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8章、太昊留音(下)

白煞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,突然睁开眼睛转身道:“贤俊先生,能否将你在此地收获的神器暂时借我一用?就是那块黑色的东西,被你等称为妖墨。”

三人皆微微一怔,看来白煞虽未搜寻宝物,却对整片遗迹中的动静都一清二楚,甚至知晓众人都取走了什么东西。贤俊很痛快地将妖墨取了出来,双手呈上道:“白煞宗主,您若有用尽管拿去。但此神器虽无仙家神魂烙印,却也未及祭炼。”

白煞淡淡道:“无妨。”他伸手取过了妖墨,摩挲了片刻便向前挥出。那一块黑色的神器在空中化为雾气散开,又凝结在那面石壁上,勾绘出一幅图景。这图景竟似立体的,石壁已隐约变得半透明,有一道拱形的门户轮廓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白煞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已祭炼妖墨成功、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,彻底掌握了这件神器的妙用,并用它在石壁上“画”出了一扇门。妖墨的妙用变化,显示的是元神中的景象,也就是说白煞已在元神中感应到了那空间门户的存在。

白煞此刻只是以神器妙用显示了这道门户,并没有真正打开它,更不知这门户通往何处。但与此同时,众人的元神中都清晰地听见了一声叹息,伴随着一个人的话音:“我还是来迟了一步,此地仙家已殒落!”

听见这句话,众人很自然地就了解了其中的含义,比神念更为玄妙,应是某种不可思议的仙家大神通。曾有一人在那夔龙殒落之后来到这里,并发出了一声叹息、说了那样一句话,而此人就是传说中的太昊天帝!

云起等人此前的猜测不错,那条夔龙果然是被太昊所伤,此事应发生在太昊尚未成就天帝位、开辟帝乡神土之前,那时他还是中华之地的人皇。

被对手重创逃遁、躲在洞府中闭门不出,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但那对手若是太昊,也能说明此洞府主人之强大。那夔龙跑到中华之地兴风作浪,却能在太昊手下逃脱,恐怕也足以自傲了。

太昊果然追入了巴原,甚至还进入了这座洞府。但那夔龙已经殒落,洞府中只留下一个不知被何种恐怖力量轰击成的巨坑。听太昊的语气,并非是他出手击杀了夔龙,话音中还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,有遗憾、惋惜、伤感……

众人眼前的石壁中确实有一道门户,并非那夔龙打造,而是太昊特意留在此地,并留下了一句话,后人只有看见了门户才能听见。但这门户如何开启、它又通往何处,太昊却没有说。

传说中的太昊天帝,千年之前在人间留下的声音,今日竟有缘亲耳听闻,在场众高人皆激动莫名,仿佛能感受到那传说与现实、历史与今日的交错之妙。

白煞亦神色微动,但仍静静地站在那里,应是在施展妖墨的妙用、尝试着打开门户,良久后才叹息道:“太昊天帝所留的空间门户,我今日亦无法开启。”他这声叹息,竟很像太昊天帝于千年前留下的那声叹息,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情绪的感染。

哈洽妖王有些讨好地说道:“白煞宗主的大神通手段,堪称巴原无双。如果连您都打不开这道门户,恐就再没别人能打开它了。您刚才用的时间很短,只是匆匆一试,假如多花些功夫,这道门户应该也难不住您。”

白煞却没有理会这位妖王的奉承,板着脸道:“再没别人能打开它了?那么当年的太昊呢?这道门户就是他打造的,而我如今却连开都开不了,所谓巴原第一人只是笑谈!开启此门户需要得到仙家传承,我本以为传承之物就在这洞府之中,所以才会借贤俊先生找到的妖墨一用。这妖墨的妙用虽玄奇,却只是此洞府主人炼化的一件神器,并非太昊所留打开门户之物。贤俊先生,此神器我已祭炼完毕,连同神念心印一起传给你,就算是老夫的一点谢意。以你的修为当然也可自行祭炼它,但如此亦可省却你不少功夫。”

白煞伸手凌空一抓,妖墨在石壁上显现的门户轮廓消失,又化为一个黑色的方块飞向贤俊。贤俊接过妖墨时,元神中亦印入了一段神念心印,便是白煞对这件神器的妙用参悟以及它的操控之法,暗自惊叹不已,连忙躬身致谢。

这意味着贤俊无需自行祭炼妖墨,便可掌控与使用这件神器。得到白煞所传的神念心印后略做推演,贤俊也能判断出祭炼这件神器的难度,若换成他亲自动手,不专门闭关用个一年半载恐怕难以成功。这不仅是神通法力的差别,也是因为修为境界不同。

一旁的云起心中更是震憾。今日三人所得的三件神器,他都过了手,初略感应一番,其中最容易祭炼的是他收起的石屋,其次是古令所得的夔角,而最难祭炼的就是那块妖墨。

虎娃曾在步金山露了一手,说话间就将灵官锏祭炼完毕,但那也至少用了一个时辰。而白煞将妖墨拿到手中,只是不动声色地摩挲片刻而已,就已经将这件神器祭炼完毕了。这一手神通,就连虎娃也赶不上啊!

