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6章、巴原九丘(下)

小四带着桃东主动离开了,前往遗迹更深处搜寻,将附近这一片地方留给了云起等人。这片上古仙家遗迹现世,同时有这么多高人赶来,避免冲突争夺最好的办法,就是大家分头行动、不要走在一起,免得同时发现了什么宝物不好确定归属。

云起提到虎娃时的语气,俨然已视虎娃为师尊。桃东和小四也意识到,假如一起发现了什么宝物,云起等人恐怕也不好意思与他们相争,干脆就不再结伴而行,免得占“晚辈”的便宜。

贤俊却是个自来熟,仍然和云起、古令走在一起,主动说道:“我们三人就搭个伴吧,遇到什么状况也好合力解决,若是发现了什么宝物,就让二位先行挑选。”

古令呵呵笑道:“多一个人多一份力,寻宝各凭机缘、看出力多少,诸事都好商量。”

诸事都好商量,就是这位古雄川宗主最常说的一句话,贤俊和云起皆会心一笑,绕过几座不高的小丘,前方出现了几间连在一起的房舍。数百年无人来过,保存得仍完好无损,只是门前种的一排大树早已枯槁。看那一人多粗、五丈多高的残留枯木,也可想见当日茂盛的树冠将房舍完全荫覆的景象。

古令远远地施法隔空推开了一扇房门,门板没有半点腐朽的迹象。上古仙家遗留之物,不经意间可能就是后人眼中的宝贝,比如在云起看来,这门板定是不错的东西,必然经过了仙家法力祭炼,选用的材质亦是某种天材地宝。

恰在这时,遗迹中的所有人都听见了白煞传来的神念:“此地并非前面那样的废墟,虽无生灵气息,但洞府保存完好。既是上古仙家所打造而存留至今,殊为难得,还望诸位不要去破坏它,只取陈设之器物即可。”

白煞用的虽是建议的语气,但无疑就是向所有人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,不要破坏这处尚保存完好的遗迹,比如不能干出拆房子一类的事情。

其实不必白煞提醒,云起与古令等人也不能这么干。至于方才在前院刮地搜寻,是因为那里已是一片废墟。

但白煞也不是专门提醒云起他们的,来此的高人中,有的大家并不熟悉,甚至还有一位蛮荒妖王。这突然出现的一道神念,也展示了白煞的修为强大,他穿过门户便站在原地未动,展开元神却能笼罩整片仙家洞府空间,可能对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。

云起等三人施法隔空推开门并没有着急走进去,先延伸神识查探屋里的情形,好像并没有什么禁制存在。云起又说道:“二位道友莫急,让我再试试。”

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寸许大小的圆球,丢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了出去,竟然化为了云起的身形。这显然是一个法力幻化的身影,但气息与真人一般无二,只是不具备神气法力波动,用来查探未知凶险是再合适不过,就像有一个真人走进了房门。

身影在屋里走了一圈,还伸手摸了不少东西,并未有什么异状,又化为一个圆球飞回云起手中。云起这才点头道:“已无妨,我们可以进去了!”

贤俊赞叹道:“道友好手段!这番神通,与方才白煞宗主所施展的秘术,有同工之妙。”

云起赶紧摇头道:“谬赞谬赞,看上去差不多,其实差远了!此番要探寻仙家遗迹,这是我来之前特意祭炼的一件上品法器,其妙用是展开一个幻化的身影,气息与真人无异。它不会遇到问题的地方,我们进去也不会有事,但无什么别的用途,只是个小戏法而已。”

古令:“虽是小戏法,但道友能炼成这样的法器,亦别具用心,手段令人赞叹。”

三人走进了屋中,这里有一张长案,一个坐垫,旁边还有一个架子陈设着几件器物。古令已有经验了,笑呵呵地问云起道:“依道友看,这里什么东西算是宝物?”

