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8章、太昊留音(上)

古令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!道友能当场将这件神器祭炼成功、融入形神收取,足见修为深厚、妙法超凡,令我等叹不能及啊。”

云起:“古令老哥,您就别再夸我了。没看我用了这么长时间、差点都累趴下了吗?”

贤俊笑道:“云起老弟确实令人惊叹,若换作我,就算发现了这石屋的玄妙,恐怕也不能将它当场收取,就算累趴下也不行啊!……整片遗迹应已被他人搜遍,我们还要接着探寻别处吗?”

云起:“当然要各处都看看,就算只是参观一番也好,说不定还能发现他人遗漏的宝物呢。只是搜寻查探之事就要拜托二位道友了,我已无力再施展神通法术。”

三人结识的时间虽不长,但相处的感觉非常好,已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知交好友。他们又在整片遗迹中转了一圈,并没有太多的收获,只是搜集了一些零碎的天材地宝或疑似天材地宝,都是其他高人根本不会注意或者不太感兴趣的东西。

云起等三人最早搜寻之处,主要只是一排房舍和一座石屋而已,洞府遗迹中绝大部分地方,皆已被其他高人先搜过了。因为云起等人动作慢了,也耽误了不少时间,但他们的收获恐怕是最丰富的,这也许就是机缘吧。

云起等人将所过之处的“宝物”搜刮得很干净,而别人何尝不也是如此。正如云起所说,上古仙家所打造、千百年后仍毫无朽坏迹象、宛然如新之物,都是值得拿走的仙家宝贝。像这样的东西,都被众人搜刮干净了,绝大部分高人都是带着空间神器来的。

三人就似很悠闲地在游览,这么多高人的到来,也给此地带来了久违的生机气息。他们的心情都很好,边走边聊并夹杂着神念交流。

古令叹道:“我来之前就想得到一件神器,以弥补我古雄川这派宗门的遗憾。说出来不怕二位道友笑话,我还曾经担忧过,假如寻到了神器却没有得到其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是不是只能望而兴叹?却没想到今日的运气这么好,与二位道友一起共得三件神器,还有诸多其他的宝物。而这三件神器竟然都是没有仙家神魂烙印的,只需以大成修为祭炼一番便能掌控。看来古时那条夔龙,所炼制的神器皆没有留下仙家神魂烙印。”

仙家神器拥有祭炼者的神魂烙印传承,不仅可以防止被外人抢夺,也能让传人更容易继承与掌控其妙用。但这样也有一个问题,若是神魂烙印传承断绝,除非凭借仙家大神通修为,抹去或封印原先的神魂烙印重新祭炼,否则这件神器最重要的妙用就相当于失传了。

比如扶夔虽得到了啸山印,却打不开其神器空间,亦无法施展其真正的神通妙用,还得跑到步金山,请虎娃传予掌控它的神魂烙印。

而三位高人今日在洞府遗迹中得到的三件神器,包括灵宝先前取走的灵官锏,都没有祭炼者留下的神魂烙印,好像那夔龙留在洞府中的神器皆是如此。

贤俊问道:“云起道友,步金山应就是古时传说中的参卫丘,您也得到了上古仙家祖师所留的神器,是否有这种情况?”

云起皱眉想了想道:“并非如此,仙山神器皆有神魂烙印传承,因有传承玉箴留世,所幸并未失传。”

步金山中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留下的神器可不少,小世界里有十五件,一度皆被古天老祖所得;而在小世界之外,如今的步金山这派宗门的祖师,曾于山中遗迹里得到了四件神器,其中就包括三水先生那柄宝伞,亦皆有神魂烙印传承。

唯一例外的就是,虎娃最后在水府龙宫中发现的十二个大宝磲,那些是没有仙家神魂烙印的。全部统计一下,步金山小世界内外,先后出现了三十一件神器。虽然其中很多神器的妙用皆很简单,但数量已非常惊人!

