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5章、云起之风(下)

云起清理出一根柱子,发现此物入手十分沉重,不以御物之功很难拿得动,质地非金非玉非木,显然是天材地宝经炼化融合而成。他研究了半天,点头赞道:“好东西啊,我还以为原本就是个凉亭而已,原来此地有法阵,这六根柱子便是阵枢。法阵不知何故已损毁,难窥原先的仙家阵法之妙了,但柱子仍是宝物。”

古令已将另外五根柱子都清理了出来,也察觉了此物的不凡,在仙家法阵中应有特殊的用处,可惜已无法探究当初玄妙。这些柱子本身就是很特别的天材地宝炼化而成,拿回去研究一番用在别的地方,说不定也很有价值。

但这些东西太沉太大了,而且不是拿到手就能用的现成宝物,还需要再研究炼化、琢磨用途,说不定先前已有高人看见,并没有费力取走。古令半开玩笑道:“恭喜道友,您又有收获了!”

云起:“这些是好东西啊,既然是我们一起发现的,我也不能独享,我们每人三根。”

古令赶紧摇头道:“还是全归道友吧,我拿不了。”他不是拿不动,但确实是拿不了,扛着这么大的东西还怎么探寻其他地方,带在身上明显是个累赘。

云起一拍脑门:“不好意思,是我疏忽了。您的三根柱子暂时就存在我这里,待到我去古雄川做客时,再取出来给您。您还看中了什么东西不好随身携带的,我也都暂时帮您拿着。”

这简直太好了,还有一个专门帮忙装运东西的同伴,许是受到了云起的影响,古令接下来也放开了手脚,亦不嫌自己看上去也像个拣破烂的了,一路搜寻下来,碰着有价值的东西都采取了一份。他还像云起那样,弄了一批仙家洞府中的泥土准备带回古雄川“研究”。

在洞府遗迹的另一片地方,他们又“拣”走了另外六根柱子,与先前那处地方是左右对称的。

其实若没有毒雾阻隔神识、无须提防未知的凶险,这几里方圆的地方,对于他们这等高人来说,展开神识片刻功夫也就查探清楚了。但两人如犁地般走了几个时辰,这才到达洞府空间的尽头。灵宝曾经来过这里,据说还有一个门户禁制未曾打开,不知通往何处。

云起正是据此猜测,他们已探寻的几里方圆遗迹,应是古时仙家洞府的前院,除了那座山门大殿之外,确实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场所,也没有太多宝物遗留。

若是他们从进门时便走直线,三里多远便能到达尽头。前院尽头处的毒雾早已被大法力驱散一空,他们看见了十来个身影。这些都是先前进入此地的高人,却很自觉地皆止步于此,呈扇形站在周围,而在那门户之前,却有一人端坐。

他们一走过来,就有人纷纷打招呼道:“古令宗主,您也来了!……这位道友是谁?”

众人大多都认识古令,却都不认识云起。古令一一为云起做了介绍,并以神念暗中详述各人的身份来历,来者有很多是巴原上赫赫有名的高人。

武夫丘的桃东大长老与小四长老联袂至此,因为虎娃的关系,令云起感觉很亲切。孟盈丘的虹影、烟衫两位长老也来了,是形容各异的娇艳女子。

古令还介绍了炼枝峰宗主瑞溪,她亦是巴原上知名的大成女修,另外还有出身樊室国的大成散修贤俊先生。贤俊是樊翀的好友,后来跑到彭山听闻虎娃的法会,便定居彭山修行,此番也跑来探寻仙家遗迹,他对云起的态度最为热情。

还有一位修士龚成,来自帛室国东部腹地,平日声名不显但亦有大成修为,是一位不问世事的隐居高人,就连古令也不太熟。龚成的神情很平淡,礼节性地见礼打了声招呼,并主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。

令在场绝大部分人感觉都很陌生的,竟是一位妖王,他自称哈洽。哈洽妖王没有隐瞒来历,自我介绍是乌云山脉深处的妖修,刚刚突破化境不久,此番是跟随赤望丘宗主白煞至此。善吒妖王今日很意外地未到,却来了另一位哈洽妖王。

不知哈洽妖王的原身为何物,这是妖修本人的隐秘,众人也不好随意打探。他化为的人身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,圆耳朵圆脸,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看上去可比善吒妖王和善多了。赤望丘还来了烈风、肇活两位长老,更重要的是,白煞宗主竟亲自到了!