云起想也不想便答道:“上古仙家所留,封存此处历经千百年仍无朽坏、宛然如新,皆是仙家宝物,就算一时研究不明白,也不妨带回去慢慢琢磨。”

按照云起的这个“标准”,那个桌案显然就不是宝物了,虽然尚未损坏,但明显已有干朽的迹象,而屋子里其他的东西都被三人取走了,暂时皆由云起保管。古令当然不会反对,贤俊也没意见,等离开洞府后再清点瓜分吧,后面应该还有不少东西呢。

接下来还有并排的几间房舍,三位高人保持了足够地谨慎与耐心,每次都让云起先祭出小圆球查探一番再进去。看屋中的陈设,各间屋子应各有不同的用处。按云起的标准可称得上“仙家宝物”的东西,都尽数被带走了。

但云起并没有破坏遗迹,比如门板一类的东西就没拆走,尽管那些也可能是“宝物”。搜寻完这一片房舍,古令有些疑惑道:“这些屋子,大小就如寻常人居所,但洞府主人却是一条夔龙。它平日活动的居所应该更大、足以容纳原身才对。”

贤俊却摇头道:“这座洞府,至少要有仙家修为才能打造,说明那夔龙开辟此洞府时应已经成仙,平日就化为人形。”

说着话他们正要离开这里,云起却突然转身拍出了一掌。法力卷向房前的那一排树木,早已枯朽了数百年的大树纷纷化为碎片洒落。古令发现了碎散的朽木中有什么东西映出光华,随即招手从里面摄出三件东西,他与云起之间的配合已非常熟练。

贤俊讶然道:“这是木髓精魄,埋藏地底深处的巨株古木中心偶有凝结,也是罕见的天材地宝,云起道友竟然发现了?”

云起笑着摇头道:“我并没有发现,只是觉得这些仙家洞府中的古时枯木,说不定也有特异之处,便伸手试了试,果然找到了三枚木髓精魄,运气还不错……我们正好一人一枚,这不算破坏洞府遗迹吧?”

古令和贤俊同时摇头道:“不算不算,当然不算,只是朽木而已。”

这三枚木髓精魄,呈枣核般的梭状,约有七寸长短,若半透明般的玉质,显然是不错的好东西。云起笑眯眯地收起,随即又叹道:“这黑白丘如今离巴原上人烟繁华的城廓不远,竟然隐藏着这样一座上古仙家洞府,直至如今才重见天日。”

古令:“其实曾有不少高人于黑白丘中探寻过仙家遗迹,我的师祖就来过,可惜无人发现痕迹,近百年来便没有人再这么干了,没想到今日真有仙家洞府现世。”

云起诧异道:“难道大家早就知道这里有上古仙家洞府,只是没找到吗?”

贤俊摇头道:“以前的那些高人,其实找的是传说中的黑白丘。”

云起更纳闷了:“传说中的黑白丘,这里不就是黑白丘吗?”

俊贤解释道:“道友可曾听过巴原九丘的传说?”

话中伴随着神念,做了一番详尽的解释。自古传说,巴原一带有九座神山,其上有仙人居住。对于云起这样的高人而言,也能理解这种传说其实只是对修炼道场的附会,所谓神山上的仙人,也不过是他们这样的修士。比如在小世界中,普通民众不也将云起视为仙长嘛。

民间轶闻口口相传,已经难以考证最早的源头起于何处,但至少在三百多年前,就有了“巴原九丘”的说法,其中若干神山的传说,当然出现在更久远的年代之前。贤俊是一位散修,平日很注意搜集巴原上的各种仙家逸闻,对巴原九丘也做过一番考证。

九丘中有八座神山,分别名为赤望丘、孟盈丘、武夫丘、树得丘、神民丘、黑白丘、参卫丘、昆吾丘,至于最后一座神山,竟然没有名字。也许它最初也是有名字的,却在传说中散佚,后世仍只流传着巴原九丘的说法。

对于绝大部分民众而言,巴原九丘皆是飘渺难寻之地。但飘渺难寻并非绝对寻不到,如今的巴原上,地点很明确的神山有三座,便是赤望丘、武夫丘与孟盈丘,亦是最强盛的三派宗门道场所在。

至于另外五座有名之丘和一座无名之丘,众人却不知在何地,也许只是仙家传说吧。偏偏在这百川城外的大江北岸,有这么一座山名叫黑白丘。但与其他的崇山峻岭相比,这黑白丘未免太不起眼了,山中有很多白色的岩石裸露,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纹路。(注:后世人称水墨石。)

具备这样特征的岩石,巴原上其他地方也有。古时的地名都很简单,在别处也能找到黑白山、黑白岭一类的地方,众高人难以相信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神山,很可能只是恰好重名。重名亦是一种线索,有不少高人都曾到黑白丘搜寻过,只是当作一种探佚之举,并没有抱太大期望。这么多高人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,后来也就没人再这么干了。

但今日果然有仙家洞府现世,使贤俊意识到,这里非常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,因为古时确有仙家在此开辟洞府修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