝,又得淘多少砂子、花多少功夫呢?反正就算是古令、贤俊这样的大成高人,通常也不愿去做这种纯属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而云起却很爱干这种事,一位炼器宗室当然也最擅长筹集天材地宝。

古令笑道:“云起道友所过之处,就算对别人而言没有天材地宝,也能弄到天材地宝。我等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,边在这里陪云起道友一段时间。此地风光不错,就近找个幽静的之处,恰可祭炼我新得到的夔角。”

贤俊附和道:“古令道友要闭关祭炼夔角吗?那我们先找个地方,合力开辟一座临暂时容身的洞府。”

云起摇头道:“不必那么费事了,这里有现成的仙家洞府,还有诸般陈设器物。”

他伸手招出了一方小小的石印,扔向江岸边半山腰的密林中。青山秀水环拥、绿树掩映之间,出现了一块丈许大小的山石。此神器经过云起的祭炼,已不再是方方正正的石屋模样,就像是一块裸露的山石,表面也看不见门户。

但它此刻已展开为一座洞府,须掌握云起所祭炼的神念心印,方能自如出入。三位高人走入山石消失不见,下一瞬间已出现在一座十余丈宽广的大厅之中,此厅的高度亦是十丈有余,其中空荡荡并无一物。

但这没关系,三人正好在仙家遗迹的房舍中取走了很多日常陈设器物,恰可用来布置洞府,将此处改造成最合适的闭关清修之所。古令便留在了这里祭炼夔角,云起则在附近的大江中采炼金精。

他们所在的地方,是大军交战的后方,江岸一带虽无人打扰,但江中却总有往前线运送各种物资的船队经过。此时就看出妖墨的妙用了,贤俊祭出妖墨化为雾气幻景,掩饰了云起的动静,来往行船者都没察觉到此地的丝毫异状。

……

就在众高人进入上古仙家洞府遗迹查探的同一日,虎娃运送了一趟小世界民众,又返回步金山中休息。这天午后,半空中突然发出一声断喝,声音传遍了整座步金山道场:“彭铿氏何在!”

道场中的所有步金山弟子皆被惊动了,随即有一人飞出护山大阵,在空中站定脚步道:“是善吒妖王吗?您若是来此拜山,请从山门而入,步金山定当欢迎。”

飞上云端的当然是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。混迹世间的妖修,通常很忌讳别人直接称呼他们为妖,甚至都不想暴露身份,但善吒妖王倒是个例外,他平日就以妖王自居。来者就是善吒,这妖王板着喝脸道:“我是来找彭铿氏的!”

三水先生平静地答道:“彭铿氏大人夫妇就在步金山中清修,已运送小世界民众近一年。善吒妖王若想见彭铿氏大人,也请落下云端从山门而入。本宗主会亲自为您通报,但请勿在山门外喧哗。”

善吒妖王气势汹汹而来,不用想也知与扶夔意外殒命有关。但三水先生倒不怕他,此地是步金山的宗门道场所在,既有护山大阵又有很多其他的法阵禁制守护,山中还有虎娃、玄煞、敖广等一众高手。善吒妖王修为虽高,但若在这里乱来,恐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善吒既已显示了威风,终究也没做得太过分,还是落下了云头走入山门,与此同时,步金山的护山大阵已悄然开启。但这位妖王仍然摆足了派头,昂头阔步旁若无人,都没有多看两侧相迎的众步金山弟子一眼。而三水先生亲自迎出门外、陪同他走入道场,也算是给足了面子。

善吒妖王径直穿过道场来到山中,虎娃和玄源就并肩坐在水潭边等着他呢。方才虎娃当然也听见了动静,但是并无回应,哪能善吒妖王一叫、他就答应呢?这里怎么说也是步金山的道场,名义上理应由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先出面。

刚刚敖广也从水潭中冒泡想看热闹,却被玄源喝了回去继续坐镇龙宫。假如善吒妖王真敢乱来,将其引入水潭,利用仙家水府的禁制收拾他,也是最好的选择,如此还能避免损及道场中其他的地方。

虎娃一看见善吒妖王,便呵呵笑道:“百川城外一别数年,妖王大人气势之盛,犹胜往昔啊。听闻近日黑白丘故地有仙家洞府遗迹现世,妖王大人不去那里寻宝,来步金山找我做甚?”

