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7章、三人行(上)

云起不禁连连点头道:“看来此黑白丘应就是彼黑白丘,传说中的巴原九丘终于可以确定第四处了,没想到它就在这么显眼的地方。”

古令解释道:“此地如今显眼,但当年可不是这样。想想那夔龙成仙的年代,犹在盐兆入巴原之前,那时巴原上还是一片蛮荒,根本就没有什么村寨城廓,只有一些野民部落而已。那夔龙号称大江王,将洞府修建在江边也很正常。我们方才在元神中所见的夔龙,其纹路也是黑白两色。”

贤俊又说道:“在我看来,巴原九丘如今不仅可以确定四处,而且已能确定第五处。”

云起很感兴趣地问道:“那第五处在何地,巴原各宗门高人皆不知,您怎么能确定?假如真有线索,我们不妨结伴再去查探一番。”

贤俊突然笑出了声:“那个地方,没人比云起道友更熟。我认为传说中的参卫丘,其实就是如今的步金山!”

巴原上关于参卫丘的传说,根据贤俊先生考证,最早就流传于西北一带,而步金山就位于巴原的西北方位。“参卫之丘,众仙居之。院中仙山,门前碧海。”——这是古时流传下来的民谣,充满了神秘的想象。如今回头看,这完完全全就是对步金山小世界的描述。

云起不禁连连点头道:“贤俊道友真是博闻广识。如此看来,今日之步金山应该就是古时之参卫丘。世间众高人在寻找传说中的神山,而我就出生在那里,却向往着传说中的人间大世界。”

贤俊先生谦虚道:“不敢称博闻广识,我是散修出身,平日爱好搜集各种仙家轶事,行游各地时也多有留意,对传说中的巴原九丘当然很感兴趣,所以才会了解得多一些……如今九丘已知其五,却不知另外四座神山在何处,或者是否真有?”

其实巴原上还有两座神山亦的确存在,就是树得丘和神民丘。树得丘之秘,只有极少数人知晓;而神民丘上有古时炎帝行宫,只有虎娃去过,还见到了那里如今的主人瑶姬。至于昆吾丘与最后一座无名神山,就连虎娃亦不清楚它们在何处。

三人继续前行,在一处山丘环绕的小谷地中,发现了一座石屋。说是石屋,其实就是一块一丈多高、被削凿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,一面开有一个门洞,里面黑乎乎的看不真切。三人在数丈外停住脚步,古令点头道:“这才是当时巴原上的建筑!”

在那条夔龙开辟洞府的年代,巴原上只有蛮荒部落,根本就没有他们方才所见的那种房舍。房舍楼阁,如今随处可见,但那也是漫长的年代中无数人智慧经验的传承与总结,并不是凭空出现的。

在盐兆进入巴原之前,巴原上没有今天的各种建筑,蛮荒部落要么寻天然的岩洞而居,要么就搭建一些简单而粗糙的棚屋。在遥远的中华之地曾有传说,上古时有圣贤号有巢氏,教会了人们筑屋而居;又有圣贤号燧人氏,教会了人们如何生火、用火。

在上古时代的巴原,就算是最强大的部族,其首领调集各种人力、物力,也只能用厚重的石料搭建坚固耐久的石屋。虽以如今的眼光看就像个猪窝,但那已是最气派、最富丽堂皇的建筑了。

盐兆进入巴原,不仅是征服了各部族,也是融合了各部族,带来中华之地各种先进的生产工艺与用具,还有许多作物的种子。在盐兆率领的族人中,不仅有武夫这样的战将,更有手艺精湛的工匠和经验丰富的农夫。

如今担任巴室国副学正的侯冈,就来自中华之地。据他说,如今巴原腹地之繁华富庶,已丝毫不亚于中华之地的很多城廓。除了先前没有文字流传,很多方面几乎都看不出区别,甚至比中华之地更加安宁祥和,整片巴原简直堪称世外乐土。

三位高人眼前的这座石屋,明显带着上古蛮荒时代的建筑特征,但和蛮荒部落的建筑又有不同。它不是由石板搭建的,从墙壁到屋顶连一条缝隙都看不见,应是以仙家大法力将整块巨石削得四四方方,然后又把里面掏空成一间屋子。

