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6章、巴原九丘(上)

此妖仙被青帝重创逃回巴原,躲在洞府中养伤,却迎来大限在飞升时殒落。所谓青帝是人皇世系传承,未必就是最早的太昊天帝,也可能是太昊之后的某位人皇,后来青帝世系被神农天帝开创的炎帝世系所取代。

盐兆率领一支族人进入巴原,发生在炎帝时代的末期。看来这位妖仙在此地建立洞府修行的时间,犹在盐兆入巴原之前,就是不知它究竟殒落于何时了。

对于在场众高人而言,最大的困惑就是,听这夔龙的语气,它明明已是仙家,为何会在飞升时殒落?若是因为重伤未愈,那它为何又一定要飞升登天呢?所谓的大限已至,又是什么意思呢,难道是修为到了一定境界,就将不得不飞升而去吗?

这倒是与传说相符,据说修为超越化境之上、长生成仙之后不久,仙家就会飞升登天而去、前往仙界中的帝乡神土。

云起又以神念解释道:“我多少了解一些别情。望仙之地的六位上古仙家祖师,当年成就仙道后却无处飞升,因为世间本无登天之径。后来太昊天帝找到了他们,并留下了飞升登天的指引,待到太昊天帝开辟帝乡神土之后,他们才登天而去。这条夔龙既是被青帝所重创,应不太可能得到飞升帝乡神土的指引,至于其所说的大限已至、飞升时殒落又有何等玄妙,我亦不解……”

云起不解,在场众高人皆不解,有关上古仙家秘辛,他们知道的还没有云起多呢。毕竟云起就来自上古仙家开辟的小世界,后来还得到了仙家祖师传承。

烟衫长老插话道:“云起道友真是见知广博,我今日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秘辛。既然上古时太昊天帝曾到过巴原,说不定重创这夔龙的就是太昊本人,他有可能是追踪这夔龙而至。”

云起:“烟衫道友不必夸我,绝不敢称见知广博,只是恰好听说了这些上古秘辛而已。若不是彭铿氏大人打开了小世界门户、解救了仙山众修,我也不可能了解这些。至于说当年重创夔龙者就是太昊天帝,倒是很有可能,就看这洞府中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了。”

众高人皆是以神念交流,速度当然极快,不断有神念印入云起的元神,向他询问上古仙家之事。在太昊天帝尚未开辟帝乡神土之前,上古仙家飞升何处,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没有仔细想过,若修为未至其实想也想不明白。对于驻留于世间的所谓地仙,众人此前也没有太多概念。

云起只能回答自己所知,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是虎娃告诉他的,也不可能尽解玄妙,这些亦超出他的修为太远了。就在这时,白煞的神念传来道:“门户已开,此地并无凶险,诸位都可以安然通过。”

众人再一看,原先端坐于地的白煞已消失不见,仿佛刚才走过门户的身影才是真正的白煞,不愧是巴原第一高人,这一手大神通妙不可言。方才门户打开时泄露的一丝气息就令众高人惊惧不已,首当其冲的白煞所承受的冲击可想而知,足见其修为当真深不可测。

众高人鱼贯穿过门户而入,放眼四望良久无声。这里没有雾气缭绕,天空湛蓝如平静的大海,视野十分开阔,就是一片奇异的仙家洞天结界,方圆约有十里宽广。此刻仙家洞府中一片死寂,没有半点生灵气息。

远处的草木枯槁,早已断绝了生机,有的还保持了枯槁的原状,更多的则已化为灰烬尘埃。正面的远方,可遥见殿堂式的建筑,保存得还非常完好;向左右望去,地势起伏间亦隐约可见房舍亭台。

整座洞府的正中央,却有一个巨大的浅坑,坑中布满了从正中心向四周呈辐射状的裂缝,其半径超过了一里,不知是被什么惊天动地的力量轰击而成。

白煞就背手站在这巨大的浅坑痕迹前,已收了神通法术,感应不到他的丝毫气息。众人皆上前行礼致谢,尤其是哈洽妖王等人,更是连连赞叹白煞宗主的修为通玄,以及他打开门户引众人进入此间的高人风范。

白煞神情平淡,并没有摆什么架子,还特意向刚才未及打招呼的云起等人点首示意,但无形中给人的感觉却是高深莫测。他摆了摆手道:“此处是上古仙家洞府,众位刚才元神中皆有所感,洞府主人乃是一条夔龙。

这条夔龙已修炼成仙,不知何故未能登天而去,却在飞升时殒落。我等眼前的痕迹,应就是它殒落时所留,不知是何等庞大的法力爆发,方圆两里内一切皆化为齑粉。还好此洞天其他地方不仅未毁,而且保存完好,诸位若是为仙家遗宝而来,就各凭机缘前去搜寻吧。

本座不与后辈争宝,诸位若有所得皆自留。我来此只为感悟仙家修行之妙,大家请自便吧。”

白煞言毕仍然背手而立,微微眯着眼睛望向前方,不知在做什么,仿佛已进入了某种奇异的定境,不再理会诸人。若是第一次见到白煞的人,此刻对他的印象定会非常不错,为其修为气度所折而心生敬意——这才是真正的绝世高人啊!