肇活长老又问道:“宗主,假如我们集合多位高手结阵助您,再多费一些功夫呢?”

白煞仍然摇头道:“如果我打不开,帮忙的人再多也没用,哪怕将这面石壁以蛮力毁去,甚至引发这仙家洞府的崩溃,也仍然打不开这门户。我倒不是绝对无法成功,但那恐需耗费漫长的时日与莫大精力。我辈一世修行,不能只是为了某地的一道门户。”

云起闻言心念微动,忽然想起了另一道门户和另一件神器,就是步金山小世界的门户和虎娃的那枚兽牙。如果此地的门户亦有类似的玄妙,那么就算将这石壁以蛮力破开亦无用,因为那只是以仙家神通留下的一个空间结点。

白煞的修为,如今巴原无双,但他也知道如何选择与放弃。听他的语气,不是没有可能打开这道门户,但那可能要耗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精力。谁也不是为了一扇打不开的门而活着的,莫不如继续自己的修行呢,待到修为更高时,也许便能很轻松地推门而入了。

白煞暂时放弃了,又转过身来道:“诸位道友,此洞府遗迹乃上古仙家所留,尚有隐秘未解。若有人贸然闯入,不仅可能破坏遗迹且会给自身带来莫测风险。本座离去之时,将会重新封闭来时门户。若诸位尚未将这片遗迹搜寻完毕,请抓紧时间继续。再给大家一天一夜功夫,应该足够了吧?”

这片仙家遗迹分为前后两个部分,前院已是一片废墟,后部才是保存完好的洞府主体。进入遗迹后部的门户是白煞打开的,但他并没有破坏禁制,回头还可将之封闭。在最终“关门”之前,他又给了在场众高人一天一夜的时间。

待到一天一夜之后,巴原上恐再无别人能进得来了,除非是白煞亲自为他们打开门户,或者将他所悟的开启门户禁制的秘法,传授给另外的大成修士。如此一来,此处保存完好的上古仙家洞府,就相当于归白煞或赤望丘所有。

这么做看似有些霸道,但在场众高人都是明事理的,谁也不能有什么反对意见,反而只能表示感谢。

白煞本人并未先取洞府中的一件宝物,还给了众高人足够多的时间去尽量探寻。若不是他打开了门户,众人也不可能进入遗迹后部,今日更不可能有这么多收获,白煞相当于送了众人一场大机缘。

至于今日没到场的人,恐怕就没有这等福分了,除非他们自己有本事能打开从前院通往遗迹后部的门户。

众高人都是知趣的,不会真的再磨蹭一天一夜。反正已经将整片遗迹都搜遍了,大家当即向白煞行礼告辞,陆续穿过殿阁离开此地,与白煞同来的烈风、肇活两位长老以及哈洽妖王也都离开了。

却有一片地方,众高人先前都没有查探过,就是洞府中央那直径超过两里的巨坑,不知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所造成。白煞先前一直就站在巨坑边,似是凝神入定感悟着什么,所以大家都很自觉地绕过了这个地方,没有惊扰他。

众人往回走时,白煞已不在巨坑边,大家不约而同皆展开神识查探此地,有人还直接进入了巨坑中搜寻。云起的神气法力已几乎耗尽,勉强展开元神笼罩巨坑感应其气息,却身形一晃差点没有栽倒在地,幸亏古令和贤俊一左一右及时将他扶住。

那夔龙殒落于很久远的年代,但此地仍遗留了一丝令人恐怖的毁灭气息,给人的感觉,简直能使形骸崩溃、元神消散。这只是体会到一丝那夔龙当初的感受,仿佛是一种错觉,但错觉竟然也会伤及形神!

云起的状态虚弱,大意之下差一点形神皆伤,还好及时收回了元神感应之法。而白煞曾在这巨坑边站了很久,应就是于定境中参悟此地遗留的气息,却丝毫未现狼狈之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