云起附和道:“这样的石屋,应该就是那夔龙所生活的年代,在巴原上所见的民间建筑。我们刚才所见的房舍,看似普普通通,却超越了它所生活的年代。那夔龙曾到过中华之地,可能是在那里见到的,回来后便在洞府造了同样的建筑。也有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它自己造出来的。对于一位修炼多年的仙家而言,它自己所经历的岁月,就包含着开启灵智后积累的思考与创造,这亦是修行中的一种感悟。比如我所生活的望仙之地,那里的人们同样也建造了房舍楼阁,为上古时所未有。”

说着话,他又将那小圆球丢了出去,化为一个人影走入石屋的门户,却不知触碰到了什么,只听啪的一声,人影碎灭,小圆球被弹了回来。云起变色道:“退后,此处有禁制屏障,我们可能发现了好东西!”

三人又退出了几丈远,古令和贤俊都很自觉地等着云起先有动作。云起又扔出一片树叶状的法器,在空中发出嗡嗡的声音飞进了门户,突然又变得寂静无声,被云起伸手招了回来。

接下来,云起接连又扔出了十几件稀奇古怪的法宝,各有不同的妙用,轮番试探这门户禁制。古令和贤俊看得目瞪口呆,难以想象云起身上竟然带着这么多零碎,这些都是他平日自己炼制的吗?

忙活了将近半个时辰,云起终于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此禁制可以破解!”

他挥手祭出一件神器,是一柄前端如鹤嘴状的短锄,正是在仙山中所分得的五件神器之一。短锄飞了出去化为了一只展翅之鹤,长长的尖嘴刺入门户中的黑暗,同时双翅一扇,三人元神中恍惚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,这禁制便被打开了。

云起收起鹤嘴短锄,再度扔出那个小圆球,化为人影走进石屋转了一圈,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状况,这才招呼道:“二位道友,我们一起进去吧。这石屋有些怪异,站在门外难以延伸神识查探,虽未发现什么凶险,我等亦需随时警惕。”

这石屋就是一块掏空的大石头,只有一个门没有窗,里面的光线很暗。三位高人步入其中,脚下保持了固定的方位结成阵式,可以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,以他们元神感应之清晰,在黑暗的环境中其实也不需要点灯照明。

走进石屋后三人皆是一愣,里面的空间可比外面看上去大多了,是一间空旷的大厅,足有十余丈宽广。这绝不是一座普通的石屋,而是以仙家大神通打造的空间结界!古令以神念道:“这就是仙家洞天之妙吗?……小心!”

其实不用他提醒,云起和贤俊都已察觉到了异变。就在门户正对面的石壁下方,忽有一道光芒射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。

云起刚才以小圆球化为人影进来转了一圈,却没有引发异变,因为那人影只是带着真人的气息,却并无神气法力波动。而方才他们展开神识查探屋内的情形,必然伴随着法力扫过周围的空间,好像有一件东西被突然“激活”了。

朝他们飞扑而来的,竟是一条数尺长的袖珍小夔龙,不知是由何物幻化而成。三位高人结阵施法,将这条小夔龙隔空锁拿,它在半空犹张牙舞爪挣扎不休。三人又齐声发出轻喝,运转了封印神通,幻影消失,半空浮现出一只四尺多长的独角。

古令又惊又喜道:“是那条夔龙的独角,它将自己的原身之物炼化为法宝放在这里,竟是一件神器!”

贤俊既惊喜又纳闷道:“果然是夔龙独角炼化成的神器!可是这等宝物,应该就在原身上,为何没有遗落在它的殒落之地,或者在它殒落时同原身一起损毁?”

云起沉吟道:“此物好像已从原身上脱落。我不太了解夔龙的习性,亦不知它的独角是否会脱落重生。但它曾经被青帝重创,这只角也有可就能是被青帝硬生生打下来的。其中没有神魂烙印传承的神器,大成修士祭炼一番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便可掌控,只是悟透此物的妙用并祭炼神念烙印,好像很不容易。二位道友,你们谁感兴趣便可取走,只要答应将此物借给我好生研究一番即可。”

三个人,一件神器,确实不太好分,云起主动表示他只想研究而不想占据。贤俊赶紧摆手道:“发现此物我出力最少,不敢先取,古令宗主,您拿着吧。”

古令确实动心了,在原相室国中与步金山齐名的大派宗门古雄川,已传承至第五代宗主,门中竟然连一件神器都没有!如今终于得到了一件,也算弥补了历史的遗憾与空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