难怪大家都很自觉地站在这里,因为白煞就端坐在那门户之前,仿佛正凝神感应或探究着什么,微闭双眼似有所悟的样子。众人谁也不好打扰,皆在一旁守候。等云起和古令到来时,此番进入洞府的高人便于此地聚齐了。

云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巴原第一高人,从侧后方看白煞,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脑后与双肩,竟没有一根白丝,身穿白色的长袍,长袍上还流转着金属光泽,显然并非凡物。白煞坐在那里气息深沉,应正在悄然施展某种大神通,云起竟查探不出他究竟是何等修为。

白煞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夜了,他对面的数丈开外,就是这处“洞府前院”的尽头,那里有一扇圆形的拱门。门户是洞开的,一眼望过去却尽是混沌,就连神识也一片混乱,显然是被某种禁制阻隔,需要打开或破去这层禁制才能继续前行。若贸然闯入,只会被卷进不知名的混沌空间。

白煞显然是在研究这门户禁制,假如连他都打不开这扇门,那么其他人就更不行了,或许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,就是众人合力强行破开禁制,但那么做亦有极大的隐患。

谁也不知道门户里面有什么,强行破禁很可能会损毁其中的东西,说不定还会引起连锁的反应,最极端的结果,就是导致这仙家空间结界的崩溃,届时不要说宝物无存,速度慢的人恐怕都逃不出去。

所以大家都很耐心地在等待白煞,一天一夜对在场的众高人而言也不算多长时间。云起和古令来的得正巧,他们刚刚站定身形和众人打完招呼,端坐在那里的白煞就突然动了,抬起一只手朝前一指。

众人莫名眼前一花,白煞分明还坐在原地,可是却见另一个白煞站起身来走向门户。他张长双臂,发丝与衣袂飘扬,就算众高人以神识查探,也不会察觉那身形有什么异常,完完全全就是白煞本人。

在场众人皆是第一次亲眼看见白煞出手,已经有多少年了,谁都没有见过白煞在公开场亲自动手施法了,很多事也用不着他本人亲自动手。众人皆凝神而观,却看不透这神通之妙,白煞的身形就这么走进了门户,法力铺展而开,那一片扰乱神识的混沌随之消散。

白煞此刻展示的并非是力量强大,而是境界高妙,他直接把门户禁制打开了。这比强行轰开禁制要省力多了,但若不掌握洞府主人的禁制传承,恰恰又是最难做到的。

门户被打开的一瞬间,众人都感应到了一阵“风”迎面扑来,仿佛头发和衣袂都向后扬起。这感应似错觉,因为大家的发丝和衣衫其实没动,但又是那么真切,它仿佛是从对面另一个世界传出的气息,带着绝望以及毁灭生机之意。

这只是一种感应,并非真的遭受到毁灭生机的法力袭击,但众高人也不禁一阵毛骨悚然。大家都“看”见了一头怪兽迎面扑来,似龙又似蟒,独角独爪,飞舞在虚空。这只是元神中的景象,并非眼前真实所见,随即消散于天地间,而众人元神中莫名皆印入了一段神念信息。

这信息是那怪兽留下的,带着深深的不甘。它生前为纵横大江的霸主,号称大江王,成仙后越过乌云山脉进入云梦巨泽,呼风唤雨威震无数生灵,却在中华之地被青帝重创,又逃回巴原洞府养伤。为防青帝尾随追至,它便封闭洞府藏匿不出,不料伤势尚未恢复,便大限已至。

许是因在世造杀业太多,于飞升时殒落,仙身被毁,心境破碎、神魂就此消散无存……

在元神中看见的虚影以及接受到的信息,只是形神散尽前那怪兽留下的一丝残念,众人皆恍然半晌才缓过神来,云起以神念问道:“那是什么怪兽?”

古令答道:“看它的样子,应是传说中的江夔,龙属中的异兽,黑白菱纹、独角独爪。不知当年这里都发生了什么?仅仅是打开门户后残余的一丝气息涌出,就令人如此惊惧!”

一旁的贤俊先生喃喃道:“仙家飞升之时,也会意外殒落吗?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,难道上古与今日不同,或是因它重伤未愈。”

这洞府主人是一位妖修,其原身是大江中的夔龙,也可能是某种水族脱胎换骨后所化。它在大江中称王称霸,后来进入了东海,又越过乌云山脉到达云梦巨泽。它虽没说自己都干了些什么,想必所过之处也是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,终于把青帝给招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