善吒妖王可是半点笑意都没有,冷哼道:“想当年的百川城之会,你不过是个只有五境修为的小娃子,数年之后,居然成了名震巴原的虎煞大人。自以为修为高了,胆子也大了,在我面前坐得也很稳了!黑白丘中有上古仙家洞府现世,我当然知道消息,众兽山宗主扶夔就殒落在那里。白煞大人已经赶去,本妖王就不必再凑什么热闹了。我来此的,你等难道不知吗,当然是因扶夔殒命之事!”

善吒妖王走来的时并没有行礼,所以虎娃也没有起身还礼,就坐在那里没动,神情倒是很和善,笑呵呵地先打了声招呼。

但玄源可没给善吒妖王什么好脸色,随即寒着脸道:“想当年的百川城之会,我夫君未证大成修为,善吒你却已是一位化境妖王;今日步金山中再会,我夫君已证化境,而善吒你还是一位化境妖王。在我夫君面前,你只有惭愧的份,又有什么架子好端的?

扶夔曾来过步金山,我夫君守当年之约,将掌控啸山印的仙家神魂烙印传授于他。至于他后来在黑白丘殒身,据说是擅闯驻军大营被弩箭射杀,也有传闻说他是自不量力强闯上古仙家遗迹,殒命于门户禁制。

无论是哪种情况,也追究不到我夫君身上。你今日气势汹汹而来,在道场山门外喧哗鼓噪,直呼我夫君之号,殊为无礼!若不念在你是我赤望丘供奉长老,这就将你轰出山门,想见我夫君,则须依礼拜山、重新求见。”

见玄源半点不给这位妖王面子,水先生赶紧开解道:“善吒妖王亦是率直脾气,扶夔之事想必有什么误会,大家有事说事即可,不必伤了和气。”

虎娃又似笑非笑地开口问道:“善吒妖王,请问你找我究竟有何事啊?”

直至今日,很多人还不敢相信扶夔是因为擅闯大营、被驻军以弩箭射杀。扶夔为何要做那种事,就算他想夜探军营又怎会被发现,就算被发现又怎会无法脱身?巴原上确有另一种传闻,扶夔是发现了仙家洞府遗迹,在打开门户禁制时殒身,这样的解释听上去倒更合理。

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账也算不到虎娃头上。就算扶夔是被大军射杀,自古交战时死于军阵之中,向来也没有什么私仇可谈,谁叫他在那种时候跑到那种地方去了呢?换作一般人,就是典型的找死。

挨了玄源一顿训,善吒妖王的气势倒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,但仍板着脸沉声道:“我并非为扶夔之死而来,但我既坐镇众兽山,便暂领了众兽山宗主之位。听闻巴室国的镇西大将军、彭铿氏大人的弟子灵宝,在扶夔殒身处拣到了众兽山的宗主信物啸山印,却将它送到了彭铿氏大人这里奉承师尊,这又是何道理?”

玄源露出恍然之色:“哦!我说你为什么不去黑白丘探访仙家遗迹,反而跑到了步金山,原来是为了啸山印。善吒妖王如今已是善吒宗主,我也该道一声恭喜!但你既然背了众兽山宗主之责,我倒是想问一句,你们众兽山还有完没完?

啸山印乃上古仙家祖师啸山君所留、被众兽山开山之祖射叔良所得,只可惜后人不肖。我夫君所获之仙法传承,直接得自啸山君,杀琮余代众兽山祖师清理门中败类。当日话说得明白,留啸山印于众兽山,待新任宗主突破大成修为后,再代祖师传其仙家神魂烙印。

扶夔已经来过了,仙家神魂烙印也传给他了,这才过去多久啊,怎么你又来了?如今你才是众兽山宗主,你们众兽山的破事,为何总来烦我夫君?啸山印确实在我夫君手中,但那是众兽山自己弄丢的。你们既然留不住,我看就不必再留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