但仔细想想也并非不可思议,上古时有六位仙家祖师在曾那里修炼多年,不仅开辟了八百里方圆的洞天世界,还留下了一脉仙山传承。

贤俊又问道:“同样是上古仙家遗物,为何上古仙家选择的做法完全不同呢。”

古令思忖着解释道:“我等虽不知上古仙家的想法,但也可以猜测。参卫丘中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早已成仙多年,有足够长的时间炼制诸般神器,并开辟小世界安置传人,其实已形成了一派传承宗门。他们留下的神器就是给后世传人的,为防神魂烙印失传,还特意留下了传承玉箴。可是开辟这座洞府的那条夔龙,好像只有一个人,并未留下传承,也未打算留下什么传承,此地也不过相当于它平日居住与修炼的宅院。而且它殒落得可能很突然,据称是在养伤时大限已至,神器就这么留在平日放置之处。”

贤俊点头道:“有道理,非常有道理!可我还有一事不明。我们今日得到的三件神器皆妙用不凡,那夔龙因殒落而未能带走也就罢了。可是参卫丘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皆飞升登天而去,他们辛辛苦苦所炼制的那么多神器,为何也没有带走呢?”

云起沉吟道:“上古仙家祖师所留的神念信息中,并没有提到这些。而我也曾琢磨过,有些神器,比如单纯的飞天神器或空间神器,成仙后可能就不需要了,仙家当然已有自在飞天之能,据说还有随身移转空间的神通。但还有一些神器亦留在世间,确实令人费解……”

云起是一位炼器狂人,自从掌握炼器之道后,他本人已亲手炼制过各种稀奇古怪的“法宝”。从他自己的角度,假如有朝一日能飞升登天而去,很多器物肯定会留给后世传人,那对他已经没什么用了。

但有些器物,从修行之初便是随身法器,亲手一步步祭炼,成仙后终于炼化为神器,只有这样,才能具备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妙用。在这种情况下,往往已不是神器有何妙用的问题了,它已成为修士本人难以割舍的一部分,若能带得走,是不太可能留下的。

三位高人讨论了半天,竟得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:世间之所以有这么多神器留存,是因为炼制它们的上古仙家,在飞升登天时带不走!

这样的结论,就连三位高人自己都不太敢相信。在他们眼中,踏过登天之径成就仙道者,几乎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,怎么会连神器都带不走?但若非如此,又实在找不到更好的、更合理的解释。

所以三位高人只得接着猜测,可能飞升登天另有玄妙,意味着彻底超脱于凡俗,凡俗之物或许都得割舍,甚至包括仙身遗蜕,那么就别提在人间所打造的神器了。至于事实是不是这样,他们也无法确认,只能是猜测而已。

说话间将十里方圆的整片遗迹都逛得差不多了,三人最红来到了洞府正中的殿阁。这里最初是赤望丘修士搜寻的地方,果然已被搜刮得很干净,放眼望去并以神识扫过,空荡荡别无它物。所有的陈设都被收走,只留下了建筑遗迹本身。

古令道:“我们好像是走得最慢的,方才见其他道友都聚集到这主殿后面去了,好半天也没出来,不知发生了何事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
贤俊补充道:“白煞宗主原本站在那巨坑旁边,方才也不见了,想必也到了后面。”

穿过殿阁,在上古时代后面可能是个花园,但如今的奇花异草早已枯朽,前走不远便到了洞府遗迹中轴线的尽头。迎面是一面如屏风状的白色石壁,足有五丈余高、表面十分平整。白煞就静静地站在石壁前,仿佛连姿势都没变过,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。

众高人也都聚齐了,而云起等三人来得是最晚的,大家皆默不做声站在不远处守候。见白煞宗主似是在凝神施法,三人也不敢出声惊扰,只以神念暗中询问发生了何事。

小四长老悄悄一指那石壁答道:“白煞宗主在这里又发现了一个空间门户,不知通往何处,正在尝试能否打开。”

古令微微愣了愣:“这仙家遗迹就是一座古时修行洞府,按照洞府的结构,此处应该已到尽头,不会再有什么东西了。难道是一间密库?可是这仙家洞府本身,就相当于一座密库了,何必再有那么麻烦的布置?”

贤俊也皱眉道:“我怎么丝毫感应不到有门户的存在呢?”

小四长老暗叹一口气道:“其实我也感应不到,但白煞宗主却说此地另有门户,以仙家空间神通打造。可能有一间密库吧,也可能后面还别有洞天,就非我等所能知了。”

云起没有说话,却突然心念一动,本能地想起了步金山小世界。这处仙家遗迹难道也有类似于步金山小世界的结构吗?步金山小世界的门户前,亦有一座水府洞天守护,而真正通往小世界的门户,则隐藏于水潭上方的瀑布中。

假如真是这样,那么这门户很可能也通往一个类似于望仙之地的、真正的小世界秘境。但就算以白煞之能,也未必能打得开,恐怕在场所有人都打不开它,除非谁能得到开启门户的仙家传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