白煞很明白地表态,不与众后辈争夺仙家遗迹中的宝物,他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感悟更高境界的仙家玄妙。就算虎娃在场,恐也不得不承认,白煞确实有巴原第一高人的气度。

众人再度向白煞行礼致谢,便各自散开。非赤望丘所属的修士,都很自觉地走向了洞府遗迹的左右两侧,没有越过那巨坑前往正对面远方的殿堂。按照经验,那里应该是最重要的主建筑,若是有珍贵的宝物或是仙家传承,也应该放在那里。

白煞虽说了不与后辈争宝,但大家也得知趣。况且就算白煞本人不取宝物,赤望丘也有别人来啊,洞府遗迹中最重要的地方,就留给赤望丘修士先搜寻吧。

桃东和小四很自然地与云起、古令、贤俊选择了同一个方向,皆走向遗迹的左侧。而龚成、瑞溪、烟衫、虹影等人则走向了遗迹的右侧。哈洽妖王和赤望丘的两位长老烈风、肇活一起,绕过巨坑走向了正中远方的主建筑,只有白煞仍然静静地站在原地。

这里没有毒雾阻隔神识,四周的东西能查探得很清楚,有这么多高人在场,云起也没有像先前那样刮地似的“拣破烂”,但仍留意看见的所有事物。此地没有生机,数百年早已枯死的花草植被大多化为尘埃灰烬,只有少数枯槁的残迹留下,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。

小四长老笑眯眯地与云起攀谈,打听了虎娃以及步金山中的许多情况。云起的态度十分恭谨,基本上是知无不言。十里方圆之地,其实很大了,远远超过了寻常的府宅或庄园,就相当于一座城廓。

向左侧走出两里开外,众人皆元神微动似有所感,仿佛穿过了什么无形的屏障,不禁都提高了警惕。桃东皱眉道:“这座仙家洞府分为四个区域。我们先前走过的是前院,方才看见的巨坑应是中庭所在。中庭的左右,相当于府宅的侧院或偏厅,原先也有空间屏障阻隔。数百年前那夔龙殒落时,不知是何种力量爆发,破坏了左右两侧的屏障禁制,我们此刻才能顺利穿过。刚才却感应到仍有禁制存在,似是在查探我等的行迹,难道还有人在哪里监视着此地吗?”

云起笑道:“桃东长老多虑了,此处左右两侧的地界,确实有空间屏障分隔,只不过相当于院墙而已。上古仙家潜修之地,有的地方种植灵药、豢养异兽,需要单独分隔,而平日炼器试法,搞出的动静也不小,亦须有禁制阻隔。这些禁制法力可能已消散得差不多了,但警戒妙用犹存,若是有什么东西穿过,洞府主人当能察觉。就像您武夫丘中有什么动静,诸位长老也应能察知变故。但洞府主人既已不在,这些警戒布置也就失去了作用。”

小四长老又问道:“云起先生出身于上古仙家开辟的洞天世界,对这种地方的状况,比我们有经验多了,你看此地还会有什么样的凶险?”

云起摇了摇头道:“这座洞府中最凶险之地,就是我们已走过的前院,到了这里反而没什么事了。任何人家,设禁上锁的主要都是院门和房门,谁又会在自己平日居住生活之地挖什么陷阱呢?后面有些地方,可能会单独设下一些特别的禁制,大多是为了保存某些特别的东西,防止有人误入损坏,或者及时提供警示。若是碰到有禁制守护之处,说不定就能发现仙家宝物,只是打开禁制时要小心,不要伤着自己,更不要损毁里面的东西。”

这里是仙家修炼洞府,对于擅闯此地者而言,最难逾越的关禁就是山门,但如今山门大殿已毁。第二道险关便是白煞打开的门户,若不知开启之法擅自闯入,就会被卷进不知名的凶险虚空。

有这两关就足够了,谁也不会在自己家里搞那么多凶险的陷阱,这地方本来就是住人的而不是害人的,所谓上古仙家洞府的规律大抵如此。在其余的地方,若再发现阵法禁制,那可能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,或者是存放了什么特别的东西。

小四长老点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前方有好几片建筑,我们就分头搜寻吧,祝几位道友好运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